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94章 不相认

时间:2019-07-08作者:盈盈笑秋水

    南诏王妃是自己的娘?这是萧谣迄今为止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萧谣毫不掩饰对她的嗤笑,不客气地问道:

    “那怎么又成了南诏王妃?还偏偏现在相认?”

    虽然没明说,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既然认出了萧谣那为何起初不认,这会儿偏偏等到南诏王被俘获这才相认?

    南诏王妃岂能听不出来!

    她想了想,揉了揉眼睛。待抬头时眼眶早已泛红。像是怕萧谣担心一般,只是昂着头,一副想哭却又强忍的样子看得周游直皱眉头。

    周游了解萧谣,许是因为自小跟着丁婆婆一道长大。外人看着近乎冷情的萧谣,其实很渴望亲情。如若不然,也不会对萧安然那一对父子别别扭扭那般的好。

    “孩子,我真的是你的亲生母亲!”

    南诏王妃来来去去就只是这么一句话,却足以让一个从来没有母亲的孩子生出孺慕之心来。

    不过,这里头可不包括萧谣。

    原谅萧谣前世今生都没有娘的记忆,也早就过了向往娘亲温暖馨香怀抱的年纪。所以这会儿听见这人是自己的娘亲,萧姑娘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不已地惊喜着喊一句:“真的吗?您真的是我的娘亲?”

    亦或是冲上去抱住南诏王妃痛哭流涕地问:“娘啊娘,您怎么才回来呀。”

    但观被南诏王妃柔情看顾的萧谣,不过只是冷冷地看着南诏王疑惑地问了一句:“王妃若是想冒认个女儿脱困那就想错了,您看哈,我同周世子虽然有些干系,却还不足以让他放了你。”

    一直看热闹的赛大当家一听此言不觉看了眼周世子,果见周世子一脸的不赞同。

    周游何止是不赞同,心里更是很失落。他不由那一汪水灵灵的双眸幽怨地看萧谣:怎么就是有些干系?分明就很有干系!

    周世子甚至没有原则地想:若是萧谣真的想让自己放了南诏王妃...

    嗯,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大不了下回再捉时费些力气便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论是想脱身还是真的认出了自己的闺女,此时此刻南诏王妃都将姿态放得极其低。她一双妙目更是盈满了泪水,看向萧谣的目光要多恳切就多恳切。

    萧谣别过了头去,不想再看,也不想让自己对上那双哀怨的眼神。

    有一种人天生生了一双蛊惑人心的双眸,萧谣觉得再看下去,说不得真就信了她的话

    这个南诏王妃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可千万不能着了她的道才好。

    “勒个什么,南诏王妃,没您这样的啊。”这种时候非赛凤凰出马不可。她一把挡住南诏王妃伸向萧谣的手,斜着眼睛问道:“你说你是谣谣的生母你就是啊!我还说我是南诏王的亲娘呢!莫非你也信?”

    江阿丑不高兴了:“凤凰,胡说些什么!”

    赛凤凰不以为忤地笑了笑,冲着江阿丑就笑:”放心,我们的孩儿不会像南诏王那个蠢货的。”

    可不就是蠢货么,一个弹丸小国居然胆敢肖想大梁。不过一想到大梁国主梁惠帝,赛凤凰就觉得也是大梁倒霉摊上梁惠帝这样一个整日只知道斗蛐蛐耍美人儿的帝王。

    “菊花说得没错。”

    江阿丑听见赛凤凰说到我们的孩儿时,嘴巴就已经咧到了耳后根了。哪里还想起方才的话。

    此时的气氛明明就是紧张愤怒还带着些许伤感的,但是萧谣因为这一对耍宝夫妇愣是嘴角微翘,梨涡浅浅笑了。

    “看这梨涡,若非是我的闺女,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梨涡。”

    南诏王妃因为塞凤凰的话沉默不语,却又因为萧谣这么一个浅笑重拾了信心。

    是,这就是自己的女儿。若非如此,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梨涡?

    南诏王妃轻轻地抚上自己的脸颊,下意识地戳了戳,自己这里也有一对,只不过经年不曾发自内心的笑,自己险些都要忘了。

    “南诏王妃,我还有事,告辞了。”

    萧谣不想再听下去,即便这人真的同自己有什么牵扯,她也不想再过问了。若自己当真是她的闺女,那么为何连自己身上的特征都不能说出来一个?

    萧谣摸了摸额上的美人尖,又看了眼南诏王妃,觉得还是不要再待着的好,不然一会儿那南诏王妃或许会从她的额上说,自己也有一个。

    嗬嗬,这是看人猜哪里一样么?

    若自己真的有这样一个亲生母亲,当真也是一件悲凉的事情。

    “谣谣。”

    南诏王妃愕然看向萧谣,这个姑娘怎么总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自己分明就是她的娘,这梨涡是谁都能有的?若不是自己将她生下来,她能有这样....美?

    南诏王妃有些心虚地看了眼萧谣出尘的侧颜,瞬时又挺直了脊背。嗯,虽然自己没有这么好看,但是自己也不差不是?若非是自己的闺女,为何能有这样的气度?

    如此一想,南诏王妃不觉神情自定,她凝视着萧谣一字一句语带蛊惑地说道:“我就是你的娘亲,这是毋庸置疑的,放心往后你就是有娘疼的人了。”

    是么?

    自己这就有娘疼了?

    萧谣转过了头去直视着南诏王妃,先前仅有的那点子暗藏的孺慕此时被她的话弄得消失殆尽。

    这位南诏王妃该有多么自信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将自己的丈夫孩子一扔多年,也不说一说这里头的缘故,道一道其中不为人知的心酸搏一搏萧谣的同情就这么大喇喇地说出这样的话来、

    莫非她真的以为萧谣就这么缺爱就这么想要一个母亲?

    当年需要她的时候她不在,现在她想要认萧谣不会理睬!

    “莫非你以为萧安然会一直等你不会娶妻生子?”

    萧谣冷冷地说完转+身就走。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南诏的萧相是个痴情人,这么多年后宅一直空虚并无妾室么?”

    南诏王妃喃喃自语着,眼看着萧谣的身影走远,她还皱着眉头想着心事儿。

    萧安然有了自己这样的妻子,那些庸脂俗粉莫非还能看得上?

    对于自己,南诏王妃从来都很有信心。

    不过,会不会是通房所生?

    书客居阅读网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