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216章 月潇的计划

时间:2018-05-10作者:夜岚熙

    凤潇阁。

    月潇坐在大堂中,听着属下的汇报,面色凝重,金眸女子?

    世间从未出现过金眸女子,并且此人的武功很是高深,以前从未听说过江湖上有这样一个人。金眸,金眸,月潇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这两字,似乎觉得这似曾相识。

    忽然间猛拍脑门,她竟然将月曦当时在雪云山时的变化给忘了,记得月曦在当时的眸色变成了淡金色,莫非这两者有什么联系。

    忽然间,月潇的脑海中闪过一丝不可能的猜测,莫非南宫浅没有死?

    以前月流烨在世的时候,她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凤女的事,传说中的凤女,需要觉醒,才会真正的继承无上的力量。

    南宫浅没有死,这一句话炸响了月潇的内心,不过事实究竟是什么还说不准,一定要防范于未然,将一切的可能扼杀在摇篮之中。

    “你说的金眸女子,可有固定的地方?”月潇目光锐利,看着下方跪着的下属。

    “回禀凤主,那女子行踪很是诡异,几乎每日出现的地点都相差甚远,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不过那女子身旁跟着一个男子。”

    月潇陷入了沉思,金眸女子行踪不定,他们想要捉住那人就有些困难了。

    片刻后,再次看向了那下属,“你提起那男子有何意义?”

    “属下听众人对那男子描述,倒是与副阁主手下的灵枢护法有些相似。”

    灵枢?记得当时灵枢还放走了南宫逸,这个叛徒,不过既然是楚玉的人,就让她自己去解决。

    金眸女子这事,绝不能小觑,命令道:“让少主,和副阁主都回来,务必要快。”

    随后看向了长使,微微眯眼,“已经一年了,不知长使准备的如何?”

    “回禀凤主,一切准备妥当,就待凤主的一声令下。”长使站起身来,朝月潇行礼道。

    月潇点了点头,“恩,没想到冷氏秘法竟然是死士的克星,那这次……”

    “凤主放心,老夫已经将那药改良了,应该不会出现上次那样的情况,而且,老夫还要告诉凤主一件好消息,等待已久的终极的兵器,就在前些日子被制造出来了。”

    月潇一挑眉,面带喜意,眼神中流露出赞赏之意,“哦?就是你说的那飞船?”

    “是,飞船可以代步,若是想要攻打一座城,根本就不用步行,可以由陆地战,直接变为空战,而且以飞船的速度,可以给人以致命的一击。”

    这飞船是白家最想完成的一件器械,当初只是试做了一个的小型飞船,却没有来得及试验,就被灭族了。

    “很好,本主拭目以待。”月潇大笑。

    在这一年之间,凤潇阁恢复了元气,并且比以前更甚,月潇的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月曦,一年了,你准备好束手就擒了吗?

    ……

    南宫灵准备去验收成果时候,却看见了青炎,一脸的急色,“青炎,何事?”若非有事,青炎绝不会出现在凤潇阁外。

    “少主,凤主让你务必赶回去,有急事相商。”

    回去?她才回宫里,竟然又叫她回去,不过什么都比不了封玄月的事来得重要,“你先回去,本宫办完事就回去。”

    就在南宫灵准备错过青炎的身子离开时,却被他拦住了,“少主,凤主有令,务必及时回程。”

    南宫灵侧过头狠狠的剐了青炎一眼,早不来,晚不来,偏要等着她去验收成果时就来了。

    看青炎这样子,看来事情有些严重,回头深深的望一眼封玄月所在的地方,“行,那走吧。”

    青炎看着南宫灵为封玄月做的一切,心里万般苦涩,却又不知向谁诉说,他守了南宫灵几年,却从未得到过她的另眼相待。

    楚流枫一夜未眠,怕封玄月出现什么意外,便躲在一个角落,看封玄月的书房亮了一宿,心里担忧不已。

    终于等到他的书房的房门缓缓打开,竟然看见他恢复了以往的温润,他是有多久没有看到他这个样子了?

    似乎自从南宫浅坠崖之后,他就变了,可是他现在变回来又是为何?

    楚流枫为了很好的留在封玄月的身边,特地去学了易容,易容成了一个护卫,守在封玄月的身边。

    封玄月此时要回寝宫休整一番,然后去上早朝。

    跟着他回到了寝宫,待门关上的那一刻,楚流枫趁着天微蒙蒙亮,便闪身跟着封玄月进了寝宫。

    随后便上下打量着他,并且急切的问道:“玄月,怎么样了?”

    封玄月本想将这闯入寝宫之人捕获,一见此人竟是楚流枫,随即温润的一笑,“流枫,什么怎么样了?”

    见封玄月神色无异,手上仍旧是拿着九节鞭,楚流枫眉头微蹙,难道是他听错了,不是忘情药?

    可是楚流枫也有些疑惑,以往他都不会把九节鞭随意拿出,可是现在为何会这么大摇大摆的?

    “玄月,你要将这鞭子带去哪儿?”

    封玄月晃了晃九节鞭,“你说这个?拿去给灵儿。”

    灵儿?南宫灵?楚流枫不解,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玄月,你不记得浅儿了吗?”

    见楚流枫认真的神色,封玄月桀然一笑,“流枫,你说笑了,她可是你的妻子,我为何要记得?该记得的不应该是你吗?”

    拍了拍楚流枫的肩,“流枫,你应该多休息,知道她死了你心里不好受,你看你,现在神志都有些恍惚了。”

    随后看着楚流枫的衣衫,是守卫的衣服,封玄月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忍,沉声道:“等我登基了,我一定封你为王。”

    封他为王?楚流枫有些哭笑不得,封玄月是以为他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吗?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应该先弄清那药到底对封玄月做了什么。

    “玄月,你知道你这九节鞭从何而来吗?”

    从何而来?封玄月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楚流枫,“流枫,你真的该多休息了,这九节鞭当然是灵儿放在我这里的了。”

    楚流枫一把夺过九节鞭,想将上面的‘浅’拿给封玄月看,却发现,他看遍了鞭把,都找不到那个浅字在何方,鞭把已经变得光滑发亮了。

    他在这一年究竟有多想南宫浅,竟然让这鞭把光滑如初。

    看着失魂落魄的楚流枫,封玄月关切的问道:“流枫,你还好吗?为何脸色如此难看?”

    “玄月,可以将这九节鞭给我吗?”

    封玄月面色一变,猛地收回九节鞭,“不行,这是灵儿的,你想要其他的,我可以给你,这个不行。”

    灵儿,灵儿,听着可真是刺耳。

    “你就不好奇,你的头发为何会变成这样?”

    “灵儿已经离开我一个多月了,我想她,很想,这头银发是我对她的思念。”

    ……

    楚流枫与封玄月说了许多,才发现,那忘情药竟然将封玄月的记忆全给篡改了,他对南宫浅有多爱,现在就有多爱南宫灵。

    对于南宫浅,现在在他的脑海里只是一个路人,还是一个曾经纠缠他的路人,很是厌恶,但是看在楚流枫的份上,他没有很明显的表现出来。

    够了,真的够了,楚流枫已经不忍心听下去了,紧紧地握着拳头,南宫灵,你这样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借着封玄月对南宫浅的爱,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你现在拥有的是他人的爱,没有一丝愧疚,还心安理得的接受。

    “行了,流枫,我该去上朝了,你也不要想太多,那样的女子不值得你为她伤神。”

    封玄月摇了摇头,留下这一句话后便离开了,他很不赞同楚流枫的痴情,南宫浅真的不值得楚流枫深爱。

    ——**——

    凤潇阁。

    月潇看着带着些许不满地南宫灵,柳眉一皱,“灵儿,此时事关重大,你先把儿女情长之事放于一边。”

    “凤主,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能让你都如此着急。”南宫灵的语气有些不好,虽然月潇是她的娘亲,但是她绝不会叫她一声娘,这一切,都是月潇欠她的。

    “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一个金眸女子,本主怀疑,那女子是南宫浅。”

    南宫灵本是不在意的态度,却因为月潇的一句话,正襟危坐,“我亲眼看见了南宫浅的尸骨,她怎么会还活在世上?”

    “你确定这一切的经过,你都亲眼看见了?还记得月曦当时的金眸吗?”

    月潇的一句话,让南宫灵哑口无言,可是心里却是不信的,南宫浅怎么会有这样通天的本事?

    她不仅在箭上抹了毒药,更何况南宫浅还是从高处坠崖,怎么会活下来?

    金眸女子的传闻在路上回来时,也听青炎说过,当时她便想起了月曦,凤女的事,南宫灵自是不知道,所以不明白月潇的恐慌感从何而来。

    楚玉附和道:“凤主说的有理,属下也记得当时月曦的样子,确实是金色的眸子。”

    “玉儿,你手下的灵枢有消息了,他和那女子在一起,既然是你的人,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找到金眸女子,并且将她击杀,据说她现在已经有了身孕,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无论那人是不是南宫浅,她都不能活在世上,月潇不会允许一切威胁她的人存在这个世上。

    楚玉垂首,“是凤主,属下一定将这事办妥。”

    楚玉没有想到,灵枢竟然和那金眸女子在一起,一年了,一直没有寻到灵枢的踪迹,没想到竟然和一个怀孕的女子在一起。

    那女子肚子里的孩子会是他的吗?楚玉本很喜欢灵枢这个手下,可是一年前的不辞而别,让她伤透了心,为此还被月潇责怪,放走了月曦等人。

    有了异心的属下,不要也罢,这次就将他和那女子一起解决。

    看见了楚玉眼中的决绝,月潇点了点头,“玉儿,那你先退下,着手准备这件事。”

    待楚玉离开后,月潇才开始与南宫灵诉说,这一年,南宫灵因为上次利用她的事耿耿于怀,看见她就面无表情,月潇为此很是头疼,谁能想到,南宫灵竟是她的孩子。

    “灵儿,为娘要给你说说我们月族的秘史,这些事很重要,知道你喜欢封玄月,可是若是南宫浅还活着,你就永远没有机会。”

    南宫灵静下心来,看向了月潇,“说吧,我会好好听着。”虽然没有唤月潇,但是语气却是好了很多。

    “我们月氏一族……”

    月潇与南宫灵说了很多,几乎将她所知道的,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南宫灵。

    “那你的意思是,南宫浅有可能是真正的凤女?”

    “恩,所以月曦才会对她如此宠溺,以前想不通的事,若是加上这一点,就说的通了。”

    南宫灵秀拳紧握,没想到到头来,南宫浅竟然还没有死,真是命大。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要先下手为强,无论那人是不是南宫浅,我们都应该先把月国攻下来,月国的一切,你最熟悉,所以此事还是由你来最为妥当。”

    “你让我带兵攻打月国?”南宫灵一脸的震惊,她没想到月潇竟然将这么大的事交给她。

    “不错,为娘知道你的能力,相信你会将这事办的很好,这事也是为了你自己,今后你能否与封玄月在一起,全看这一举。”

    月潇不否认,她利用了南宫灵对封玄月的爱意,对付月国的事,还真需要南宫灵,她在月国生活了十几年,有了一定的根基。

    南宫灵眉心微动,若那金眸女子真的是南宫浅,那即便是封玄月用了忘情药,也是无济于事,总有一天他会想起南宫浅的。

    忘情药有一个缺陷,那便是不能看见以往深爱之人,否则将前功尽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