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27章 猴子称大王

时间:2017-11-04作者:梨心悠悠

    “赫玺久一定会没事的,赫筠深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赫玺久是他的弟弟,他一定会保证赫玺久安全的,这不是你的错,买个夜宵,谁都不知道会出事,而且你公寓是在江华区,那里是整个景江市的富人区,也是治安最好的地方,别说是江华区了,就算是别的区,治安也都不错,景江市的治安一直都好,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安颜出声安抚着陆梦柯,不让陆梦柯拼命自责下去,再这样下去,安颜觉得陆梦柯会彻彻底底的崩溃。

    “安颜,喝喜酒要是有什么事,我也不活了……”陆梦柯哭的伤心至极,身体不停地发抖。

    安颜伸手握住了陆梦柯的手,给她擦着眼泪,用着这样的方式给她力量。

    她再次出声安抚着陆梦柯说:“不会有事的!赫筠深这么厉害,一定能把赫玺久平平安安带回来的!”

    安颜其实心里也没有底,湾市那个地方,从景江市坐飞机过去也要十二个小时,那里又是极为混乱的地方,持枪杀人都是小事一桩。

    她担心赫玺久的安慰,但更担心赫筠深。

    如果对方绑架赫玺久是为了引赫筠深前去,那现在赫筠深去湾市,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

    安颜不想去想也不敢去想,她只觉得浑身发寒,脊背也跟着发凉。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不知过了多久,陆梦柯的心情平复了一些后,她迅速擦掉了泪水,抽泣着说:“对了,这个给你。”说着,陆梦柯从包里拿出来了一张照片递给安颜。

    照片是小小的一张,崭新崭新的。

    “这是赫少的照片,是喝喜酒输给你的。”

    安颜接过照片,望着照片上那个从小就一脸冷漠但却十分吸睛的男人。

    她扑哧一声笑了,看到他的照片,她那极为担忧的心好像也被安抚了下来。

    “他把很多行李都搬到我这里来了。”陆梦柯安静的出声说道,“除了一些衣裤之外,就是一本厚厚的相册薄,他说是他们兄弟三人的。”

    安颜一怔,视线倏地从照片上移开,望着身侧的陆梦柯,问:“兄弟三人?”

    陆梦柯点头。

    “之前在雪岛的时候赫玺久有说过,他们的弟弟好像已经……”

    陆梦柯再次点头,说:“嗯,过世了。昨天喝喜酒和我说了,赫浔帆是赫家的第三个儿子,三年前在一场绑架中丧生,没救回来,那个时候赫玺久还在国外花天酒地,接到消息之后当晚就飞回了国,可是回到景江市的时候,赫筠深也受了重伤,他推算过,应该就是你离开赫筠深的那一天发生的事情。”

    安颜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知道自己失忆和赫毅卿有关,但失忆之前她为什么要背叛赫筠深,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颜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她只知道自己三年前背叛了赫筠深,然后突然失忆,但却不知道自己三年前为什么背叛了赫筠深!她有努力去想,可她的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

    她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那几个突然闪现的片段。

    安颜静静地思考着,就在此时,主卧室外忽然响起了叫嚣着的尖锐声音……

    “我听说慕安颜那个小婊子回来了,还有陆梦柯那个小贱人!玺久现在被人绑架,我要找她们好好算算账!人呢,都给我出来!”俞佩雅叫嚣的声音响起。

    主卧室内的安颜听到俞佩雅的声音,心头蓦地一紧。

    “是俞佩雅。”

    陆梦柯怎么可能不知道俞佩雅是谁,现在的陆梦柯蜷缩在沙发里,一脸歉意,她担心着赫玺久的安危,身心也是备受煎熬,早就不具备任何战斗力了。

    “老夫人,您不能进去,这里是主卧室,是赫少和慕小姐休息的地方。”徐婶出声阻拦着俞佩雅,却被俞佩雅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滚开!你这个老不死的佣人,连我也敢拦着?我看你给赫家人当佣人的时间长,这次不和你计较,识相的马上给我让开!这是我儿子休息的地方,我怎么就不能进去了?慕安颜那个女人不配住在这种地方!”俞佩雅很是高傲,声音也是像的不像话,中气显然特别足。

    她是料准了赫筠深不在,所以才敢来闹的。

    安颜原先以为只有俞佩雅一人来了,可当她听到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之后,她顿时有些头大。

    “伯母,您别生气,这些佣人都不懂事,伯母啊,照我说赶快进去找那两个小贱人吧!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次玺久被绑架全部都是那个陆梦柯惹出来的好事,肯定是因为慕安颜的原因,这好朋友啊都是一样的!”

    “没错,我今天非得好好收拾收拾那两个小贱人不可!”

    俞佩雅和简曼溪都来了。

    楼下的保镖都在干什么?怎么就把她们两个放下来了?

    安颜转头望着神色恍惚的陆梦柯,担心她们会对陆梦柯下手!

    她立即朝着主卧室门口的方向走去,而后将主卧室的门倏地就打了开来。

    “你们两个说够了吗?”安颜望着眼前的俞佩雅和简曼溪,根本就不带怕的。

    简曼溪看到安颜的时候,倒是有些怂了。

    “慕安颜,你竟然还敢出来!”俞佩雅仗着自己是赫筠深的母亲,没有什么是不敢的,她和安颜针锋相对也不是这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安颜望着眼前的简曼溪,拳头微微攥紧了一些,俞佩雅到底是老江湖了,安颜和她相比终归还嫩着,所以她必须要万分谨慎才行。

    “我为什么不敢出来?”安颜望着俞佩雅,反问她,“倒是伯母,伯母你怎么还敢来?”

    “我有什么不敢的?筠深到底是我的儿子!谁敢拦我?”

    安颜看着眼前俞佩雅,她十分猖狂,赫筠深不在景江市,她就称大王了。

    “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安颜笑眯眯的看着俞佩雅,再次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伯母这只母猴子真厉害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