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76章 告别演出

时间:2017-12-01作者:梨心悠悠

    翌日下午.kanshu.la

    安颜参加了彩排,只是这样合奏了一曲,就能和大家完美融合在一起。

    所有人都对安颜刮目相看,张泉峰更是频频点头。

    “这次是挖到宝了,而且还是个厉害的宝啊。”张泉峰想起那次在咖啡厅的对话,现在看到安颜还是汗淋淋的状态。

    安颜望着眼前的张泉峰,朝着他点了点头,“你好,张先生。”

    “慕小姐,刚才的演出堪称完美,你已经熟练的接下了竖琴合奏的部分,只是这么短短一两天的时间,你真的很厉害,我想明天晚上的正式演出,应该不会存在任何的问题了。”

    安颜朝着张泉峰露出了笑容,随后再次出声:“或许是因为竖琴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所以才会这样驾轻就熟吧。”

    只是……这一次演出应该是她和心爱的竖琴作告别的最后演出。

    赫毅卿的事情在整个景江市闹得沸沸扬扬,热度一直不减,反而持续攀高,好似没有人要镇压这消息似的,所有人都像是在看一场笑话看着眼前一无所有的赫毅卿。

    安颜望着手机上的各种关于赫毅卿的热搜和评论,她咬了咬下唇,皱紧了那秀气的眉。

    刚开始报复就取得成功真的大快人心了吗?

    安颜忽然就笑了起来,其实并没有……反而觉得心情越发的沉重起来。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在彩排礼堂的窗边望着这湛蓝的天。

    明晚的演出,他会来吗?

    安颜还是私心希望他回来,因为这最后的演出也是她对他的告别演出。

    “慕安颜,第二次彩排开始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出声喊着安颜的名字。

    “嗯,好。”安颜回过神来后,立即应声,随后朝着舞台一侧走去。

    所有的演出人员各就各位,在竖琴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所有的乐器声顿时全部涌入,而后完美融合……

    当琴音全部落下的刹那间,竖琴声又一次响起,在这空荡荡的大礼堂内余音绕梁,格外的空灵……

    舞台的灯光暗下,安颜的情绪顿时就降到了最低点。

    等到彩排结束,她从大礼堂出来的时候,安颜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大礼堂外电子显示屏上已经出现的字样。

    ——1月12日晚七点,世纪演出等你来!

    “一月十二号……”安颜淡淡的出声,秀气的眉头蓦地皱紧了些许。

    像是想到了什么,安颜的心像是被猛敲了一下,而后,她加快步伐朝着毛线市场走去,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

    她用着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毛线市场,找到了之前的那家店,选了之前选的那个颜色。

    “上次的围巾完成了吗?”老板娘给安颜找毛线的时候,和她攀谈起来。

    安颜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道出善意的谎言,“嗯……”

    “你老公是不是很喜欢?”

    “嗯……”希望他会喜欢。

    “难怪你这次还来买!确定还是要上次那个颜色吗?”

    “是的,麻烦你了。”安颜很不好意思的看着老板娘。

    老板娘笑着摇摇头,“没事没事。”

    找了约莫三五分钟后,老板娘将毛线递给了安颜,“给,是这个颜色吧?”

    安颜点头,“是,谢谢你。”

    “不客气啦,你老公喜欢就好,有你这么好的妻子,肯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安颜除了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付了钱后,和老板年道了再见,转身离开了毛线市场。

    她的鼻子有些发酸,眼睛也酸涩的厉害。

    他认识她,本就不是什么福气的事情,是不幸,是满满的不幸……

    所幸,这样的不幸快要结束了,很快就会结束了。

    在眼泪即将落下的那一刻,安颜硬生生的将所有眼泪尽数吞咽了下去。

    她倔强的不让一滴眼泪滑落。

    慕安颜,或许这就是你该有的结局,你最后的宿命。

    ……

    景江山,别墅。

    “赫总,已经确定了,明晚演出的竖琴师的确是慕小姐。”

    “嗯。”赫筠深应声,而后吩咐着眼前的伍扬,“明天准备五百二十个花篮放在演出现场,预祝演出成功。”

    “是。”伍扬点点头,“我马上去准备。”

    “给我找个最不起眼的位置。”

    伍扬一愣,以为是他听错了,问:“啊?赫总,您要坐在最不起眼的位置?”

    “少废话,快去!”

    “得嘞。”伍扬再次应声,“保证给您办的妥妥的,您放心!”

    “你办不妥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这种小事要是还办不妥,你也可以提前回家种地了。”

    “……”伍扬惭愧的低下了头,他的办事效率的确是减退了不少。

    这次赫浔帆的玉佩还是赫筠深查看火灾扑灭现场的时候发现的。

    这样的重要线索,他竟然都没有发现,伍扬现在想来甚是惭愧。

    伍扬想到了极为重要的事情,立即出声:“对了,赫总,方曙的有关资料我已经全部查到了!”

    “说。”“赫总难怪会觉得方曙这个名字耳熟,当年绑架赫三少的神秘组织里的所有人全部都姓方,而且很奇怪的是,这个方曙的资料根本就没有多少,像是被人恶意抹去了似的,根本查不到什么,不过……这个方

    曙应该和当年绑架赫三少的神秘组织有关联。”

    赫筠深嘴角冷冷勾起,那模样更是冷的可怕。

    “哦还有,我问孟芷晗有没有发现和赫三少有关联的事情,孟芷晗说,方曙喊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浔,但不知道是哪个浔字。她也就跟着方曙喊他浔哥哥了……”

    伍扬停顿了几秒钟后,再次说:“而且当时上演强奸戏码的时候,方曙带人救孟芷晗,是那个面具男人的意思,看来那个面具男人不是没有良知的人啊!”

    “浔。”赫筠深薄唇微启,冷冷吐出一个单音节的字。

    如果真的是赫浔帆,那持枪的他怕是要将枪口瞄准他的亲弟弟了。赫筠深的眸光一点一点发冷,那双深邃的眸幽深而又可怖,吓得人不由得瑟缩了身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