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75章 SNZ新股东

时间:2017-12-01作者:梨心悠悠

    孟芷晗望着伍扬的背影,那漂亮的脸蛋上浮现出了极度无奈的笑容。“伍扬,你真的是一根历经千年都不腐朽的朽木!”孟芷晗靠在墙壁上,望着走廊一侧的那面装饰镜,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我长得也不难看啊,性格也很好啊,我认真做着每一件事情,我和你明明很配啊,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任务都是有风险的,我这次万一任务失败,万一没有活着回来,我们就没有未来了啊……”

    孟芷晗想到这里,哀怨的叹了一口气。

    当她接受任务,被送到市郊荒地上演被强奸戏码,而后被方曙救下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身处在蛇窟之中,随时都会被面具男人他们那些毒蛇给咬死。

    “唉……”孟芷晗又一次重重的叹息,“算了,还是不把话挑明白说了,打开天窗说亮话也没有用,万一我没有活着回来呢……表白了只会让他背上罪恶感,他现在这样又愣又傻的样子挺好哒。”

    又是一番自我安慰后,孟芷晗踩着高跟鞋朝着一侧走下了楼梯……

    景江三号的营业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

    安颜将那股份转让书收好后,在营业即将结束的时候上台继续弹着竖琴。

    她的余光落在了那倒在沙发上的赫毅卿身上,现在的他依然处在不省人事的状态中,等到明天一早他醒来的时候,将会有一个重磅炸弹等着他!

    等到营业结束,赫毅卿是被几个保镖抬出景江三号的,他早就已经醉得神志不清了。

    ……

    翌日清晨,一个重磅炸弹彻底在整个景江市炸了开来,网上的舆论顿时掀起了一波热浪,微博热搜爆了,全网都在激烈的讨论着!

    snz财阀股份神秘变更,赫毅卿手中最后的股份变为0?

    神秘新股东究竟是何许人也?究竟和赫少有没有关系?

    股份秘密变更的事情,赫少究竟知不知晓?

    一个个标题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居然一点snz财阀的股份都没有了?那是不是等同于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了?也就是说,他在snz财阀已经说不上话了,他就是个外人了?求大神科普啊!”

    “赫毅卿早晚都会等到这一天的,他是被家族抛弃的人啊,以前snz在他手里的时候差点垮了,老子差点丢了饭碗!要不是赫少,snz还会有现在的巅峰时代吗?”

    “楼上的居然在snz财阀上班?佩服佩服,厉害厉害!一个月工资都得小三万起吧?不过现在让我好奇的是这个新股东到底是谁啊,怎么那么厉害,这一点先兆也没有啊!”

    赫毅卿的股份平白无故的消失,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个snz财阀都陷入了一片议论声之中……

    很多员工也在猜测这手持第二股份的新股东是谁!

    赫毅卿像是发了疯一样冲入了snz财阀,任凭保镖怎么阻拦都无济于事,保镖们也不敢伤到他,他毕竟是赫筠深的父亲,他们也不敢乱来,赫毅卿要上楼,他们就紧随其后,避免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赫筠深,你给我出来!”赫毅卿冲入了总裁办公室内,“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好儿子!赫筠深,你真是好样的,居然让我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赫筠深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将文件丢给了站在一侧的伍扬,而后将视线移到了赫毅卿的身上。

    看着眼前抓狂的赫毅卿,赫筠深只是露出了极为冷冽的笑。

    “你还有资格踏进这里一步么?”赫筠深的这一个问题让眼前拄着拐杖的赫毅卿猛地倒退了好几步。

    “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不孝子!”

    赫毅卿气的不停用拐杖敲击着地面,他怎么样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这让他怎么接受?他怎么能够接受?

    “我不孝这件事,你不是早就知道了?”赫筠深不以为然,望着眼前的赫毅卿,就像是看个事不关己的外人那样,眼神冷的发冰。

    赫毅卿望着眼前坐在那张象征权利高级皮椅内的赫筠深,立即伸手指着他,他气的青筋暴起、语无伦次!

    “是你,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将我手里最后那些股份也夺了去,赫筠深,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你究竟干了什么!”

    “用了三块钱买走了你手里的全部股份,这白纸黑字可是写得清清楚楚,上面有你的亲笔签名,公证之后真实有效,现在你却来反问我做了什么?”

    赫筠深说到这里,嘴角的笑意蓦地加深,看着赫毅卿的眼神越发的冷冽可怕起来。

    “赫筠深,你给我下了套?”

    赫筠深笑笑,没有否认赫毅卿的话。

    毕竟她女人给赫毅卿下的套,那就等同于是他做的,没有他的允许,安颜的计划是不会成功的,因为孟芷晗是他手里的人。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要把我逼到什么地步,你才肯善罢甘休?”

    “你死,我都不会善罢甘休的。”赫筠深的眼神可怖到了极点,那双利眸迸发的视线像是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赫毅卿的身子瞬间就垮了下来,“我是你父亲,我可是你的父亲!”

    “你放心,起码现在,我不会让你死。”

    毕竟他还没有查清楚为什么安颜会这样恨赫毅卿,恨得不惜下套夺走他的一切!

    “你……你……”

    “伍扬,送客!”

    “是,赫总。”伍扬明白的点点头,而后走到了赫毅卿面前,还算客气的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赫毅卿深吸一口气,保持了片刻的冷静,他压制着怒意出声说:“赫筠深,你给我等着!我们父子俩从今以后短兵相接的日子可还长着!”

    “如果你还有命和我斗,那我恭候你,我尊敬的父亲。”

    “哼!”赫毅卿怒哼一声,转身拄着拐杖离开。

    赫筠深望着他的背影,眼神一点点变得更加狠厉起来……

    “赫毅卿,一旦被我查到安颜恨你的原因,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他的生命里从来不会有父亲这两个字出现,从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