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窈窕 第271章 人俊心善

时间:2019-06-15作者:盈盈笑秋水

    有人不信邪,顾不得害怕跃跃欲试就想要上前要帮着萧谣接下来。毕竟萧谣那样一个窈窕美人都能抬起来,那么他们又焉能不行?

    有人心里还在暗忖:会不会是因为这南疆的石头就是长得格外的大也格外的轻?也幸好他们没说出来,不然能被人笑死。

    江阿丑和左一这两个知情人也不阻拦想他们,只是笑眯眯地斜睨他们说怪话:“小子去吧,去试试吧!快把吃奶的劲儿都用上吧。”

    热心肠的几个人:....

    几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在轻易上前逞能了。

    许是周游觉得他们说的不好听,便随意地扫了他们一眼。江阿丑这才冲周游讪讪地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怕他闪了腰不是?”

    周游懒懒地收回视线,双臂环抱凉凉说道:“你还真是闲得。”

    江阿丑忙加入到斧凿镐子刨的队伍中来,再也不敢逞口舌之快。赛凤凰心疼夫君,也跟着过来去。但是人家江阿丑不肯让她干重活,只许她在一旁跟他说一说话就很满意了。

    左一冷眼旁观地看着毫不避讳的这一对,心里愈发想好了要早早将小阿左娶回去也好让人羡慕羡慕他。

    萧谣可没工夫听这些,也没有闲工夫管相亲相爱的那一对。此时她已经走了很远,她看了看,离着洞口不远后就慢慢地将石块放下。

    其实她是没有觉得这块石头怎么重的,也就那么随手一丢,石头就放到了合适的地方。但是一众人却在萧谣放下石块的时候,都是浑身一颤。

    所以说这个石块是真的很沉,方才那个上前的人,此时也开始后怕起来,若是他们方才傻乎乎地过去,只怕要被那石头砸到也说不准。这下子,再没人敢怀疑这石头块大重量轻了,一个个看萧谣的目光中多了郑重和钦佩。

    大梁也不是没有力拔山兮般的女子,但她却是比男人还要更像男人。也没有萧谣这样随手就能搬大石,且这个人还很好看。

    是绝无仅有的好看。

    “好了,下吧。”

    待萧谣又给周游在腰间绑了几道绳索,再加固了一下后,拍了拍周游的肩膀催促着说道。江阿丑咂舌,萧姑奶奶还真是少有的冷静啊!这会儿不该说一句:“哥哥,你要小心些!”或是抓住世子的衣角娇娇怯怯来一句:“哥哥,我不许你去,”么?

    一转头看到那块巨石,心里也就释然。这样彪悍的萧谣,哪里能那样娇滴滴地说话。

    周游也没多说话,更没觉得诧异。他只是拍了拍萧谣的肩膀更柔声道:“我去看看就上来,你就在这儿好生等着。”

    “嗯!”

    萧谣听话地点点头,江阿丑就觉得怎么看怎么不对。

    果然,就在周游才进了窟窿后,人家萧姑奶奶便尾随而至麻利地抓了绳子下去了。

    “萧姑..”

    “没事儿,给我们看好了绳子。”

    萧谣摆了摆手,笑眯眯地抓着绳子往下去。

    见萧谣在周游下去后就尾随其后顺着绳子爬,一行人惊得都忘了给周游往下放绳子了。这位萧姑娘不愧是世子看上的人,真的是频频出乎他们的意料却又让人莫名的信服。

    “谣谣,”

    赛凤凰早就惊呼出声地也要跟着过去。但是他家江阿丑又怎能放她下去就先拿话哄着:

    “菊花等等,你先莫要激动。”

    江阿丑抱住赛凤凰指着那绳索同她打着商量:“咱们得看好了绳索让世子和萧姑奶奶没有后顾之忧才好!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什么理不理的!哼!

    赛凤凰将头一扭不理会江阿丑了。理是这么个理,但她怎么能放心让萧谣下去?还有,周游可是好生拜托她让她照顾萧谣的。她这样岂不是有负周游的嘱托?

    想想就觉得心里懊恼的要死。诶,怎么就让谣谣下去了呢,那里头现在是什么样子谁都不知道,若是突遇危险,下头可是只有周游和她两个人!

    唉,

    赛凤凰长长地叹了口气,长吁短叹地径自坐到巨石边儿上,开始一瞬不瞬地盯着绳索。她是不能再看江阿丑,不然一个巴掌呼过去那都是轻的。

    见赛凤凰不理不闹了,江阿丑先松了口气,心里苦笑:回去慢慢哄吧。他也没闲着,先是让人在巨石头上又绑好了绳子,然后又让左一和几个属下一道下去。他自己则是同赛凤凰一道看着洞口护住不让人靠近。

    哼!

    赛凤凰扭过头去,觉得江阿出还得要锤打一番后才能调教得好。

    *********

    “谣谣,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心里急得不行,还是不忍心说这丫头一句不是,就这一句还是因为心急才说出了口。只是怎么听都是满满的无奈哪里能有什么威严?

    “带上我,你不会后悔的。我保证不拖你的后腿。”萧谣统共也就只说这么一句话,却听得周游直叹息:他是担心这丫头拖后腿么?分明是担心她心疼她!罢罢罢,前世今生,自己算是被这丫头吃定了。

    二人短暂地交谈了一句后就都闭口不言了。毕竟下头是什么情况,他们二人谁也没来过谁也不知道。

    周游是一只手拿着火把,一只手攀着绳索就这还要分心看着萧谣。不多时,他的额上就渗出了密密的汗珠,在莹莹火把的照耀下那汗珠显得格外的晶莹剔透,直看得萧谣既心疼又心折。

    她家萧傻傻看着冷心冷肺,实则是个俊美心善的。就像现在,分明是可以让属下先去探看再做打算的,但他还是身先士卒先下了来。

    不过,萧谣决定待会儿回去后得好好说说他,以身涉险对于一个决策者来说,其实有些意气用事了。

    此时,周游的心里也在盘算着往后得让萧谣莫要这么不拿自己的安危当回事儿,看看他家的傻姑娘,这么多人呢,一会儿左一他们还不来?怎么也用不着谣谣涉险不是?

    两个人心里都想着对方,却都没有说出来。

    有时候、有些话,真的是不需要赘述太多的。对于萧谣和周游两人而言,一个眼神交汇就胜过千言万语。

    这会儿,他二人正对视一眼就开始迅速往下滑落。底下的凄楚惨叫声分明就是那个才掉下来的人发出的。

    萧谣和周游听见后俱都加快了动作,快速往下爬。

    “谣谣,”

    绳索的尽头看不见地面,可见底下之深。周游担忧地叫住萧谣,“你慢慢爬到我的背上,我们跳下去。”

    萧谣也没拒绝,实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她最怕高。这要是让她自己跳下去那是真下不去脚。不过,这也说明她还真的拖累了周游,毕竟背着一个人往下跳总没有一个人跳要来得安全。

    “傻傻,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萧谣小心翼翼趴在周游的背上,闷闷地说道。她还不能多说,毕竟周游还抓着绳索呢。

    “还说我傻就问你傻不傻,你看你现在帮我拿着火把,我是不是就能腾出手来了?”周游不遗余力地安着萧谣的心,“早知道方才我就让你趴在我背上了。”

    周游生怕萧谣想左了,还不忘打趣于她:“你力气大就别抓着绳索了,一会儿一激动再将绳索给我弄断喽。”

    萧谣果然嗔怪地拍了周游后背一下,如愿收获周游的闷哼一声。

    安抚好了小姑娘,周游这才从身上扔了一枚银锭子,不多时就听见底下有微弱的银锭子落地声儿。萧谣心头一松,知道这是离着地面不算远了。

    周游显然更加放松了,还打趣着萧谣:“这银锭子也听不出声儿,早知道方才就将你扔下去听声儿了。”

    萧谣:“...”信不信我不理你半个时辰让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周游也是太高兴了,他虽然觉得不会太高,但是带着萧谣总是不能冒险。如今估算出来距离一高兴也就起了调侃之心。但是他们不过是说说而已,这是自己的大宝贝儿,怎么能扔呢?

    “周世子,你这是皮痒待收拾了吧?”

    萧谣左手拿火把右手拧耳朵,动作很熟练。

    “郡主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周游低声笑着说一句后,就小心翼翼地攥到了最后一截子绳索。

    “谣谣,”

    周游小声地喊着萧谣。

    “嗯。”

    萧谣揽着周游的脖子,丝毫不觉得这样的姿态有多亲昵。

    “我们要跳了。”

    周游的声音不大,在这个不知名的地下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稳重。萧谣七上八下的心霎时就安稳了下来。她紧了紧周游的脖子,伏在他的耳畔低低地说道:“我不怕,跳吧。”

    周游低笑出声,若是不怕怎会将自己的脖子搂得这么紧?不过这样的萧谣越发让周游觉得可爱。

    他的小姑娘,总是会猝不及防地给他一下子让他的心柔软又欣喜。

    “一二..扑通..”

    “萧傻傻!”

    周游很快就松开了绳索,接着就是重物落地声儿,再然后就是萧谣不依不饶的低吼。

    萧谣都快被这个周狐狸给气死了,不是说话了一二三跳的么?她还在傻傻等着三闭上眼呢,这个纨绔就松手往下跳了。虽然不多时他就将自己由背上转到了怀里,但是萧谣还是被他气到了。

    “别生气了,我是怕你害怕。”

    见萧谣赌气不理他,周游忙忙解释。他真的是好意,毕竟等着恐惧降临滋味不好受。

    “快走吧。”

    萧谣也不是个胡搅蛮缠的人。

    “不生气了?”周世子拿着火把,决定还是先安抚好小姑娘要紧,

    “我有那么小肚鸡肠么?”

    萧谣低低地说完后又哼了一句:“正事儿要紧,这帐且先记着容后再算。”

    好吧,这还是气上了。

    不过眼下还是探查要紧,同萧谣多说这么多也是想缓解她的紧张之情。

    “你跟在我后头,一步不能离。”

    周游说着回头:“能做到么?”

    萧谣郑重地点头,她要做的就是看守好周游的后背不让人偷袭周游。

    “傻姑娘。”

    周游叹息一声将萧谣揽在他身侧,看,这丫头就是这么让人突如其来就会感动一把。这是要守护他的身后呢。可是,她的身后又有谁来守护?要不怎么说他家小姑娘傻呢?

    可就是这样的傻姑娘让他两世都念念不忘,更天天挂在心上。

    二人就这么你来我往这几句不过是一瞬,但是那样温暖甜蜜的情愫却是盈满了他们的心田久久不能散开。相悦是什么感觉,就是你将我放在心上胜过我自己,而我亦然。

    在这样温馨甜蜜的氛围里行走也就不觉得累更加不觉得苦,他们一直走了半个时辰,也没觉出怕来。

    但是,

    这也太奇怪了,方才还分明听见有人在惨叫啊?这会儿下来了,怎么居然没有声息了呢?是那人疼得昏过去了,还是他们越走越远了?

    周游想了想,找了块大石头奋力一扔,石头骨碌碌往前奔,不多时撞击到了石壁发出一声几欲听不见的响后就再没了声音。

    “我来吧。”

    萧谣忍着笑,随手一抓就是一块比之周游手里那块大了数倍的石头,尔后轻轻一丢,那石头就发出一声巨响。

    周游:他家小姑娘比他有能耐比他有劲儿怎么破?

    萧谣:术业有专攻,我也不过是侥幸力气大耳。

    不过,听着方才那声巨响,周游知道这个地下洞窟的范围应该不小。

    二人手里的火把渐渐开始闪烁,周游用手护着火把嘱咐萧谣将披风上的帽子戴上。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越走寒气越重,上头都凝结成了水滴一滴一滴往下落。

    周游心里开始没底,他想着让萧谣先回去。萧谣自然不肯。这时左一几人也下到了底下寻找其了世子和萧姑娘。

    “许是走岔了?”

    一个属下见走了半个多时辰还没见着人,心里不免有些焦急。

    “没错的,”左一白了底下人一眼。心道若是京城的那些同伴必然不回问这么蠢笨的问题,世子怎么会是那种没有成算的人?

    ——虽然一路上扔银锭子有些太扎眼也有些太奢靡。

    可是,萧姑奶奶都不管的事情,他们这些属下管他作甚?

    “快走吧,主子肯定在前头不远处的。”

    左一一点不见疲劳,率先往前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