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83章 沉重的爱

时间:2018-04-28作者:夜岚熙

    “你说公子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骆歆现在是止不住的担忧。

    “他和骆棋一起,只是去寻找寒玉,应该不会遇上什么难事才对。”不过这也说不准,现在外界实在是有些乱。

    “要不派人出去找找?”

    龙骁摇了摇头,“不知道公子的具体位置,出去也是毫无目的的寻找,还是先等等看。”

    “可是龙骁,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等下去了。”

    “你们在说什么没时间了。”清冷空灵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南宫浅醒了,骆歆转头看向了她,“小姐,没什么。”不想让南宫浅担忧,她的情况还是有些不稳,不宜多加操劳。

    可是一转眼,她却看见南宫浅赤脚走下了地,一袭雪白的轻纱衣,配上白嫩的玉足,说不出的空灵清逸,急忙上前,“小姐,你怎么不穿鞋就下地了?”

    忽然间拍了拍脑门,是她疏忽了,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南宫浅,“小姐,是骆歆的错。”她竟然没有给南宫浅准备鞋子,因为南宫浅以往醒来的时间都不长,所以从未下过地。

    “无事,这样挺好的。”已是入夏,天气日渐炎热,踩在地上的感觉还不错。

    骆歆连忙找来一双干净的鞋子,准备伺候南宫浅穿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

    许久都没有接触过阳光了,南宫浅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你们方才在说什么?”似乎那事与她有关。

    “小姐,真的没事,你难得醒来,就不要为这些操心了。”

    南宫浅看骆歆的刻意隐瞒,但是看他们的脸色都是勉强挤出笑容,究竟是何事让他们担忧?

    南宫浅虽然是入眠的状态,可是小曼却是一直清醒的,“小曼,你知道他们方才在说什么吗?”

    “主子,方才他们在说公子为何还不回来。”

    轩辕澈?似乎自她醒来,从未见过轩辕澈。

    “你们公子是去做什么了?”南宫浅的突然发问,让骆歆心里一跳,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龙骁却与骆歆的观点不同,照他的看来,南宫浅似乎并不喜欢轩辕澈,应该在他回来之前,多为他说点好话,看他那么着急的样子,龙骁也有些看不下去。

    “公子为姑娘找寒玉去了,本约定两月的时间,可是明日就到了期限,他却迟迟不见踪影。”

    “寒玉?”随即拿出挂在脖颈间的玉问道:“是这东西吗?”

    “是的,此玉极其难得,能找到一块都是大幸。”

    南宫浅脸色顿时变了,骆歆看到这里有些担忧,不停的对龙骁使着眼色,这时候与她说这些干什么?

    可是怕龙骁说出更多的事,“小姐,我们耽搁一会儿。”骆歆便拉着龙骁走出了院外。

    南宫浅知晓他们有话要说,点了点头,自醒来后,她发现,小曼能听到距离她不远处的风声,只要是她的周围,似乎就瞒不了她。

    将龙骁拉出院子后,骆歆便说道:“龙骁,小姐现在不宜为这些事操心,她才醒,情况还不是很乐观,若是想多了事,灵力耗费太多了怎么办?”

    “更何况公子现在还未归,那块玉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你放心,她的思考占时不会影响灵气的吸收,你难道不想帮公子抱得美人归?”

    听到这里,南宫浅勾唇,浅浅的一笑,这骆歆还是不错的,与琴月有些相似。

    ……

    两人回来之后,骆歆便将话语权交给了龙骁。

    “你继续说吧。”

    “姑娘让我从何处说起?”龙骁倒是挺想将他们之间所有的事都告诉南宫浅,轩辕澈那人,一定不会自己说,看着这两人之间,龙骁只想感叹,追妻之路漫漫。

    方才听到小曼的传话,似乎这期间轩辕澈为她做了很多事,不知怎的,就想继续听下去,“就从你最初知道的事说起。”

    南宫浅还隐约的觉着,龙骁知道她是凤女的事。

    若是对南宫浅和盘托出,就不知道会说道多久,龙骁怕南宫浅支撑不住,“姑娘,这话有些长,也不知道姑娘能否坚持到那个时候。”

    “今日,应该至少坚持一个时辰以上,所以你不必担心,若是今日没有说完,那就再等我醒来继续说。”

    龙骁却是站起了身来,指向了院外,“姑娘若是不介意,能否与龙骁走一趟?”

    骆歆自然之道接下来的话她不便听,便默默的留了下来。

    龙骁走在前面引路,“姑娘,当初公子把你救回来时,那时的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息,我们都不信公子会把你救活。”

    “公子在见到你坠入悬崖时,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保命的药赠予了姑娘”

    “骆离是我们这里的大夫,他已经劝过公子许多次了,可是公子从未放弃救你。”

    南宫浅听到这里,笑了笑,“你是来当说客的?”

    这龙骁很聪明,这是南宫浅的第一直觉。

    “姑娘不是让我把知道的都说了吗?不过姑娘感觉的不错,我的确是相当说客,不过结果在于姑娘。”

    “说吧,我听着。”南宫浅还蛮有兴趣,听龙骁说她在坠崖后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

    终于走到了灵泉旁,龙骁将一旁青石上的尘土拂干净了,“姑娘请坐。”

    南宫浅也不扭捏,直接坐了上去。

    “最初带姑娘回来时,由于你已经没有气息了,可是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重,公子便让你泡在了药汤里面,可是令所有人都惊讶的奇迹发生了,即便是没有生息的你,也将药汤中的药力全都吸收干净了。”

    “待你药浴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你的需要时,公子又让你泡这灵泉。”

    听着灵泉,南宫浅心里闪过了一丝疑问,“既是灵泉,为何会没有灵气?”

    “这里面的精髓都被姑娘吸走了,所以它已经不是灵泉了。”

    龙骁虽没有说什么,不过南宫浅却觉着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你家公子,为何会这样做?”她与轩辕澈见面不过是那一次,并且她还出言挑衅他,可是为何?

    “龙骁也不清楚,不过龙骁看得出,公子对姑娘的心意,再明显不过了。”

    南宫浅忽然间觉着欠了轩辕澈好大一个人情,奈何时间太短,让龙骁说出全部的实情也不太可能,可是这时,小曼的声音却在南宫浅的脑海中响起。

    “主子,小曼知道,小曼知道这里的一切,可以全部还原给主子看。”

    小曼的话让南宫浅欣喜不已,说出来的未必有眼见的属实。

    站起身来,“我们回去吧。”

    不知为何南宫浅突然不听了,龙骁不解道:“姑娘不想知道之后的事?”

    “不必了,我的时间不多了,该回去了。”

    回屋后,南宫浅便躺在了床上,陷入了沉睡中。

    骆歆不解的看着龙骁,“怎么样?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龙骁无声的摇了摇头,南宫浅是不喜欢轩辕澈吗?为何一说到他的心意,她就要离开?

    南宫浅顺着小曼的执意,走到了自己的神海之中,看来小曼还挺享受的,将自己所住的地方变成了一片彼岸花海,看着越发妖艳的小曼,“看来那灵气不是白吃的。”

    “是吧主子?我就说,小曼能帮助你。”

    “废话少说,你怎样让我看到当时的情景。”

    “主子,我这就给你变出来。”

    言讫,小曼飞到了南宫浅的面前,变成了一面镜子的样子,不一会儿,上面便显示出画面了。

    看着久违的画面感,南宫浅不得不感叹,这就像现代的电视机一样,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生动的画面了。

    只见开篇便是她从崖上坠落的样子,之后轩辕澈发现了她,不顾众人反对将药喂给了她。

    看着眼前伤口累累的自己,南宫浅忍不住心惊,这样还有救吗?

    在路上,他的解释,她救过他?

    她为什么不记得了?一直看着轩辕澈的脸,南宫浅才发觉,似乎真有那么回事。

    她曾经救过那个血衣少年,原来就是他?

    再是后来的药浴,他的脸红,还有他的欣喜。

    直到药浴之后轩辕澈为她缠上绷带,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后,看到解开绷带的她,南宫浅自己都忍不住震惊了。

    里面的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是她吗?

    自她醒来之后,她便一直没有看过自己的样子,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看到了轩辕澈的离开,南宫浅的心微动。

    在她坠崖的这段时间,竟然还能遇到将她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人,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他一个堂堂的太子,竟然为她屈尊做到这个地步。

    他在这里照顾她,那他的政事呢?又是谁在处理?

    轩辕皇身子不好,一切的重担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可是他却抛弃了一切,来照顾她,究竟是什么在支撑他?

    更何况,是将她从地狱拉了出来,难怪当时她感觉到一股阻力将她与地狱隔绝。

    一切都看完后,小曼变回了原形,感叹道:“主子,你命真好,这个轩辕澈实在是太痴情了。”

    “小曼,你不懂人间的感情,不是所有的爱都会有回应的。”轩辕澈突如其来的爱,让南宫浅有些不知所措。

    “他那么好,主子为什么不喜欢?”小曼一脸问号的看着南宫浅。

    不想与小曼说这问题,南宫浅便岔开道:“你能看到他现在的处境吗?”

    照龙骁所说,两月就该返回,可是都到了今日了,他还没有任何消息。

    “主子,小曼不是万能的,只知道主子身边发生的事,其他的事,我无能为力。”

    拿出颈间的寒玉,“你说这寒玉能坚持多久?能让我完全恢复吗?”

    “这块寒玉能让主子恢复,不过……”小曼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南宫浅挑眉,“不过什么?”

    “不过因为有我的吸收,所以,不够主子恢复了。”小曼胆战心惊的低下了头。

    “无事,既然我是你的主子,就应该对你负责,若是灵力不够,又该如何?”她才接触凤女的事,有些还是不太清楚,既然他们那么紧张灵气,一定有什么原因。

    “那主子就是没有完全觉醒,就只有回到黑暗空间了,并且永远不会有重生的机会。”

    “不过主子,我可以占时不吸收灵气。”

    “为何?”

    “若是主子存在,我就存在,所以只要主子吸收就可以了。”小曼也是个怕死的,它的生命已经和南宫浅连为了一体,所以只有忍痛割爱了。

    “敢情你最近都在骗吃骗喝啊?”危险的眼神落在了小曼身上。

    感受到危险的逼近,小曼小小的身子打着颤抖,“主子怎么能这么想小曼呢?小曼还不是想努力恢复,然后努力帮助主子。”

    “想当初是谁鬼机灵来着,你让我如何信你?。”

    小曼举起了两片长长的花瓣,“主子,大不了小曼去找就是了。”不过这也等南宫浅恢复之后,这句话它没有说出来。

    “哦,不是说这寒冰玉是极稀少的存在吗?”

    小曼眼见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跳到了南宫浅的面前,似双手抱胸,极具傲慢的说道:“那些笨家伙,对他们来说肯定很稀有,不过找灵玉可是小曼的强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