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88章 澈之喜

时间:2018-04-28作者:夜岚熙

    “主子啊,你就答应了吧,这么好的男人上哪去找?”小曼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再说,他是你命中注定的人,你就不要挣扎了。”

    无尽的沉默,让轩辕澈的一颗心,不停的悬着。

    “我以后的道路,注定不平坦,或许还会有无尽的危险等着我,你还是愿意陪在我的身边?”

    “我轩辕澈什么时候怕过危险?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永远只有你一个。”

    南宫浅还想再说什么,轩辕澈立马说道:“如果你还想说什么,我的回答都是,我只想娶你,你不必有其他的顾虑,只需好好享受我对你的爱意。”

    他都这样说了,她还能说什么?

    “好,我们的婚事是拖的有些久了。”她很庆幸,在她无助的时候,有这样一个男子将她拖出了黑暗之中。

    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南宫浅的答应,轩辕澈看着她有一瞬间的呆愣,“你……答应了?”

    南宫浅点头,喃喃道:“只要你不介意我今后身边有其他的男子,我愿意嫁给你。”

    即使愿意接受轩辕澈,南宫浅仍旧没有忘记白依洛和冷亦寒,并不是因为七星,而是他们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

    她不可能因为轩辕澈而抛下他们,说她花心也好,多情也罢,若是轩辕澈不能接受,那她就算是动情,也不会与他在一起。

    轩辕澈激动的站起身来,将南宫浅打横抱起,笑了笑,“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

    她这么美好,值得被其他的男子喜欢,她今后的道路,也少不了其他的男子,从接受她的那一刻起,他就放下了这个心结。

    南宫浅被轩辕澈猛地抱起打了好几个转,连忙抓住他的衣襟,“快放我下来。”

    看见了南宫浅的惊慌,轩辕澈连忙将其放下,担忧的看着她,“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有,只是有些头晕,可能因为才醒,所以有些不适应。”

    “抱歉,一时间太激动了。”轩辕澈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似乎处在梦境之中,有些不真实,忍不住掐了自己一下,有痛意,是真的。

    烈日正盛,受不住这炎热,南宫浅说道:“该回去了。”

    两人回屋后,南宫浅打量了一下房间,“你为何不让他们进你的院子?”

    轩辕澈笑着说道:“是骆歆说的吧?”

    “恩。”

    拉着南宫浅的手,走到了书桌旁,从下面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箱子,看了看南宫浅,“打开看看。”

    南宫浅也不迟疑,打开箱子,一股夹着尘土的气息飘来,只见里面都摆放着的都是些细小的东西,入眼的便是一方快要看不清真面目的丝帕,不过南宫浅却是识的。

    这方丝帕是她的,不解的看了一眼轩辕澈。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与你有关的,那丝帕上有你的痕迹,我不愿清洗,就这样放着,若是有时候想你了,就拿出来看看,那一幕你就我的场景便会显现而出,虽然看不清你的颜面,可是拿着它就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随后指了指一旁的药瓶,“这也是你给我留下的,里面的药没舍得用,我怕用了,就找不到你了。”

    随后又从里面找出另一个药瓶,“正是因为它,让我认出了你。”

    ……

    指着箱子里一件又一件的东西,一一的说给南宫浅听,从最初的不解,再到后来的感动,这个男子,心细如丝,让她如何不喜欢?

    从箱子角落旁拿出一副竖放着的画,打开一看,除了面部,其他都有,“现在可以将这画补全了。”

    见轩辕澈将画铺好,拿起笔蘸了蘸墨汁,便开始在画上添笔。

    片刻之后,一张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她’出现在了画上。

    “我似乎有些明白,为何独独不记得你的容貌了,只有遇见你,才会填满这一点空白。”也填满了他人生中的空白。

    “当初在楚国回来的路上,救我们的人,是你吧。”没有任何理由,南宫浅就认定是他。

    “有些担心,所以跟着。”

    这个男人,默默的为她做着一切,却不愿意说出来,让她的心一点一点的融化。

    想着这事,南宫浅忽然发现,她来了半年多了,却没见白依洛他们寻来,有金念在,怎么会找不到她?

    走出门外,望了望天际,“这里是什么地方?”虽然不知此处在何方,不过南宫浅却感觉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浅浅,这里是迷雾深林,一般人进不来,我也是偶然间发现这里的端倪,才得以进来。”

    点了点头,难怪金念会找不到,原来是迷雾隔绝了她的气息,现在她已经大变样了,身上的气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若是站在金念的眼前,恐怕它都认不出。

    不过这样正好,现在的她,不易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她因为上次坠崖,体内的内力已经完全消失了,若是现在被他们发现,她的处境可想而知。

    南宫灵的那毒药实在是有些霸道,不仅将她让她的内力流失,更是引起了体内的蛊毒。

    多亏了彩蝶,让她的蛊毒被抑制了,不过自那之后,她已经找不到彩蝶了,它究竟去了何方?

    见南宫浅看着远方陷入了沉思,轩辕澈心里一惊,她现在就想离开?

    他方才抱着她时,在她的身上没有感觉到任何一丝内力波动,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方才一直忍住没有问。

    将南宫浅扶到椅子上坐下,“浅浅,你现在感觉身子怎么样?”

    “我现在除了能吸收灵气,身上没有任何内力。”这是自她醒来就发现了的,为此还郁闷了好久,她若是没了功夫,怎样才能从那些人的身上讨回?

    原来没有感觉错,“你能醒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没有什么比你的性命更重要。”

    南宫浅没有告诉轩辕澈,她的身子比没有内力还要糟糕。

    南宫灵的那几箭,让她的经脉寸断,所以即便是现在她已经醒着,也只是死脉,只能靠灵气活着。

    不想看着南宫浅不开心的样子。

    忽的执起南宫浅的手,“浅浅,过几日,就在这里举办婚事如何?”

    他想娶她,疯狂的想。

    眼前的男子,执着的眼神,带着让她沉沦的爱意,向她征求意见。

    她有些害怕,怕撑不过那个时候,方才由于喜悦,一时间没有想到身子的问题,才草草的答应了轩辕澈。

    “小曼,我身上的问题有办法解决吗?”

    “主子是说你的经脉?”

    “恩。”

    “这可是一大机遇啊,就你现在这情况正好,可以说,所有的凤女都没有你走运。”

    南宫浅一听,它这这话是什么意思?她现在脉象死寂,如同行尸走肉,为何在小曼的眼里却是好的?

    她以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她似乎有些不信自己能醒来,在者,她也想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下去。

    可是她的身份不允许,渐渐地她身子的变化越来越大,有了期冀,便想要得到更多。

    更何况,她不想辜负眼前的男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主子,涅槃重生之意,真正的在与涅槃,以前的凤女都只是重生,未真正的得到凤女的传承,若是想要得到凤女的传承,便必须抛弃自己身上的所有,现在主子的状态就是如此,所以我才说主子走运了。”

    “若是接受了凤女的传承,主子一定是天下最厉害的。”

    “你说我可不可以抛开这凤女的身份不要?”有了力量,就有责任,她只想默默的讨回她所受的一切,并不想得到无上的力量。

    “主子,这可不行,这是命中注定的事,你也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以凤女的身份活下。”

    “你说,若是我得到了无上的力量,那又有什么用?他们只是凡人,经不起我的一击,那不是就任我为所欲为?若是有一任的凤女心肠不好,那世间不久遭殃了吗?”

    “主子,你担心的这些事都是多余的,成为凤女是要经过考验的,以前的人虽然是成为了凤女,可是他们没有逆天的的力量,在者,上天在选定凤女的时候,都是有准备的。”

    小曼又继续说道:“主子,凤女既然出现了,就说明处于凤女的对立面也出现了,那便是凤女的责任,并不是眼前这些琐碎的小事。”

    “对立面?那是什么?”

    被南宫浅问道了不知晓的事,小曼不自然的说道:“主子,我接受的传承还没有完全吸收,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对立面究竟是什么,不过若是主子不全力以赴,世间必将大乱。”

    听着小曼的话,南宫浅一脸的凝重,她向往的自由,似乎离她越来越远了。

    见南宫浅久久不言,脸色还渐渐的凝重起来,轩辕澈心里一紧,她还是不愿意吗?

    “浅浅,你若是觉着太早了,我们……”

    “不早,那就照你说的办,过几日我们就成婚。”

    “那你方才……”

    悠悠一笑,歪了歪头,“吓到你啦?”眼下还没有到那个时候,只需享受眼前就好。

    伸手刮了刮南宫浅的鼻子,嗔怪道:“你这丫头。”

    两人商量好之后,便将日子订在了七日之后,轩辕澈本想明日就将南宫浅娶进门,他是一刻都不相等,不过还有好多东西都没有准备,他也不能只顾着自己,虽然不会多华丽,但是一定要给她一个难忘的婚礼。

    知道两人要成亲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骆歆,她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让两人终成眷属了。

    这七日最是难熬,而且在成婚之前,骆歆还不让轩辕澈见南宫浅,说什么见了就不吉利,可把他给憋惨了,终于明白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终于等到了成婚的那日,院门口的鞭炮声骤然响起,轩辕澈前一晚便激动地睡不着觉,站前院中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外面,焦急而又欢喜。

    等了许久,手心的细汗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却仍旧不见南宫浅的影子。

    龙骁看着轩辕澈这不淡定的样子,忍不住出口说道:“公子,你就停下来歇息歇息,她一定会来的。”

    可是轩辕澈此时哪里还听得进龙骁的话,他是第一次做新郎,紧张的不行,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女子,今日就要嫁给他了,让他如何能淡然下来?

    说实话,到现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南宫浅就这样答应他了,让他觉着这一切都不真实,她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让他觉着这一切都是梦境。

    若真是梦境,就祈求永远不要醒来。

    终于在轩辕澈焦急的等待中,敲锣打鼓的声音传来,她来了。

    即便是知道她已经来了,他却更加的紧张了,又带着些许渴望,不停的张望着。

    看着远处被骆歆搀扶着的南宫浅,轩辕澈的心被填满了。

    由于众人都没有外出,所以只有将就着简陋些,轩辕澈也对南宫浅有些歉意,他本想给她一个美好的婚礼,可是眼下实在是没有时间准备太多,一切从简。

    南宫浅却是觉着,这是最好的,她不喜欢奢华,这温馨的婚礼正和她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