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78章 是谁

时间:2019-06-24作者:盈盈笑秋水

    说到这儿,一向刚强的赛大当家早就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若不是还心疼着江阿丑这个臭男人,想着这是自家的男人得给他留点面子想着等回去以后关起门来管,赛凤凰是真恨不能一巴掌呼到江阿丑那张粉面上去。

    还姐妹,我一巴掌呼死你,我让你姐妹,我让你喊我姐姐!

    赛凤凰早心里头将江阿丑骂了十遍八遍了。她双手交握,嘴角微抿。不知不觉间,将几个手指提提拽拽、掰得“咯咯”作响

    一旁看着的仙木西丁不觉就哂笑出声。那什么,只要看到江阿丑出糗他就开心了。仙木西丁觉得赛大当家其实还可以更残暴些的。毕竟这个江阿丑现在这张脸让人看着就想上手呼一巴掌。

    现实总是想得美,做不好。

    仙木更是低估了赛大当家对江阿丑的宠溺怜爱和一片痴心。因为不多时,赛大当家就又被江阿丑逗弄得哈哈大笑起来。仙木西丁心里头的那点子得意和幸灾乐祸更是被赛凤凰同江阿丑并不避人的眉目传情给弄得黯然神伤。

    虽然觉得后悔,也觉得不公平。但是仙木西丁还是免不了要难过。

    因为他知道,自此后他的赛大当家再也不会勾着他脸道一句好看,再也不会宠溺地对他说一句你这个傻孩子;更不会冲他笑着说甭去闯荡了留下来给我做压寨夫人吧,不然啊可惜了...

    呜呜呜....往事一去不复返,再想已经是惘然。

    要问仙木西丁后悔不?他自然是既悔且恨的。

    啊啊啊!

    仙木西丁替自己哀悼,自己就看上了那个女魔头,现在更是为了卿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呢!

    仙木西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觉得自家弟弟是去了一趟大梁性子却是一点儿都没变。不过却也由此可见,仙木西丁被赛凤凰保护得很好,是真的没受一点挫折。

    反观她就..

    仙木西感激地看了眼不远处的萧谣,若不是遇到萧谣,只怕她这辈子再怎么样也走不出那泥淖而深陷其中了。

    许是感受到了仙木西琳的目光,正跟周游说话萧谣不觉转头也看了她一眼,一双秋水似的双眸在对上仙木西琳凝视的目光时还冲着她就是嫣然一笑。

    仙木西琳也跟着展颜,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萧谣。

    此时,日头正好透过绿叶斑斑驳驳地散入萧谣那张本就明丽鲜艳的脸,将她的脸也衬得神秘而又迷人,加上她侧面的梨涡浅浅唇角带笑...

    这一切,一下子就让仙木西琳看呆了惊呼了更是捂住了嘴-巴。

    她看到了什么?

    怎么会有人这么像?

    仙木西琳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花儿,她是没有想到一个人的侧颜居然能跟另一个人如此相似。

    “像,真的像!”

    仙木西琳不觉喃喃自语起来。她就说为何她一直都觉得萧谣面善,抛却她的救命之恩不谈。如今见着她的侧颜,这才惊觉自一开始,她对萧谣就有种这是自己人的感觉。

    “阿姐,你怎么了?”

    就算是一直盯着赛凤凰和江阿丑酸得心里开始发苦的仙木西丁,此时也觉出自家阿姐的不对了。

    仙木西琳听见就冲他兴奋地招手,更说道:

    “阿弟,你看萧姑娘像不像一个人?”

    “像谁?”

    口-中虽如此说,仙木西丁还是冲萧谣方向看了过去。

    此时的萧谣早就转头同周游继续了方才的话题,二人间或相视而笑间或哈哈大笑,看着就觉得真是该死的相配。

    而此时的萧谣给仙木西丁的不过是一个窈窕纤细的身姿。虽然因为赛凤凰的缘故,仙木西丁现在眼中根本就容不下旁的女子,却也不得不承认萧谣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也许用美人儿来称呼她,实在是有些太过俗气?

    “仙女?像是一个仙女儿?”除此之外,仙木西丁想不到别的。

    仙木西丁喃喃地念了一句后也就撩开了手。他可不敢盯着萧谣看,毕竟周世子若是醋起来,那醋性真的是排山倒海而来,仙木西丁表示,往后余生自己且得要珍爱生命远离醋坛子。如若不然一不下心就能被醋给酸死,被人给溺死。

    “不是,我是说,你觉不觉得谣谣向我们认识的一个人?”

    仙木西琳觉得自家阿弟其实是有些蠢的,也就难怪那个赛老板看不上自家的傻阿弟了。但是这话还真不敢在仙木西丁面前说。

    仙木西丁很认真地又看了看,无奈还是按个纤秾合度的摇曳身姿。他知道自家阿姐不是那种随意说话的人,也就不由跟着一道冥思苦想起来。

    “是不是,是不是那个..”

    “是圣女啊!”

    被人打断了思绪的滋味什么样子,仙木西丁表示不知道,但是当这么一道客气得有些过分的声音打断了仙木西丁的灵关一闪时,若非因为赛大当家在此仙木西丁其实有些想揍人的。

    不用说这样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的声音谁都能注意到。周游先跟萧谣低语了一句后,这才瞥了眼赛凤凰。

    这时候就得要让江阿丑出面了,赛凤凰忍着心里的不痛快。扶着江·圣女·阿丑来到了庄头的面前。

    先没让自家那个装圣女的阿丑说话,赛凤凰对着来人就是一通打量。

    嗯,长得也只是堪堪周正,手脚粗大,看来也是惯常做活计的主儿,个子倒是很高,但是她家阿丑最不喜欢的就是个高止之人。

    所以,

    赛凤凰稀里糊涂在心里想,所以这个人对自己没有威胁。

    这个念头一起,赛凤凰是又好气来又好笑。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所以现在她是要防火防盗男女统统防?

    个讨人嫌的东西!

    江阿丑龇牙咧嘴地吸气,口中还要赞一句赛大当家好手劲。

    “赛夫人一定要护好圣女啊!”

    萧谣不怕事大只怕火不猛,随口就是一通浇油。

    我忍!

    赛凤凰吸了口气,抵了抵江阿丑·梦娘。

    “好久不见了,来庄头。”

    手一拱,一作揖,庄头慌忙将她扶起来。

    “圣女客气了,快请进快请进。”

    庄头说着又问起了周游和萧谣:“这样一对神仙似的人物定是圣女您说的少夫人和公子吧。”

    “是呀,是呀。”

    江阿丑打着哈哈,不敢看萧谣。当初为了奉承公子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现在当着萧姑奶奶的面儿,还真有些害怕捏。

    赛凤凰拍了下冲着她靠过来的江阿丑,似嗔非嗔地说道:“叫你乱说,活该。”

    萧姑奶奶·萧谣却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生气,见他搓着手冲自己求饶也不过是好整以暇的抱臂看着。

    萧谣还冲周游咬耳朵:“你家下属这样说话不严谨,一般你都是怎么治他的罪?”

    周游深深地看了眼江阿丑,都不用抉择,毕竟萧谣和江阿丑之间蠢人才会犹豫不是。所以周世子随口就答:“谣谣你说了算。”

    萧谣却不肯居功,只深深地看了眼江阿丑笑着说道:“你看着办。”

    让看着办的一般都是最难办的。

    周游觉得自己属下这回得要吃些苦头了。

    萧谣心里是有些疑惑的:这才过来的庄头居然这么热情,这让萧谣不觉开始狐疑起来。莫非这庄头他是自己人?

    “走,走,有什么话进去再说吧。”江阿出摸着有些发凉的后脊冲着萧谣傻笑,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决定从现在开始要好好捧着萧姑奶奶。

    “是呀,都请进来吧。”庄头越发的客气了。

    待进了庄子就见到个面色白皙、眼波流转的姑娘也同那个庄头一般对着江阿丑就是亲亲热热一声唤:“姐姐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

    萧谣看了眼周游,周游不动声色地将拉着萧谣先坐了下来。至于仙木西琳姐弟二人则是早在门口时就很有眼色地让庄头给他们寻了个住处,借口累了要去歇息了。

    “丑丑,这是谁啊?”

    比起庄头,赛凤凰更介意这个热情得有些过分的陌生女子。江阿丑早在那姑娘过来时就已经错开了。如今听见赛凤凰问赶忙搀扶着他家当家的介绍给众人:“这位似菊花夫人。”

    来人显然对冒出来的菊花夫人没什么兴趣,仍旧眼波流转地盯着江阿丑看,看着看着眼角就有泪闪过。

    萧谣:“...”

    这是怎么回事儿,真是丑人多作怪啊,怎么这个江阿丑就这么受-女-人的喜欢?还是江阿丑处处留情处处情-人了?

    萧谣觉得若果真如此,那么她得要帮赛凤凰讨回公道,是休是灭的端看赛凤凰心气儿了。

    许是有所觉,江·梦娘·圣女·阿丑不觉加紧了双腿,冲着姑娘憨憨一笑又飞快地说道:“这位是我的夫人..”

    “您的夫人?”

    姑娘显得有点儿懵。

    “对,我们平日都是这么叫的。”

    “哦!”

    姑娘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是这位姑娘显然并非是无知妇孺有些事情也是能知道些道道儿的,如此也就神秘一笑,就去招呼赛凤凰了。

    看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赛侯爷释然了,她拉着姑娘的手就要来上说话,却被庄头笑着挡住。

    “梦儿,别激动,圣女又不是来了就走的,咱们还有许多功夫同她说话呢。”

    一听庄头这话,萧谣就明白了,赛凤凰也就释然了。

    看看,这分明就是人家庄头的人么,还是人家庄头的心上人。

    不过,

    梦儿?

    萧谣兴味地看向正一脸崇拜看着江·梦娘·阿丑的梦儿,随意地点着桌子:“这位姑娘叫梦娘?倒是同咱们圣女名讳差不多啊。”

    “不,不,不一样的。我跟梦娘没关系。”

    叫做梦儿的姑娘脸色骤变,连连摆手否认。

    “梦儿你是哪里人?”

    赛凤凰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跟着萧谣之后也扔下个问题。

    “我是南....”

    梦儿一看就是个怕羞的人,说话虽然温柔却始终不肯抬头。

    “梦儿是南诏人,怎么敢能跟圣女相提并论呢。”

    庄头搓着手,将梦儿往自己身边扯后才故作镇定地说道。

    “好了,都不是旁人,阿来梦儿,没事有什么话都可直接告诉他们”

    庄头先看了眼江阿丑,又看了眼一直不曾说话的周游,一咬牙冲着几人作揖行礼道:“只是因为有些难言之瘾,并非有意瞒着各位。既然圣女说你们都是自己人,那么若是想知道什么就请问圣女吧。”

    虽然承认了有猫腻,到底是心不甘情不愿态度也有些不好。被江阿丑叫做阿来的庄头拉过梦儿,冲几人斟酌着说辞:“各位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各位好生休息,我去给诸位准备些吃食。”

    不等江阿丑家佯客气一回,萧谣随口就应了下来:“那就有劳庄头多弄些了。”

    像是怕庄头听不懂,萧谣想了想又补充:“多多益善。”

    庄头扶额:什么多多益善哪?哎呀头有点儿晕,听不懂呢!不过姑娘家能吃多少?庄头想起见天吃饭数米粒的梦儿,不觉就笑了起来。

    这位姑娘看着恍若仙子,说话倒是平易近人的很呐。

    萧谣所谓的多是多少,但是姑娘家能吃多少?索性多一碗饭一碗汤也就足够了。

    待他们二人走后,江·梦娘·阿丑这才缓缓道破天机。

    “天哪!”

    萧谣听完嘴巴简直能塞下一颗鹅蛋,不过又想起什么,立刻就对周游横眉立目:“你是早就知道吧,居然不告诉我。”

    赛凤凰也揪着江阿丑的耳朵,一副誓要将他脸上的粉抖落干净露出那些个藏着掖着的茶叶沫子的劲头儿吓坏了江阿丑。

    他也不拿腔捏调了,只一叠声地喊着:“疼、疼、疼,菊花好菊花你轻点儿轻点儿。”

    赛凤凰也揪着江阿丑的耳朵,一副誓要将他脸上的粉抖落干净露出那些个藏着掖着的茶叶沫子的劲头儿吓坏了江阿丑。

    。”

    赛凤凰也揪着江阿丑的耳朵,一副誓要将他脸上的粉抖落干净露出那些个藏着掖着的茶叶沫子的劲头儿吓坏了江阿丑。

    他也不拿腔捏调了,只一叠声地喊着:“疼、疼、疼,菊花好菊花你轻点儿轻点儿。”

    赛凤凰也揪着江阿丑的耳朵,一副誓要将他脸上的粉抖落干净露出那些个藏着掖着的茶叶沫子的劲头儿吓坏了江阿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