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54章 那些肉们……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唧唧复唧唧,仙木哭得欢,唯闻哭泣声,不见泪湿衣。

    这仙木真是个男人?

    阿右瞥了眼仙木西丁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表示怀疑!

    萧傻傻要进山寨,仙木西丁就是最好的敲门砖。至于如何让仙木西丁听话,萧傻傻有千种法子、万般手段。

    当然,能用毒药解决,他绝不多费别的心思。

    这回江阿丑的药,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名曰:“佛心”。

    还有个出处:“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留。”。

    “这可是好药,但凡吃下此药,能吃能睡,面白肤美......”

    江阿丑说到自家的药,那真是滔滔不绝。

    一直不曾吭声的猪脯眼睛蓦地亮了:面白肤美啊!

    猪脯心生向往,真好,这个可以给妹妹!

    “我也要...”

    江阿丑睇了猪脯一眼,慢腾誊补了句:

    “但凡一沾荤腥,必会七窍流血而亡。”

    啊?

    自己这不上赶着找死么!

    猪脯忙摆手拒绝,“您自己享用吧!”

    真是一脸麻子,心眼多。还都是些坏心眼子!

    江阿丑这话不仅吓坏了猪脯,更吓傻了仙木西丁。

    仙木觉得他可以委曲求全的做个压寨夫人,可以忍辱负重地等人来救,可以周旋于一帮糙汉子中间……

    但他,

    不能一日无肉!

    肉,大块的肉;

    尤其是大梁的肉,总是让人沉醉,直能馋死个人。

    吃药原不可怕,可怕的是吃完药便不能吃肉!

    等等,

    他闻到了什么?

    仙木揉眼定睛看去,却见个冷脸丫鬟慢慢解开手里的包袱,露出藏在其中、肥厚的肘子。

    萧谣抚额:阿右真实诚!

    阿右:不是要试药么?

    萧傻傻:不说再没有了么!

    萧谣眨眨眼……

    江阿丑和猪脯一脸懵逼,面面相觑。

    萧姑奶奶这对主仆真乃神人也!

    就连上个土匪窝也要自带肘子,莫不是担心土匪抓了过去伙食不好?

    ..................

    一边是吃了肉就会肠穿肚烂的毒药,一边是美好圆润的肘子!

    仙木西丁的心被重重击了一下,“我招,什么都招,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他是真怕自己把持不住扑向那肥厚匝实的肉们!

    萧傻傻无视阿右冷脸,一把接过肘子,吩咐江阿丑:

    “先喂药。”

    江阿丑忙拿出黑丸药,随手一扔,仙木西丁但觉嘴唇一麻,喉咙一窒,丸药就滚进了腹中!

    天神啊,这不都招了么,怎么还喂药?

    大梁真可怕!

    来什么大梁,看什么和亲的郡主!自己真是找罪受!

    这一刻,仙木对大梁除了敬畏还是畏惧!

    “大梁真可怕,我要找阿妈!”咕哝了一句后,仙木泪水盈盈,眼睫晶亮,一副被风摧残凄凄惨惨状。

    江阿丑终还是起了恻隐之心,收了余下的药丸。

    “求求你们给个解药?”

    仙木一声长叹,就像阿妈说的,总是好看遭人嫉啊!

    如今他为鱼肉,人家是刀俎啊!

    “只要你听话,便给你解药。”

    萧傻傻应承了仙木西丁,算是寻了有用的钉子好去磁山。

    萧谣一直冷眼旁观。在她看来,萧傻傻此举,虽简单粗暴却最为有效。

    萧傻傻安顿好了仙木,这才晃着肘子讨好地冲着萧谣笑。

    萧谣好笑地点头应承,萧傻傻这才美滋滋抱着肘子,一位翩翩佳公子立时便啃得满嘴流油。

    见江阿丑杵着不动,还能分出神来一脚踹过去:“还不快滚”!

    真是没眼色,有他和萧谣便好,他们在此做甚?

    待几人走远,萧傻傻学了仙木西丁飘逸一笑:“谣谣,想不想诱敌深入,救出那些猪们?”

    萧谣嘴角微抽,沉吟片刻后端肃道:“好!”

    萧谣决定前去一探究竟。并非她悍不畏死,行事莽撞,而是她知道当年磁山的土匪最后是被绞杀了的。

    这次若能成功,那她萧谣也就多了个底牌。

    .....

    “仙夫人回来了,仙夫人回来了!”

    仙木西丁带着萧谣萧傻傻江阿丑,一行四人回磁山,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忙放下手里的锄头大声喊道。

    江阿丑忍着笑,低着头。

    “阿桑回来了?”就在这时,迎面走出一个瘦削的妇人。

    江阿丑惊鸿一瞥,立时变了脸色,忙忙低下头。

    这一眼于他,仿佛千年。

    这个妇人,

    他.....

    见过!

    “大王!”

    仙木西丁满腹委屈,终于开始泪眼婆娑。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这女土匪好似也没那么讨厌!

    仙木西丁决定一会儿女土匪头子同他说话,他就勉为其难多“嗯”几句。

    只是,

    世事总是难料,人也莫要总把自己当回事!

    你觉得自己是她的仙女,其实那只不过是错觉。

    譬如现在,

    面对仙木西丁璀璨的容颜,渴望的眼神,女土匪不过是略颔首后再“嗯”一声!

    仙木西丁:....

    就这样?

    没有安慰,没有叱责,也不问他去了何处,为何又回了来?

    也...

    不问问他吃了没有?

    委屈慢慢溢进仙木大大的双眸,浸润他如春晓秋月般华丽的面庞,这样如玉的公子居然无人欣赏,这真是大梁的悲哀!

    转过头,不再看!

    仙木西丁决定不理会女土匪,让她自己去体会。

    这世上能抗拒仙西丁忧郁背影的人,还真没几个。

    嗯,萧谣几人不算!

    ——仙木很笃定!

    女土匪果然走近仙木,却又走开……

    更问道:“我从前见过你?”

    啊?女土匪想干嘛?感化他?

    仙木西丁不会低头!

    “你,认不认得我?”

    女土匪头声音哽咽。

    仙木一愣,他还从不曾见那女土匪哭过。

    “来人,将仙木西丁带下去歇着吧!”

    好似这才看到仙木西丁,女土匪淡淡吩咐一句,就想打发了他。

    如玉公子落寞站于陌上,一脸茫然。

    好好的天,怎么说变就变了?不是才夸赞他有着花一般的容颜,更同女土匪小时的玩伴相似的么?

    “是,大当家的!”

    见风使舵的罗罗们,哪里懂得仙木的忧伤,推搡着他就往前走,全没了方才的恭敬。

    “那人是谁?”

    仙木有些愤怒地回头,

    “啪!”

    一个大耳刮子飞来,仙木忙躲开。

    “让你装得跟个贞洁烈男似的,如今大当家的另有新欢,你啊,失宠咯。”

    罗罗们很高兴,任谁见到如个花美男,还备受他家大当家的宠爱,总会心生嫉妒。

    这后来的那位可就不一样了,大家长得一样丑,不,那人一脸的点子,更丑。

    所以,说不准哪天,他们也能翻身不是?

    “小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在河里游!”

    罗罗一高兴,扯开了嗓门信马由缰在山间嚎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