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49章 煞星来了

时间:2019-05-25作者:盈盈笑秋水

    左一却像是找到了克敌制胜的法宝,话越说越顺溜起来:“哼,你什么你,告诉你,我可不怕你的蛊虫,就你那破虫我们江大哥早就给我们做了防备。”

    掐着腰跃跃欲试的梦娘听见这话时,目光不由一闪,人也停了下来。

    左一敏锐地察觉到了梦娘的异常以为梦娘这是怕了,不觉越发得意起来。索性一直往下说:“甭以为就你们南疆圣女会使什么毒蛇蛊虫,我告诉你我们江大哥那可是用毒的祖宗。”

    说到这些时左一越发情绪激昂,更将胸膛拍得噼啪响。惹得一直眺望远方的周游都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实在是左一这厮对江阿丑从来都是一见就揶揄,十分看不起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还能特特表扬江阿丑一番。

    咳咳,

    左一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觉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窘迫。其实当着自家主子的面儿如此不要钱的夸赞那个芝麻茶叶脸实非左一心中所愿。但是情势比人强,此一时彼一时啊。比起梦娘,夸赞江阿丑也就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周游来了兴致,也不作声抱臂看着左一说话。

    左一假装没看到一脸兴味看着他的主子,只是一个劲儿地捧江阿丑来踩梦娘。

    “哦?你们身边竟然还有如此高人?”梦娘显然是被左一的话给镇住了。眼看周游走近了她,她居然没有似从前那样逮着机会同周游说话,而是颠颠儿地奔到了左一身边,一瞬不瞬地盯着左一看。仿佛要将他看出朵花儿来。

    左一被她看得心里发毛,只觉得梦娘那双大眼眼白多得吓人。他挥退梦娘伸过来的大手,只觉得南疆女子真是粗手大脚的紧。见梦娘盯着他不放,只好昂着头梗着脖子道:“那是自然,比你不知强了多少。”

    幸好幸好!江阿丑会蛊虫能让这梦娘忌惮。不然随便扔一堆虫子能把他恶心死。如此看来那江阿丑倒也不算是一无是处。

    梦娘却不打算放过左一,只见她越挫越勇越走越近,不等阿左阻止人就已经到了跟前。手肘还抵着左一的胳膊,大约是走得急切到了左一处就有些微喘。他边喘-息边问他:“那个姓江的人是谁?他真的有这么厉害?他是哪里人?”

    左一满心得意却是一脸的冷漠:“凭什么要告诉你。”嗬嗬,叫你嘚瑟,还说什么若是对付南诏须得有人入赘南疆圣女。

    真是不要脸,不就是看好了他们世子爷?也不想想,世子爷岂能是他们这些蛮夷所能觊觎的?想起这些左一心头火就烧得更旺了。

    “我不信这世上除了我们南疆还能有人会用蛊。”梦娘一脸的不可置信。由于说话声音太大,用力过猛脸上的粉都险些跟着扑簌簌往下落。

    左一被梦娘紧盯不放的态度弄得有些不耐,心里也生出了狐疑。虽然南疆人擅长蛊毒,但是总不至于就连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样的道理都不懂吧?再者说,这梦娘虽然是南疆圣女,可是据说还不如南疆长老精通又为何如此着急?

    虽然心存疑虑,但是左一从来不吝让梦娘难受一下:“那可不,人家不仅会用毒会用蛊还习得一身好功夫。”

    “我不信!”梦娘掐着腰,一副你说谎的样子。

    左一看着梦娘那张随时都会往下落粉的脸和那张红得让人倒胃口的嘴巴,真觉得说她清秀的人眼睛都长歪了。能气着梦娘自然是好,左一巴不得多说几句气死她:“除此之外,人家长得还很好看。”

    看,这下你没法子跟人家比了吧。

    左一在心里默默地憋着笑。

    “你是说他人还长得挺好看?”梦娘的脸上一副不敢型芯的模样彻底取悦了左一。左一继续往死里编:“是呀,他长得美若天仙,赛过洛神。一般的女子在他面前都会失了颜色。”

    左一边说边将双手一握,又揉着下颌作出一副思索状:“嗯,他那样的,估计也就我们萧姑娘能跟他媲美了。”

    萧谣:....

    周游:竖子可恶,敢拿谣谣同那个茶叶沫子比。

    “左一休得胡说。”周游坐不住了。他不喜欢左一这样将萧谣放在嘴上说更不喜欢左一居然拿萧谣同旁人比。于他而言,谁都比不上他的谣谣。

    “看看,你们主子都让你莫要胡说来着。我就不信那萧姑娘就这么好看...”梦娘见周游出声就有些来劲了。她才想怼上几句,突然想起什么又忙问道:“你方才说那人长得美若天仙?”

    左一在自家主子的灼灼目光中硬着头皮点头:“是呀。”说完也不看周游只是洋洋得意地睇着梦娘,想看她备受打击的模样。

    毕竟女子都善妒,又有几个喜欢被人比下去的?虽然这个梦娘长得丑了些,但是奈何人家自己不觉得呀,都说丑人多作怪这位梦娘尤其怪?

    “你..”

    梦娘并未如左一预料中的那样跳脚掐腰说不信,而是神色诡异地久久盯着左一瞧,一副你竟然如此的模样。

    左一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这个梦娘不一般。又一想方才梦娘不过是多走了几步就喘-息不止,也就不再往深处想。

    “好了,梦娘先回去吧,左一扶着我往前走。”

    周游不想听这两人耍嘴皮子,边说边往前走。梦娘还想再努力一下:“公子,您不知道梦花树在哪里梦娘领着你去吧。”

    周游头也不回,只摆了摆手:“总是会找到的。”

    见周游一副不容置喙的模样,梦娘无法只好怏怏不快走一步三回头地往山下去。左一眼见妖精圣女走了,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周游往山上走。

    主仆二人心中有事,俱都不语,默默走了一段路周游才停下来。

    周游眼尖,一抬头就看见了远处那一片旧棉布状的黄色花朵,心里高兴,也就有兴致说话了。他问左一:“怎么就跟她较上劲儿了?”

    “哪里是属下同她较劲儿,分明就是她憋着坏呢。”

    左一怕周游对梦娘生出兴趣来,说话也顾不得分寸了。

    “好了,往后莫要同她较劲儿。这个梦娘不用怀疑。”

    梦娘?还不用怀疑?世子是真被狐狸精给迷住了吧?居然叫得这么亲热,不仅叫她梦娘,还一力担保她没事,世子您是真的变了。

    左一心里忧虑一不小心就吐了真言:“世子您怎么能就相信了梦娘了呢,难道您忘了京城里头还有萧姑奶奶在等着您?”

    周游原本摘花的手不由顿住转头看向左一。

    左一仔细端详了下周游的脸色,见他面色平静不似生气的模样,这才敢开口说话:“公子您可不能糊涂了,那个梦娘连萧姑娘的一根头发丝都不如...”

    “左一,”

    周游的脸上露出这几日来第一抹笑容:“原来你方才那样咄咄逼人都是为的谣谣?”

    左一先是摇头,自然不是。他是为了萧姑奶奶家的小阿左。但是这话好像不能在世子爷面前说吧?

    心念急转左一忙又点了点头。

    “你这小子总算还没有蠢到家。”周游脸上的笑容更甚:“好了,找到梦花树了,我过来打几个结,你先下去吧。”

    左一心里石头落地,世子爷这样无异于表态了。他偷偷地看着世子爷将那梦花树的纸条弯曲成结然后又摘了黄色的花在手心,知道打好的结长一段时日就会成了梦花树的一部分。心道这可真是神奇的花,若是小阿左能看到就好了。

    见周游摸着花枝静默不语,左一略一思索,就知道世子爷这会儿定是想念萧姑奶奶了。

    怎么办,他也好想小阿左,也想在梦花树上打个结。却不知道他的小阿左会否也在想他,也不知道待此间事了,自己能不能得尝所愿。

    *************

    “阿嚏。”阿左吸多了玫瑰香味,狠狠地打了个喷嚏。阿右难得打趣她:“是不是有人想你了?”

    阿左并不害羞,毫不示弱地答道:“当然不是,我又没有定亲。”定亲的人都不害羞,她有什么好脸红的?

    阿右和右二已经定了亲事,只等周游回来二人就可成亲。

    想到此处,阿左更是贴近阿右的脖颈,悄默默地说道:“阿右你说,除了姑娘想念世子爷想他早些回来,是不是会有人比姑娘更想啊?”

    阿右立时红了一张脸抓住阿左就要拧嘴巴。阿左也就嘴皮子溜一些,被阿右这么一抓一挠一瘙痒,忙笑声连连讨饶道:“好阿右饶了我吧,下回,下回我再也不敢说了。”

    见阿右手松,阿左趁势跑开嘻嘻哈哈地笑道:“往后我看到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就在心里说。”

    阿右气得跳脚:“死丫头你还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阿左笑嘻嘻地吐舌头:“我好怕啊!”说完就往外头跑,只是还没等跑出门外就撞到了个人。

    “哎呦喂,这还是堂堂丞相府啊,这整个就是一个跑马场嘛。”

    不等捂着额头的阿左说话,一个沙哑的声音带着酸溜溜的腔调就朝着阿左开火了。

    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不小心撞过去就能撞到个老妖婆?

    非是阿左小心眼子被人说了就放在心里恨上了。实在是这婆子一进来口口声声就都是你们丞相府不行,不好这类的话。

    若是从前,丞相府好不好的同阿左可没什么干系。但是现在自家姑娘就住在丞相府,甭管姑娘口口声声说也许是丞相府的人弄错了,只是这姑娘如今是萧丞相嫡女的名头那是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的。

    这人一进门就褒贬起了丞相府可不就是在打姑娘的脸?真是好大的脸,站在人家地盘上就敢说人家是非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哪里来的婆子敢在我们丞相府里头横冲直撞大放厥词?”

    阿右比阿左还要小心眼,她还护短。不等阿左再说话,她就冲过来怼上人了。

    那婆子本想趁着阿左有错杀她个下马威。哪里能知道这两个小丫头口齿这样伶俐?

    “你们这样的奴才怎么能跟着萧姑娘,待日后成亲了还是让我们王妃选好了陪嫁的婢女,也省得你败坏了秦王府的名头。”

    这话一出口,不用问也知道来人的身份了。没错,这人就是秦王妃蒋氏身边的嬷嬷。至于她为何来了萧相府,自然是兴师问罪来的。

    因为萧谣请了这京城一半的闺秀,却独独少了秦王妃的嫡女周琳。

    所以不等客人走,这位嬷嬷就杀进来了。

    原来是来了煞星。

    阿左和阿右对视一眼,知道下头的机灵鬼怕这婆子见着外头亭子里吟诗作对焚香抚琴的姑娘们,所以就将人引到了这儿。

    至于为什么没人通报?

    阿左看了眼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小丫鬟,就知道是没能拦住这个煞星。

    想不到姑娘这还没嫁到秦王府呢,这就摆上谱了。

    阿左神色一凛,哪里还有方才思情郎的样子?她冷着一张脸,呵斥小丫鬟:“怎么回事,跑什么跑?进来不知道要通禀一声么?看你年岁也不小了,怎么还犯错?”

    阿右的声音更是寒霜带冰:“打量是别人家那样松快呢?我们这里可不是那等没规没矩的地儿。”

    这话说得那个老嬷嬷的脸上是青一阵红一阵,她咽了下口水,攥了攥拳头暗道自己可不能被乡下没见过世面的两个小姑娘给糊弄住了。

    故此也冷着一张脸说道:“这两位姑娘可真是没规矩,当着我的面在这指桑骂槐给谁听呢?”

    阿左一听这些扯皮的话就生气,但是又不能似在蒲县那般随意撒一把遇散癫。毕竟有日子没见江阿丑了手中的药粉也用得七七八了,余下一些可不能便宜了这个老妖婆。

    阿右却不似阿左那般生气,只是不急不缓地笑道:“您是谁啊,看着也不像是我们府里的嬷嬷啊?可这若是来做客的吧,也不像啊。”

    那嬷嬷被阿右的话说得登时一愣,半晌才道:“怎么就不像了?”

    阿右慢吞吞地答曰:“谁家上门做客要对主人喊打喊杀的?就连宫里头的武公公过来,人家也是慈眉善目对人和善的,没见过似你这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