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八十一章 我们什么关系?

时间:2018-05-22作者:夜岚熙

    却没有想到,只是接生就用了这么久的时间,在最初时,差点急的轩辕澈冲进了屋子。

    可又觉得此举不妥,便忍了又忍,才终于等到孩子出世,可是这里只有离陌一人有照顾人方面的经验。

    由于时间紧急,所以当孩子生下来时,便只给他套了一个襁褓,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弄。

    几个大男人,在照顾人的方面,经验为零,更何况是面对才出生的小婴儿。

    离陌处理完南宫浅的事后,一出门便看着轩辕澈抱着小包子束手无策的样子,无论怎么哄,那小包子都哭个不停。

    伸手接过了小包子,话语中带着些许责备之意,“即便是不懂,也该给孩子清洗一下身子。”

    随后便将孩子抱走了,待离陌将孩子清洗干净之后,抱回了南宫浅的身边,本来哭着的小包子,却因为回到了熟悉的环境,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

    轩辕澈悻悻然的看着离陌,他真的没有带人方面的经验,一时疏忽了对孩子的照顾,看着离陌周身的冷然之气,一向肆意张扬的他,竟然卡词了,“那个……离陌,实在是不好意思。”

    他本是孩子的父亲,却让离陌为孩子操心。

    “你不用向我道歉,我所责备的人,也并不是你一人。”门外站着几个男子,却没有一个想起照顾孩子。

    轩辕澈听到这里,心里震撼无法言喻,从最初见到离陌开始,他便知道,这是他一生都必须尊敬的人。

    本以为从离陌的外表上看,是一个不易亲近的人,他那谪仙般的气质,让人觉着,靠近他一点都是玷污。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对孩子如此照顾,离陌的气度都是他所敬仰的。

    更何况,从他的身上真的看不出任何的嫌隙,似乎孩子就如他的一般,甚至比亲生骨肉还要亲。

    “离陌,我还要谢谢你,能将浅浅照顾的如此好,更是将她肚子中的孩子当成亲生骨肉一般疼爱。”这话,轩辕澈一早就想说了,可是离陌那淡漠的气质,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接近。

    以往在一起,离陌从不会多言,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甚至可以忽视周围除南宫浅之外的任何一人。

    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他才和离陌的关系渐渐好些了,今日趁着这个机会,他终于可以将心里一直以来的话,说给离陌听了。

    淡然,不带任何一丝感情,“无论浅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我都会一视同仁,因为都是她的孩子。”

    顿了一会儿,离陌看向了轩辕澈,“有什么事,我们出去再说,浅儿还需要歇息。”

    两人坐在了庭院中,冬去春来,一阵阵凉爽的微风吹来,品着茶,两人静静地坐着。

    这次却是离陌打破的沉寂,“你不用谢我,这些都是我该做的。”终于不再是那么冷然的语气。

    “若是没有你,浅儿或许就回不来了,所以对于她腹中的孩子,我更应该多费心思。”不仅是因为南宫浅,更是因为轩辕澈。

    另两人自先前就一直没有说话,明显感觉到离陌生气了,两人都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

    听着两人的谈话,两人不禁赞同离陌的观点,若是没有轩辕澈,他们就再也见不到南宫浅了。

    两人的谈话,进行了很久,四个男子的心,在这一日渐渐的靠近了,再也没有丝毫互相排斥的之心。

    ……

    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了小包子的夺取营养,南宫浅的身子恢复的很好,面色红润,身材也比以前更好了。

    轩辕澈和南宫浅一致决定,小包子的名字叫轩辕陌枢,他一生中最该感谢的两个人,其中一人是离陌,另一人便是灵枢。

    说起灵枢,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离开了几个月了,南宫浅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出现在生命中的男子。

    正当南宫浅再给小陌枢哺乳的时候,这时白依洛却撞了进来,一眼见看见了这诱人的一幕,白嫩的肌肤,傲人的身材,他的脸瞬间爆红,迅速的撇过眼。

    他没有想到进来会看到这样尴尬的一幕,即便是迅速的撇开眼,脑海中还是不停的浮现那让人喷血的一幕。

    看着白依洛红透的耳根,南宫浅笑出了声,戏谑的看着他,“没想到你也就是话说得大声,总是抱怨我对你不公,却没有想到,仅是这样就让你脸红了。”

    最近她经常这样子展露在轩辕澈和离陌的面前,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觉得很羞人,不过之后便渐渐的放开了,他们都是自己的夫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闻言,白依洛的脸却是更红了,“南宫浅,你是女子,怎么这么不知羞?”

    “说我不知羞?那你是我的什么?”将陌枢放在了床榻上,整理好自己的衣衫,走向了白依洛。

    听见南宫浅渐渐靠近的声音,白依洛的心跳加快了,脑海中的那一幕不断的浮现。

    突然间,鼻尖传来一股暖意,白依洛伸手一碰,垂眼一看,瞬间想拍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他竟然流鼻血了!

    连忙转过身,声音微颤,“我……我和你的关系,你不是知道吗?”

    脚步声临近了,一阵微风吹过,南宫浅身上的幽香传来,吓得白依洛连忙伸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动作,慌乱的说道:“你别靠近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到了白依洛的身后,南宫浅便站停了,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耳根,她那颗戏弄的心又出来了。

    “小魔女,你故意的。”白依洛愤愤然的擦掉鼻子,羞愤的吼着。

    “我故意?我喂陌枢吃奶有错?”

    白依洛咬了咬牙,一下子跃出了房门,“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见白依洛就要逃离出院子,南宫浅靠着门口,双手环抱,气定神闲的说道:“你若走出去了,你就不要想再走进来了。”

    听言,白依洛倏地顿住了脚步,立即转身,一脸怒视的看着南宫浅,“你……”太过分,这话,白依洛还未说出,便被南宫浅打断了。

    “终于舍得将身子转过来了?”看着他鼻尖的红迹,南宫浅兴趣盎然的奚落道。

    白依洛看着南宫浅眼中的戏谑,连忙捂住鼻子,辩解道:“我才不是因为看了你……”随后又连忙住嘴,他差点就说漏嘴了。

    “最近有些上火,所以我才这样的。”好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看着的南宫浅顿时绷不住脸了,大笑了出来。

    “我有问你鼻血的原因吗?”走上前,伸出手,轻轻的拨开了白依洛捂着鼻子的手。

    南宫浅的突然靠近,让白依洛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她身上的幽香夹着淡淡的奶香,不断的充斥着他的鼻息。

    连忙推开了南宫浅的身子,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似乎只会越说越乱,干脆转移话题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南宫浅却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脸上没有了笑意,“方才我不是说了吗?你若是离开了这个院子,就不要想再进来了,这话可不是与你开玩笑的。”

    对于白依洛,只有用点强硬的方式,他才会听下去,这么久了,就连冷亦寒那冷酷的家伙都向她表明了心迹,可是白依洛却迟迟不肯说。

    她与白依洛之间,虽然都明白对方的意思,但是白依洛就是有些小孩心性,若是她不与他说清楚,他们之间就永远不会有进展。

    更何况之前,白依洛因为地下城中蛊一事之后,他们相处的日子也不长,始终没有明明白白的将心迹表明,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将这事说清楚?

    看着南宫浅突然认真起来的神色,白依洛脸上的红晕也渐渐退下,也不再恼怒,“那你要做什么?”

    “还是方才那个问题,你只要回答我们是什么关系,我就放你离开。”

    南宫浅的严肃,让白依洛心突了一下,她是不是后悔了?想起连日以来,她与其他三个男子的关系都不错,却独独与他说话的机会很少,心里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他承认,他是加了一点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之前他说过,要冷南宫浅一段时间,看她会不会想起他,可是事实证明,她根本就没有来找过他。

    在院子里抚琴也好,或是做什么也好,都不会再光临他的桃林了。

    质疑带着些恼怒的眼神看着南宫浅,“你是不是后悔当初救我了?”就差那句明显的话语,你不是后悔喜欢我了?

    但是想了想,若是她真的说后悔了,那他该怎么办?

    这样说还给自己留有一些面子,她身边那么多优秀的男子,即便是他不想比,可是看着南宫浅的做法,他不得不往这个方向想去。

    是不是他不够好,所以南宫浅对他的态度,不再是那般如初了。

    白依洛反应,充分证实了南宫浅的猜测,白依洛虽然看起来十分傲娇,但是他骨子里却带着一点点自卑。

    或许是小时候他父亲带给他的阴影,让他变成了这般,用高傲的外表还有傲慢的举止来不断的伪装他自己。

    “我为何会后悔?你又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南宫浅一瞬不瞬的盯着白依洛。

    可是他却怎么也不肯直视她,幽幽的说道:“你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男子,你会后悔,也是正常的事,再说,我这人又没什么优点,除了置气,还是置气。”

    南宫浅伸出手握住白依洛微湿的手,“依洛,看着我,你难道从来没有发现你身上的优点?”

    白依洛的眼神虽是对着南宫浅,却是飘忽不定,“比起他们,我那点优点算什么?”

    “你为何一定要与他们比?再说,你为何觉得自己比不过他们?”南宫浅从不知道白依洛心里是这么的自卑,他原来一直都是抱着这种想法,所以才迟迟的不肯来找她?

    她从没有将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对比过,对她来说,他们都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白依洛仰起头,不愿直视南宫浅,“不是我想与他们对比,可是自从这次相聚以来,你的变化,无时无刻不再彰显着你的魅力。”

    让他更显惊慌,南宫浅本就是一个能吸引众人目光的人,却因为惊人的变化,让人更加离不开眼了。

    “你也有了孩子,他们都对你很好,甚至是无微不至的照顾,那是我所没有的,更何况,我们已经有一年没见了,难保不准,你会后悔你当初的选择。”

    更何况,回到公主府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可是他们见面的次数却微乎其微,他想见她,可是又怕见她。

    万一指不定什么时候,南宫浅就让他离开公主府了,那他该何去何从?

    “依洛,这一点是我的疏忽,让你有了这样的感受。”她这次回来,真的将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投入到了月国的尸毒,还有医治和照顾月曦和南宫逸的事上。

    再者,孩子临盆在即,她更加没有多余的心来顾及这些事,等孩子生下来,她又全身心的扑在了孩子的身上。

    却没有想到,因为这事,却将白依洛忽略了,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想到这么多的问题。

    也许因为是最初对白依洛说,她向往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却食言了,所以造成了白依洛会有这样的感觉,和深深的自卑感。

    白依洛很缺乏安全感,所以在公主府的那会儿,才会让所有的下人陪他一起玩耍。

    “不过,你真的没有必要与他们比,你在我的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

    在所有人都排斥她的时候,只有眼前的这个男子,是用真心待她,更何况,他送给了她,世上最好的礼物,那一份感动,是她现在都无法忘记的。

    “你知道为何我会对九节鞭,那么情有独钟吗?”不止是九节鞭,那匕首也是她的心头宝。

    白依洛没有说话,直直的看着南宫浅,静静地等待着她的下文,“并不只是因为九节鞭适合我,更是因为做九节鞭的那人适合我。”

    ------题外话------

    祝大家快乐,迟到的祝福,希望我的小可爱们都快快乐乐,幸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