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81章 初醒

时间:2018-04-26作者:夜岚熙

    淡金色的光晕笼罩在羽翼的周身,只见那羽翼以肉眼的速度快速的增长,看的骆歆心奇不已。

    待羽翼停下生长时,一对完美的羽翼便形成了。

    而南宫浅就静静地躺在羽翼之上,没有任何动静。

    看着羽翼的形成,龙骁才发觉,他对于凤女的事还知之甚少,从未想过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幸亏骆歆的到来,让她的羽翼变得丰满起来。

    看着这一幕,就连一向多言的龙炎也忍不住惊讶,这究竟是如何一回事?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异?

    即便是南宫浅长出翅羽后,骆歆也觉得没有丝毫的违和感,似乎她本该是这样的。

    这样一个高压圣洁,神圣高贵的女子,为何会被世人传的那么不堪?

    就在羽翼成形的那一刻,突然间又消失了,似乎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骆歆揉了揉眼睛,再睁眼一看,还是没有。

    侧头问道:“她这是……”

    “若是猜的不错,今晚应该就是她羽翼成形之时,这已经完全成为她身子的一部分了,或许只有要用到的时候,才会显现。”龙骁也仅是根据自己的推测说出。

    不过南宫浅身上有太多的谜团待他去解开。

    就在羽翼消失之后,南宫浅的身子掉落了下来,龙骁急忙上前接住了她的身子。

    羽翼成形之时,也是天色渐亮之时,骆歆忍不住上前看了一眼南宫浅。

    只是一眼,便让她移不开眼了,这是凡人的样子吗?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

    倾国倾城?绝代佳人?国色天香?似乎这些都不够形容她带给人的震撼。

    即便她是一个女子,也忍不住被她所吸引,如新月清晕,汝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

    面如凝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只是静静地躺着,便有无尽的魅惑。

    若说圣洁,可她额前盛开的花是那样的妖艳,若是魅惑,可她整体给人以高贵洁雅之感,似明珠美玉,纯净无暇。

    圣洁与妖魅都集于一身,似违和,却又异常和谐。

    龙骁这才发现,南宫浅额前的曼珠沙华,已经成为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金色的它,变成了鲜红色印在了南宫浅的额前,是那样的妖艳魅治,娇艳欲滴,夺人眼球。

    难道她已经成功?所以曼珠沙华已经正式成为了她的守灵花?

    “这就是她的真容吗?好美。”骆歆忍不住赞叹道。

    龙骁将南宫浅抱回了床上,骆歆却一下子就坐到了床边,一眼不眨的看着南宫浅。

    内心不禁感叹道:不愧是公子看上的人,就连她一个女子,都忍不住被她吸引,难怪公子会为了她,牺牲那么多。

    不知不觉间,晨曦已经透过窗户射了进来,众人才反应过来,不知不觉间,他们竟然守了一宿。

    在晨曦的映衬下,南宫浅更显出尘脱俗。

    见骆歆被南宫浅迷的找不着方向了,龙炎不满了,这还没有出现一个情敌,竟然被一个女子捷足先登了。

    虽然他承认,南宫浅的容貌的确世间无人能及,不过再美,他也不会放弃骆歆,忍不住说道:“歆儿,熬了一宿了,也该回去睡了。”

    骆歆头也不转,直接摆了摆手,“你自己回去吧,我还要代替公子照顾她呢。”

    “歆儿,这里可是龙骁……”

    骆歆不耐的回应道:“他一个大男子,怎么照顾好她?既然我回来了,就让我来照顾。”

    龙骁这次是完全放心了,骆歆没有半分嫉妒南宫浅的意思,本想她爱慕轩辕澈已久,会暗中给南宫浅使袢子。

    不过看这情况,她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与昨日那带着点愤怒的眼神完全不同。

    她已经完全没有那心思了,甚至还很喜欢南宫浅,这样他也可以回去好好歇息了,一个月都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踏踏实实的睡个懒觉了,着实有些想念。

    见龙炎还想说什么,龙骁轻咳了几下,打断了他的话,“既然这里有骆歆,那我也可以放心回去了。”

    骆歆见龙骁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惊疑的看着他,那眼神中饱含询问。

    “你说的对,你是女子,照顾她方便些,我一个大男子,实在是有些不便。”

    “以前可没听你这么说过。”骆歆撇了撇嘴。

    可怜的龙炎,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就被两人彻底的无视了。

    “你一定要我说明白吗?你最初来的目的是什么,你我都清楚。”龙骁挑眉道,骆歆或许自己都不清楚,她已经不知不觉间被龙炎影响了。

    或许对于轩辕澈的爱慕,只是一直以来的习惯,现在应该只是仰慕了吧。

    骆歆这时突然有些害怕龙骁说出实情,可是不知究竟是为什么,是怕轩辕澈知道吗?还是怕龙炎知道?

    她不清楚,不过她只知道,不能让龙骁说出实情。

    “不用了,以后这里就交给我就行了。”骆歆不敢直视龙骁的眼睛,他的眼神太犀利,稍不注意,就会被他看透所有。

    龙骁笑了笑,“那我就谢谢你替我解围了。”伸了一个懒腰,舒心道:“终于可以回去睡觉了。”

    龙炎一直看着两人打哑谜,却不明所以,想要问清楚,却被龙骁拉走了。

    “走吧,别在这里碍手碍脚了。”

    龙炎一个挣脱,有些不满,现在的他,看谁都是情敌,带着点探视的目光看向了龙骁,“你们究竟瞒着我说些什么?为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你不是都听着的吗?我们能说什么?”

    “当我是傻子?我虽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你们有秘密瞒着我。”龙炎的声量不禁太高了些。

    骆歆站了起来,一脸怒意看着龙炎,“龙炎,你这是发什么疯?这里还有病人,你要发火,去外面,不送。”

    言讫,便坐回了床边,看也不看龙炎,显然是气得不轻。

    龙骁也不知龙炎在想些什么,他和骆歆之间怎么会产生火花?这龙炎想的未免太多了些,为何就不这样想轩辕澈?

    骆歆对轩辕澈的感情也不是那么隐秘,他为何会看不出来?

    拉着龙炎,“走了,再不走,你以后都不要想她会给你好脸色。”

    龙炎也知道方才他冲动了,心里有些慌乱,想要与骆歆说些什么,却发现,她似乎根本就不愿理他,微张的嘴,又慢慢地闭了起来。

    龙骁看着这两人,实在是有些头疼,这事怨他,若是他不说那句,就不会是这种状况了。

    “走吧。”拍了拍龙炎的肩头,示意他不要说任何的话。

    龙炎看着龙骁眼里的意思,默默地跟着他离开了。

    待两人离开后,骆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抛开方才的一切。

    暖阳越来越盛,南宫浅周身似乎染上了一声光晕,看的骆歆忘记了方才的不快,剩下的只有不住的赞叹。

    打了些水来,看龙骁那样子,怕是许久都没有开门看过她的情况,更不用说为她清理了。

    拧干帕子,小心的为她擦拭着,吹弹可破的肌肤,看的骆歆一阵艳羡。

    就在骆歆准备擦那守灵花时,忽然间,眉睫的微睁,触及了骆歆的手,一阵细痒感传来,惊的骆歆差点拿不稳手中的帕子。

    她是感觉错了吗?

    移开手一看,没有任何异常,拍了拍胸口,一定是因为昨晚没有睡觉产生幻觉了。

    骆歆看着南宫浅额前的花,心里微动,这花太美了,鲜艳夺目,开的正盛。

    就在骆歆准备继续擦拭时,腕间传来一股冰凉之感,被紧紧的握住,细一看,竟是一只皓肤如玉的纤手。

    再一看,眼前之人已经微微启眸,冷冽的声音传来,“你是谁?”

    手腕间传来痛意,骆歆微微皱眉,没想到这南宫浅初醒,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

    “朝阳公主,我是骆歆,轩辕太子的属下。”

    “轩辕太子?”南宫浅的手微微的松了开来,她本以为她已经死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她在无尽的黑暗中徘徊了太久,似乎就要走到阎王殿时,却被一股吸力给拉了回来。

    可是即便是被拉回来,她还是在黑暗中徘徊,看不见光明,无尽的寂寞快要将她吞噬,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她已经习惯孤独一人了。

    可是有一天,她忽然发现她走到了一片彼岸花的河边。

    这就是黄泉吗?看着眼前一片血红的花海,南宫浅笑了,在黄泉路上有着美丽的风景似乎还不错。

    向着那唯一的道路走去,每日看着彼岸花的变化,不知过了多久,她看惯了彼岸花的轮回,花叶两不相见的意思,她终于明白了,生生相错,永远不能相见。

    可是看了花开又花落,不断的循环,她似乎还没有走到黄泉的尽头,可是她的心境已经能做到波澜不惊了。

    不喜不悲,淡然的看待这一切。

    突然有一天,一只花灵飞到了她的面前,“你为何没有发怒?”因为南宫浅的淡然,它找不到任何机会下手。

    不在意的笑了笑,即便是花灵出现在南宫浅的面前,她也没有任何一丝惊慌,“我为何要发怒?”

    “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无论走多久,都走不到彼岸,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徘徊,你还要坚持吗?”花灵一直盯着南宫浅的一举一动,想要抓住一个空隙。

    “这里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这么美丽的花,这一路的风景,很美。”

    “你因为背叛而死,你不怨恨吗?”

    “怨恨?我为何要恨?每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没必要强求他人。”在无尽的黑暗中时,南宫浅就曾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她恨吗?

    似乎这一切都变得那么不重要了。

    在这彼岸花海中的这些日子,看着生生相错的轮回,她发现,恨真的不重要,珍惜才是最重要的,她有爱她的人,那些不爱的人,没必要放在心上。

    “那你就一直待在这里吧,若是没有其他的情绪,你永远也不会离开这里。”花灵的消失了,它的话飘荡在这片花海中。

    要其他的情绪吗?是它强调的愤怒,还是恨?似乎都是负面情绪呢。

    南宫浅虽然看不到那花灵的表情,不过似乎它并不是为她好呢。

    她这辈子,大概永远与恨无缘了,因为那些人已经不会放在心上了,何来恨?

    又过了不知多久,花灵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似乎比上次虚弱了许多,南宫浅浑身没有破绽,它抓不住空子,所以不得不出面妥协。

    若是它再不认输,它就要消失在这片空间了,永远都没有回头之日了。

    “恭喜你,得到了我的认可。”

    可是南宫浅的反应,却差点让花灵剩下的气都消失殆尽,“我为何要得到你的认可?你的认可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狡猾的花灵,南宫浅从它离开那一刻起,便注意到它一直在她的身边徘徊,想要吞噬她的灵魂,似乎想的简单了些。

    原来负面情绪就是它的容身之所,难怪会被世人称为“幽灵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