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182章 无事献殷勤萧谣想干嘛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h1>

    是呀,成亲干什么?

    找个男人,不仅要伺候他,还要伺候公婆,替他管好后宅,打理后院。既要担心自家人老珠黄会被嫌弃,说不得还要帮他挑选妾室才能不让人说善妒。既要繁衍子嗣,还要担心生不出儿子,犯了七出被人休弃了一辈子就白忙活....

    嗬嗬,

    萧谣冷笑:不仅口口相传着当要三从四德,还要白纸黑字写了女戒女规范约束女子。

    诸如此类,凡此种种,真是糟糕透了。这世道对女子从来苛刻。既如此还不如一个人过,反正她父母不详,丁婆婆也不会逼迫。

    如此,这辈子不成亲也罢。

    萧谣是越说越认真,周游也越听越愣怔。

    他来前曾想过萧谣会拒绝,会意外,甚至会骂一句登徒子,却从未想过萧谣居然根本就没想过成亲!

    他认识萧谣已久,怎么不知道她还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一想到萧谣从前所受种种苦难,周游瞬间了悟。

    明白了萧谣的心思,周游就越发地替她难过,为她心疼。也深恨自己当年思虑不周。

    从前,周游的心里就只有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替母报仇;再一件就是对萧谣报恩。这就是他活着的最大意义。

    当然报恩自然排在报仇之后,所以才会酿成大错。

    后来,他才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

    为了替母妃报仇,他失去了所有。

    待一切尘埃落定,萧谣再也不会醒来,周游这才发现,萧谣之于他并非只有恩情这么简单。他对萧谣也不是报恩这么纯粹简单。若只是报恩,他不会在报仇雪恨和去见萧谣之间徘徊良久,也不会在得知青青欺侮萧谣时将她发卖到了船上。更不会在抵抗倭寇将才得胜时,不顾一切去德州见萧谣...

    只是,悔之晚矣。

    这样的教训,周游是通过一生两世,经历的生离死别才幡然醒悟明白过来的。

    如今见萧谣如此说,周游并不觉得烦躁,更没了方才的忐忑。心情反而沉淀下来,心里更是只有怜惜和后悔。

    他想:今日就将事情说透吧。也到了同萧谣推心置腹的时候了!

    咳咳,

    周游清了清嗓子,看向萧谣,忍着七上八下的忐忑先开始没话找话:“谣谣,你的力气比从前还要大。”

    萧谣不疑有他,点头笑道:“那是自然,估计十个你也没我力气大。”萧谣说着还特特攥了攥拳头,尽量让自己显得粗鲁些。

    欸,毕竟自己好看,也不能怪萧傻傻不是?

    周游主动不提代嫁之事,让萧谣松了口气。先别说萧傻傻同萧言嫣牵扯不清,就说她下定了决心那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但是,一介翩翩佳公子就这么如泣如诉,忧郁地盯着她看,萧谣觉得自己很难不会生出负罪感来。

    周游却是不知道,心软的萧谣会耐不住他眉头微缩,杏眸垂泪。如若知晓,那他一定会沐浴在月光迎风而立,让萧谣看着揪心。此时他正试图同萧谣说一说她二人的这番涅槃奇遇,想着再诉一诉别后的离愁,说不得萧谣看在二人同生共死的份儿上,也就能应了他不是?

    周世子想得很美,但是萧谣并没给他诉说的机会,而是三言两句就将他带进了沟里。

    “傻傻,你说我在大梁的女子之中算不算力气最大?”

    萧谣觉得自己太过完美,决定再多说些颠覆一下周世子对她的好印象。她有些忧愁自己的优秀,嘻嘻,不愧是丁婆婆教养出来的阿谣,真是人见人爱。

    周游并不知萧谣一时想了这许多,他回想了下萧谣随脚一踢将他踢飞的情形,颔首道:“反正我没见过比你力气大的。”

    “周世子,”

    萧谣越发亲切起来:“那你说我再练一练功夫,能不能是少有人能及的高手?”

    居然叫他世子,无事献殷勤萧谣想干嘛?

    周游心生警惕,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那日磁山一战,若非有你,也不能那般顺利。”

    萧谣不由乐了,看吧,自己是又能吃又能打还有银钱,这辈子足可逍遥度日。

    周游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对了,那日的黑衣人可查出是何人指使?”

    萧谣直觉当日之人是冲着周游的,可后头发生的事情让萧谣有些猜之不透。他们来了京城这么久,江阿丑和赛凤凰如今只顾着你侬我侬生娃娃,根本没顾上。

    “有秦王妃的手笔。”

    周游咬牙切齿地说完,才发觉废话说了不少,一句正事儿都没有提。

    不能再被萧谣绕着走。

    夜色朦胧,月光如水,又是别样好看的少女,此情此景,合该说一些诗词歌赋,强说些忧愁,为何他俩却总是说些打打杀杀,吃喝拉撒?

    周游摁了摁额头,觉得自己真是有负纨绔的名头,既没生出张利嘴来,也没有将心上人逼退到墙角让她粉腮通红,含羞带怯的魄力。

    哪怕是现在他正急得不行,说出口的话也不过就是:“谣谣,你再考虑考虑。”

    他站直了身子,说话有些磕磕巴巴,不同于在蒲县时刻意的木讷,也有别于在京城装出来的圆滑,此时的周世子,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对上了心心念念的姑娘,显得既忐忑又激荡。

    “虽说你一人也能过得好,但是两人个才更有趣哪。”

    周游一双杏眸盛满真挚,极力同萧谣说着他的优点:“我吃得少,个子高。”

    外头的左一听见主子这般蠢,不禁嘴巴一撇,小声地同阿左说道:“我的功夫很厉害,可以保护你。”

    看看人家这才是正确的自我标榜啊!

    阿左叹了口气,为里头的周世子深鞠一把同情泪。不过对于左一方才的话,那是压根没往心里去。

    左一:....

    为何我们这对主仆情路都是如此的坎坷,如此的不顺。

    右二:我家阿右尚且不知归期,你们好意思卿卿我我?

    周游不知自己的两个属下鄙视起了他,正期期艾艾地说道:“谣谣,我还会做你爱吃的点心。”

    萧谣一愣,这还真是不错。

    周游再接再厉,“往后女则我看,女戒我读,担心自己人老珠黄的也只有我,毕竟我年岁比你长你。不如,不如我们定一个书契怎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