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冥界抓鬼人 第111章:干了这杯符灰水

时间:2018-02-28作者:霁浮

    我这一看,脑瓜皮登时便麻了……

    眼前的这个人,还是那个可爱的,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沫沫吗?

    我的心中是否定的。

    现在的沫沫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神情凶猛的母夜叉!

    我不可抑制的哆嗦着身子,坐在地上,往后蹭了蹭,嗫嚅着问大爷:

    “大,大爷,这是咋回事嘛……”

    “沫沫她……”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躺在地上的沫沫猛地耸动了起来,像是一条被捆绑住了的蛇,来回的扭动,嗓子里发出了一种‘呜呜’的声音。力气大的,连带着旁边的小黑狗儿,都被拽的直动弹。

    大明叔也是被吓了一跳,急忙蹲下了身子,两只手紧紧的按住了沫沫的胳膊。

    此时沫沫的身体里面,住着的还是那条小黑狗的魂魄。这小黑狗的魂魄控制着沫沫的身体,就像是开了挂一样,任凭大明叔怎么用力,都按不住她。

    大明叔急得直皱眉,回过头大喊着:“老刘!你快想想办法啊!再拖上一会,这家伙儿了可就要起来了!”

    “别急……”见此情形,大爷的心里也跟着着急了起来,一边回应着,连忙从地上拾起了桃木剑,高高的举着,作势就朝着沫沫刺了过来!

    我一直都是紧紧的盯着沫沫的,就在大爷举着桃木剑刺过来的那一瞬间,我看到沫沫瞪着的大眼睛骨碌一下转了起来。

    紧接着,她的嘴角上泛起了一抹冰冷的笑意,斜斜的看着大爷,张大了嘴巴,伸出了舌头。

    不好!这狗东西,是准备咬沫沫的舌头了!

    这一下要是被它给咬住了,将来沫沫就算是回了魂,还不也得成哑巴了啊……

    我被沫沫的这一个举动顿时吓得魂都飞出来了,当下便啥都顾不得了,一把将手中的长明灯扔到了地上,连滚带爬的赶到了沫沫的身边,二话不说,直接就将我自己的手,塞到了沫沫的嘴里。

    我才刚塞了进去,后一秒,沫沫的上下鄂就猛地合了起来,一口小银牙登时便死死的咬住了我的手。

    巨大的咬合力,让我感觉咬住我的不是沫沫的嘴,而是一个带着尖齿的钳子,我的手一下子就被咬破了,淌出了血来。

    一股子锥心一般的疼痛,顺着我胳膊上的神经,一路传进了我的大脑里,我登时便疼的鼻涕眼泪流了一大把,整个额头上全是豆粒大小的汗珠,顺着我的脸,淌过我的鼻尖,然后滴落在衣襟上。

    到了后来,我就连是眼泪还是汗水都分不清了,只能拼尽了全力,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大爷……你快着点……”

    “我的手可都快废了……”

    大爷将手伸进了布口袋里,捏出了几个铜钱,在桃木剑上一抹,然后猛地甩了出去。

    我看着这几枚铜钱朝着我的方向,带了一股子劲风,直直的飞了过来,落在了沫沫的额头,以及胸口上。

    那铜钱一接触到了沫沫,便在她的身上跳动了起来,如同过年时放的炮仗一般,发出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隐隐约约的,还带着一丝光亮。

    随着铜钱的跳动,沫沫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恐起来,猛烈的晃动着,嘴巴一张,便松开了我的手。

    我顾不得手上的疼痛,连忙从自己的衣服上扯了一大块布下来,团成了一团,塞在了沫沫的嘴里,才暂时松上了一口气,缩到了一边,抱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直呵着气。

    而沫沫,被我堵上了嘴之后,依旧在奋力的挣扎着,精力无比的旺盛。

    我看在眼里,无比的心疼。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当时瞿灵说,我们想要回魂没有那么容易。

    她说,这锁灵术,是她家的那个面具教主所为,还特地改了一下施术的方式,此时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我在心中懊悔着。

    虽然瞿灵与我们,是正邪不两立,但是她说的话,我多少也应该警惕着一些的。

    要是我跟大爷在帮助沫沫回魂之前讨论过这件事,现在恐怕就不会是这样的局面了……

    我一脸颓相的坐在那里,不出声音。可大爷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我心中的所想?

    只见他看着我,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寒子,你也别想太多,车到山前,必有路,咱们这一招不行,就再换过一招就是了。”

    “招数是死的,但咱们人是活的!这人到啥时候,还能被尿给憋死?总有办法的不是?”

    我听着大爷的话,转过了头去问:“那,大爷,咱们现在咋办?总不能就看着这个狗东西在沫沫的身体里瞎搞吧?”

    “再这样下去,沫沫的身体迟早得被它折腾坏了!到时候,就算是沫沫能够回魂,也没有用了啊?”

    我这话一出,本来就着急的大明叔登时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不安,把所有带有期望的目光都投向了大爷。

    大爷的手里拿着桃木剑,坐在了地上,沉思了起来。

    半晌,他才抬起了头,对着大明叔说道:“是这样啊,明子。你虽然不是道家中人,但你供奉堂口已经多年,更多事情你多少也都是了解一些的。”

    “按照常理来讲呢,锁魂灵这种妖术,在互换了两个人的魂体之后,这个魂体本身,在没有正确的方法与路数的时候,是无法掌控不属于他的这个身体的。只有那个施术者才能做得到。”

    “但是就现在的状况来看,刚刚沫沫咬舌头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受到周围有其他的气在波动。也就是说,操控着沫沫身体的,并不是那个施术者,而就是她身体里,现在咱们没有引出来的这条小黑狗的灵魂!”

    我被吓了一跳,张嘴就问:“大爷,那咋会这样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大爷缓了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去桌子上面寻了一个杯子,紧接着,又从布口袋里捏出了一张符箓来,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意念一动,那符箓便自行燃烧了起来。

    大爷将符箓扔进了杯子里,又往里倒了满满一杯的手,稍稍晃动均匀,递给了大明叔,交代着:“来,喂沫沫喝下去!”

    我在一旁看着那杯水,脑中一下子闪过了一个想法。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就连忙转过了头,紧紧的盯着大爷,问道:“大爷,难道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