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225章 她还活着?

时间:2018-05-11作者:夜岚熙

    当楚流枫一赶到月国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来得及。

    一路上没有停歇,直接赶到了皇宫。

    宫里的人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就如往常一般,直接将楚流枫带去了乾月宫,走到寝殿的门口,宫女说道:“女皇,楚公子求见。”

    “宣。”不得不说南宫灵实在是扮的很像,就连音色都模仿的惟妙惟肖,一颦一笑还有神韵与月曦相差无几。

    楚流枫一到皇宫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以往服侍月曦的春月和秋月都不在,照理说,这两人是绝不会离开月曦的。

    不由得在心里多加了一个心眼,进乾月宫时,楚流枫全神贯注,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月曦。

    “流枫见过女皇。”

    “免礼。”

    虽然南宫灵的所有动作都是那么完美,但是楚流枫却直觉这不是月曦,照理说,月曦现在应该很是憔悴,可是眼前的人却是精神抖擞。

    “流枫找朕所谓何事?”南宫灵在心里暗暗的估量着,缓缓起身,随即在一旁点燃了火炉,看似取暖,但却加上了迷香。

    楚流枫看着南宫灵的动作,垂首,“流枫只是觉着太久没有见过女皇了,所以特来见见。”随后默不作声的屏住了气息。

    默默的往后退去,这‘月曦’给他的感觉实在是有些奇怪,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看到楚流枫的动作,南宫灵勾唇浅笑,“流枫怕不是来看朕吧?”随即一个闪身便挡住了他的后路。

    看着南宫灵的动作,楚流枫终于肯定了心中的那一点猜测,拿出暮云扇袭向了南宫灵,不停的向门外走去。

    十二暗针的精准让南宫灵心惊,本以为楚流枫就是一个花架子,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本事。

    一个旋身,拿出长剑抵挡着暗针,楚流枫便趁着这个机会逃离出了乾月宫。

    可是乾月宫的动静,惊动了跟在南宫灵身边的那两个黑衣人,楚流枫一出门便遇见了挡在面前的黑衣人,暮云扇瞬间启动。

    由于暮云扇的变化着实惊呆了两人,没想到一把普通的扇子,竟能有这般变化。

    就在两人躲闪的这期间,楚流枫跃上了房檐,一个闪身便跑没了影。

    楚流枫的功夫虽然是五人之中最弱的,但却是轻功最好的,所以逃匿的功夫是一级棒。

    待南宫灵挡开了所有的暗针时,出来却再也见不到楚流枫的影子了,而她的两个暗卫也没能捉住他,暴怒道:“没用的废物。”

    即便是骂了两人,南宫灵还不解气,出腿狠狠的踹上了几脚,才平息了心里的怒火。

    楚流枫见终于顺利的逃出了皇宫后,停下了脚步,喘着粗气,心里还是震惊不已,没想到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南宫灵,果然够狠,也不知道她究竟将月曦怎么了,她那么恨月曦,绝不会让她好过。

    想到这里,楚流枫紧蹙着眉头,南宫灵抓月曦的目的一定是得到了南宫浅的消息,想要逼她现身。

    假扮月曦恐怕是想要将南国一举拿下。

    想到这里,楚流枫便给南宫正宇寄了一封书信,虽然知道南宫正宇会担心,但是绝不能让他也遭到了南宫灵的毒手。

    黎山。

    白依洛在屋里不停的忙碌着,白启弦的声音便传了进来,“依洛,流枫又给你们寄信来了。”

    一个闪身,冷亦寒便出现在了白启弦的面前,拿过信函,打开一看,脸色聚变。

    白依洛一出来便看着冷亦寒一脸呆愣的看着信函,甚至还有些傻笑的迹象,忍不住打趣道:“亦寒,你这是被雷劈了,还是被雪冻傻了?”

    只见冷亦寒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甚至眼角还有些落泪的迹象,见此白依洛摇了摇头,这冷亦寒恐怕是练剑练傻了,“流枫在信上说了笑话吗?看把你乐的,跟一个傻子似的。”

    走上前接过冷亦寒手中的信,白依洛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双手不停的颤抖,连带着嘴唇也微微颤抖,想要说话,却发现心里的感觉,实在是有些无法言喻。

    白启弦看着两人都变成这样,忍不住一人拍了一下,“你们是中邪了吗?这副呆样。”

    白依洛目光直直的盯着信上的内容,幽幽的说道:“是中邪了。”还中的很深,怕是永远都解不了了。

    白启弦有些好奇,倒底是什么样的消息,竟然让两人变成这个样子,拿过白依洛手中被拽得紧紧的信函,不经意一瞥,也是怔愣不已。

    不过他的感觉倒是比两人好太多,“这是真的吗?小浅真的还活着?”

    这些日子以来,他是看着眼前这两个男子在为南宫浅的事难过,虽然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他知道他们的心里不好受,一直都没有走出南宫浅坠崖的阴影。

    “流枫不会拿这事说笑。”冷亦寒最先回过神来,放下一句话过后,便转身离开了,他要去找南宫浅,疯了一样的思念。

    他不知道他等了多久,虽然只是一年,但是在他的心里,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了,若是再等不到南宫浅的消息,他都怕他会疯掉。

    白依洛回过神来,大笑,是白启弦从没有见过的疯狂,“小魔女,你终究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放你离开了。”

    白依洛和冷亦寒片刻后便收拾好了行礼,走到了白启弦的面前,“小叔,我们是时候出去了。”

    白启弦也知道拦不住两人了,点了点头,手拍了拍白依洛的肩头,“依洛,好好保护自己。”

    离开黎山之后,两人一刻都不想停歇,向着月国飞奔而去。

    ——**——

    南宫浅在睡梦中突然惊醒,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离陌感觉到怀中人儿的不安,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浅儿,我一直在你的身边。”示意她平静下来。

    倏地,南宫浅坐起了身子,拽着胸口,呼吸有些难受,“离陌,我心里好不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离陌也坐起身来,将南宫浅的头揽在了自己的怀里,“浅儿,你现在只需安心的养胎,其他的事,不要想太多。”

    挣脱出离陌的怀抱,“你说流枫去了哪里?”楚流枫不会这么突然的离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浅儿……”

    南宫浅一脸不安的看着离陌,“离陌,其他的你都不要说,你只需说,他去了哪里?”

    见南宫浅一脸的坚持,离陌轻叹了一口气,“月国,他担心南宫灵会做些不利的事,所以……”

    南宫浅连忙跨下了床榻,穿好鞋,“离陌,我们快赶去月国。”

    她心里很不安,她怕再晚去一步就会发生什么不可逆转的事。

    “浅儿,你该好好歇息,一切有他们。”离陌拉住了南宫浅,安慰道。

    他实在是不想看到南宫浅奔波劳累的样子,更何况她再过不久就要临盆了,在这么劳累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冷冷的拂开了离陌的手,“离陌,我的直觉告诉我,若是不去,我会后悔一辈子,你想我今后都活在阴影中?孩子的事,我会注意的。”

    南宫浅的话语有些重,说完之后,她也有些后悔,不该对离陌这么冷淡,这孩子不是他的,他却一如既往的尽心尽力。

    爱屋及乌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南宫浅还是知道,离陌最担心的的还是她的身子,毕竟孩子若是有了问题,那她一定会跟着遭殃。

    上前抱住了离陌的身子,“对不起,我话有些过重了,知晓你担心我的身子,这不是有你在我的身边吗?有你在,我不会担心身子的问题。”

    因为有一个人,比她还要了解她的身子。

    离陌实在是拿南宫浅没辙,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不必向我道歉,知晓你有担心的人,若是不让你去,你心里便会一直挂念。”

    回抱住南宫浅娇小的身子,“浅儿,答应我,不管遇到了什么,都不要逞强。”

    他承受不住再一次失去她的难受,虽然没有亲自见到她受伤,但是却是这一辈子都不想体验的事。

    “恩,我答应你,一定以自己的身子为重。”南宫浅心里很暖,离陌的温情,让她在这个冬天感觉很是温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