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37章 不配为人

时间:2017-11-08作者:梨心悠悠

    紧接着,她感觉到了一股透心的凉意。

    冰冷的水浇在了她的脸颊上,她睁开了眸子,望着背着光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

    赫毅卿?

    “居然是你?”

    安颜怎么样也没想到绑架自己的人居然会是赫毅卿!

    “没想到吧?”赫毅卿看着安颜,冷冷的朝着她笑了起来,“这个地方你还熟悉吗?”

    听到赫毅卿的这一句话,安颜转头望向四周。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住人了,所以这破旧的家具上都蒙上了一层灰。

    这里的摆设,都让安颜有一种无比的熟悉感,她试图去回想,但脑海却是一片空白,她只觉得头痛的厉害!

    “看来你是想不起来了。”赫毅卿望着眼前的安颜,抽了一口雪茄,好笑的看着她,“连自己第一次流产的地方都不记得了,慕安颜,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这是她第一次流产的地方?

    安颜错愕的瞧着赫毅卿笑着的表情,他不怀好意得笑让安颜的心骤然咯噔一沉。

    “我为什么会记不起来,还不是拜你所赐吗?”

    “你应该感到荣幸,你是这世界上第二例记忆封存的成功案例。”赫毅卿将雪茄拧灭,随意丢在了一侧的地上,“而且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赫毅卿,是你害我失去记忆的!所以我第一次流产也和你有关?”

    “三年前,我已经放过你了!我给过你机会了,慕安颜,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至于你的孩子就不应该留下来!这种孽子,留下来岂不是让世人笑话?你这个女人不要脸,但我们赫家可是要脸的!”

    赫毅卿默认了,默认她三年前的那一次流产是和他有关系的。

    原来,腹中的孩子并不是她和赫筠深的第一个孩子,早在三年前,他们就已经有一个孩子了,只是这个孩子尚未出世,就被自己的亲爷爷彻底扼杀,化作血水。

    原本被绑在椅子上情绪、神色皆淡定的安颜,这下是彻底难以冷静了。

    她望着眼前的赫毅卿,眼睛里充斥着恨意。

    “赫毅卿,你杀掉的是你的亲孙子!你这样双手沾满鲜血的人,根本不配为人!”安颜的话字字直戳赫毅卿的心扉。

    赫毅卿神情微僵着,突然发出了可怕的笑容。

    “不配为人?”赫毅卿的脸上出现的笑容是那样的可怕,就像是嗜血无情的冷血动物,“那么他赫筠深就配成为人吗?他从自己亲生父亲手中夺走了整个snz财阀,他才是真真正正的不孝子!”

    赫毅卿的眼神充斥着愤怒,看着安颜的眸光是那样的可怕。

    他将对赫筠深夺走snz财阀的恨意,全然都是发泄在了安颜的身上。

    忽然,赫毅卿从一侧抽出了一把匕首,那锋利的匕首就这样指着安颜的方向……

    安颜想要后退,想要逃脱,但她整个人都绑在了座位上,根本动弹不得。

    赫毅卿手持着匕首一步一步走到了安颜的面前,“至于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不配为人?我杀了你还没有成型的孩子,你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你的孩子出生就是私生子,就要被世人戳着脊梁骨,而你深爱的男人赫筠深也将会成为话题舆论的中心,我只是考虑的太全面了,全面到你这种小女人根本无法想象!”

    安颜没想到三年过去了,赫毅卿直至现在也没有觉得自己有任何的过错。

    “赫毅卿,你简直就是疯子,你是疯子!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赫毅卿的自私出乎了安颜的意料,安颜有些惊恐的望着赫毅卿,想要防备他,但她眼下被捆绑着,连后退都不可能。

    刀子冰凉的刀面拍在了安颜的脸颊上,一下又一下。

    “你这张脸勾引了赫筠深这么多年,要是毁了,倒也不错。”

    “赫毅卿,你要动手就动手,不然如果我活着出去,三年前的那笔账,咱们一定要算清楚!”

    安颜记不起来自己三年前流掉孩子的时候到底有多痛,但她知道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在当时绝对是会要了她的命的!

    她深吸一口气,望着眼前的赫毅卿,努力保持镇定。

    “你觉得你还有活着出去的可能吗?三年前,我念你不过是个刚成人的小女生,我放过了你,但三年前,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赫毅卿举起匕首,打算朝着安颜的脸颊上刺去。

    就在安颜刚惊呼出声的时候,忽然,一个保镖倏地就冲了进来。

    “赫毅卿!”保镖迅速冲上去阻止着他接下来疯狂的行为,而后警告着他说,“我们先生说了,现在暂时不能动她!”

    赫毅卿有些不解的望着保镖,极为不爽的问道:“为什么?你们先生让我处置她,让我杀了她,现在又不让我动她了?”

    “这是先生的意思。”保镖只是重复着这句话,“我只是传达先生的命令而已。”

    安颜听到赫毅卿和保镖的对话,微愣住了。

    先生?

    这个先生究竟是谁?

    安颜感到困惑不解,可就在此时,保镖突然下令:“把她先关到里面的房间去,等待先生的命令!”

    赫毅卿握着刀子,狠狠的咬了咬牙,一副极为不爽的表情,但这里大部分都是赫浔帆的人,就算赫毅卿有诸多不满也是无济于事。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安颜被解绑后,被压制着朝着里侧的房间里走去。

    “进去!”

    安颜被推入了一间漆黑的房间之中,这四周不见阳光,伸手不见五指,窗上被钉上了密密麻麻的木板。

    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一张破旧的床摆放在中间的位置,安颜拖着虚软无力的步伐朝着床边走去,她坐入床内后,也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身子不由自主的就颤抖了起来。

    “慕安颜,我请你看一场戏,如何?”

    忽然,沙哑的声音在这漆黑的房间内响起。

    安颜脊背一凉,也不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你是谁?你在哪里?”安颜倏地就从破旧的床上站起身,朝着漆黑的四周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