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90章 有女乃便是娘..

时间:2019-07-08作者:盈盈笑秋水

    这是萧言谨同萧谣商量过的,只是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

    先在大街小巷、茶馆酒楼人多处将这个带着几分神秘的故事传播,后头就引导着人们过来询问这个佛跳墙哪儿有,待人们遍寻不着时,一品锅突然推出来,自然事半功倍。

    这样的手段在萧言谨看来其实不算什么,但是萧谣这样一个深闺的姑娘居然能同她想到一处这就让萧言谨很是意外,意外之后便是深深的敬服。

    是的,现在的萧言谨对萧谣那是心服口服。

    “待谣谣回来后,也该成亲了吧?”

    萧言谨笑着看向丁桂兰,心里却在想着得早些做好准备给萧谣画一些好看的首饰花样子或是帮她用诸如蔷薇这样的爬蔓花草弄出一个与众不同的拱门之类。丁桂兰也跟着笑了笑,她没有回答,却反问萧言谨:“三姑娘也年岁不小了,可有想过自家的亲事儿?”

    自己的亲事?

    萧言谨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想这些,再说不是还有谣谣么,她说好了要给我寻个好的。不过我觉得,如今这样就很好。”

    因为有萧谣雄厚的实力和两个店铺做后盾,如今萧言谨很有种如鱼得水的舒泰。她觉得自己不能只拘囿于园艺上头,还是可以给萧谣打打下手出出主意管理管理一下店铺的。毕竟萧谣如今的珍馐馆已经开了三处分铺,而一品锅待萧谣回来后也要找个合适的地儿开个更大的。

    从前的萧言谨一直在邹氏手下讨生活,手里没银子没人想什么什么不成。也不是没想过将自己的那些点子同萧二老爷说,却根本就没人肯听。也是,她人微言轻的,说点话谁能放在心上?想她区区一个庶女,只怕那个父亲还不知道将她忘到了哪个哀爪哇国了。

    还别说,这回萧言谨是真的想错了。因为此时正在南诏的萧二老爷父子还就说到了萧言谨。

    “父亲您看上回我们见着的那个回鹘王子配上三妹妹是不是挺好?”

    作为萧二老爷唯一的嫡子,萧二公子在父亲面前还是很有些面子的。不过,此次萧二老爷倒是没似往常那样点头应是。

    “你三妹的亲事,先不急。”

    萧二老爷老神在在地说完后,一脸的意味深长,倒是让萧二公子好奇起来。

    “父亲是不是另有打算?”

    萧二公子试探地问:“若是能在京城寻个好亲,强如让三妹来回鹘。”

    萧二老爷看着内屋一晃一晃的珠帘,捋了捋胡须笑而不答。

    他自然是有自己想法,自家的三个女儿,一个嫁太子,萧言舒是个老实木讷的性子,生得也只是中上,自然是不堪大用,所以京城里头的世家子寻上一个也就罢了。至于萧言谨,虽然身为庶女,倒是颇有几分姿色,且性子活泼,倒是能派上用场。

    起先他想将这个庶出的女二嫁给回鹘的一个王子,也好让他往西的生意有个助力,可如今见着南诏王,且知道了南诏王的打算,还有京城里头的变故,萧二老爷自然要想法子搏一搏前程了。

    自家这个唯一留在萧相府的庶出闺女,用好了说不得就是一把锋利的刀。

    里头的南诏王已经同那个倭国的使者说了许久,虽然没有同萧二老爷明说,但是倭国人不同于大梁的身高,行止畏畏缩缩虚礼颇多又岂能是装就装得像的。

    南诏王庄子上密会倭国使者意味着什么,是个人都能知道。但是南诏王丝毫没有身为大梁子民对于家国山河的担忧。

    对于萧二老爷而言,不仅不愤懑忧患更从中看到了机遇。他没有萧安然的本事造化,若就这么碌碌无为地下去,至多不过是个有些银子被人瞧不起的商贾。从前还都能顶着萧相从弟的名头,只是如今两家撕破了脸面,自然是少了许多的便利。

    如此,跟着南诏王,说不得就能混个从龙之功来。退一步来说,即便南诏王失败了,反正他在暗处,大不了就不回大梁。

    想明白了,自然就愈发尽心尽职起来。

    “萧二,你过来一下。”

    南诏王同倭国使者因为一些细节迟迟没有说定,待萧二进来,便皱着眉头指着倭国的使者说道:“先带他们下去吧。”

    萧二老爷一点没有被人当成仆婢呼来喝去的羞恼,他笑着同那倭国的使者说一句,伸着手臂做了个请的动作。

    倭国人显然有些恼羞成怒,木着一张脸看也不看萧二就往外头走。南诏王也背转了身子,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小小一个倭国,行事从来都是躲在暗处,居然敢跟他争江南沿海一带的盐运!按着倭国的主意,倭国靠近江南,就得将那边的所有好处都分给倭国,至于南诏,自然是将南诏纳入麾下。

    倭国这么想其实没毛病,但是他们却忽略了雄才大略的南诏王有一颗称霸九州四海的心。

    萧二老爷是决计没想到里头的那两个人居然这么大喇喇地商量起了待一举拿下后如何瓜分大梁的种种好处。不过,即便他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的。毕竟,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有奶便是娘。

    ***********

    僵持不下时,就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从院门口传出来。几人俱都敛容看了过去。却听见那人的声音越发近了。

    “呦,这就是你们老爷的住处哪。”

    赛凤凰早就看到了里头影影绰绰的几个人,待见到那个几个矮脚虎出来,这才装作没看到似的呼喝起来。

    雀儿面无表情地纠正:“这些许是我们家王爷的客人,我们王爷在里头呢,先生请在外头等着我去通禀。”

    赛凤凰点了点头,却在那几个倭国人靠近时狠狠地踢了地上偷鸡贼。

    随着“哎呦”声起,前头的倭国人终于看到了地上躺着的人。打头的那个不觉气愤难当,指着赛凤凰就是一通叽里咕噜。

    赛凤凰勉强还能听懂南诏话,毕竟南诏同南疆离得很近,赛凤凰跟着江·梦娘·阿丑这些日子可没有白待。但是这倭国加南诏话就很有些难懂了。

    才从屋内走出来的南诏王听见不觉面沉似水地快走走了过来,先就打发了倭国那几个。

    萧二路过赛凤凰时,却被她一把拦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