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223章 月国沦陷

时间:2018-05-10作者:夜岚熙

    就在南宫逸出门的时候,却遇见了他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

    一脸的惊异还有无限的愤怒,“是你?”

    南宫灵妩媚一笑,梨涡轻陷,轻抚着房门,看着南宫逸淡笑道:“好弟弟,皇姐来看你了,怎么样,想皇姐了没?”

    南宫逸看着南宫灵,眼中的冷光乍现,“皇姐?你说笑了,我从没有见过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叛徒,说,你是如何进来的?”

    最近月曦的情绪不好,南宫逸都加派了人手守在乾月宫,一是怕月曦想不开,而是怕有人会趁虚而入。

    没想到这么森严的守卫,南宫灵竟然还是混了进来,而且还没有任何人察觉。

    南宫灵也不气恼,微微含笑,柔声道:“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说我如何进来的?”

    款款的走上前,准备伸手触碰南宫逸时,却被他一手拂开,“别碰我,我们之间势不两立,你只身一人闯皇宫,难道不怕有来无回吗?”

    南宫灵迈着细碎貌似优雅的步子,绕着南宫逸走了一转,神色从容,若无其事道:“谁说我是一个人了?”

    南宫逸闻言,面色一惊,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南宫逸的反应,南宫灵捂嘴浅笑,“好弟弟啊,你还是太天真了些,你皇姐我可是对这皇宫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接下来,就该你和里面那位人了。”

    就在南宫逸进乾月宫的片刻时间,南宫灵就坐着特制的飞船降临了皇宫之中。

    她带来的死士一个可以抵十几个将士,仅是一瞬间的功夫,该灭的灭,该降的降。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南宫灵来时还带着月曦的人皮面具,所以,若是将月国的皇宫拿下,那么她只需将月曦活捉,那整个月国的皇宫就在她的掌控之下了。

    这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月国的皇宫,在一瞬间就被易主了。

    “你放肆,现在,我就替浅儿报仇。”南宫逸没有兵刃,只有徒手对上南宫灵,没想到他还没有动手,便被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给制服了。

    这两个死士可是和叶文一个级别的,南宫逸无论怎么用力,都不会挣脱他们的禁锢。

    看着南宫逸愤恨的眼神,南宫灵笑的弯了腰,走上前,皓腕轻抬,捏着南宫逸的下颌,“想要报仇,那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空说大话可是会被人瞧不起的。”随即对那两人说道:“将他押去大牢。”

    南宫灵和南宫逸的动静惊动了陷入沉思的月曦,她缓缓地走下床榻,正准备怒骂门外吵闹之人时,却看见了一意想不到的人。

    南宫灵猛地踹开了房门,款款的走进了乾月宫,看着月曦一脸震惊的样子,曼妙眸光盈满笑意,“怎么?见到我很意外?”

    “你是怎么进来的?”月曦虽然多日都没有出寝宫,但是却是知道皇宫中守卫森严,可是南宫灵为何会没有丝毫压力的就进来了?

    “你们母子俩都是这么天真呢,这可是我曾经住了十几年的皇宫,你以为我会不清楚这里的一切?”更何况她还有无敌的装备和下属。

    听着南宫灵的话,月曦心下一惊,“你将逸儿怎么样了?”

    “他啊?你放心,你若是不去,他是不会有事的,还等着你去陪他呢。”

    感受着月曦的气势变化,南宫灵一个挑眉,她竟然没有了内力?随即无情的嘲笑道:“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怎么样,要不求我?或许我会大发慈悲的考虑考虑。”

    闻言,月曦脸上瞬间浮现出勃然怒色,“放肆,你……来人!”

    月曦因为凤灵决一事,彻底的变成了废人一个,没有任何的功力,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可是无论月曦怎么呼唤,终是没有人回应她。

    南宫灵轻嗤道:“别叫了,叫的我耳疼,没有人会来救你,这个皇宫,以后都是我的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月曦,月国的月皇。”

    当着月曦的面,南宫灵将人皮面具拿了出来,缓缓地戴上,瞬间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便出现了。

    不得不说楚玉的手艺是极好的,人皮面具做的很是逼真,没有一点瑕疵。

    看着眼前用着自己容貌的人,月曦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没有功夫的她,只有靠蛮力。

    一把冲上前去,想要撕开南宫灵的面具,却被她灵巧的躲开了,讥嘲道:“你现在这种状态还想与朕斗?少天真了,没想到离开了朕,你就混成了现在这样,真是惨不忍睹啊。”

    随即南宫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斜睨着月曦,“当初你若是稍稍对朕好一些,说不定今日朕还会念及旧情。”

    一抹怨毒的灵光从她的眼中闪过,凑近月曦,一双狠毒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可是你没有,你的心里永远只有南宫浅那个贱人,还将玄月赐给她,这是朕最不能容忍的。”

    “好在玄月已经回到了朕的身边,否则,朕恨不得现在就让你立刻死去。”

    南宫灵一脸的快意,一个闪身就跃到了月曦的背后,一个踹在了她的腘窝处,让月曦“咚”的一声跪了下来。

    走到了她的跟前,大笑道:“月曦,不用给朕行此大礼。”嘴上是这么说着,却心安理得的坐在了身后的贵椅上。

    月曦看着愤恨的看着眼前的南宫灵,她气她没有了功力,现在面对南宫灵就犹如一个小孩面对一个大汉,毫无反击之力,她的经脉才好全,现在行动都有些困难,何来力气对付眼前这大胆的女人?

    她所有的话,只汇成了一句话,“你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南宫灵眉心微动,随即冷意翩飞,“我为什么?我变成这样还不是你害的?你还有脸问这问题?当初若是你肯给我一点爱,我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吗?”

    “你别站在道德的至高点看人,你也不是这样的吗?为了皇位不择手段,我不就是最好的见证吗?”

    “朕从没有把你当成仇人的女儿看待……”

    听到这里南宫灵大笑,表情甚至有些扭曲,打断了月曦之后的话,“还用‘朕’自称呢?让朕来告诉你,这东西再也不属于你了,我才是这皇宫里唯一的主人。”

    站起身来,一脚踹在了月曦的胸口上,猛地将她踹在了地上,走上前,无情的踏上了她的身子,俯视着月曦,阴狠的说道:“你永远是朕脚下的一条丧家犬,再无翻身之地。”

    月曦一时不备,被南宫灵猛地踹上了胸口,又是狠狠的一踩,身子早已受不住了,嘴角溢出一丝血迹,面容变得难看起来。

    看到这里,南宫灵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这就承受不住了?以前你的雄姿去哪儿了?”又是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月曦的胸口。

    踏下了月曦的身子,南宫灵将鞋底在月曦的身上重重的擦了一下,嫌弃的意味是那样的明显。

    而后蹲下身子,看着月曦,眼神中的凌迟之意是那样的明显,狠狠的剐着月曦。

    “以后你若是再自称‘朕’,那就是你受惩罚的时期,你放心,朕是不会杀了你的,即便是你那蠢儿子死了,你都还活的好好的,朕要狠狠的折磨你,要将这些年对你的恨意,加倍的还给你。”

    “朕……”月曦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又是被南宫灵狠狠的踹上了一脚,还夹杂着些许内力,骨头碎裂的声音是那样的明显。

    可是这声音在南宫灵听来是那样的悦耳,心情更加愉悦,她甚至有些感谢月潇将这个任务交给她,让她能看到月曦狼狈的样子。

    “真是不好意思,没想到你的身子那么脆弱,真是不禁折腾。”

    倏地,南宫灵的眼神又变了,狠毒的看着月曦,“不过朕却不会因为你这样就放过你,告诉你,今后的日子有你受的,你就好好的期待吧。”

    那变脸的速度着实有些惊人,月曦从没有想到南宫灵的心竟变得这般阴暗,更没有想到,她竟是这般的恨她。

    南宫灵对着门外唤道:“来人。”

    随后进来了之前的那两人,南宫灵瞥了一眼地上的月曦,他们便心领会神的将月曦押走了。

    南宫逸担忧的在牢里走动着,他所处的是一个铁牢,根本就逃不出去,他心里担忧月曦,照南宫灵的性子,一定是记恨上月曦了,也不知道她究竟会怎么对月曦。

    就在这时,大牢的声音响起了,南宫逸猛地奔向牢门,当看着奄奄一息的月曦被两人拖了进来时,急的双眼通红。

    “母皇……”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月曦都没有回应他。

    南宫逸长这么大,从没有见过月曦如此狼狈的样子,她嘴角的血迹是那样的明显,狠狠的锤了一下铁门,该死的南宫灵,竟然一点旧情都不念。

    那两人没有将月曦和他关在一起,而是押在了他牢房对着的刑房,月曦的四肢被铁链锁了起来,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待那两人走后,牢房恢复了寂静,只有他和月曦两人了。

    南宫逸摇了摇铁门,“母皇。”想要引起月曦的注意。

    可是月曦听见了南宫逸的呼唤,想要睁眼回应他,可是她的五脏六腑都疼的难受,就连呼吸都是困难的,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睁眼,抽吸一下,浑身都疼痛欲裂。

    南宫灵夹杂着内力的那一脚,差点就要了她的命,或许也是她预计好的,刚好吊着她一口气,半死不活。

    听着月曦微弱的气息,南宫逸眼眶忍不住急红了,他的母皇,是那样强大的存在,如今却奄奄一息的躺在了这里,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很自责,是他没用,让南宫灵有了趁虚而入的机会,是他没有守护好月曦。

    过了许久,月曦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但只能断断续续的吐露几个字,“逸儿……”

    “母皇。”听着月曦微不可闻的声音,南宫逸激动不已,他生怕月曦就这样悄悄的走了。

    “别……自责。”

    听着这话,南宫逸的胸口似堵了什么东西,压的他好难受。

    因为他是男子,所以从小月曦对他的关心远远不及对南宫浅,但是他却不像南宫灵那般记恨,在他心里,月曦无疑是爱他的,虽然她从没有表露过。

    但是就在这时,奄奄一息的月曦,竟然愿意浪费仅有的力气来安慰他,让他如何不自责,不内疚?

    月曦那样相信他,可是他却没有做好这一切,现在即便是后悔也来不及了,锁在这大牢里,什么都做不了。

    倏地,南宫逸的脑海中闪现出方才找月曦的目的,也许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也是月曦此时需要的精神支柱。

    “母皇,儿臣有一事必须告诉母皇,还请耐心听儿臣说完。”

    看着月曦微眨的眉睫,南宫逸便说道:“母皇,最近江湖上有个金眸女子的传言,儿臣直觉这人有种熟悉的感觉,不知母皇是否……”

    南宫逸的话还没有说话,月曦的双眼猛的睁开,强打着精神看向了他,“你……说什么?金眸……女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