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151章 冲吖!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h1>

    哎呀妈呀!

    平安自灵魂深处,蹦出了绿嫔的家乡方言。

    好看!

    真是太太太好看了!

    这是平安公主见到宏润时,脑子里堆积的话。

    一件红润眼抽筋,抽筋也舍不得眨一下。跟面前这个小家伙比,平安觉得自己才搜罗来的小东西差远了。

    那臀,那腰,那身影,啧啧,真叫一个好!

    好白!

    太白!

    小白脸!

    这是平阳公主见到宏润时,给出的评价。

    在平阳公主看来,这个酷似小姑娘的少年,论美貌,较之萧谣真是差之远矣!

    被人打断了自己的滔滔不绝,还是正占着上风,压着死肥婆的滔滔不绝。按理儿,搁在往常,平安公主必会生气地喊着将人拖出去打杀。

    可谁让这来的人,如此的孱弱,如此的合眼缘,如此的合她心呢!

    嗯,小细腰、大长腿,还有一双修长的手...

    平安公主,还就真好这一口儿,喜欢这一款儿。

    “那谁,你过来。”

    平心而论,平安公主若是装一装,再拿腔捏着调地好好说话,还是能唬些不认识的人,赞她一句好嗓的。但是谁让这会儿,这里有个熟人呢。

    还是个自襁褓中就开始互相掐谁不哭不闹,谁不吐奶,谁长得快..

    .....的熟人。

    平阳公主方才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磨豆腐魔镜子的。也是没想到堂堂一国公主,居然见天研究磨着磨那儿的,这不骂人就没赶上趟儿?

    如今见平阳公流着口水、要抱抱,眼见她吃相这么难看,立刻反唇相讥:

    “长江之水哪里来,长江之水平安嘴里来!还是快擦擦你那流之不尽的口水吧、怎么,你家那棒槌满足不了你?”

    远在公主府等着平安的驸马邦垂,鼻子一痒,打了个呵欠。

    *******

    棒槌?

    腿麻了走不动道儿的萧言嫣,目瞪口呆地听着这两位公主说着粗鄙不堪、下流无耻的话,在为她们羞臊之于,身子更是往角落里头躲了躲。她觉得自己就是一株亭亭玉立的小百荷,被风摧残,却仍旧高洁!

    高洁的小百荷,更拉着萧言蔷将她挡了个严丝合缝。

    萧言蔷略挣扎了下,就听萧言嫣自言自语道:“你得要护着你身边的美好,蔷妹妹是最看不得我受辱的。“

    萧言蔷:.....她能说什么?

    这一年来,回回都是这么一句,换换汤药就能让她一个在家里被父母疼爱,被胞妹敬重的窈窕淑女硬生生扛成了个糙汉子!

    萧言嫣并不知自家伴读的腹诽,仍旧在顾影自怜,对着壁角兴叹:卿本佳人,奈何遇贼?自己这么高洁的品格,在权势面前都不曾退却,却被逼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地躲起来!

    “邦不棒槌的,也比你家牛郎强,你家牛郎只有七月七才好使吧?”

    萧言嫣:.....

    这说的都是什么污言秽语啊!

    奈何,

    她....

    萧言嫣四下环顾,没人看她,这才松口气!

    嗯,这话奈何她还都能听得懂。

    到了该晕倒的时候了!

    晕吧!

    萧言嫣拽着萧言蔷的身子倒向地上,而她则顺势躺在了萧言蔷柔软的肥肚腩上。

    软软的,很安心!

    闭上眼睛之前,萧言蔷犹在心底默默祈盼:“快来吧!”

    若是那位来了,看到自己这样合该心疼了!

    那位心疼不心疼的,没人知道。

    但是在场之人,却是没一人心疼萧言嫣的。

    此时,

    骂声四起。

    此时,

    硝烟四起。

    两位公主从牛郎骂到了七月七,从七月七骂到了乞巧节,从乞巧节骂到偷喜蛛的偷猪贼....

    凡此种种,非一个时辰不能停也。

    也是赶巧了,那位博士上完课就走了。

    故而,他有幸地躲过了这荒唐的一幕,没在有生之年被这两个不成体统的公主给气死。

    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倒是无情却有缘。

    有缘就会来相会,

    果然,京城,笑福记,

    博士见到了他的有缘人:满嘴流油的萧谣和一脸灰。

    萧谣和一脸灰此时是懵逼的,内心是奔溃的。

    她们无意识地看着博士缓缓地走进来,慢慢地走下去。然后,接过萧谣手里一根肥瘦相间,滋啦啦冒油飘着香味的烤腰花,三两下就哧溜进了肚子。

    萧谣到底比一脸灰反应快,也更机灵些。

    她立刻站了起来,抢先一步拿过一捆腰花,冲着博士嫣然一笑。

    博士很矜持,只略动了动喉头,又笑了笑。

    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也乐意让人深入了解一下,身为人师,他有底线的。

    萧谣不以为意地收回了目光,他会拒绝再拒绝。然后在一脸灰崇拜的小眼神下,开始吃...等等

    博士小而眯的眼睛挣扎着露出了眼白,眼见着萧谣在一脸灰崇拜的目光下:慢慢地吃了一根腰花,又一根腰花,再一根腰花,

    一个又一根,一根再一根,一根接一根...

    一根一根,无穷溃也!

    “嗯哼!”

    博士看不下去了。

    对,他今日是要和学生们打成一片的。

    所以,

    博士袖子一撸,老脸一皱,冲吖!

    然后,博士冲向了萧谣...身边的腰花。

    很快和萧谣打成一片,师徒二人心思各异,你争我抢地将五十斤的腰花抢了个片肉不留。

    “腰花啊,我的腰花!”

    一脸灰喃喃自语地站在了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对才认的无良师徒吃得从容,吃得欢脱,吃得流油,吃得她口水直流。

    间或,萧徒弟会将博士的肉抢一块迅速咽下;

    有时,博士也会一记暴栗从谣口夺食...

    这可真是!

    一想到从前见了就腿抖的博士,再看看如今跟妖女一道抢食儿的博士!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一脸灰就心有戚戚却也满心的佩服。

    她有些敬服地看向博士:为他忧愁,为她祈祷,为他鞠一捧同情泪,再点一根蜡烛!

    博士可真大胆!

    上回抢妖女食的人活着么?

    上一个抢食的公主,可是生生拉了两天!

    两天吃流食,三天不吃肉!

    看着打成一片,抢得不亦乐乎的博士和妖女,一脸灰不由支颐起下巴,等着一会儿妖女放大招。

    此时平阳公主也支颐着下巴,兴味盎然地看着平安公主从跟她打嘴仗,变成了同少年郎躲猫猫。

    平阳公主看着看着,见不过是你追我跑。就觉得看得有些不过瘾。

    她随手就扔了一个砚台,砸向前方。

    平阳公主今日难得的好准头,且得要好生练练。

    “哎呦。”

    有人出现,还抱者被平阳砸伤的脑袋。

    平阳定睛一看,有些失望。

    被砸之人,并非是那个苦瓜脸平安,而是那个孱弱的少年宏润。

    虽不是故意砸他。

    但是砸也砸了,平阳也没必要解释。

    见少年看她,平阳还有些不高兴。正想呵斥句:“你看我作甚。”

    就听那少年冲着门口就喊:“公主再怎样,我也不会从的!”

    平阳公主:....这是踏马的什么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