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19章 左膀右臂

时间:2019-05-16作者:盈盈笑秋水

    听说萧言梅回府,萧谣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不过这样的结局,其实她早就猜到了。

    不过是死了个签了死契的丫鬟,尽管死状可怖,那又能怎样?

    阿左、阿右也都沉默了下来。

    她们这些丫鬟,命都是主子的。生死祸福都在主子的一念之间。

    就算是被打死,也不过是一张破草席扔在乱坟岗!

    可是谁都是亲爹亲娘养的,谁不想好好活着?

    “好了,别这样!”

    眼见两个丫鬟蔫头耷脑,萧谣气得狠狠瞪了林雅庭一眼。

    这个草包神探,当着阿左阿右的面儿,尽做些不靠谱的事、说些讨人嫌的话。

    “嘿嘿,”

    林县令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小短腿在衣摆下蹭了蹭地面,对着手指,讪笑着找补:

    “师妹,我不是说这个。你不知道,那个走货郎,走货郎跑了!”

    “什么?”

    萧谣诧异地抬头。

    “走货郎抛弃萧言梅,师妹这算不算是报应?”

    一个拿着朝廷俸禄的县令大人,居然跟自己正儿八经地跟这儿讲什么报应,当真是滑稽。

    好在他的八卦够劲爆,萧谣也存着心事儿,倒也没挑理,听林雅庭说了几句后,就打发了他去搬送给珍馐馆的贺礼了。

    “阿左、阿右,”

    待林雅庭走远,萧谣收起脸上的笑。

    她一左一右拉住她俩,认真地说道:

    “知道婆婆当初为何给你们起这个名字么?”

    阿左快言快语的性子,虽然心里难过还是闷声答道:“知道的姑娘。婆婆是寄望我们成为您的左膀右臂,一辈子护住您!”

    阿右虽不作声,却也跟着点头。

    是,她们就是自己不可分割的左右手!

    前世,她们也这么做了!

    即便是对萧谣有隔阂的阿右,还是一声不吭跟着萧谣去了京城,最后死得那样惨烈;

    还有阿左!

    萧谣闭上眼睛、吸了口气:只要一想到阿左血淋淋的尸首,她的手就会跟着抖!

    这也是为什么,她重生至今还是很贪吃,也总是饿的缘由。

    当年,若不是她饿得快要死了,阿左也不会偷拿桂花糕!

    更加不会被打死!

    自己的饿,

    一种填不满的空虚,

    和两辈子积攒的遗憾!

    “姑娘!”

    阿左慌乱起来,她是不是说错话了?怎么姑娘听了立刻就湿了眼眶了呢?

    阿右淡然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迟疑,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

    “谣谣。”

    一旁正揉着面的萧傻傻,不由低低唤了一声,面前干燥的面粉上立刻湿了一大片。

    萧谣并不曾听到,虽心酸却舍不得放下阿左阿右的手。

    一时间主仆三人大眼瞪小眼,就这么看着,对视着....

    还是萧谣先收回了视线,勉力扯开唇角,玩笑似地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

    “阿左阿右,你们放心,这辈子,我会护着你们俩的。”

    阿左、阿右虽不知萧谣为什么总提起这辈子,却都被萧谣后面的话感动得哽咽住了。

    萧谣只好使出杀手锏,

    “阿右,今晚带着阿左,咱们套麻袋去。”

    “姑娘!”

    也不知萧谣的话怎么就戳中了阿右的心,冷情的阿右居然第一次红了眼眶。

    阿左也很感动,她至今还耿耿于怀,阿右套了周嬷嬷臭鱼袋子没带着她。

    此时,

    此刻

    温馨而又美好。

    可这样的美好总是轻易就会被人打破。

    这不,煞风景的小短腿,在远处又开始大喊大叫:

    “师妹,别拍呀,小心....”

    姐妹交心,气氛正浓,遇到这样的货,真的很尴尬。

    林县令进屋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几人都直勾勾盯着他。

    他只好咽下那句“小心拍小了”

    狗腿地捧着手里的一个长匣子,献宝似的递给萧谣:

    “师妹,这是师兄的墨宝,你且挂上去吧。”

    萧谣一愣,旋即心头一暖。

    这个林三傻子,每当你讨厌他的时候,他总能找些理由让你觉得他善解人意。

    墨宝不墨宝的这都另说,只说珍馐馆若是挂上林县令的题字,那就等于挂上了保护伞。

    往后哪还会有不开眼的人,敢过来寻衅滋事?

    “师妹放心,我的字很靠谱。”

    林县令怕萧谣不信,忙展开卷轴。

    只见上头“珍馐馆”三个字苍劲有力,很有些功力,直让萧谣觉得有些字不似人。

    “多谢师兄。”

    这会儿,萧谣是诚心诚意地喊他师兄。

    其实,多一个林三傻子做师兄也不是坏事儿。

    至少,他一来,丁婆婆就不会再要求萧谣练琴。

    萧谣有些好笑地摇头,总算是有人比自己弹琴还要魔音灌耳的。

    “姑娘,奴婢去装裱了挂起来吧。”

    阿右是个实在的,方才萧谣那一番话说得阿右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她不是阿左,能赖在萧谣的肩膀上撒娇,就想着帮萧谣做些事情。

    虽然,阿右也很羡慕阿左能抱着萧谣的肩膀不撒手。

    但性格使然,阿右也就只是看看。

    “姑娘,有了林大人的墨宝,咱们珍馐馆就会少了很多麻烦。”

    阿左不笨,也很领短腿县令的情。只要是有人对萧谣好,阿左就喜欢。

    “能有什么麻烦的?”

    旁边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兴奋的阿左。

    阿左一愣,忙寻声看去,原来说话的却是萧傻傻。

    对于一直苦练厨艺的萧傻傻,阿左还是很有几分耐心地掰开揉碎了给他讲解:

    “还说你不傻,你说,咱们这诺大的县,谁当家?”

    不等萧傻傻回答,阿左又说:“自然是林大人,所以,这有了墨宝就等于大人亲临。”

    “又不是尚方宝剑,还亲临。”

    萧傻傻凤眸微转,不屑地轻哼。

    只他声音小,阿左并未听仔细。

    就在两个丫鬟并萧谣都觉得这礼物称心时,没几天就有人立刻跳出来,狠狠地给了她们一巴掌。

    萧谣接到消息时,正巧来了珍馐馆。

    她并不是日日过来,也是巧了,今日萧傻傻终于学会了水晶饼。

    为了庆贺萧二傻子出师,往后能自给自足,萧谣自然要给点面子,过来尝尝。

    谁料到才拿起了水晶饼,还不曾入口,就听到外头伙计来报,

    说是有个妇人,正拍着大腿坐在珍馐馆门口哭喊着,赔她丈夫命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