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85章 动心?

时间:2018-04-28作者:夜岚熙

    轩辕澈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又握紧了南宫浅的手,只见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姿态优雅,没有丝毫恼怒,不由的面带羞赧,蓦然松开手,“抱歉。”

    一个肆意张扬的美男子,竟会露出这般羞涩的样子,实在是有趣,南宫浅悠然的收回手,淡然道:“无事。”

    这可看着急了远处暗中观看的人,骆歆不由得掐了身旁的骆棋,可是话却是对着龙骁说的,“你说公子为何不趁机表白心迹啊,这样看着,实在是让人着急。”

    手臂间传来的痛意,让骆棋忍不住皱眉,低声破口大骂道:“骆歆,你这是干什么?”

    “就是揪一下你,你用的着大呼小叫的吗?就这点能耐啊?小气。”骆歆不屑的看着骆棋,若是龙炎绝不会这样斤斤计较。

    骆棋似乎知道骆歆所想的,“我没有龙炎那样的耐性,要揪人,你找龙炎去啊?”

    说到龙炎,没想到他还真的来了,见骆棋对骆歆大声说话,上前用手按住了他的头,“你欺负她?”乍一看之下,骆棋明显气势上就弱了。

    龙炎每日都会来看看骆歆,虽然每次都是被她赶走,不过还是不厌其烦的来被她赶,上次他冲着龙骁发火,来认了好久的错,骆歆才原谅他。

    头上传来的重意,骆棋心一惊,龙炎什么时候来的?

    “龙炎,麻烦你看清楚,是你的骆歆欺负我,我可没有欺负她。”骆棋恼怒的挥开龙炎的手。

    ‘你的骆歆’这四字砸在了龙炎的心里,荡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看在骆棋识趣的份上,龙炎也就不与他计较了。

    这里的动静,南宫浅感知到了,对着轩辕澈说道:“轩澈,可以让你的属下出来了,一直蹲在一个狭小的地方,不舒服。”

    轩辕澈的注意力一直在南宫浅的身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动静,本以为他们已经离开,被她这么一说,尴尬的向院外望去,果然。

    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他的怂样一定被他们看见了。

    对着龙骁他们所隐藏的地方招了招手,龙骁看着这群已经暴露了,却浑然不知的人,有些头疼,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究竟是怎么完成的?一点警觉感都没有。

    见他们还在不停的逗嘴,龙骁开口制止道:“你们少说两句,公子叫我们回去了。”

    骆歆这才反应过来,看向了院子,只见两人都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心下一顿,他们是不是坏了轩辕澈的好事?

    忍不住又掐了骆棋一下,“都怪你,看吧,这下暴露了,你若是大度点,我们至于这么快就暴露吗?”

    骆棋见暴露了,也不再忍了,“我说你这个母老虎,也只有龙炎才受得了你。”

    “你说谁是母老虎?”危险的眼光落在了骆棋的身上,骆棋见两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咽了一口水,躲在了龙骁的身后。

    “还能有谁?”终于找到了一个庇护,骆棋忍不住补刀道。

    龙炎看不下去,就准备与骆棋决一战,龙骁见他们的气势越来越盛,出声严厉道:“你们这是让姑娘看我们的笑话?还是想给公子抹黑?都说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你们若是再这样,就都罚禁闭去。”

    龙骁的话终于起到了作用,几人都哑口无言,胆战心惊的看着南宫浅,只见她丝毫没有轻嘲之意,相反还是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

    晨曦打在了她的侧颜上,是那般的光彩迷人,看着南宫浅的表情,众人不由想到,她应该没有看到他们的窘态吧?

    众人走近后,龙骁才将一直握于手中的寒玉交给了南宫浅,“姑娘,这是公子寻的寒玉,应该能暂时抵挡一点时间。”

    南宫浅嘴角泛着浅浅的笑意,优雅的接过寒玉,一个侧目,“谢谢!”

    轩辕澈摆了摆手,“不必客气。”

    看着这么生疏的两人,骆歆急了,这得何年何月才能修成正果?

    不行,她一定的给轩辕澈一点指导,总是这样相敬如宾,南宫浅迟早会被其他的男子夺走的。

    龙骁看了一眼南宫浅,惊异道:“姑娘今日坚持了似乎多了不少?”

    “以后都不用沉睡了。”

    “哦?那是为何?”轩辕澈的寒玉并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啊。

    “还是你们公子寻到了一样好东西,方才你们应该都看见了,就是那个瓶子里的东西。”

    说道这里,众人不好意的面面相觑,南宫浅原来早就知道他们在偷看,心虚的瞥了轩辕澈一眼,希望不要被罚禁闭就好。

    看着这尴尬的气氛,龙骁开口道:“公子,你离开的时日已久,我有些事要与你细说。”

    轩辕澈看了看南宫浅,只见她点了点头,便遂龙骁离开了,轩辕澈一走,众人都坐不住了,便又都一起离开了。

    只有骆歆留了下来,她与南宫浅相处惯了,也不觉得别扭,直接发问道:“小姐,你是怎么看待公子的?”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很感谢他为我做的一切。”

    见南宫浅仍旧是不带任何情愫的言语,骆歆便直言道:“小姐,你虽然没有与公子拜过堂,不过,在我们大家的心里,你已经是公子的妻子了,难道你就没有任何想法?”

    想法吗?似乎是有的。

    南宫浅虽是表面云淡风轻,可是她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轩辕澈为她所做的一切,历历在目,特别是为她药浴时,她不是没有看见,她光着身子躺在他的面前。

    即便是已经习惯了波澜不惊,还是因为那一幕羞红了脸。

    她不知道她为何会有那种感觉,看着轩辕澈事事都亲力亲为,说不出的感动,甚至还有一点心动?

    在知道他便是轩澈时,她的心彻底的荡起了一股波澜,她不是多情之人,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方才与轩辕澈碰手的那一刻,她竟奇迹般的不想放开,是那双温暖的手,将她从无尽的黑暗中引出。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条线默默的将他们牵连起来。

    “小曼,我为何会有这种感情?”

    小曼只顾着高兴了,一时间没有注意外界的事,有些迷糊,“主子,什么感情啊?”

    “我虽与轩辕澈相处的时间不多,可是我却有些心动是怎么回事?”对于小曼,南宫浅也不隐瞒你,他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有些人,动心了就动心了,没有必要隐瞒。

    “这很正常啊,你们之间的缘分是天注定。”小曼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主子,你命带七星啊,轩辕澈是其中的一员啊,就算你想逃避这段感情,也是避不了的,更何况他那么真心的照顾你,你的身子已经熟悉了他。”

    听着后面的话,南宫浅只想扶额,她的身子已经熟悉了他,这是什么话?只想感叹,小曼啊,有些事不懂,就不要乱说。

    见南宫浅陷入了沉思,骆歆咬了咬牙,也不知道自己说出这些后,会不会对公子有影响,“小姐,我一直都很喜欢公子,他是世间少见的美男子,但是我并不是因为他的容貌而倾心。”

    骆歆满脸的向往之意,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之中,“自我第一次见着公子之后,我才发现,世间竟有这样的男子,他的一举一动,无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渐渐的接触,我才发现,他虽然贵为皇子,可是却没有架子,无时无刻不心系着天下,对待我们这些属下,也是极好。”

    “不过这么多年以来,公子心里只有国事,从未有过儿女私情,所以我便以为,若是一直都没有喜欢的人,那我就是有机会的,直到有一天,我看见公子坐在房檐上,露出了他从未展现过的柔情,作为心细的女子,我知道,公子心里有人了。”

    “我嫉妒,守候这么多年的公子,竟然有了喜欢的人,可是一直过了许久,都没有见到那女子,之后便也就淡淡的忘了。”

    “可是有一天,我看见公子竟然在买醉,一探之下,才发现公子竟然要与小姐联姻,他很不开心,心里记挂着的人没能在一起。”

    “我知道公子将要联姻的对象,一时也有些愤怒,小姐的名声,在当时并不好,而且还有众多的夫君,我想将这一切告诉公子,可是他却不愿听,既是联姻,他愿意为了轩辕国放弃自己的感情。”

    “听到公子的话,我心里仍旧有丝期望,之后我便有任务在身,离开了公子的身边。”

    “可是没想到回来之后,竟然听说一心只有国事的公子,竟然放下了政事,甘愿放下身段,事事亲为的照顾他曾经买醉不满的联姻女子。”

    “我愤怒,因为从未见过小姐,我不知道为何,就是这一转眼,公子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可是当看到小姐时,我所有的不甘与怨恨都一消而散了。”

    说着骆歆跪在了南宫浅的身前,“让小姐听骆歆说这么多闲话,还望小姐见谅,只是希望小姐能明白,公子对于感情之事,不与一般皇子相似,他是无比专一的,希望小姐能给公子一个机会。”

    南宫浅站起身来,微微弯腰,伸手扶住骆歆的身子,“骆歆,你这是做什么,我并没嫌你多话,相反我很喜欢听你家公子的事。”

    骆歆眼前一亮,激动的无以复加,“小姐这意思……”

    “你还是先起来,再与我慢慢细说,今日时间还很多,你想说什么,我都听着。”

    骆歆站起身来,坐到了一旁,便开始与南宫浅说有关于轩辕澈的一切了。

    而这边,龙骁将轩辕澈带回院子后,便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公子,你做其他的事都得心应手,为何独独在感情上的事这么愚钝。”

    对,没错,是愚钝,明明心爱的人就在眼前,却一直局促,不肯表明心迹,看的他们那叫一个着急。

    骆棋指了指龙炎,对着轩辕澈说道:“公子,你若是能学到龙炎的一点,肯定早就抱得美人归了。”

    随即便举例说道:“你看看龙炎,在感情的事上,那是绝不马虎,什么死缠烂打的法子都用上了,这么厚颜无耻,刀枪不入的脸皮,我们不指望公子也这样,只是想公子有什么就大胆的说出来,你一直憋在心里,什么时候才能将姑娘追到手?”

    “你看看龙炎啊,即便是骆歆那样拒绝,他都不泄气,公子你还怕啥呢?”

    龙炎可是不满了,什么叫死缠烂打,厚颜无耻?他和骆歆可是两情相悦好不好?

    没看到最近骆歆都对他柔和了一些吗?当然这也只是龙炎一人的想法。

    “骆棋,是不是刚刚的切磋没有继续,你皮子痒了是不是?你劝公子就好好劝,这么损我是几个意思?”龙炎双手交叉捏拳,指骨间咔咔作响。

    见两人又是一副拔剑弩张的姿态,龙骁怒声道:“你们要吵去一边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