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78章 牛柑山上牛柑果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萧谣、萧诏和赛凤凰几人谁都不曾想到,他们此行来时踌躇满志,归去一脸尘埃。

    背锅老头更是被抹了一头脸的锅底灰,沮丧地走在队伍后头。一句也不敢提那什么炖生敲,就连背上的那口小金锅,如今也没了从前的金光闪闪的模样,上头更是东边一个坑,西头一个瘪子。

    这般做工精良的小金锅被糟蹋成这样,让人见了难免要道一声可惜!

    自家的金锅被人弄成这样,背锅老头却屁都不敢放一个。只灰溜溜捡了千疮百孔的小金锅,顾不得擦拭便逃也似的直奔山下。

    赛凤凰倒是一派轻松,于她而言,若能成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之事,不成也没关系。

    比起那些招安纳贤这些大义之事,赛凤凰显然更看重自己的小日子和失而复得的丑丑哥。

    “妹子,咱们先往磁山去吧!”

    赛凤凰凤眸流转,神情顾盼。说话间还恋恋不舍着瞥了眼江阿丑。

    江阿丑是世子留下护着萧谣的。自然是萧谣到哪儿他到哪儿。

    再有,跟那隐在暗处的左一右二比,江阿丑显然能做的事情更多。

    虽然明知道留不住,赛凤凰还想试一试。

    “舍不得?”

    萧谣扬了一双柳叶眉,口中更是揶揄着:“那把江阿丑留给你?”

    “妹子,我可没说!”

    赛凤凰咧着嘴巴、低着头。半晌才口是心非地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状,她大手一挥,丹凤眼上挑,话出口时,声音却不知不觉地变弱:“不用。”

    对,不用!

    她赛凤凰是要做贤内助的!自然不能似那些个弱质女流一般若菟丝一样扒着男人不放。

    再说,这么好看的妹子,让她独自回去,赛凤凰其实也有些放心不下。

    “真不用?”

    萧谣看了眼山上那片红艳艳正迎风舞动,还有片青绿也矜持地动了动。

    嗯,都在等她采撷呢。

    按下激动,萧谣继续蛊惑赛凤凰:“你和江阿丑走快些,先去磁山吧,待收拾干净了再让他回一品锅帮忙。”

    说着还扇了扇袖子,一副实在不能忍受的样子。嫌弃之意溢于言表。

    这样明晃晃的嫌弃,若由旁人来说来做,凭她是谁,即便是世子爷的心尖尖,江阿丑也不服气。

    可谁叫人萧姑奶奶,那是集美貌与智慧(拳头和点心)并存的人物呢?

    所以,本着尊贤敬良(摄于美食和拳头)的心情(淫威),江阿丑不过是抖着茶叶沫子仰头长叹了一息,更冲着灰蒙蒙的天空挥了挥拳,给自己打气儿。

    再转身时,给了萧谣一个茶香四溢的笑。

    萧谣看得有些渴了,愈发忽悠着这对鸳鸯:“你们先走,我和阿右随后就到。”

    比翼双飞不好么,鸳鸯戏水不好么?非要跟着自己!

    赛凤凰按捺住心头的喜悦,暗道萧谣一声好妹子!心里更是记下了萧谣成他们之美的这份情谊!

    这样知情识趣的妹子,她赛凤凰没白喜欢!

    感激地冲着萧谣拱了拱手后,赛凤凰伸手挡住还待再说的江阿丑,一叠声应了下来。

    见他二人走远,萧谣如法炮制,费了三根肘子的力气,终于将林雅庭一行人说服让他们先走。她自己则带着阿丑悄默声便走进了牛柑山。

    哈哈,

    果子们,

    等着!

    萧谣冲着那些对着她搔首弄姿的果子们挥挥手!

    ....

    因为心里装着事儿,众人来时都不曾细细观赏过这山。

    此山之所以唤做牛柑山,乃是因为这山上有两种珍宝,萧谣偶然听到喽啰们说起后,就默默记在了心上。更时刻准备着伺机而动。

    这两种珍宝,一曰牛柑果;一曰牛肝菌。

    这两样可是无上的美味,少有的好物。

    既然没谈拢招安,带点果子摘点菌菇总是必须的。

    这么多人在一处,浩浩荡荡上山,总归让人家费神劳力。萧傻傻也只是教会了萧谣如何将力气发挥到极致,倒不曾教会她收力。

    所以,这万一磕碰了,也给人添麻烦不是?

    尿遁的由头屡试不爽,萧谣早就没了第一次时的羞涩,倒是将一干听见的人说得颇有几分不好意思。

    阿右看了直叹气,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她家姑娘就从个高傲冷漠的少女变成了如今说话任性却讨人喜欢又好看的俏模样。

    不变的越发的好看,只这性子还真是天差地别。

    就因为这些阿右还曾偷看过萧谣沐浴。

    想起那日之事,阿右摸着发热的脸,微微愣神。

    她不曾贴身伺候萧谣,也是这回才知这世上还有人能那样白,白得比玉还好看。

    咳咳,

    她自然不是奔着这个去的,可当时她却是愣怔了好久这才想起,要看看萧谣肩上那颗朱砂痣。

    那痣当真红润有光泽,圆润又好看....

    扯远了,

    事实就是:姑娘自然是姑娘,是自己小人之心想多了!

    …………

    “快看,那就是他们说的牛柑果。”

    萧谣并不知道身边这个少言寡语的阿右居然在分神想着她的美人出浴图,只一门心思盯着树丫上那些青绿的果子们。

    那些果子们正静静地趴在枝头,寂寞得连风吹过来都要动一动。

    萧谣怜悯之心大起,掏出身上随带着的大口袋,丢给阿右。自己则扎好了裙子衣袖就要爬树。

    阿右怎能让她冒险,连连劝阻要自己上。

    却不知一向听人劝吃饱饭的萧谣,却是怎么也要自己上。

    二人你一句我一言,都没能将对方说服。既然说服不了,那么命令便是。

    萧谣拿出了主子的架势,阿右自然要听。

    志得意满的萧谣才要上树,就听见草丛中有窸窸窣窣活物过草的声音,她心下一凛,赶紧顿住身形。

    萧谣才要开口提醒阿右小心,却见一向沉稳的阿右已经指着前头惊声尖叫起来,“姑姑...姑娘,有蛇!”

    谁能想到阿右怕蛇?

    萧谣默默地蹲了下来,将阿右揽在身后。自己摸索了块大石握在手里后,就对上了正吐着信子的蛇。

    “这是你地盘?”

    萧谣挑眉,这畜生听不懂人话,那就用它能听懂的法子打招呼好了!

    就在萧诏等人遥遥奔过来时,却见萧谣手拿块比脸大的石头,直奔蛇砸去。那条翠绿小蛇也随即跳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