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66章 祖先的好传统!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圆滚滚嫩生生的小姑娘,玉雪可爱。他那时年纪小,还不到开窍知美丑的年纪,却格外记住了这个好看的小女孩。

    她的一双眼睛尤其生得好,干净、清透,看人时眉毛和眼睛都像是藏着笑,尤其那日看他时,不见害怕、没有厌恶。

    那天,他想也不想将她一把拉住。狠狠扯倒在地。

    当时他想:凭什么他活得就似一只野狗,被人唾弃、厌恶、打骂、陷害。可这个小姑娘就能抱着蟹壳黄优哉游哉闲庭阔步?

    凭什么他们都有父有母,疼着宠着。而他却有等于无,更是宛如一个孤儿般孤零零长大?

    愤怒,

    嫉妒,

    或许也羡慕?

    萧傻傻分不清当时怎么想,也不明白为何独对上萧谣就生出如此多的想法,毕竟来来往往的小姑娘也不少。

    许是因为她漂亮吧!

    萧傻傻不自在地以手抵拳,也许缘起自颜值,可他更喜欢萧谣的品性。

    她的善良、迷糊、小小的狡黠、贪吃,甚而至于叹气的声音,

    都可爱极了!

    “别动!”

    萧谣呵止着眼睑低垂正若有所思想着心事的萧傻傻,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敢胡乱动弹!真是不要命了!也得亏身上还有江阿丑给的伤药,如若不然,这二傻子怎么也要去掉半条命!

    细想想,萧傻傻也挺倒霉的。花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才将伤才养好,如今又受重创!这回看着比上回还重些。

    又是这句别动!

    ——萧傻傻觉得头有点儿晕,整个人飘然若仙,他有点欢畅,也有点甜蜜,还有点儿

    嘿嘿,

    美滋滋!

    他掩饰不住地咧嘴笑了起来。当时那个小小的萧谣,也是这么撅着红润润的樱桃小口、好看地叱责他的。

    说完之后,她便一溜烟儿就跑了!

    后来为什么又回来呢?因为....

    嘿嘿,

    萧傻傻,傻笑出声:因为他抢了她的窝丝糖!

    “小哥哥,听话哦,我把我的银链子给你,你还我的窝丝糖可好?”

    “什么?这个链子比窝丝糖值钱?不会!”

    小姑娘好看的小圆头摇成个拨浪鼓:

    “生我的人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不是人。所以要它没用,还不如窝丝糖吃进心里甜滋滋。”

    这个傻丫头!没有一点防备心,就这么将自己的贴身之物送给个外男,也幸好是遇着了他!

    “谣谣,等我好了,咱们再好好说说!”

    因着萧谣的话,萧傻傻绷着的弦一下松开,他有些累了,却还是不放心地喃软语着:“不是戏文也不是话本子,当年你真的救过我...”

    太累太疼了!

    终究是敌不过药性,萧傻傻慢慢闭上眼睛,入睡前于心里默默念叨:“虽然你是被我逼的,但是你不能赖账!”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祖先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真好!

    萧傻傻嘴角噙笑,满足地闭上眼睛。

    萧谣愣了一愣,迟疑地伸出手去探了探他鼻息,但觉手下气息绵长,这才松了口气。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其实按着萧谣的脾气,此时应该将萧傻傻放下了。萧谣也的确这么做了,她放下萧傻傻,并不管自己衣袖上沾染的鲜血。

    可是,

    总觉得有什么事她忘了做!

    是什么呢?

    算了,

    想得头疼想不出,还是不想了!外头赛凤凰江阿丑还在苦战,她总要出去帮帮他们。

    慢慢走至门口,萧谣摸着门边又折回。

    她犹豫着走至萧傻傻跟前,踟蹰了一息后这才将身上仅剩的点心放入他手。

    慢慢帮他攥紧,又轻轻地放回他身上。

    萧谣深深看了他一眼后,决然而去。

    耳听脚步声越来越远,萧傻傻这才敛了嘴角噙着的笑,冷然喝道:“出来吧!”

    若是萧谣在此,定会惊诧不已。凭她听觉那般灵敏居然没察觉这屋里还藏着三个大活人!

    三人先作了揖,唤了声世子后,架着萧傻傻就要走。

    “左一带我走,余下二人跟在萧姑娘身侧,保护好她!”

    正背着萧傻傻的甲一听见主子唤他左一,脚下步子一顿,险些滑到。若他所记不错,那位萧姑娘身边的大丫鬟分明叫做阿左吧!

    余下两个侍卫幸灾乐祸冲着甲一猥琐一笑,才要揶揄一二,却听萧傻傻说道:“别浪了,还不快去,右二你就跟着萧姑娘,待我回京后随时向我报告。”

    甲一回给乙一...

    不,是右二一个洛神的笑:呵呵,这还不如自己呢,好歹自己还是个一!

    被唤右二的侍卫苦哈哈应是,本着有难同当的精神,指着正偷看的丙一:“世子,那他呢?”

    萧傻傻沉吟了片刻,“也跟着吧。”

    左一、右二心里一阵哀嚎,合着只他二人改名?

    此时此刻,左一、右二真心希望萧谣姑娘身边再多几个丫鬟,那他们这些侍卫也就能再添上几个前三后四了!

    ......

    一把拽过钢刀打得正酣的萧谣,哪里知道自家丫鬟的名字被个纨绔世子剽窃了?

    此时她左右开弓,囨囨几下打得黑衣人没了蒙面儿,喊着爹娘,怀疑人生。

    边上赛凤凰时不时冲着萧谣投以赞赏:“妹子真厉害!”

    “你这样的妹子,我赛凤凰交定了!”

    哪个不喜听人夸赞?

    所以,待林雅庭领着府衙人匆匆赶来时,萧谣眼见抗打的黑衣人没有几个了,顿觉有些不过瘾、很失落!

    “阿谣,我来啦,我要保护你!”

    一脸灰呼啸而来,跃跃欲试着就要上前来抢萧谣手里的黑衣人。

    别介呀大姐,咱还没过足瘾呢!

    萧谣忙护住。

    黑衣人一时感慨万分,不知该谢还是该恨?

    却不料,

    下一瞬,

    黑衣人的鼻子就被一拳打歪,一个好好的黑衣人愣成了红衣人!

    “阿谣,二傻子呢?”

    抢不过就智取吧!

    一脸灰伸手摸着小松子,佯做无意地问起。

    “咕咕,啪!”

    松子一把打在一脸灰的手上,哼!它要为主人鼠身如玉!

    萧谣却没顾上坚贞不屈的松子,直道一声糟糕,这打得兴奋倒将他给忘了!也不知道萧傻傻怎么样了!

    “妹子,这人交给我吧!”

    赛凤凰看得有些眼馋。

    “这人我还没揍呢,你起开!”

    要问一脸灰十几年来服过谁,除却萧谣再无别人!

    她连荣德郡王都敢怼,还能听个土匪头子的话?

    所以一听赛凤凰这话,一脸灰上前一步先踢了那黑衣人(红衣人)后掐腰大笑:“我踢到了,归我了!”

    却不料赛凤凰抓着黑衣人的袖子:“我抓住了,是我的!”

    萧谣随手扔了黑衣人,“你们商量吧!”

    …………

    后面还有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