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太会宠 第210章 扔了

时间:2017-11-04作者:梨心悠悠

    每一根刺被拔出来的时候,安颜都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疼的想缩回手,但却被眼前这个男人一把牢牢地就握住了。

    安颜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赫筠深将她手掌心内的刺全部拔掉!

    等到刺拔完后,他用棉签沾着药水一点点涂抹在她的手掌心内。

    安颜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疼的脸色煞白,伤口吸收药水后,更是痛的让安颜抽气。

    “好痛,赫筠深,我好痛!”

    脏血被挤出,药水沁入伤口之中,安颜此时此刻的疼痛简直是语言难以形容的。

    他眉头紧蹙,怎么可能不知道安颜有多疼?

    血迹斑斑的伤口一点点被清洗,刺入皮肉里的荆棘刺被一个个拔除,药水一点点沁入那刺眼的斑驳伤口,这种痛简直就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不要上药了,不要上药了!”安颜实在是撑不住了,她一向要比常人更加敏感一些,她刚才努力硬撑着,可是现在她是真的撑不住了。

    赫筠深也心疼,但却是一言不发,继续给安颜上药,安颜不断地朝着他蹬腿,疼的眼泪直流。

    “我好痛!别再上药了!阿深!”

    安颜惊呼出声。

    赫筠深的举动瞬间就停了下来。

    “你刚才喊我什么?”他瞬间抬头,眸光对上了安颜的眸。

    安颜一愣,想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的话语,她有些懵了。

    阿深……

    她脑海中是怎么冒出这两个字的?

    真是好奇怪啊!

    “没,没什么。”安颜摇头,“你别再上药了。”她眨了眨那双泪眸,眼泪啪嗒滴落。

    赫筠深伸手将手中的药瓶和棉签全部丢在了一侧地上,而后伸手一把按住了她的小脑袋,将她整个人搂入了怀中。

    “扔了。”

    安颜望着他丢在地上的液体药水,微愣了愣,“你丢药水瓶干嘛……”

    “它让你痛,难道不该扔掉么?”

    “……”安颜囧,这都行?

    她的注意力一点点从伤口上转移,但手掌心内火辣辣的疼痛感依然让安颜无法适应,她只觉得手掌心的疼痛感是锥心的。

    “把你刚才喊得那两个字再重复一遍。”他的声音低沉,在她耳畔响起,带着浓浓诱骗的意味。

    安颜抿了抿下唇,直到现在都没想明白自己刚才怎么会喊那两个字。

    阿深……

    这称呼,是有多亲昵的情况下才会脱口而出?

    安颜实在是想不明白,刚才自己怎么会崩出来这两个字的?

    “重复一遍,嗯?”赫筠深继续诱骗她。

    “我才不要!”安颜伸手推搡着赫筠深,起身朝着一侧跑去,和他保持距离。

    这个男人的声音简直是有摄人心魂的能力,刚才安颜险些就陷进了他的“圈套”之中……

    赫筠深看着安颜和他保持距离的举动,他轻笑,道:“你觉得你能躲到哪里去,嗯?”

    “既然躲不掉,那就保持距离好啦!”

    安颜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只要和他距离一近,她仿佛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对于安颜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能和我保持多远的距离?”赫筠深好笑的看着她,那眸中是安颜猜不透的利光。

    而后,他起身走了三两步就将安颜逼的无路可退,再然后,安颜被他一把抱了起来。

    “我现在是伤患,你不要乱来!”她有些慌张的出声。

    他轻笑,“你说的乱来,指的是什么?”话音落下后,他将她重新放在了床上,紧接着,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俊颜凑近了她。

    安颜的双颊倏地就红了起来。

    他伸手将她的手腕握住,给她受了伤的手掌裹上了纱布,他熟稔的进行固定,随后将纱布放在了一侧的床头柜上。

    他的手掌倏地就抚上了安颜的脸颊,额头瞬间抵住了她的。

    那火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上,安颜原本红彤彤的脸颊更是红的厉害。

    安颜立即想要转移话题,想到那个从背后推了她一把的男人,她立即问道:“那个男人抓住了吗?”

    “伍风带人去追了。”

    “你们来之前没多久,他还在对着水面开枪,大概是想确定我死了没有,好像我躲的地方是个盲点,他不确定我的情况,所以才会一直往水面上开枪的。”安颜将自己的猜测道出。

    赫筠深微微颔首,搂抱着她的双臂一点点收紧了力道。

    “把事情一字不落的告诉我。”

    “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安颜现在有些懵懵的。

    “为什么要进禁区?”赫筠深开始发问。

    “我和你分开之后,我收到了慕菲乐打的电话,她说她被人绑架到了禁区,打尹斯年的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她没有办法,只能打我的电话了,而且信号很差,我和她说了没几句就没信号了。”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安颜急急忙忙的说:“我想打电话给你的!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你!我想打电话和你求救的,可是我的手机也没有信号!你也知道的,禁区里有很多凶猛的动物,我担心慕菲乐一个人在禁区里有危险,如果我折返回休息区求救,我担心她会出事,而且她的语气很不好,好像是受伤了。”

    “所以你就不要命的冲到禁区里?”赫筠深眉峰越拧越紧。

    安颜咬咬下唇,解释说:“我有很小心,我进禁区之后,一直都在留意雪地上的脚印,没有看到什么动物的脚印,只有几个人的脚印,我想沿着脚印走,但脚印很快就被打乱了。”

    赫筠深微微颔首,刚才他也有注意到脚印被打乱。

    安颜继续说:“慕菲乐说她在靠近水流的地方,我就跟着水声和求救声找到了她,但是她的双腿被荆棘缠绕着!”

    赫筠深的脸色冷了冷,“你这一手的荆棘刺是因为慕菲乐?”

    安颜抿了抿下唇,如实的点点头,“我找不到别的什么工具了,她的腿被缠绕着,没有办法走路,必须要把荆棘给拉断……”

    “于是你就动手拉断了荆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