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58章 凤凰木

时间:2019-06-02作者:盈盈笑秋水

    落日余晖下,少女窈窕的声影被越拉越长,丁婆婆的思绪也仿佛被带走了一般。直到背影远去,人走了许久她还静静地看着前方。

    “您若是舍不得,不妨见一见吧。”

    “不用了,起风了,我们也该准备准备了。”

    丁婆婆拒绝了身边人的好意,转身慢慢往前走去。这条路注定曲折、黑暗,就让她一人承受,至于萧谣,她捧在手心疼爱的姑娘,丁婆婆是舍不得让她看出端倪跟着担惊受怕的。

    若是成功,自然会再见;若是失败那就还是莫要相见以免日后再想念吧。

    萧谣走到山脚,转身看着隐在山间隐隐绰绰的报恩寺,喃喃自语念叨:“婆婆,我走了;”

    “谣谣,快走吧,往后再来看婆婆也是一样的。”

    萧谣点头应是,于心中默默地说道:“婆婆,我会再来的。”

    *********

    虽然没有见到丁婆婆有些遗憾,但是行程已定萧谣还是决定到了时候就走。

    比起进京时的一大群人,此去南疆人也不算少。除却赛红霞有了身孕被萧安从当成眼珠子爱护着不让走,让她留在京城帮着萧谣打理京城的生意。牛大当家和平阳公主也都跟着一道走。

    还有就是周妍,周妍这回萧谣没让跟着。

    周妍拧巴着一张脸,颓然地将下颌放在萧谣的肩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谣谣,你就带着我吧。”

    虽然明知道萧谣不会改变主意,周妍还是决定试一试。没有萧谣在的京城,一点儿都不好玩。虽然萧诏很不错,他们二人也定了亲。可是也不能总在一处不是?

    周妍又习惯了将萧谣当成主心骨,如今见萧谣要走自然心里不痛快。

    她不痛快自然就要磨着萧谣。周妍念念不舍地拽着萧谣的衣袖,好像生怕萧谣说话间就走了似的。认真算起来,她和萧谣自从蒲县开始就一直在一处了,乍然分开怎么适应?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萧谣柔声细语地哄着小郡主,极力安抚着自家的小嫂嫂。诶,这样娇娇样儿,哥哥往后且得要做小伏低哄着了。萧谣心里叹气,却是越发柔和起来。

    萧诏就那么心情复杂地看着周妍揽着萧谣的肩膀,看着周妍一时难过一时沮丧听着萧谣哄孩子似的哄着周妍。这一对姑嫂,真是少有的黏糊。他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一把就拽-过萧谣和周妍,狠狠-地将她二-人-揽-入怀中。

    蓦地一股青竹冷香夹杂着男儿特有的味道钻入周妍的鼻息,周妍的脸倏地-一下就红了。

    萧谣却绝无所查,她看着眼眶泛红的萧诏,心中有阵-阵-暖流涌动。萧谣知道兄长一直不同意她去,更是担忧了数日。如今见他如此,心里越发的酸涩起来。其实,萧诏真的是一个好哥哥。

    萧谣甚至有些遗憾,若是早前就认下萧诏,那么她的年少时光也不会有被人欺辱没父兄不会那样的晦暗。她深深地看了眼萧诏,吸着鼻子强笑:“帮我看好嫂嫂,莫要让她那些庶姐庶妹们欺负了她。”

    见周妍一脸感动地看着她,萧谣却又道:“我不在的这些时日,你就帮一帮谨姐姐。左右我们姐妹往后都是泼出去的水,你且得打起精神负起责来。”

    哼,这时候还想着替别人说话!

    周妍有些不开心,她转头瞪了萧言谨一眼,在萧谣好笑的神色中眨了眨眼睛,正色道:

    “小丫头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还不知道害臊。”

    说着就又刮着萧谣的鼻子,揶揄着笑:“既然要去,就放心去。家里不用你担心。”说着又补了一句:“就算我想不到的地方,不还有赛红霞和萧言谨么?再说,就一个萧安从就能抵上许多人了。”

    萧安从现在只顾盯着赛红霞的肚子,再不复从前当族长时的野心,一门心思就只顾着给萧谣管好庄子、铺子,看着赛红霞莫要跟着赛凤凰做狗-头军师。

    “是呀。”

    萧言谨点头称是却没有上前只是目光灼灼盯着萧谣,不舍之情溢于言表。见萧谣对她笑了笑后转身要走,忙忙拿出一个信笺,叫住萧谣郑重地道:“这里头有些浅见,你就当奇闻异事看个热闹吧。”

    萧谣见并未封口就打开来想看,却被萧言谨阻止:“路上无聊看吧。”

    “萧谣,珍重!”

    萧言谨深深地给萧谣行了一礼,萧谣慌忙避过。萧言谨也不在意,起身冲着萧谣盈盈一笑。

    萧谣,感谢你在我无助的时候伸出了手;感谢你让我在这异世有了归属。

    “好了,这么黏黏糊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走啊!”平阳公主最不喜欢做这样“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这种多愁善感的事情,她甚至说道:“若你实在放不下那就跟着去。”

    萧谣:...

    到底人家周妍小郡主是定了亲的人,哪里就能随意到处走?

    不过周妍倒真是被她给说得有点儿心动:“谣谣,要不我跟着你去?”

    萧谣自然不允,带上周妍,那么她们就真的成了游山玩水了。可是这话却不能同周妍说,不然这个嫂嫂一会儿生气可不好哄。

    “行了,别也道了,话也说了,天也不早了。咱们也该走了。”

    萧谣拍了拍周妍又看了眼萧言谨,目光掠过萧诏看向了他的身后:虽然萧谣来京城不过是短短两年,但是送别的人真的不少。

    却,

    怎么都没见到她想见的那两个人。

    一个是相依为命数十载的丁婆婆;

    一个是才相认不久的父亲。

    山一程水一程,坐马车走水路着循着周游的走过的路再走一遍是不是别有趣味?

    萧谣觉得一点也不。

    实在是这山路太颠簸,幸好赛凤凰手里有信还有地图这才不至于人在深山不知前路。大约行了十天一行人总算是来到了南疆。萧谣看着绵延起伏的山麓,有种近乡情怯之感。

    赛凤凰说,越过山丘就能见到周游。赛凤凰还说,因为有南疆圣女鼎力襄助,南诏国这才不敢轻举妄动。萧谣对这些不甚感兴趣,她就想知道周游是因为什么受的伤。

    “这山可真大!”平阳公主伸着懒腰赞叹。这一番折腾她也清减了许多。如今人也越发显出了秀丽模样来。

    “谣谣你看,那是什么。”赛凤凰指着一株红彤彤的树问道。

    萧谣极目远眺,却见一株高大的树上开满了鲜红的花,那花极大,花托成盘开得极其热烈。

    “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这是凤凰木。”萧谣想起了丁婆婆从前给她讲的凤凰木的传说。据说这凤凰木是白鹭为了护卫家园泣血后所化那树干就是白鹭张开的翅膀要护着家园,那火红的花则是白鹭战蛇妖护家园流淌的血液。凤凰木花开热烈,高高大大的树,红红火火的花,护着这一方水土。

    那时,萧谣只觉得有趣,觉得白鹭忠勇,却想不到有朝一日她真就来到了南疆看到了凤凰木。萧谣觉得凤凰木比她想的还要鲜艳夺目让人见之难忘。

    “凤凰于飞?”

    平阳公主实在是腹中墨水空空,说完这一句也就再没了下文。萧谣胡乱地点了点头,随手就拿出萧言谨的那封信。说是写的信,却颇有些锦囊装妙计的味道。

    萧谣虽惊诧于萧言谨一个常年居于深闺的姑娘怎么对南疆如此了解,却也还是认认真真地将里头值得注意的地方细细地琢磨了一番。

    萧言谨这信,若是再长些都能称之为游记了,里头列举了不少的吃食、风土人情、奇闻异事...

    譬如这南疆家家有毒户户养蛊,这里的人嗜辣爱酸,这里的虫子也能入菜,这里有闻名天下的十三怪.....

    萧言谨在心里还用了很长的篇幅特特交代萧谣,若是周游被南疆女子所救,千万不要让周游跟那姑娘靠近,还要查看有无同心蛊或是周游会不会被人下了降头云云。

    萧谣摇摇头掠过将头、同心蛊这些,倒是将家家户户养蛊且擅毒的担忧同赛凤凰商量了一番。孰料话一说完赛凤凰就笑得乐不可支。

    赛凤凰却不以为然地摇头,这若是人人都会,那还有圣女什么事儿。

    萧谣不知不觉松了口气,虽然她自信周游是个好的。但俗话说好男架不住烈女缠哪。萧谣又是个喜欢清静不爱麻烦的性子,如若真有个女人闻着周游转悠,萧谣觉得自己会顺手将她扔了,或是一拳打飞了去。

    可若是那人下蛊毒,那么萧谣倒是有些投鼠忌器。

    想起自己知道这些时,心里的那么多想法,萧谣就觉得好笑。也幸好无论平阳和赛凤凰将周游在一户人家养伤,说不得就是个貌美女子的话同萧谣说了又说,萧谣也只作不知。如若不然,只怕平阳和赛当家能笑一年。

    “谣谣,翻过这山,我们就能到了。”

    赛凤凰有些心虚地看向旁的地方,笑着催促。她其实迷路了。但是说出来怕会笑死人,堂堂一个山大王居然还会迷路,这还是在有人稍信的前提下。这就足以让人取笑了。

    “那我们就快些吧。”也幸好萧谣跟着周游学武,周游走后也是拳不离手,这才脸不红气不喘地翻过了一座山头。

    但下了坡,众人歇息的歇息,喝水的喝水时,萧谣觉出不对来了。这里怎么也不像是大梁的地界儿吧。

    虽然萧谣没来过,但就是觉得哪儿有些同。

    听萧谣这么说,平阳身边的滚滚忙忙站起来严肃地说道:“我们走错了。”

    赛大当家还是一脸懵懂:“哪里错了?不就是翻过山后看到庄子?”

    萧谣指着一个人:“赛姐姐你且看那里。”

    赛大当家顺着萧谣所指看过去,就见一个妇人簪了一头白色的花,让人看着有些不伦不类。

    “这..”

    赛当家神色大变,大梁喜红爱绿却绝不肯在头上带白花。这妇人头上簪白花笑得那般灿烂一看也不是家有白事的样子。

    所以...

    难道她真的带错了?该死的江阿丑不是说顺着山头一直走看到颗不一样的树那么离周世子就不远了。

    她方才不是看到一株开着火红的花朵热烈奔-放的凤凰木?听听,还是凤凰木,跟她赛凤凰多衬?如若不然,江阿丑又怎么会单说一棵树?

    总不能因为人家簪花就说不是大梁人,哪里没有不走寻常路的人?牛大当家的父亲还一年到头背个锅呢,总不能说人家是乌龟吧。

    虽然这样想,到底心里打鼓越发忐忑,人也不再往前走了。

    “公主,前头不是我们大梁的地界儿。”滚滚公公也算是老江湖,打眼就看出了不同。

    “您看那些人,都是用手抓饭吃的。”

    萧谣点头姜还是老的辣一下就看出了这里头的不同来。

    “咱们还是快些走吧。”

    牛大当家指着前头晃动的人影,“他们有人往这边来了。”

    “他们是什么人?”

    平阳公主天生胆子大,误入了别国倒也没什么怕的。萧谣看了眼平阳公主,只见她一身村姑打扮,虽然行动举止难掩贵气,到底能蒙一蒙人。至于旁的几个,都是一副南疆人的打扮。

    萧谣松了口气,同牛大当家低低地说道:“伯爷也看出不对了吧,我觉得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山民。”

    这些人中有人手拿长枪,那个用手抓饭的人随身还放着弓箭!萧谣吸了口气,脚下步伐明显加快,只要跑回方才的那个山坳找个地方躲起来就好。

    众人也觉出不对来,萧谣紧着平阳公主先走,自己殿后。但是平阳公主怎么会允她如此,忙忙拉着要共同进退。

    “公主听话,我即便被人抓着也没事,若是你被抓着就不好了。”萧谣说的是实话,毕竟平阳公主身份尊贵,若是真的落入南诏人的手里,只怕到时候会投鼠忌器。

    “你也一样。”

    平阳公主关键时候很倔强,抓着萧谣的手不放。

    萧谣深深地看了眼平阳公主,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公主,您不是总问我力气有多大么?”

    平阳公主愣怔地点头:“对呀。”不过现在说这些话做什么?

    “公主您看,我的力气还真的很大。”

    萧谣笑眯眯地扯出一对酒窝,平阳公主跟着傻笑:“怎么看?”最窈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