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32章 会不会是怀孕了

时间:2017-11-08作者:梨心悠悠

    赫浔帆笑了笑,“等到杀了慕安颜,我会亲手解决掉他。”

    方曙听到赫浔帆这一句话,有些错愕的看着他,眼神之中充满着难以置信的目光。

    “先生要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方曙,你知道我吗?我没绑架的时候,他在女人堆里无动于衷,我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名义上的儿子而已,他对我从来没有任何亲情可言,我对于他而言,还不如他的那些女人重要。”

    方曙沉默了几秒,而后出声说道:“那先生为什么要对慕安颜下手呢?”

    “赫筠深,也就是我哥,我原先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亲人,可交赎金的那一天,我哥返程回去救他的女人!你觉得我哥和我父亲哪个更过分?”赫浔帆望着方曙,紧接着出声问道。

    方曙微愣了愣,回答:“应该是赫毅卿更过分,毕竟他连救先生的心都没有,先生被绑架的时候……他甚至都不着急。”说到这儿,方曙的眼神不由自主的飘了飘。

    赫浔帆望着方曙,冷笑着勾起唇角,脸庞上全然都是鄙夷和讽刺的笑容。

    “方曙,你说错了,更过分的人是我哥,赫筠深。”

    “为什么?”方曙一脸不解的望着赫浔帆,“先生,我不明白!”

    “赫毅卿从未给过我希望,所以我对他不会有任何期待,但赫筠深却在给予了我希望的同时,硬生生的将我对他这个亲哥的所有希望全部掐灭!你说,是不是我哥更过分?”

    方曙望着眼前的赫浔帆,感受到了他眸中的恨意。

    最后,方曙点了点头,觉得赫浔帆说的也是颇有道理。

    “我明白先生的意思了。与其给先生希望,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一点希望也不给,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也就不会有最后的绝望。”

    赫浔帆望向了方曙的方向,唇角微微扬起,朝着方曙笑了。

    方曙,真的很懂他。

    只是,他什么也不能为她做。

    “赫玺久的情况怎么样了?”赫浔帆望着方曙,出声问道。

    “我之前打电话过去问了,情绪很稳定,能吃吃能喝喝,完全不觉得自己是被绑架了,有的时候还和几个保镖开玩笑,讲笑话和……”

    “和什么?”

    “荤段子。”方曙无奈的回答。

    “没错,这就是他,我的二哥。”赫浔帆紧攥着手机,因为他过于暴力的举动,手机开始有些变形,“我倒是要看看,这一次,他赫筠深是救赫玺久,还是救慕安颜。”

    方曙点点头,望着赫浔帆,没有说话。

    赫浔帆的目光充斥着恨意,积攒了三年的恨意,像是要在这一瞬间彻底爆发出来!

    ……

    湾市最大的机场内,一架私人飞机停靠在了停机坪上。

    赫筠深一袭黑色长款大衣走出机场,一米九的身高无论在哪儿都会引来众人的侧目。

    刚走出机场,坐入了早已安排好了的车辆内。

    车门刚一合上,伍扬兜里的手机立即就响了起来!

    “赫总,估计是他们打来的电话。”伍扬声音急切的响起。

    赫筠深眉头微蹙着,薄唇微启,冷冷的道出一个字:“接。”

    伍扬点点头,按下接听键后,立即调成了免提模式。

    那沙哑的声音从手机那头响起。

    “赫少,比起三年前,现在的湾市还不错吧?”

    赫筠深不疾不徐的开口:“嗯,确实不错。”

    “赫少,你先好好休息,一手交人一手交钱的事情咱不着急。”说着,电话啪嗒就挂断了。

    赫筠深眉头紧蹙着,眸光深谙的可怕。

    “赫总,他们挂了。”就在伍扬打算收起手机的时候,一条视频发送了过来。

    伍扬迅速将短信视频打开,看到视频里的赫玺久正被绑在座椅上,嘴上贴着黑胶布,被蒙着双眼,什么也瞧不见。

    “赫总,是赫二少!”说着,伍扬迅速将手机递给了赫筠深。

    赫筠深望着视频内的环境,赫玺久背后是一个破旧的窗户,窗玻璃也碎了好几块。

    望着被绑在座椅上的赫玺久,他的眼神越发的可怕起来。

    他们现在的处境过于被动,如果对方收了钱还撕票,那才是后果不堪设想。

    赫筠深的眸光发冷,将手机丢给伍扬,出声吩咐道:“先从湾市的市郊开始找起。”

    “好。”伍扬点点头,起码现在可以确定赫玺久绝不在城市里,湾市不大,一旦确定了范围,那找起来可就容易多了。

    伍扬迅速开始打电话,让乘坐其他航班陆续到达机场的保镖开始集合、搜寻。

    湾市这个地方太乱了,车辆在闹市区里行驶着,也能够听到那清晰的枪声……

    只是,绑架赫玺久的人,到底是谁?

    车辆加快速度朝着位于闹市区最好的高级酒店驶去……

    ……

    翌日,清晨。

    安颜是在昏昏沉沉之中醒来,刚一睁开眼睛,一股恶心、难受的感觉顿时涌上了心头。

    她迅速从床上起身,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奔向了洗手间的方向。

    她对着洗手池就是一阵干呕……

    正在外面打扫卫生的徐婶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声,立马就敲门进入。

    “慕小姐?”看着安颜赤足站在洗手池面前不停呕吐的样子,徐婶也是被吓了一大跳。

    “这是怎么了啊?慕小姐是觉得身子哪里不舒服?”徐婶一边问,一边快速到房间里拿来了安颜的拖鞋。

    这样赤脚站在地上总不是办法。

    安颜穿上拖鞋之后,刚打开水龙头准备漱口,紧接着又是一阵恶心的干呕……

    徐婶看着安颜脸色苍白的情况,她可是过来人啊,一下子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慕小姐,你上次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

    安颜听到徐婶的这一个问题,瞬间懵了。

    上次来例假是什么时候?安颜掰着手指头数着,好像已经两个月没来例假了……

    安颜完全懵了。

    两个月?

    她瞪圆了眸子很是错愕的望着徐婶,随即出声问道:“徐婶……我……”

    “慕小姐,你会不会是怀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