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141章 啪嗒!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靠近,

    再靠近...

    周游心跳如鼓,脸颊微红。

    他也不是个没见世面的雏鸟儿,虽不曾亲自演练,但是自从他十岁之后,却有无数的女人前扑后拥而来。想起从前之事,周游的眼神暗了暗,越发对一脸明媚、双眸澄澈的萧谣向往起来。

    身处黑暗久了,就会向往阳光。

    危险慢慢逼近,

    此时,萧谣正高高举起左手的雪花酥,一双红唇微微张开诱人犹不自知。

    周游的心“扑通扑通”急速跳着。没有犹豫、没有迟疑,这么好的机会,若是错过,那他都看不起自己。

    周游飞快地低头,装出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快速朝着萧谣的红唇而去。

    快到了,

    就快碰到了..

    扑通,

    扑通通!

    周游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个才开窍的少年,向往着,激动着,在即将碰到时,又怂了

    她的唇转了个弯,擦着萧谣的红唇,又直直奔向了萧谣的额头。

    这么一番急转直下的心思,其实不过是喘息之间,须臾便已完成。所以,在萧谣,不过是拿好了点心的功夫,额头就被一个温软之物碰到。

    “啪嗒!”

    还挺响!

    故作视而不见,怕是不成吧?

    萧谣愣了愣,耳朵有点发热。要不要骂一句流氓?

    转念一想,咱可是江湖女子,算了吧。

    所以,当周游激动的满脸通红,面红耳赤地正想同萧谣说无比真诚(敷衍塞责)地说一声抱歉,再来一句:“唐突了姑娘,周游必会给负责”之类的话时,

    却见萧谣居然又低头慢慢地吃起了水晶饼..

    周游:....

    周游尤不死心,想着小姑娘这是在低头害羞呢。才想着,就见萧谣正好抬头看他,一双晶亮的眸子里哪里有羞涩?

    唉,萧姑娘还小,自己且得努力!

    周世子饶是如此这般地给自己鼓起一番后,待下了马车到的萧家时,还是有些沮丧。

    “世子爷,都是属下的错,属下该死。”

    眼看萧谣主仆走在前头,左一忙过来请罪。唉,又不是阿左坐在他身边,又对他不理不睬,他也不能犯错!

    周游一眼难尽地看了眼左一,掠过送去金美楼的想法,只丢下一句:“下回可不能口下留情了!”后,便扬长而去。

    阿左:...糟糕,世子怎么知道他想亲没敢亲?

    对于周游的到来,丁婆婆显得很高兴。

    萧谣冷眼旁观了一会儿后,得出结论:她觉得丁婆婆和周游有一种天然的亲近。当初在蒲县时,萧谣也曾想过,周游会不会是丁婆婆失散多年的亲人。

    后来,萧傻傻变成了周世子,又回了王府。萧谣这才打消了念头。

    守在门口险些站成一个望谣石的平阳公主,先拦下了萧谣。然后就是一通数落。

    平阳公主数落完,一脸灰又期期艾艾过了来。

    ******************

    “阿谣,明日跟我去国子监吧。”

    “太学?”

    萧谣本能地就出言拒绝。

    丁婆婆和周游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几人齐齐看向平阳公主。

    一旁正给萧谣搛菜的西琳,并不知道太学是何物,就只是专心给萧谣剥虾、拿碗、盛汤。

    一桌子的人,只有一脸灰兴奋地拍手叫好:“好啊,好啊,一起去吧。”

    原本一脸灰正愁怎么劝说萧谣同她一道去太学。如今有平阳公主从旁撺掇,倒是省却了她的口水。

    “不去!”

    无论平阳公主和一脸灰怎么殷勤劝说,萧谣还是干干脆脆这么一句话。

    太学,她听说过,没去过。也不想去。

    萧谣记得,前世萧言嫣总是用入太学,来抬高自己贬低萧谣。更说太学如何如何的好。

    但是萧谣看来,入了太学的萧言嫣不过是沽名钓誉,徒有一肚子草包。

    “真不去?”

    平阳公主是个越挫越勇。见萧谣拒绝倒是越发兴致勃勃。在平阳公主看来,萧谣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

    这若是换做大梁任何一个贵女,只怕都会对平阳公主感恩戴泽。不用平阳公主如何说,就会屁颠儿跟着过去。

    萧谣居然拒绝的如此干脆,平阳有点佩服。

    真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姑娘!

    不过,平阳公主是谁?她就是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

    她不仅是提议,更激将:“你这是怕了京城中的贵女?”

    平阳公主本以为这样一刺激,萧谣说不定就答应了。

    哪知妖女气得人,牙痒痒。只见她张口吃了西琳剥好送到她嘴边的虾后,居然点了点头,眼睛不眨就认下:“对。”

    怕不怕的有什么打紧?

    重活一世,还参不透这些虚名?

    丁婆婆可不管什么公主,平阳的。见萧谣拒绝了平阳公主,丁婆婆忙用公筷给萧谣夹了一个大猪肘,慈祥地冲萧谣道:“慢慢吃。别说话了!食不言,寝不语。”

    丁婆婆也不想萧谣去什么太学。

    “谣谣,你真不去啊!”

    一脸灰拧巴着脸,有些沮丧地将头靠在萧谣的肩膀。一脸的惆怅,满腹的忧伤。

    “你不去,那我就要一个人面对那几个庶姐、庶妹了。”

    一脸灰离家出走,就是拜那人所赐。

    萧谣嫌弃地拍开一脸灰伸过来,摸她的手。虽嫌弃,却绞尽脑汁地给她支招:“打上一顿?”

    不成,一脸灰没她的功夫。

    告状?

    也不成,一脸灰那糊涂父王不会公断。

    “你哪里需要同她们一般见识,就只需拿出嫡姐的架势就好。”

    萧谣憋半天,就憋出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她自己都不信的法子。

    “嗯!”

    一脸灰闷闷地应了一声,有些兴味索然。

    萧谣不由叹气:一脸灰这个嘴硬心软的傻丫头,不会真被人欺负吧!

    “公主?”

    萧谣只好打起了精神,打起平阳公主的主意。

    “您若是去太学,就将小郡主带着?”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这法子简单粗暴有用处,一脸灰听见,不由眼睛一亮。

    公主倒没拿乔,只拉过萧谣小声地同她说起自己去太学的缘由:“听说太学今早上才来了个灰眸子的少年。这少年手里有一个红棺材头蟋蟀。我想同他商议一下,献给父王。”

    萧谣一愣:怎么又是蟋蟀。

    装作无意路过的周游皱了皱眉头,也停下了脚步。

    周游想起了赌坊那少年手里的红棺材头。

    萧谣也有几分印象。

    “要不,去看看?”

    “阿谣,去看看?”

    萧谣、周游异口同声地说完,先一愣,复又相视而笑。

    这两人可真默契!

    默契得平阳公主不由发酸地拉过萧谣,给她张罗着穿衣打扮。

    一脸灰也破涕为笑,拉着萧谣的衣襟不放。

    萧谣却不想就这么便宜了平阳公主,眼珠子一转给先她出了个难题,难为难为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