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58章 甜滋滋....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在萧谣有限的听书经验中,土匪头子那都是动辄剜心砍头的魔王。

    卖蟹壳黄的许大娘吓唬她家不吃蟹壳黄的妮子,土匪是绿眉毛蓝眼睛的妖怪时恰被萧谣听见过。

    自此后萧谣便对土匪二字很有几分好奇。

    故此,甫一见面她便不动声色地打量起面前这位赛凤凰。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娘胎托生错没有含着金汤匙的贫家子弟,因为天灾**被逼无奈当土匪不少,二流子想不劳而获吃香喝辣也不在少数。

    只是女土匪....

    萧谣还真只听过面前这一位。

    前世,萧谣曾听闻过这个赛凤凰的传奇人生。

    同所有逼上磁山的土匪们一样,赛凤凰有着悲惨的过往。

    因为她是女人,所以凄惨尤甚。

    先是有个好赌的爹,赌输了就要急眼卖闺女。

    待价而沽了一个时辰,便将赛凤凰卖给了个须发洁白的老乡绅。

    先按下乡绅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龌龊心思,单生意之道上乡绅倒是一把好手。

    —从五十两银子买了个黄花大闺女就可窥一二。

    因为命硬克妻,老乡绅克了一房又一房,到了赛凤凰时已是第八房。

    事情久远已不可考其真实否。

    据乡绅拍得大腿松肉哗哗响,朗声一笑便道一声好,索性改妾成妻。

    他们生意人就爱个“八、发”的好彩头,如今在乡绅的努力之下终得圆满。

    因为克妻之事声名远播,因着八太太很有福气像,除却偶些力不从心时对着八太太一通掐外。乡绅不同以往,倒也沉下心跟赛凤凰好生过了几日。

    不几日乡绅便带着赛凤凰出行,路过磁山时不想着拜山头给好处,倒还仗着他的好气运跟土匪硬碰硬。

    虽他的确命硬,可克妻克子克下人难不成还能出省克土匪?

    当即就被打得一树梨花落流水,老命险些不久矣!

    终归是几位菩萨处香火烧得旺,那乡绅生生扔下赛凤凰,赶着马车自逃生去!

    后闻,八太太凤凰涅槃带着一干土匪浩浩荡荡回去。

    还没怎样乡绅,人家脚一蹬,自己个被吓死了....

    想起这些传闻,萧谣不禁赞一声现世报,所以这克妻也分人,这算不算是克人不成反被人克?

    “姑娘莫非不怕我?”

    目光在萧傻傻身上略瞟一眼便转向萧谣的赛凤凰,挑着眉问道。

    萧谣见她绝口不提方才之事,不禁越发从容。

    “为何要怕?”

    见赛凤凰挑眉,萧谣慢慢悠悠着实话:

    “你又不是夜叉,长得也还不错,哪就能吓着我?”

    本事寻常之言,由个声音软糯的甜美妹子出来只会让人更觉得顺耳。

    要问女人最看重谁的赞美,第一个人非是男人,而是来自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赛凤凰原本还想绷着脸吓唬一番,听闻此言到底不好绷了。

    她一把拉着萧谣伸手就要揉捏,口中更道:

    “真是个可人疼的妹子,让我摸一摸...咳咳,看一看!”

    这位妹子面嫩得好似块豆腐,真想上手捏一捏!

    赛凤凰心里这么想着,更这么做了。不过,她才要上手,就被萧傻傻挡住。

    “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萧傻傻面色沉沉,并不见平日的憨直样儿。

    “哦?”

    赛凤凰面色陡然冷了下来,她老娘一人了算的纵横山林多年,如今居然有人置喙!

    “那我偏要动一动呢?”

    “就是不死不休!”

    萧傻傻话时目光坚定,只是将萧谣的手攥得很紧。

    萧谣破天荒的没有抽开,心中有种不出的奇异酥麻感忽然闪现又蓦地隐去。

    仿佛,

    萧傻傻本就应如此,

    又仿佛,

    心里有些甜滋滋......

    算了,往后对这二傻子好些吧。毕竟他除却有些秘密,旁的都挺好。

    萧谣忽略这二人的对峙,一心想着萧傻傻的好处:吃得少,手艺好,嗯,还这么会护人。

    “啪啪!”

    赛凤凰面无波澜将手一拍,下一瞬却对准萧谣:

    “你过不过来?”

    “你让过就过?”

    人在屋檐下,那就低低头?

    萧谣摇头:萧傻傻方才那般强硬地给她撑腰,她若低头,那便是打萧傻傻的脸。

    “在我地盘上这么嚣张?敢跟我比一比不?”

    赛凤凰暂且不看江阿丑,一门心思想要给这一对晃瞎她眼的人来个教。

    也好让他们知晓,他俩关起门来好便是了,出来让人看见就是他们不对了!

    萧谣颔首,“好!”

    比就比,别看这位彪悍,论功夫...还不知谁赢谁输呢!

    若果真输了,这不还有萧二傻子不是?

    萧傻傻知道萧谣的斤两,他看了眼赛凤凰,松开手叮嘱道:“放开手脚,弄伤了也无妨。”

    敢对大当家如此无礼?边上的喽啰试探着就要上去护主,行至半途,果然被赛凤凰拦了下来。

    “姑娘好胆色!放心,不会伤了你的。”

    赛凤凰看了眼江阿丑,似在保证。

    萧谣也不同她打嘴仗,只问道:“要下注么?”

    赛凤凰眼角微挑:“你用什么作注?”

    萧谣笑着随手一指:“他!”

    赛凤凰斜了萧傻傻一眼,大喜:“他同意?”

    萧谣睇了江阿丑一眼,郑重点头:“他同意!”

    “好,那便快些吧!”

    “嗯!”

    “世子爷,他们要比什么?”

    江阿丑挣脱了喽啰的桎梏,心慌意乱走到自家主子跟前。

    萧傻傻一张俊脸冷然撇过去,“滚边儿去!“

    方才赛凤凰那一眼,萧傻傻看在眼里气从心起。

    胆敢拿他做注,赛凤凰真是好大的胆子。

    那他且让萧谣玩一玩。

    至于赌注……

    呵,莫不以为,他京城纨绔的名头都是凭空得来的?

    一个不高兴,他索性就剿剿匪好了!

    萧傻傻想通关窍便安坐于圆树桩上,只专注看萧谣。

    眼见萧谣一副你不动,我也不动的样儿,萧傻傻不由就笑了。

    阿谣这不动如山的样子,还真同他有些像!

    “萧谣你先,”

    赛凤凰有些急了,是她下山少了,还是如今姑娘飘了?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你先出拳!”

    萧谣冲她拱拱手。

    “好,我先!”

    终究是顾及江阿丑和他家主子,赛凤凰又问:“桌案上比?”

    萧谣将嘴一努:“前头树桩子上吧。”

    二人讲讲摆起了姿势。

    “世子,他俩这是比什么?”

    这二人不会是比谁站在树桩上头时候久吧!

    萧姑奶奶可不是赛凤凰的对手!

    “来吧!”

    赛凤凰是个急性子,见萧谣甩着胳膊,抖着手腕子,不由嚷道:“哪里这么多的花头,咱们三局两胜,速战速决!”

    萧谣又抡圆了胳膊转了一圈子后收回,这才不紧不慢道:“我怕一会儿伤着你,试着收些力气,既然你等得急”

    在江阿丑惊诧的目光中萧谣蹲下身子,举起手道:“那便来吧!”

    ....

    不好意思,上吐下泻,今明两日发文会有些迟,见谅!

    另外,2月1日上架,希望跟文的伙伴莫要弃盈而去,她会很桑心滴!~秋水敬上!

    ps:以上不收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窈窕》,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