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308章 赫少命里缺我

时间:2017-12-17作者:梨心悠悠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颜转头望向了俞佩雅和赫玺久的目光,随后,只听见赫筠深对着伍扬吩咐道:“送客。”

    “是,赫总。”伍扬应声后,非常公式化走到了俞佩雅和赫玺久的面前。

    “老夫人、二少爷,这边请吧。”伍扬的语气也是十分公式化,但公式化的同时却又是那样硬邦邦的,丝毫不容得商榷,“这毕竟是赫总的决定,请两位离开这里吧。”

    俞佩雅望着赫筠深的背影,破口大骂:“赫筠深,赫家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

    “妈,你冷静一点!”赫玺久伸手抓住了俞佩雅的手臂,防止她会冲上去。

    “玺久啊玺久,你看看你哥哥,你看看你哥哥现在一心只护着那个女人,他只护着她啊!”

    “妈……”赫玺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在爱情里,本就是没有对错的。

    “你也早点和那个陆梦柯分手吧,你可别忘了,陆梦柯和慕安颜是再好不过的朋友了!慕安颜的妈妈现在害死了你爸爸,你哥都不肯和她分手,是不是要等陆梦柯害死你妈妈我,你才肯考虑分手的问题?”

    “妈,你这话说的太严重了,好端端的,梦柯为什么要害死你?”赫玺久说到这儿,好像想到了什么,她望着眼前的施惠淑,立即出声问,“妈,好端端的,施惠淑为什么要杀爸?”

    冷静下来的赫玺久迅速将心中的疑问道出。

    俞佩雅在听到赫玺久这一个问题之后,脸色微变,有些煞白起来。

    赫玺久不是傻瓜,这些年流连在花丛中,他别的没学会,女人的心思可是摸得一清二楚了,连自己母亲也不例外。

    赫玺久当下就意识到了有些不太对劲。

    “妈?你知道为什么吗?”

    俞佩雅眼神之中闪过些许慌张,她当场就矢口否认。

    “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施惠淑那种贱蹄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她为什么杀你爸,你应该去问她!”随后,俞佩雅像是落荒而逃那样,转身就朝着别墅外走去。

    赫玺久望着俞佩雅的背影,更是觉得奇怪。

    再然后,他将视线移到了伍扬身上。

    “你知道吗?”

    伍扬一愣,望着眼前的赫玺久说:“赫二少还是不要为难我了……但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赫二少,赫少是什么样的人,您是最清楚的。”

    赫玺久听到伍扬这一句话,就好像被人醍醐灌顶那般,脑袋瞬间变得清楚了一些。

    他点点头,没有了往日的嬉皮笑脸,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话音落下后,赫玺久这才转身离开了别墅。

    伍扬望着赫玺久的背影,缓缓出声说道:“赫二少,眼下尚不能断定那个面具男是不是赫三少,如果这个节骨眼上,您选择帮衬着老夫人,而不力挺赫总,赫总应该会很失望吧……”

    伍扬跟着赫筠深这么多年,他知道赫筠深最重视的亲情就是他们三人的兄弟情,这也就是为什么赫筠深在吞下snz财阀的时候,没有驱逐所有赫家人的原因。

    ……

    此时,楼上。

    “砰”一声巨响,主卧室的门被重重合上,安颜望着那震颤的门板,随后望向了那个站在落地窗前,身形笔挺的男人。

    她几乎没有做任何考虑,快步就走到了他的身边,而后直接自后搂抱住了他的腰肢。

    “你很生气。”

    赫筠深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望向了搂抱住他腰肢的纤细双臂,而后他伸手直接握住了她的小手。

    “对不起,又是因为我。”安颜有些自责的咬了咬下唇,“我先前那样伤害你,现在你又因为我和他们闹得很不愉快,都是我不好……刚才我也没有听话,擅自就跑下楼去了。”

    听到安颜的这一番话,赫筠深却是轻笑着扬唇,仿佛刚才的阴霾全部都一扫而光。

    慕安颜至于他而言是命,所以治愈他,也就是她与生俱来的能力了。

    “你在和我道歉?”

    “是。”安颜很是认真的出声。

    他转身,视线定格在了她俏丽的脸颊上,他伸手以指腹摩挲了她的下颚,坏笑道:“我不接受。”

    安颜抿了抿下唇,最后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那……这样的道歉可以吗?”她双颊通红,声音很轻。

    他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些许,俯身望着她:“我说不接受,是因为你根本不需要和我道歉。”

    “可都是因为我……你是为了我妈妈才会和他们闹得不愉快的,其实现在想想,如果你的生命里没有我,这一切也许就不会这么糟糕了。”

    “砰”赫筠深直接一拳敲在了安颜身后的墙壁上,他将安颜整个人抵在墙壁上,他的眸光带着些许怒意,对于安颜有这样的想法,他显然很不高兴。

    “谁允许你有这样的想法?”

    “我……”安颜抿了抿下唇,眼眶有些发红。

    “你觉得如果我的生命里没有你,是一件好事?”

    如果他们从不曾有交集,也许真的会是一件好事,即便她母亲注定是杀赫毅卿的凶手,那他们也只是像陌生人那样对簿公堂,就不会牵扯出后续的这么多事情了。

    他也不至于为了她和整个赫家、整个snz财阀为敌。

    现在这样,安颜觉得很不好受。

    她沉默了几秒后,还是缓缓点头。

    “慕安颜,你听着。”他眉头紧蹙,嗓音极为低沉,但却是笃定万分,“你是我的命,没有你,我要怎么呼吸?”

    安颜听到赫筠深这一句话,深吸了一口气,身子不由得发颤起来。

    她望着眼前的赫筠深,原本微红的眼眶此时此刻更是红的厉害。

    那在眼眶打转着制热泪水,到底是没能忍住,扑簌簌的滑落而下……

    安颜越发的明白她对赫筠深的重要程度。

    眼前这个男人将她当成命,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信任她,可她却总是做着自以为是为他好的事情。“赫筠深,这辈子我都不要再离开你了,和三年前一样,哪怕我被打死,我也不要离开你,赫少命里缺我,所以我一定要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