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307章 谁允许你下来的

时间:2017-12-17作者:梨心悠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砰——”一声巨响,一侧的水晶灯顿时掉落了下来,砸在了地砖上,顿时粉碎。

    他手中明晃晃的枪支让情绪激动的俞佩雅瞬间头皮发麻,原本情绪还无比激动的她,当下就变得冷静了起来。

    “你……”俞佩雅脸色发白,望着眼前的赫筠深,“你要开枪杀我?我究竟说错什么了?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俞佩雅的情绪依然激动,但相比刚才,她的语气淡定了很多,面对着锃亮的枪支,俞佩雅变得十分畏惧起来。

    “把你的嘴放干净!”赫筠深的眼神发冷,看着俞佩雅的目光带着嗜血、肃杀般的可怕。

    赫玺久看到眼前的情况,迅速伸手将俞佩雅拉到了身边。

    “妈,你冷静一点,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你说话也别太难听了,就事论事,不要人身攻击啊。”“人身攻击?”俞佩雅望着赫玺久倏地就笑了,“人家拿刀捅死了你爸爸,你还要我冷静?我就想问问你,死掉的那个人是不是你的父亲?现在你哥还把你们杀父仇人的女儿留在身边!施惠淑的鉴定结果下来

    了,她不具备刑事责任能力,明天她就可以出狱了!杀死毅卿的人没有被判死刑,连牢狱之灾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咽的下这口气?你让我怎么咽的下这口气啊?”

    赫玺久听到这一句话,他诧异至极的望着眼前的俞佩雅,“妈,你说什么?害死爸的人居然……居然不用面临牢狱之灾?”

    “对!”俞佩雅点头,“谁知道施惠淑是真疯还是假疯?谁知道那份精神鉴定是真的还是伪造的?你哥要想保一个人,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哥……”赫玺久将视线移到了赫筠深的身上,“哥,你真的派人伪造了精神鉴定,真的要保施惠淑出来吗?”

    这是第一次,作为弟弟的赫玺久怀疑他。

    他冷冷的扬起唇角,应声:“嗯。”

    得到赫筠深的肯定回答后,赫玺久的脾气直接就上来了,他当下就冲到了赫筠深面前,和他四目相对。“你知不知道爸是死在施惠淑的手里?你知不知道爸浑身上下被捅了十几刀,他死的时候有多惨,有多痛苦,哥你不知道吗?为什么要帮一个凶手伪造精神鉴定?你为什么要胳膊肘朝外拐,为什么要帮着外

    人来对付我们自家人,就因为那个慕安颜吗?”

    赫玺久指着楼上的方向,大声吼叫着:“她慕安颜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哥哥你昧着良心帮着凶手逍遥法外?”

    站在楼上的安颜看着眼前这一幕,当下就变得着急起来,来不及坐电梯里,她用着最快的速度朝着楼上跑下来,直接就冲到赫筠深等人的面前。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安颜急急忙忙的出声说道。

    赫筠深在看到气喘吁吁的安颜之后,直接伸手将她整个人拉到了身前。

    “谁允许你下来的?”

    安颜望着眼前脸色冷沉的赫筠深,她抿了抿下唇,而后才出声说:“我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这样误会你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这样误会赫筠深,安颜的心里难受的要命,她在楼上一刻也待不下去,就想冲下来给他解释!

    “慕安颜,你还敢下来?你还有脸下来?”俞佩雅看着安颜的目光全然都是不屑,她轻蔑的笑了一声,“你这个杀人凶手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安颜皱了皱秀气的眉,望向了眼前的俞佩雅,解释说:“赫筠深没有派人给我妈妈伪造精神鉴定书,我妈妈的确是出现了精神方面的障碍,那天我去看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明显的神志不清了!我知道我这样

    说,你们或许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赫玺久听到安颜的解释,开始动摇了,开始选择相信安颜了。就在此时,俞佩雅立即在一旁火上浇油,说:“现在毅卿死了,施惠淑在监狱里,你又是唯一那个探视过施惠淑的人,你说她有,那她就是有,我们也无从查证!谁知道施惠淑有没有装疯卖傻,谁知道那份

    精神鉴定书是不是伪造的!”安颜望着眼前咄咄逼人的俞佩雅,深吸一口气,再次出声:“是,我妈妈是杀了赫毅卿,我妈妈是你们口中的杀人凶手,难道他赫毅卿就不是吗?如果我妈罪恶滔天,那他赫毅卿的罪恶足够他下十八层地狱

    了!”

    安颜说到这儿,眼眶瞬间就红了,她从未想到过二十四年前自己的母亲竟然被赫毅卿那样迫害,险些被强奸致死!赫毅卿不仅杀了她的两个,甚至那样伤害了她的亲生母亲。

    这样的人,永远不值得原谅!

    俞佩雅听到安颜的这一句话,当下就要张牙舞爪的冲上来,但却被那冰凉的枪口抵住了额头。

    “妈,我奉劝你,该安分的时候就安分点。”

    “你……你现在都要拿枪指着我了?你现在要杀了我?”

    赫筠深眉头微蹙,安颜看着他表情有了轻微的波动,她知道他是下不了手的。

    她立即伸手握住了他的枪支,朝着他摇头。

    “不要……”

    其实安颜都知道的,赫毅卿纵然有千错万错,到底是他的父亲,眼前的俞佩雅总归是他的母亲,这是无法改变的。

    原本她想要和赫毅卿同归于尽,一了百了的,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赫毅卿最后会死在她亲生母亲的手里。

    安颜设想过一百种赫毅卿的死法,但从来没有想过他最后会这样死去。

    照道理她应该是觉得如释重负的,可是眼下却依然很是沉重。

    “哥,你看看你现在在做什么?你居然拿枪抵着妈?哥!你疯了吗!”

    赫筠深将枪口移到了一侧,扣动扳机“砰”一声巨响,玻璃瞬间爆裂。

    “早在十七年前,我妈就已经死了。”话音落下,他将枪支直接丢给了站在一侧的伍扬,而后拉着安颜就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赫筠深……”安颜出声喊他,快步跟上了他的步伐。她不明白那一句“早在十七年前,我妈就死了”究竟是什么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