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59章 输了比赛 赢了你!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江阿丑还待再问,却见赛凤凰也撸起袖子蹲下,摇着手臂也学了萧谣的样子晃了晃后大吼一声:“来!”

    险让个丫头占了上风,这还能行?

    江阿丑揉了揉眼睛,惊呼出声道:“他们...

    他们这是扳手腕?”

    “你是瞎啊,还是傻?这都看不出来?”

    萧傻傻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废话少,看就是了!”

    “可是......”

    哪有人比扳手腕的?

    “不要话!”

    萧傻傻打断江阿丑一连串的废话,紧盯着前头萧谣看。

    却见萧谣粉脸桃花,妙目带笑,嘴角的梨涡都藏着秀气。

    欸,

    等等,

    眼见萧谣一双纤手被眼光照耀得好似暖玉,萧傻傻还待多看一眼,却见已被赛凤凰一双黑鸡爪子硬生生给握住了!

    好气哦!

    凭她那么丑,怎能握住这么好看的手?

    还握?

    萧傻傻将自己的手摊开,只见入目十指颀长秀气。他又看了眼萧谣的手儿,晃了晃自己宽大的手掌,默默在心里量了量,

    嗯,双手交握刚刚好!比赛凤凰那对铁蒺藜般的手要配得多!

    萧傻傻此时很有种可惜赛凤凰不是我的遗憾,恨不能冲上去将那赛凤凰一把推开取而代之。

    只一想到自己的计划,便又只好忍住!不忍则乱大谋!有朝一日葇夷在手,他定要握住不放!

    “哎呀,开始了呢!”

    江阿丑大喊一声,抖着一脸的茶叶沫子给萧谣助威:“萧姑奶奶必胜!”

    一旁的喽啰一看,这不行啊,他家大当家这边没人喊呐!这可是拍马溜须好时机啊!喽啰忙忙也紧随其后来了一个:“大王最棒,大王最强!”

    看看,别以为草寇都是草包,草寇虽粗也有文采!看看这顺口溜不就张口便来了?

    “萧谣最棒,萧谣最强!”

    江阿丑虽胸无点墨,但是架不住他脑子转得快啊!理直气壮地照搬过来,喊得震天响。

    喽啰眼看被人借鉴,虽气却无可奈何,唯有紧随其后大声喊叫起来。

    赛凤凰盯着萧谣手下发力并冷笑:“江丑丑对你还真是情深义重!”

    萧谣手却纹丝不动。她兴味地盯着赛凤凰看了一会儿后不由笑了。

    还不忘提醒赛凤凰:“别忘了赌注!”

    赛凤凰江阿丑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唤气得手下越发用力,更赌气道:“还用你!”顺便又狠狠瞪了一眼江阿丑,那眼神简直能将江阿丑脸上的茶叶沫子烤糊了。

    萧谣笑看了眼江阿丑,真是没有最蠢只有更蠢。原本还想给赛凤凰些面子,如今看来还是速战速决吧。

    心里这样想,萧谣手下便带了些力气。

    赛凤凰心里已经惊得不行,先前无论她如何使劲儿,对于萧谣却好似石沉大海,可萧谣不过是略发了发力,赛凤凰就已经抵挡不住了!

    一局如此;

    第二局不容她多想,就被扳到;

    赛凤凰渐渐明白,萧谣方才并非虚张声势而是实话实。

    江阿丑被赛凤凰一个接一个的眼风下,逐渐有些回过味来。

    “萧谣最棒.....菊花..也棒?...”

    在赛凤凰的淫威之下,江阿丑声音渐,及至消声。

    萧谣含笑看了眼赛凤凰,准备收手。一句“承让!”之后,萧谣手腕轻轻一动,赛凤凰的手再不能做主,片刻就被反制,再不得动弹。

    “你!”

    赛凤凰震惊得无以言表,再顾不得同江阿丑置气,不由叹服:“真没看出来,你这妹子真有把子力气。妹子,你赢了。”

    萧谣点头,淡淡了句“承让!”后又看了眼江阿丑,嘴角笑意愈浓。

    赛凤凰狠狠剜了眼江阿丑,恼羞成怒歪怪道:“都是他胡喊乱叫害我分心。”

    “不分心你也赢不了!”

    萧谣并不想听她胡搅蛮缠,也不打算同她消磨时光。

    这天也不早了,事也做完了,该干嘛干嘛吧!夜不归宿可不是好女子所为,虽丁婆婆不在家,她自身也得正!

    “堂堂女子话算话!方才怎么定的,待会儿就怎么来!”

    萧谣着直指江阿丑,“好了,谁赢谁就能带走一人或是将此人指给旁人。赛大当家且看好了,我指的人在此,喏,他送你!”

    啊?

    江阿丑?

    这是什么情况?

    赛凤凰呆愣愣摸了摸额头,不热!

    又木呆呆看向萧谣,颠三倒四不相信:“你什么?方才的是江阿丑?不是指的....”

    像是生怕萧谣不是,赛凤凰忙咽了余下的话,只上挑着一双凤眼,盯着萧谣看。

    “是呀,”

    萧谣有些不耐了:“他是你的,还不快些带入洞房?”

    还女土匪呢,一点儿也不雷厉风行!

    江阿丑心如擂鼓,到底不忘矜持一番,忙躲在萧傻傻身后捂住脸声若蚊呐意思着唤一句:“世子救命!”

    人家还是童男子,不能跟个土匪走!

    赛凤凰恍然大悟,这才彻底明白了萧谣的意思。

    哎呀呀!真是生她者父母,知她者萧谣!

    赛凤凰地激动得无以言表,她一把揽住萧谣晃动着,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表达她的心意。口中更道:“妹子,够意思!从今而后,你我便是亲姐妹!”

    萧傻傻早就看不下去了,一把揽住萧谣挡在身后,生气地道:“话就话,动什么手!”

    边边将江阿丑到前头,不耐地道:“要搂搂他!”

    江阿丑:....

    色令智昏的世子爷带着萧姑奶奶就这样走了,徒留他一人直面野菊花、母老虎、女土匪....

    他是该半推半就?

    还是要半就半推?

    虽早就猜到了结果,可就这么被主子抛弃,心里免不了拔凉拔凉的!

    一阵秋风吹过,吹得江阿丑的心里发苦。

    他不禁伸手去拉那个抛弃他的男人:“世..傻傻,你当真忍心?”

    江阿丑满脸的茶叶沫子拧巴成一片苦茶叶子,目光晦涩难懂。

    “阿江,朝前看,莫要给自己留遗憾!”

    萧傻傻深深看了眼江阿丑,丢下这句后便拉了萧谣往外走。

    江阿丑似有所顿悟,似被打击到了。只见他一动不动站了许久后,方幽幽道了一声:“好!”

    赛凤凰等他等了很久。

    片刻后才哑着嗓子吩咐喽啰:“给萧公子和萧姑娘安排好住处,好吃好喝伺候,不得分毫怠慢!”

    着,又将目光投向江阿丑。

    江阿丑这次没有回避,他迎着赛凤凰的目光看过去。那目光中哀怨、祈求..复杂交错。

    二人目光交汇,双目久久凝视。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风雨夜,那个甜蜜的夜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窈窕》,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