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83章 男人的嘴 骗人的鬼

时间:2019-06-28作者:盈盈笑秋水

    任凭二狗子心内百转千回,萧谣只需铁拳一扬便能让他缄口不言。

    在强大的拳头面前,什么狡辩什么碰瓷儿那都是纸老虎。

    二狗子难过地低下了头,觉得有负主子的嘱托,没做成纨绔也没有将面前这个姑娘吓到。

    “好了,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就说我们知道了。让他莫要作妖。”

    萧谣眯着眼睛,想了想还是给了他一拳省得他无事扮纨绔祸害无辜女子。尔后收了拳头后这才慢条斯理地抬脚便走。

    萧姑娘这一套动作下来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干得漂亮。徒留下个二狗子捂住脸沮丧局促着:“这都认出来了,知道我不是纨绔这怎么还打呢?“

    自己真的是很委屈啊!

    好不容易扮回纨绔这就被人拆穿了。主子爷吩咐任务看来是完不成了。

    唉,还是收回纨绔的嘴脸,老老实实做自己吧。

    疑似名为二狗子的假纨绔这般一想后,忙忙冲着萧谣做了一揖竭力做出一副神色自如的样子说道:“萧姑娘,方才多有冒犯了。不过,在下这么做实在是事出有因。”

    事出都有因,可是不该打主意打到自己的身上。

    萧谣轻哼了一声,虽未曾转身却还是住了脚步。

    “姑娘可知,我这是上了人家的当了。就是滚滚那个老不修哄着自己扮作纨绔来骗人的。”

    滚滚?

    呵呵,这里有他什么事儿?

    萧谣虽然狐疑,但还是在心里默默地给滚滚公公记了一笔。毕竟这冷不丁出来一个傻子指名道姓地说受了他的指使终归是跟他有些关系。

    这时就听那假纨绔二狗子又继续往下说道:“郡主可知,南诏王已经同倭寇勾结了。”

    这么大事情为何同我说?还有,这人看来真的是从京城来的,不是他说萧谣自己都忘了现在是郡主这茬儿了。

    不过,萧郡主并不领情,更冷冷拒绝:“二狗是吧。这么要紧的事情为何偏偏对我说,我不过就是个不问世事的弱质女流,管不了这许多。什么倭寇这都是朝廷的大事儿。我可不敢妄议朝政。事关国事,如果是真的,你就不妨去前院说吧,秦王世子就在前院呢,有什么事情你告诉他。不过,若只是道听途说的假消息,我劝你慎重。”

    二狗子一脸的难为情:“滚滚公公让属下说与世子和郡主知道,方才已经先放了一封书信在前院了。估计这会儿世子应该知道了。”

    好么,原来已经告知了周游。那么为何方才要那样这样的做出一副恶心人的样子?这人是闲着没事干故意试探自己来着?

    “你可真能耐,这是绝对我一介女流不能拿你怎么样吧。”

    萧谣伸出手,才想学着赛凤凰将手恩得“咯吱”响,又想起周游才赞过自家的手形纤细秀美就又放下,顺手又拾起来一根翠绿的藤条。

    萧谣觉得自己且得要让二狗子知道一下藤条绿、花儿红了。

    二狗子在心里一万次地觉得自己倒霉,为何这个差事儿就落他头上了?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即刻求饶:“小的知错了,还请郡主饶了这一回。”

    这么轻易就求饶了?一点儿没有成就感哪!这是哪个蠢货派来逗她的吧!

    萧谣仔细地看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指,一双清澈的眼眸些许疑惑。让人觉得可爱又迷人。二狗子偷偷看了一眼又偷偷看了眼还想再看一眼又忙忙止住。这时就听萧谣又问:“所以,当纨绔的感觉怎么样?方才本郡主的表现是否让您失望了?”

    “不敢当不敢当!都是小的驽钝受人指使。郡主兰心蕙质,聪慧过人,实乃是少有的...”

    “打住。”

    这个二狗子不愧是个拐弯抹角词不达意的高手,这么罗里吧嗦听得萧谣实在是烦不胜烦。

    “我不管你是受了谁人的挑唆过来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这回的事情我原谅你。”

    萧谣笑出了弥勒佛的大度和慈祥,那样清丽精致的容颜有着观音大士普度众生看人时的悲悯。

    二狗子果然感恩戴德:

    “郡主果然肚大能容...不对,郡主您真是宽宏大量,小的自愧弗如。”

    萧大度蹙眉:

    “不愧是叫二狗子,我这边话还没说完你就又开始叫唤了。”

    说着就将手一指:“你去周世子跟前,原原本本将方才的话再说一遍,这事儿就算是翻篇儿。”

    谁说萧郡主大度的?这么快就打脸了不是!

    二狗子觉得有数道天雷砸向他劈得他头晕晕昏沉沉。

    “郡主!”

    二狗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选择了示弱。他的额头重重地扣在了地上,面上也露出一副诚惶诚恐悔不当初的模样。

    “还求郡主饶了这一回,下回再也不敢了。”

    二狗子哪里还有方才的样子,跪在地上早就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且不论这是真害怕还是装害怕,这样的二狗子跟方才那个纨绔真的是判若两人。

    二狗子的主子真是不尽心哪,派来的二狗子那真是唱念做打哪一样都不行。

    “说吧,你到底是谁派过来的。”

    萧谣冷着脸看向二狗子。滚滚什么的,她根本就不信。

    “奴婢是秦王爷身边的人.”

    一句话说完,二狗子忙忙低下了头去。他也没想到自己暴露的如此之快。不过,王爷交代了,如果这位萧姑娘认了出来,那就对她坦白。

    “秦王爷?”

    呵呵,

    好样的!

    萧谣嘴角噙起一丝冷笑。这位活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却甚少露面的王爷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居然派人过来试探自己?这是替周游还是替秦王妃?

    萧谣脸上的冷意越发深了起来,看得底下跪着的二狗子不觉往后挪了挪。

    萧谣却是顾不上地上的二狗子,只心里暗自生气。

    周游小时候屡遭蒋氏的暗算,他置之不理。现在居然叫人对自己做出如此猥琐之事。果然自古皇家多出龌龊。古人诚不欺我!

    萧谣不再说话,也没了出去的兴致。也不管跪在地上的假纨绔只是径自去寻了周游,让他妥善解决这个让人恶心的事儿。她自己则是留在了前院一个小书房揪秃噜了一根狼毫笔,又在书架上翻看起来。

    手里翻看着一本大梁风土异志,萧谣的心思却根本就没在上头,只觉得心里有股邪火一直再燃烧。

    *********

    “谣谣,要不要给你出口气?”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更何况周游压根儿就没想过要瞒着谁。这不江阿丑和赛凤凰夫妻双双把热闹来看...据他们所说,是慰问来着。

    “不用,那是周家的事情,就让周游处置吧。”

    说这话时,萧谣正咬着喷香的葱花饼,将里头的油酥咬了一口后眯起了眼睛。和还是周游才做的,闻着不错,吃着也香。

    都说俘获一个人就先俘获她的胃,这话很适用萧谣。

    所以,吃完了葱油饼萧谣对周游就没那么生气了。毕竟原本也不怪周游,他也是深受其害。还有,如今还有更要紧的事情,那就是倭寇来了南诏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属实!

    如果是真的,那么周游在庄子上的人手就有些少了。

    萧谣看向江阿丑,江阿丑忙忙说道:“放心,若果然是真的,我即刻就回南疆带人过来。”

    如今江阿丑身为南疆圣女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因为黑皮大长老的残暴,南疆现在也没再另选大长老,一切权柄都不被江·梦娘给接了过来。

    所以,若真是有什么变故,江圣女这边倒是真的比朝廷派兵更靠谱。

    对于萧谣来说,二狗子方才对她的不敬和孟浪是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头去。毕竟起先她以为这就是个傻子的,后头听说是秦王爷派人过来,自然也是气的,可是冤有头债有主,这帐自然是要找人算的。

    萧谣无所谓,周世子却没有轻拿轻放。

    此时他正用冷嗖嗖的目光看着二狗子。二狗子只觉得经世子爷这么一看,那真的是浑身上下如坠冰窟。

    这才是世人口中的纨绔啊!王爷为何要让自己这样做啊!

    不是二狗子的二狗子满脸的悲愤,以至于鞭子落在嘴上时疼得他“嗷嗷”直叫还是有些恍惚。

    这不合情理啊!

    难道不该审讯过后再打人么?

    “世子饶命,小的知错了!”

    还得回去给王爷复命啊,就算是死也得回到京城去死。

    秦王爷的密探这会儿是真的懵了,因为周世子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只是拿着鞭子嗖嗖直抽打。

    作为秦王爷的侍卫,自然是不惧生死的。可若是就这么被抽死了,那会美名远扬为同僚耻笑的。

    “世子爷,是王爷吩咐小的这么做的。”

    “哦?是么?王爷让一个奴才过来调戏未来的世子妃?”

    周游冷笑一声:“当管的事情那么多他都视而不见,这会儿居然派人过来南诏就是为了调戏世子妃?”

    不是还没册封么?

    心里这样想,但是不敢说呀。

    “二狗子是吧?”

    周游目光锐利如刀,说出来的话更是直击人心,“南诏探子侮辱本世子,被我一刀斩下,不冤吧?”

    二狗子心头一凛,知道周世子这不是试探也不是威胁,而是真的这么想。

    “世子爷,小人贱命一条,原本冒犯了郡主要杀要剐全凭世子爷的一句话。只是小的现在却不能死,还得留着一条贱命去向王爷复命。”

    “复命?复什么命?”

    周游的话很平淡,只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让人胆寒。秦王爷的二狗子已经无心去想京城纨绔周世子是从何时起有了这样摄人的气势,忙兜底:

    “世子爷,王爷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伸手帮您,其实是有苦衷的。”

    “苦衷?所以呢?”

    二狗子心一凉,世子居然连他有什么苦衷都不问了,这是铁了心要杀自己?

    想至此,二狗子忙忙从怀中掏出件雕刻得张牙舞爪拳头大的一物来:“这是王爷让小的拿给世子爷的。”

    周游并不接,只俯身瞥了一眼后就嗤笑出声:“怎么,堂堂王爷居然也学回来用个假兵符来骗人了?”

    大梁的兵符如今都在梁惠帝的手中,确切地说在宫里头。据说还有一块流落在民间不知所踪,那便是西南的兵符。

    所以,二狗子拿出兵符。周游才会这么说。

    “这就是西南的兵符。”

    二狗子说完又要往身上-摸,左一又要制止却被周游止住。

    “无事,看他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二狗子深吸一口气,这会儿他不止要说出花儿来,只怕还要说得周世子信服才能抱住性命不负秦王爷所托。

    “世子可知道当年西南兵符何时没的?”

    这是化被动为主动?

    周游不说话,只是静静听着他编瞎话。

    当年的那块兵符,周游自然知道什么时候没的。因为他也曾打过那块兵符的主意。西南这块大饼谁都想啃噬分一杯羹,可是西南驻兵乃是先帝旧部,自传承开始就是只认兵符不认人。这个规矩自然是呆板但却被西南诸将不知不扣地执行了许多年。

    西南同别处还不一样,大梁皇帝的手根本就插不进来,这也是南疆出事梁惠帝着急的缘故之一。

    南疆紧挨着西南,若是南疆被南诏控制了,西南将领发水,那么大梁危矣。

    所以,若是兵符现世必然会搅浑大梁一干人的心肺。

    “坊间都说是从先帝薨后兵符没了,其实早在先帝宠妃丁氏失踪以后那些兵符就已经没了。”

    “丁氏?”

    周游想了想:“就是那个被打入冷宫的丁贵妃?”

    二狗子点头如捣蒜,“正是正是!”

    他不由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总算这位爷爷肯跟自己好好答句话了。

    “据说先帝很喜欢这个丁贵妃,更是一度想将皇位传给丁贵妃的孩子。”

    左一就纳闷了:“据说那位丁贵妃无子啊!”

    二狗子就很尴尬了:“据说是丁贵妃腹中有孕的时候说的。”

    还可以这样?

    左一觉得这位先皇跟梁惠帝有的一拼啊!

    这么甜言蜜语的,最后不还是将那丁贵妃打入了冷宫?萧姑奶奶那话果然说的没错: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周游冷冷瞪了左一一眼,居然什么都敢说,还敢将这些有的没的用来编排萧谣?看来这是不想娶阿左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