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对交易 第三百七十七章 身骑白马

时间:2018-01-29作者:隐语者

    那个不知名的世界,所谓的严密并非是无法让人进入。

    硬要形容的话,就相当于在家里养了一条狗。

    有人跑进来那狗就会冲过去咬人。

    实力不行的,就被狗给咬死了。

    当然,这种比喻是站在白夜这样外来者的立场上来说的。

    作为这个世界原本的大佬,应该就是有蚊子跑进了家里面,被他一巴掌给拍死了。

    而现在,白夜这只蚊子就进入到了这个世界,并且迅速遮掩气息,变成了“本地人”。

    “哦,已经完全可以感知到方位了……不过,怎么有些奇怪?”

    白夜在心里暗道,化作一道橙色的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有着“智能感应”,想要找到权财之杖碎片的所在地对白夜来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很快,白夜就来到了附近的位置。

    然后,他看见一匹不然纤尘的白马,白马之上——不是去亲吻白雪公主的白马王子,而是一个光头和尚。

    和尚穿着一身土黄色的僧袍,不过是武僧的款式。

    并不算宽大,显得干净利落,不会影响行动。

    背后背着一个四四方方的背篓,上面还延伸出了一部分,在头道。

    和尚眨了眨眼睛,看着白夜,有些疑惑。

    “这条路,是我开的。”白夜笑着说道,“听说过,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吗?”

    和尚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打劫打到出家人头上了!

    还有没有天理了!

    “这位施主,贫僧是出家人,身无长物。”和尚踌躇了一下说道。

    “无长物这种事情就不要说出来了,我一男的,谁在乎你有没有长物。”白夜摆摆手说道,“我来劫财的!赶快的,值钱的东西都给我交出来!”

    说着,直接掏出了青虹剑,指着和尚。

    青虹剑的前两任主人,曹操和赵云知道的话,估计大声疾呼:“明珠蒙尘!你不配用剑!”

    “贫僧真的没有任何钱财,只是一些衣物。”和尚说道。

    面对白夜这劫道强人到也没有太慌乱。

    “贼不走空门,我今天第一次开张,绝对不能空手而归,这样,你脱了吧。”白夜说道。

    “……”

    和尚额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

    尼玛说好的劫财呢!

    “和尚,我从你诡异的眼神当中看到了深意。”白夜“啧”了一声,“想不到你这和尚也很懂啊,佛门清静之地都堕落了。”

    “……”

    和尚能怎么办?

    和尚也很绝望啊。

    不走空门你倒是把马拿去啊!

    为什么要脱啊!

    “看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了。”

    看到和尚踌躇不定,白夜挥动起了手中的青虹剑。

    一瞬间,和尚身上的僧服就变成了碎片。

    白夜上下打量着和尚,这个和尚倒是出家人不打诳语,说身无长物就身无长物,老实的很。

    那么,权财值碎片居然真的就在他体内!

    冷风之中,和尚瑟瑟发抖。

    “抱歉了,大和尚,我有一样东西一定要拿回来,所以——暂时先请你去死吧。当然,你放心,死了之后我会救你回来的,你就当做是做了一场手术吧。”说完,白夜就一剑朝着那和尚刺了过去。

    根本就不给那和尚反应的时间。

    不过就在剑刃即将触碰到和尚的刹那。

    和尚身上迸发出了一道光芒,如同金钟罩一般把他笼罩了起来。

    青虹剑刺在光罩上,竟然发出了一阵如同洪钟一般的声音。

    “哦?”白夜没有惊讶,反而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

    光罩出现的瞬间,和尚脸上慌乱的神色也消失不见,一身泛着金光的白色僧袍出现,披在了他的身上。

    “阿弥陀佛。”

    和尚冲着白夜选了一声佛号。

    一下子从普通的俊美和尚变成了一个超·得道高僧。

    “有点意思。”白夜身上也浮现出了一丝隐晦无比的气息。

    那是属于权财之杖的伟力。

    和尚脸上淡然的表情瞬间变化,身子踉跄了一步,差点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和尚挺会玩啊,居然融合了权杖碎片。”白夜看着这个和尚说道。

    “施主,便是碎片的真正主人?”和尚问道。

    “然。”白夜说道。

    “贫僧金蝉子。”和尚行了一个佛礼。

    “等等。”

    白夜说道,“金蝉子?佛祖座下二弟子,今世为唐三藏,要去西天取经的金蝉子?”

    难怪看到这白马和尚的造型有点熟悉呢。

    和尚,不对,金蝉子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这又点头又摇头的是什么意思。”白夜问道。

    “贫僧就是金蝉子,只是前往西天,非是为了取经,而是要让那满天神佛,都烟消云散!”

    金蝉子说道。

    “……还是悟空传风格的西游啊。”白夜感叹了一句,“行行行,那你加油,把碎片还给我先。”

    金蝉子摇了摇头。

    “我说和尚,不要觉得你现在成金蝉子就厉害了,惹毛了我,照样给你劫财了。”白夜说道,还威胁着挥动了一下手中的青虹剑。

    “非贫僧所愿。”金蝉子说道,“贫僧为施主讲一个故事吧。”

    “……你说讲故事就讲故事,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白夜说道。

    “……”

    金蝉子觉得很头疼,碎片的主人,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啊。

    “你要先求我才行。”白夜说道。

    “那贫僧求施主听我讲一个故事吧。”金蝉子觉得一股无明业火在胸中燃烧。

    “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地求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听一下吧。”白夜呵呵一笑。

    金蝉子叹息了一声,开始诉说他跟佛祖不得不说的故事。

    曾经的金蝉子,乃是佛祖座下的二弟子。

    师徒两人相处融洽,相得益彰,直到——权财之杖碎片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安静祥和。

    如来和金蝉子,不愧是天才一般,惊才绝艳之人。

    理论上来说,权财之杖的碎片只是碎片。

    不可能有着权财之杖残破主体那样的伟力,足以维持住各种各样的规则能力。

    可是两人通过碎片之上残存的力量、信息倒推出了很多东西。

    权财之杖的前主人,也是一个游历世界的商人。

    碎片之中力量、信息对两人都产生了不小的冲击,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可是,打开大门之后,两人产生了不同的想法。

    金蝉子走上了“人人如龙,群龙无首”的道路,他想要打破满天神佛把持一切的格局。

    世界那么大,我们都要去看看。

    佛祖则是想要彻底掌控所有的一切,成为此方世界的主宰还不够,甚至要成为此方世界本身。

    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于是,金蝉子跟佛祖决裂了。

    金蝉子取得了碎片之“神”,佛祖拿到了碎片之“形”。

    可是就算如此,金蝉子的力量依然远远不如佛祖,被佛祖打了个半死,

    不得已之下,与碎片融合,形成一种特殊的存在。

    算是碎片的“器灵”。

    佛祖当然也想要得到完整的碎片,因此便有了西行取经之事。

    金蝉子以真·普通人身份走上西行道路,对抗那满天神佛。

    一场场苦大仇深之旅。

    “这么说来,西行就是你们的约定,你所有的一切都会被监视着,操控着?”白夜说道。

    金蝉子摇头:“碎片乃是外来之物,哪怕如来现在几乎功成,化身千万也无法掌握,若是我有心躲藏,他永远都找不到我。”

    “我岂能苟且偷生,存活于阴影之下。”

    “所以,我们进行了一场交易。”

    “我以普通人之身走上西行之路,如来也不能亲自出手干涉,只能预先安排好一些事情,被动等待我的到来,或者死亡。”

    “他想要通过我的一次次失败,彻底磨灭我的意志,彻底获取碎片的力量。”

    “我也想要反击于他,让那满天神佛,他的化身都烟消云散。”

    “厉害啊。”

    白夜由衷地夸奖道。

    如来和这金蝉子,都不是易于之辈。

    要知道,白夜拿到的权财之杖虽然破碎了,却也是十足的大头。

    而如来和金蝉子,仅仅通过碎片,就反推权财之杖残留的伟力,并且在双方认同的情况下,利用这力量作为约束和公正,进行了一场交易。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两个人拿到了一个车子的一扇门撑死外加一个轮胎,拼拼凑凑居然弄成独轮车成功上路了?

    厉害归厉害,不过对于白夜来说,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如来和金蝉子对碎片的利用最深,掌控度越大,就意味着他对碎片的“掌控力”已经下降到了最低的限度。

    能感应到,稍微借助一缕气息就已经是极限了。

    什么吹个口哨,碎片就屁颠屁颠跑回来融合的事情,不存在的。

    “狗子离家出走后,被人拐走了啊。”白夜默默地做了总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