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90章 玲珑塔 塔玲珑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姑娘,婆婆她许是去了报恩寺的玲珑塔。”

    阿右心一横,还是说了出来。

    玲珑塔?

    萧谣知道那儿,更对玲珑塔的故事耳熟能详,却从不曾去过。

    因为丁婆婆从不让她跟去。

    “婆婆,您就带我去看看吧。”

    “阿谣乖,一会儿让阿左带你去吃蟹壳黄。”

    虽然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小小的萧谣到底被丁婆婆哄着跟了阿左后头,乐颠颠的去吃蟹壳黄。

    还得要配上一碗牛肉汤。待萧谣吃饱喝足,也就忘了那高耸入云的玲珑宝塔了。

    玲珑塔对于浦县乃至大梁不过是歌谣快板里的所在,平时能上去的人其实不多。

    穿过了报恩寺的长廊,又跨过长长的拱桥。再从一座假山穿过。待出了曲径通幽的竹林便豁然开朗。

    玲珑宝塔赫然在前。

    萧谣看着熟悉的玲珑宝塔,耳边响起了儿时哼唱的歌谣:“玲珑塔、塔玲珑,玲珑宝塔十三层...”

    深吸了口气,萧谣慢慢走了过去,却在到了塔前时,驻足停留。

    “阿谣莫怕,有我呢!”

    萧诏以为萧谣敬畏菩萨。这是有些怕了,忙拍着胸脯作保。

    他就说,一个小姑娘来这种阴森之处,怎么也得要他陪着!

    自从那日萧谣唤了萧诏一声萧大哥后,萧诏就一直很亢奋。以至于身边伺候的小厮开始胡思乱想,

    怀疑起家里的萧大小姐怕是萧丞相同外头的什么人偷偷生下来,又记在去了的夫人名下的。

    “怕什么?”

    萧谣疑惑地回头,看了眼萧诏,见萧诏一副“有我呢!”的模样,不由指了指门上的铁将军。

    “锁了!”

    “嘿嘿,锁上了呀,不怕,哥哥给你找方丈去。”

    萧诏有些尴尬地用扇子戳了戳头,讪讪笑道。

    “方丈云游四方去了。”

    一旁带路的师父双手合十唤了一声“施主”,又指了指前头的小径做了个请。

    不言而喻,这是要他们离开。

    这也是丁桂兰和阿左着急忙慌私下寻找丁婆婆的缘故。

    丁婆婆自来报恩寺都是听方丈讲经的。这方丈不在,丁婆婆又不在庙中,可不急煞人也。

    “麻烦师傅了!”

    萧谣对领路的大师傅恭敬地还了一礼后,在大师傅一脸矜持的笑容中,干脆地一掌劈向门锁。

    她动作利落,手起锁落。

    然后随手一推,门便“吱呀”一声,开了!

    阿左在一旁抚掌:哼,有姑娘在,要什么钥匙!

    “施主,你!”

    大师傅呆了一呆,这才上前阻止。却见萧谣一个大步早已跨了进去。

    他还要跟去阻拦,却见本县父母官林雅庭已从旁过来。

    林雅庭也不问此间情形,只瞥了眼萧谣后,便拱手作揖,笑吟吟地问大师傅讨要一杯清茶去秽除尘。

    虽说出家人乃化外之人,只安身之处、供奉菩萨之地却是人家的地盘。方丈大师或许不在意,可他们却不能不在意。

    和尚苦笑一声,只得忍辱负重应下不提。

    走了几步,终究还是不放心,和尚又停下来同林雅庭商量:“大人,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家方丈走时有交代,这塔楼除却丁施主能进,旁人是不许上去的。”

    林雅庭笑嘻嘻地同他打哈哈:“师傅放心,丁婆婆便是萧姑娘的至亲。萧姑娘上去等同丁婆婆上去。无事、无事!”

    无事、有事的,他们还不都上去了!

    和尚不安地摸了摸那位翘唇捕快给的香火银票,手指仔细地摩挲,终究还是没有描绘出多少张,不由心满意足叹了口气。

    只说:“也行吧!”

    ******************

    “高高山上一老僧,老僧衲头几千层。”

    “婆婆,何谓衲头几千层?老僧是老和尚么?”

    萧谣深吸口气,收回了思绪。

    丁婆婆从前总和她说这玲珑塔。儿时关于这玲珑塔的故事、玲珑塔的歌谣,丁婆婆没少教。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却很少再提。

    一阵风吹过,玲珑塔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声,塔铃声声终究还是在萧谣阴霾晦暗的心里撒上了一抹灵动。

    却,

    无法抹去萧谣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事到如今,萧谣早没了初听说丁婆婆许在玲珑山时的欣喜。

    她真没法高兴。

    这塔楼大门紧锁,怎么看也不像里头有来过的样子。

    待进到塔内,萧谣愈发失望。塔内灰尘堆积,蛛网罗布。按着丁婆婆的性子,若丁婆婆在此待过,定会将这里清扫一二。

    “我替婆婆扫塔吧。”

    丁婆婆曾说过,扫塔就是扫障亲善。无明的尘垢、三毒的尘垢都可以得到净化。

    萧谣对着前方和塔遥遥相望,庄严宝相的菩萨虔诚一拜。默默在心底许下宏远:若丁婆婆就在塔中,那她萧谣愿给佛祖重塑金身。

    玲珑塔历经几代朝代更迭仍旧屹立不倒,在大梁香火鼎盛,颇有些名气。

    走到第五层,萧谣已经汗流浃背。

    “姑娘,让奴婢来吧!”

    阿右鼓足勇气,上前帮忙。她希冀地看向萧谣,心里没底。

    “不用。”

    萧谣淡淡拒绝,继续一个楼梯、一个楼梯仔仔细细地清扫起来。

    萧诏急得不行,却也知道萧谣固执起来谁也劝不好。只好帮着萧谣拿拿蜘蛛网、擦拭楼梯,将物品归位...

    眼前二人忙碌异常,并无一人理会自己。阿右眼神一暗,退了回去。

    “阿右,从前婆婆来这玲珑塔,这门也是锁着的么?”

    萧谣忍了一路,还是没忍住。

    其实她不想问,她怕上去会落空。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耐性。

    此时阿右也看出了不对。她仔细地回想:上次来这玲珑塔还是春天。那会儿丁婆婆虽也是独自进塔,守在外头的阿右却听见丁婆婆洒扫的声音。

    至于锁门没有...

    阿右顿时急出一头脸的汗!

    她当时并不曾留意这些。

    那会儿,

    阿右真想扇自己一巴掌,那会儿她正想着那个才救下的萧傻傻!

    “姑娘,奴婢该死,奴婢不知。”

    阿右的额头重重地叩地。

    她,当真是蠢笨如猪!

    “好了,这不怪你!”

    丁婆婆身上有许多秘密,萧谣知道。

    萧谣更知道,即便丁婆婆交代了阿右做事。

    有些事,丁婆婆也不会告诉阿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