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300章 有戏!

时间:2019-07-13作者:盈盈笑秋水

    平阳公主觉得萧谣分明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虽然仍然不甚喜欢那纨绔子,这会儿却很乐意为他说说话:“还多大点儿事儿!这事儿大了去了,也就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觉得这没什么。你可知从前我在宫里头时,母后和那些嫔妃只要一见到父皇又收了别国敬献来的美人儿...”

    总是不知不觉提到那个人,并非是放不下实在是那人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一想到从前的种种,平阳公主就郁闷得想拿根牛腿在手,仿佛只有那样心里才会安稳。这么些日子其实已经好了许多,若不是偶然提及,平阳公主觉得再过几年,她或许就能很平静地说起她,也会将那些深埋在心底的伤害抚平。

    当然,这些都需要时间。此时此刻提及那人,心里不痛那是不可能的。

    平阳公主深吸了口气,她顿了顿后极力让自己的面容在萧谣和牛大面前显得平静些。牛大眼眸中闪过心疼,他张了张嘴巴,终究是叹息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每个人心底都有不愿意让人触碰的伤口,那伤口并非三言两语几句鼓励的话就能抚平。牛大惟愿:往后的日子里,面前的平阳悲伤时因为有自己的陪伴悲伤减半!

    但是这些话如鲠在喉许多时候,牛大却迟迟不敢开口。

    萧谣知道平阳公主如此情状是因为想到了尚且不知是生是死还否在人世的前皇后。想那皇后也是害人不浅,从前是因着私念将亲生嫡女当成了她谋算的工具,如今更是成了平阳公主心头一道一碰就痛的伤疤!

    萧谣不会安慰人,也不懂此时当说什么才能让平阳公主心里头舒坦,唯有拍了拍平阳公主的手目光澄澈地看着她,想以此慰藉她、给予她些力量。

    毕竟这也算是皇家密辛,即便平阳信任她,她也不能多说什么更不能多加置喙。

    “还有那些得了美人儿的大臣们,”平阳公主努力让自己不想从前的种种,强打起精神点着萧谣的额头故作嗔怪地说道:“那些大臣们家被陛下赐美之后,不知道会便宜了多少卖瓷器的。”

    一旁的阿左不觉纳闷:这皇帝赐美跟卖瓷器的还能关联上?莫非这些朝臣们都喜欢花银子买瓷器赠于美人儿?

    萧谣眼见平阳公主脸上仍旧有些浅浅淡淡的落寞,忙便装出一副懵懂状,跟着凑趣儿:“因何便宜了卖瓷器的?”

    不等平阳公主回答,一旁的阿左就笑了起来。要不怎么说她是自家姑娘身边第一得意人呢,看看姑娘想什么自己就想什么,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咧?

    “因为大臣们的那些嫡妻小妾们争宠吃醋气不过自然要砸碎了一地的瓷器,自然就便宜了那些卖瓷器的?”

    一旁的萧谣忙装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久久没敢出声的牛大锅也跟着啧啧称赞:“真是想不到,原来还能这样!”

    要说萧谣那话说得平阳公主笑,那么牛伯爷这话一说完,平阳公主却是跳了。

    “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

    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一通说,说得牛大伯爷忙闭口不敢言语了。

    萧谣看了牛大一眼,觉得牛伯爷也真挺可怜的。不过,这样的平阳公主着实有些不对劲啊。从前她可是见着不喜欢的人就让他滚或是一言不合就让人家板子加身的呀。

    “我错了。”

    牛大却丝毫没有萧谣以为的那般委屈,认错认得特别的快。不仅如此,他还觍着脸冲平阳公主笑得那叫一个欢脱,那一脸的老祖母笑容惹得萧谣看着看着就出了声儿来。

    这会儿她若是还看不出平阳公主和牛大伯爷之间有暧昧,那也就是蠢到家了。

    “笑什么笑,笑得这么难看!”

    平阳公主继续怼,但是声音明显较之方才小了许多。

    “好了,牛大锅你快去吃公主才做的紫米酥吧。”

    萧谣怕牛大恼羞成怒,忙打岔。这两个人也不知道能不能修成正果,但是萧谣显然是乐见其成的。再说,平阳公主亲手做得吃食,除了给萧谣如今又添了一个牛大,足以说明他们二人有戏!

    皇帝赐美原本是一件稀松平常之事,但是身为纨绔的周世子那样一番操作却是少有人能做得出来的。所以,不过是一天的功夫,萧谣和周游这一对御赐的金童玉女在京城达官贵人之家也好平民百姓中间也罢,算是彻底的扬名了。

    众人自然是各有说法。有人说周游这是沽名钓誉为只为洗清从前的声名狼藉;这话一出就有人反驳,今日的周世子早就不同从前,哪里还是从前那个人人看不起的纨绔?殊不知周世子一出马,南诏同大梁剑拔弩张的局面就被彻底的扭转。

    自从仙木西丁做了南诏王,南诏和大梁就正式成了盟友。这样一来,一直观望着饼蠢蠢欲动的北疆到底没敢轻举妄动,据说北疆已经开始换防。而大梁人最厌恶的倭国,也因为少了南诏这个盟友在沿海和江南出没得也少了许多。这一切,可都是因为周游这个大功臣。

    更让人啧啧称叹的是:这位周世子还是兵不血刃地生擒了南诏王。这样的丰功伟绩足以让周世子日后躺在这个功劳簿上躺吃躺吹了。

    “是呀,不仅如此。因为仙木西丁,凤凰你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了呢!”

    见自家的侯爷同人争辩,容不得任何人说一句周游的不是(周游同萧谣的不是)江阿丑就够酸的了。如今听见赛凤凰左一句有一句南诏王地同人家说着周世子的不世之功,江阿丑心中的酸水简直就如长江水滚滚而来,滔滔不绝。

    “我的日子哪里没好过?”

    赛凤凰将手一拍,随手揽过江阿丑的腰狠狠一捏,瞬间就心满意足了。世人都说江阿丑一脸的茶叶沫子长得不好,独独她可以透过这密密层层的茶叶沫子品出了不一样的美来。

    譬如,自己手底下蜂腰;

    譬如,这捏也捏不动的腱子肉;

    譬如,这样深深地凝视,满眼的沉醉...

    嘿嘿,

    赛大当家将手一伸,揽住了面前的江丑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