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15章 让我看着你死,我做不到

时间:2017-11-04作者:梨心悠悠

    “慕小姐,你距离你老公不足五十米,你直接和他说就行了,还发什么微信呢?”陆梦柯笑眯眯的调侃着安颜。

    “陆小姐,你男人正在等水喝呢,你确定不送去吗?”话音落下,安颜也朝着陆梦柯笑了起来,这笑可是暧昧的不得了。

    陆梦柯双颊微红了起来,“你居然笑话我!”

    安颜将一通微信消息发送了出去。

    ——我去度假村看看我姐姐,看好就来找你,我不会和他说话的。

    这里指的他,当然就是尹斯年了。

    等到消息发送出去后,安颜将手机收起,而后望着身侧双颊有些微红的陆梦柯。

    陆梦柯真的很少害羞,这下遇到赫玺久,她算是棋逢对手了!

    “你和赫玺久,成了?”安颜望着陆梦柯,出声问道。

    “安颜,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他,他好像也喜欢我……”

    “什么叫好像,赫玺久明明就喜欢你,而且是很喜欢的那种喜欢,明眼人都看出来了。”

    “那安颜……你看出来赫少喜欢你了吗?”

    “赫筠深?”安颜一愣,朝着陆梦柯笑着摇摇头,“他喜欢的应该是以前的那个慕安颜,不是现在的我。”

    “你看,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和你都在各自的感情里迷路了,但身为旁观者就不一样了。”

    “梦柯。”安颜望着眼前的陆梦柯,笑意正浓。

    陆梦柯侧着头问道:“怎么了啊?”

    “你好像成长了,是不是因为谈了恋爱的原因啊?”安颜憋着笑,说。

    一提到“恋爱”,陆梦柯的脸皮瞬间就薄了,脸颊通红着说:“安颜,你又笑话我!”

    “谁让你刚才笑话我的!”安颜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

    陆梦柯握着矿泉水瓶的手指紧了紧,“安颜,我有些害怕,又有些紧张。”

    安颜看着眼前情绪不大好的陆梦柯,收起笑容,变得很是认真的说道,“其实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好紧张的,赫玺久对你很好,和他一起冲一把,纵然结局不好,也没有遗憾了。”

    陆梦柯冲着安颜笑了,风吹乱了她们两人的长发。

    陆梦柯深吸了一口气,释怀着说:“你说得对,我要和喝喜酒一起面对一次,起码不能有遗憾啊,逃避这种事情,不是我陆梦柯的作风!我先去把水拿给喝喜酒,不然他等下又要叨叨了!”

    说着,陆梦柯扬了扬手里的矿泉水瓶,而后朝着赫玺久的方向走去。

    等到陆梦柯离开后,安颜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看到上面的一则微信消息。

    她打开微信,那个男人回了她一个字:嗯。

    安颜收起手机,迈步朝着度假村内走去。

    到达度假村的医务室后,她站在医务室门口,瞧着正躺在床上挂点滴的慕菲乐。

    “斯年,你去看过慕安颜了吗?”

    “还没来得及去,早上你又发烧了,等你烧退了我再去。”尹斯年显然是抽不开身,慕菲乐这次高烧不是因为禁区里发生的事情,而是因为避孕药的过敏反应。

    她吃避孕药是因为他,尹斯年是内疚的,所以才留下来照顾慕菲乐,但他一心牵挂着安颜的情况,可无论是打她电话还是发她消息都没有任何回应!到最后,尹斯年不得不放弃。

    尹斯年并不知道他在安颜的手机里已经被彻底屏蔽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当然只有赫筠深。

    “你去看看她吧,我不想欠她的。”慕菲乐出声说着,拳头攥紧之后又一点点松开,最后暗自叹了一口气。

    安颜站在医务室的门口,听着里面两人的对话,最后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随即,她迈步进入了医务室内。

    “你怎么来了?”慕菲乐望着突然出现的安颜,有些惊讶,“你没事了吧?”

    安颜点头,“我没事了。”

    慕菲乐看着安颜双手的纱布,看着安颜一步一步慢慢的朝着她病床的方向走来。

    “你的脚?”

    “有点扭到了,但是不严重。”安颜回答着慕菲乐的疑问。

    “那就好。”慕菲乐也是松了一口气。

    “姐,你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在后院里玩跳房子吗?”

    安颜的声音很轻,她的表情和眼神也都没什么变化,就这样看着慕菲乐。

    慕菲乐听到安颜这一句话,身子微微一僵。

    “斯年,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吗?让我们姐妹两个单独聊聊?”

    尹斯年点点头,没有吭声,只是深深的凝望了安颜一眼,最后,他朝着安颜扬起了微笑,这才离开了医务室。

    医务室的门合上后,这室内只有她们两个人了。

    “为什么要救我?”慕菲乐没有任何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我曾经巴不得你死在鳄鱼潭,现在你为什么要救我?你明明知道鳄鱼潭的事情,是我算计你的!”

    慕菲乐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姐姐。”

    “慕安颜,你是不是脑子缺根筋?我这样害你,你还要救我?”

    “我以前打碎了花瓶,差点被妈打,是姐姐你冲出来保护我的,还说花瓶是你打碎的,最后你替我挨了一顿骂。”

    安颜回忆起小时候,其实她和慕菲乐的童年过的还是幸福的,慕菲乐比她得父母喜爱,但她还是很保护、很照顾她这个妹妹的。

    “就因为小时候这点破事,你就冒着生命来救我?”

    慕菲乐看着安颜如此平静的样子,情绪顿时有些激动起来,她情绪激动是因为她觉得难以置信,小时候那点事她都记得,甚至会因为那些简单的小事不顾生命危险跑到禁区去救她?

    安颜朝着慕菲乐笑了笑,看着情绪激动的慕菲乐,她瞧了瞧输液瓶和输液管,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她依然很是平静的说:“更多的原因,我刚才已经说了,你是我姐姐,让我看着你死,我做不到。”

    “慕安颜……你……”慕菲乐听到安颜的这一句话,更是内疚起来,因为持续发烧,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眼下,苍白的脸庞上更是有些凝重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