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44章 肉不够水来凑

时间:2019-05-20作者:盈盈笑秋水

    怎么就只有一句嗯呢?不多说几句夸赞的话?莫非自己说得不够清楚?

    “谣谣,这种点心若是放在珍馐馆里头,会不会很好卖?”

    平阳公主夺了人家的铺子哪里还能再矜持?她也不藏着掖着一下子就和盘托出告诉萧谣:“你看,还有些御膳房的菜谱食单,咱们都可以照着做。”

    看着平阳公主一脸的兴奋之情无以言表,萧谣想起自己手里的那本悠游杂俎,那里头各式各样失传已久的菜式。她张了张口,终究是不忍心让平阳公主扫兴。故而萧谣什么也没说,只是好整以暇地等着平阳往下说。

    “谣谣,你看这是什么?”

    平阳公主越说越高兴,又献宝似地将梁惠帝的墨宝展开,指给萧谣看。

    萧谣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这平阳也算是不学无术了写得这都是些什么呀。不过总比从前不肯动笔写得鬼画符要好了不少。萧谣想了想,决定鼓励鼓励她:“嗯,还不错。不过这笔力....”

    不对啊?

    话才说了一半,萧谣就顿住了。平阳这样眼光热切地盯着这宣纸,心道:莫非这里头内有乾坤?

    想至此,萧谣索性展开来看,却见上头赫然写着美味佳肴边上缀有有梁惠帝的印章和大名。

    好么!

    萧谣眼睛蓦地睁大。平阳公主这也太有本事了。虽然这“美味佳肴”四字太过寻常,其字迹跟萧安然的柳体根本就不能比,但是人家后缀的名号值钱啊!这可真是大手笔。

    “好,很好!”

    有了这么一个墨宝,往后珍馐馆和一品锅会少了很多的麻烦。

    萧谣将手一拍,痛得平阳公主险些扔了手里的御赐墨宝。但是她的面上满满都是自豪。嗬嗬,有了这个,萧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那宫里头的人若是想对付萧谣对付一品锅,就不会轻易动手了。他们且得要想好了招数才行。

    见萧谣笑得灿若朝阳,平阳下头的话也就一溜烟全都出了来。萧谣并不似她想得那般纠结生气,而是又拍了平阳公主一下,笑道:“行啊,不声不吭你就分了我的珍馐馆和一品锅。往后多去多看看。”

    虽然萧谣话说得敞亮,平阳公主却难免会觉得不好意思。她伸出手指头对萧谣发誓:“真的就是想帮你。”

    这个萧谣自然信,但是萧谣就是个抠门的。虽然已经想好要将铺子的一半收益给平阳,但是萧谣还是狠狠地拍了下平阳的肩膀。

    一拍过后,平尖叫声起。萧谣也就舒坦了。

    平阳从来洒脱,方才那样也不过是心中有愧这才支支吾吾。如今听见萧谣谣给一半,忙摇头坚决只要三成。

    萧谣:“...”我还以为这样愧疚你会要两成。

    事情说定,平阳公主见萧谣也明白了这里头的道道儿,越发觉得自己事情办得漂亮。她揉着被萧谣拍得生疼的肩膀,觍着脸同萧谣打着商量:“今晚给我二两肉呗?”

    萧谣绷着脸正襟危坐:“嗬嗬,堂堂公主竟然为了二两肉折腰。”说着低下头怕自己笑出声来。

    “好谣谣,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儿上么。”

    萧谣摇着老成持重的一张脸,一字一顿拒绝:“不可不可。”说着摸了平阳公主腰上的软肉就是一通揉捏:“瞧瞧这腰,还能弯下来?”

    这么匝实这么肥厚自然是不好弯的。但是为了二两肉不是该弯还得弯?平阳公主笑嘻嘻地同萧谣打着哈哈,搓着手求饶。

    唉,为了二两肉,低下公主头。没法子啊,谁让自己喜欢被人管呢?

    “好吧,就看在你这些日子还不错的份儿上,就..”萧谣拖长了音调好笑地看着冲她谄媚笑的平阳。

    咳了一声:“就容你吃二两吧。”

    “谣谣,木啊!你真是太好了。”平阳公主高兴地抱着萧谣啪嗒一声亲香了一下后。转脸掉头就同滚滚商量这二两肉是红烧还是清蒸亦或是油炸。主仆二人来来去去说了不下十次,也没能决定这二两肉的归宿。

    最后还是萧谣一锤定音定下珍珠糯米丸子。

    虽然珍珠糯米丸子不好克化,但是再不好克化也不过是二两的肉。萧谣很愉快地替平阳公主定了下来后,阿左就送来给她的煎炸烹煮好的各种肉,吃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旁若无人酣畅淋漓。

    平阳公主只好咽着口水,看妖女大口吃肉而是自家却只能含泪饮水。

    实在是没办法啊,被撑大了的胃如何安放?又岂能是这二两肉能够打发的?

    所以,肉不够水来凑,平阳公主只能咬牙咽口水,谁让自家身上肥肉多呢?

    一时间,平阳公主悲悲戚戚直看得滚滚公公凄凄惨惨。但是他还不能说,因为平阳公主吃完回屋后居然笑得一脸甜蜜。

    唉,真是一物降一物。谁能想到自家公主也有今日?滚滚公公叹息地看了眼对着芭蕉说心事的平阳公主,决定做一个潜神默记、一言不发的好奴才。

    对着芭蕉说心事的平阳公主正念念有词地笑得欢畅:“这样的日子才叫日子,有人管有人疼有人爱,虽然妖女很无赖,但是她还是觉得很可爱的嘛。”

    诶,就是自己好歹也是个堂堂公主,妖女对自己是不是太坏?

    平阳叹息地说完就让滚滚将窗下那颗芭蕉树移开,又不能开花也不能长果子要它何用?

    *********

    萧谣跟平阳公主在萧家住下,直惹得萧安然父子频频往萧家跑,无奈萧谣只好先回了萧相府。毕竟平阳现在的身份微妙,这时候还是要避嫌的好。

    平阳公主索性花钱将萧家周围的几处民宅收了又上书梁惠帝将其扩建成公主府。而原本梁惠帝御赐给她预备作为公主府的垂花巷子里那个五进的院子外加一个大花园平阳公主眼都不眨就转手给了萧谣。

    萧谣收到消息时人还有点儿懵。这叫什么事儿啊?为何没人先跟她通通气?萧谣只觉得自己真是人在家中坐,宅自天上来。垂花巷子她是知道的,青石铺就的路尽头,诺大的一个巷子就只有三户人家。一户是先帝的胞弟平老王爷的王爷府,一户原先空着据说住着的是先帝胞弟现在则成了萧谣的院子,一户则是秦王府的宅院。

    这个平阳,诶!自己怎么就变成了要跟王爷做邻居?尤其这里头还有一个秦王府!

    萧谣原想即刻就去找平阳,奈何如今她是人红是非多。按着周妍的话就是:穷在闹市无人知,伏在富在深山有远亲。这不,远亲虽未至但是京城中的贵女们却一个个闻风而至人人都递来了帖子直言想要邀请萧谣,或是赏花或是游船亦或是开个茶会不拘什么,只要见面谈心让她们探探虚实就好。

    萧谣是谁,那就最是一个不喜欢费心劳力的人。让她认识这京中的素不相识的贵女们,还不如让她静静地翻一番《悠游杂俎》按着里头古方看着下头人将一道道美味儿做出来让她品鉴一番。

    萧谣这一条舌头,那可是遍尝百味,更立志要寻遍人间美味的。这可不是用来做个巧舌如簧,去同人家说一些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废话的。

    虽然萧安然一而再地说让萧谣莫要管那些是是非非,只管凭着自己的喜好行事。但是萧谣深知,不能只顾着自己喜好。她虽然不擅长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却也知到了什么山头就得唱什么歌。

    所以萧谣虽然拒绝了贵女们的邀约,但是却给了她们准话儿,将她们都请到了萧相府,准备来一个一网打尽....

    嘿嘿,是一起邀请。

    萧谣笑容堆满了梨涡,慢条斯理地开始写帖子。只是才写了几个,就开始在心里头嘀咕人怎么还没来。

    就在萧谣在心里头将“一二三四”不耐烦地数起来时,被她惦记的人总算是进了来。萧谣一瞥见人影儿就跳起来去迎:

    “哎呦我的好嫂嫂,你这么才来啊?可想死我了。”

    妖女边说边搂着一脸灰就是一通抱。一脸灰被她捏得浑身痒痒,忙告饶:“小姑奶奶快放开我,被你弄得浑身痒痒。”

    “嘻嘻,是小姑,不是小姑奶奶。你说你这天天娇气的。怎么从前就没看出来呢,可见都是我哥给宠出来的。”萧谣故意摇头叹着气,说的话七分假中带着三分的真。

    说真的,周妍小郡主现在脸上哪里还有从前的无知无畏一脸灰的傻样儿?这样一个秀丽佳人就这么被她哥哥给拱了,萧谣真是既心酸又欣慰啊!

    “你个臭丫头,心酸你个头!”周妍小郡主故意掠过萧谣的那句嫂嫂和小姑。只是听见萧谣说萧诏拱了自己有些不愤。

    “你说说你哥哥对你多好?你这样说他,他该伤心了。”

    周妍将伤心一词重重地又说了一遍。更默默地想:看,是伤心而不是生气。对于萧诏而言,自家妹子不论说什么那都是对的,谁人都不能替代自家妹子,不能欺负那是自不必说的。

    虽然有些心酸有些牙疼,但是周妍却不嫉妒萧谣。

    因为...

    诶,谁让她也喜欢萧谣呢。

    咳咳,好像扯得有些远了。周妍收起思绪,将躺在慵懒地躺在她怀里的萧谣散乱的鬓发理了理,颇有些醋地问道:“听说那平阳将她的宅子给了你?”

    萧谣也没觉得周妍知道多奇怪,毕竟这个消息早就传得人尽皆知了。虽然平阳公主放出话来说是她请人算出萧家的宅子风水好这才强买强卖地要同萧谣换,梁惠帝因此还十分愧疚地又赏赐了萧谣不少珠宝首饰并香料。但还是没能让萧谣摆脱让人羡慕让人嫉恨的命运。

    毕竟,任谁用三进的小院子换一个五进还带着个后花园的大宅子会不同意?

    “嗯。”

    萧谣除却先头被砸得有点晕,现在早就适应了。于她而言,无论是蒲县的小宅小院亦或是三进、五进的大房子都无所谓,只要有她喜欢的人陪,只要有她喜欢的吃食,再带上松子那么没有哪里不是好的。

    周妍自然知道萧谣的性子,但是她今日有些不爽。就气鼓鼓地说道:“那平阳就是喜欢显摆,自己搬去新的府邸不好?非要跟你换。那么大的宅子打理起来都费事儿。”

    萧谣点头,这是实话。但是她今日不预备在这上头歪缠。

    “你看看我这手。”

    萧谣伸出一根纤细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周妍眼前晃了晃,学着周妍方才的音调娇娇地说道:“嫂嫂你看看。”

    周妍又下意识地回避了嫂嫂,只是细细地看向萧谣的手指:白皙、秀气、好一双素手葇夷,没什么呀?

    周妍伸出自己的小短手,有些艳羡地说道:“你这手也不知怎么长的,真想同你换一换。”

    萧谣头都没抬,只仍旧将头靠在美人腿上,懒懒地接口:“可别呀,不能换。”

    周妍本就是同她在这儿有一搭没一搭说话打发时间,目光已经不下三次在书房门口逡巡心不在焉地想着萧诏怎么还没回来。自萧谣从宫里头回来,萧安然和萧诏父子就突然忙碌了起来。

    “为什么呀?”顺着萧谣的话,周妍问道。

    萧谣忍着笑,慢慢地坐起身来离她远远地后才缓缓说道:“我哥哥的手跟我一样修长又秀气,若是你也这样,那么他若是摸起来不就是左手摸右手?”

    “萧谣,你莫要胡说。”一脸灰涨红了一张脸,冲着萧谣张牙舞爪地奔过去找准萧谣的腋下软肉就是一通挠。

    可怜妖女因为心虚,居然忘了自己天生神力就这么由着周妍将她挠得香腮含笑、娇喘连连。

    待周妍停下,就见萧谣已然小晕红潮,端得是一朵芙蓉著夏雨,脸边红入桃花嫩,眉上青归柳叶新的俏佳人。

    周妍一时看得呆住,稀里糊涂就道:“哎呀,你这样子若是周游见了可不得了。”说完就捂住了嘴巴,支吾地道:“嘿嘿,谣谣我浑说呢。”

    萧谣焉能不知她想什么,摆摆手:“没事儿。”周游不过是去南诏,过不久就会回来有什么不能提的,就算他们不提,萧谣心里还能不想?

    诶,她的萧傻傻,前世今生对她那么好的周世子,叫她如何不想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