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66章 轩辕澈的窘迫

时间:2018-04-23作者:夜岚熙

    待轩辕澈回到轩辕国后,知晓了事情的始末,原来是南宫浅救了柒皇后等人,现在到处都在传南宫浅已经逝世的消息,他有些庆幸,幸好临行前,让两人不透露南宫浅的消息。

    并且随意的找了一个罪犯代替南宫浅的尸体,虽然有些不妥,不过这也应付了那些寻找南宫浅的人,她的处境很是危险,这样一来,就落实了她去世的消息。

    柒皇后看着轩辕澈,有些内疚,“澈儿,母后对不住你。”

    轩辕澈不解,“母后何出此言?”

    摇了摇头,柒皇后有些惊异,“澈儿不知道朝阳的事?”

    “在回来的路上,知晓了她的事。”轩辕澈的声音有些低沉,让柒皇后更加内疚了,以为他是在为南宫浅的事伤神。

    “都怪母后不好,识人不清,当时就该让她与我们一道回来,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事了。”柒皇后叹了口气,无奈的垂下了眼眸。

    “母后,你认为她会放下月皇独自离开?”

    “是母后考虑不周。”难怪当时轩辕皇要执意让他与南宫浅联姻,而不知选择南宫灵,看来她的眼光还是太差了些。

    “这事都过去了,母后就不要自责了。”听不出轩辕澈话里的波澜,这让柒皇后内心更加不淡定了。

    “澈儿你怨母后吗?”

    轩辕澈释怀的笑了笑,“母后不要多想了,儿臣怎敢怪罪母后?”

    “若不是当初母后对她的阻拦,你们现在的一切,兴许就会不一样了。”当时她那样侮辱南宫浅,让她待不下去,不然她与轩辕澈之间,就不会经历这些波折了。

    “母后,这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现在需要应对的是楚国的人。”

    一回来便听闻了当时雪云山发生的事,还有现在楚国的局势,对于他们很是不利,“楚国已经落入了月潇的手中,也不知道她何时会向其他国家发动战争,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便是好好备战。”

    轩辕羽也点头附和道:“他们的战斗力极强,若是一个国家的人都是那样的身手,只有我们三国联合起来。”

    “可是我们现在所要面临的不仅是外患,还有内忧。”轩辕澈微微皱眉,轩辕宁最近实在是太平静了,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还是防着点好。

    “秦舒那俩母子,也不知道在筹备些什么,最近几乎没有一点动静。”说起这事,柒皇后的脸色,顿时变难看了起来。

    轩辕澈心里想着南宫浅,也不可能待太久的时间,轩辕羽的身子好些了,并且对于国事的思虑,还是让他放心的,心里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等两人退出绛云殿之后,轩辕澈看向了轩辕羽,“小羽,去东宫坐坐,皇兄与你有些事要商谈。”

    看见轩辕澈一脸的严肃之意,轩辕羽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待两人走到东宫之后,轩辕澈便说道:“小羽,之后的日子,可能皇兄会经常出宫,就要麻烦你多看着点宫里的一切事,我让骆阳和骆云跟在你的身边,协助你。”

    “皇兄可是为了皇嫂的事?”轩辕羽现在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他是为了南宫浅。

    “雪云山的事发生的太突然,有很多事都还扑朔迷离,我想去弄清楚这一切。”即便是面对轩辕羽,他也不想暴露南宫浅的踪迹,她现在正处于恢复期,不可有一丝闪失。

    “月潇是值得调查,当年她已经被处死了,可是却没想到,她竟然潜伏的这么深,还不知不觉的竟然将楚国握于手中。”轩辕羽也表示赞同,他们不能坐以待毙,与其默默等候,不如先发制人。

    “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报还太少,更何况月皇已经卧床不起了,月国已经没有心思应对这一切,一切都压在了南皇的身上。”对于月潇,他们知之甚少,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底细。

    就雪云山所发生的事,就够让他们惊讶了,没想到她竟然在楚国埋下了线人,现在封玄月也是站在了他们那一方,

    若是猜的不错,封玄月应该掌握了月国很多的情报,如果他有心归顺,这就难办了。

    “并且还不知道其他国有没有月潇的人,若是她做足了准备,那么我们将面临内忧外患的境地。”这些年月潇隐藏的实在是太深,根本就没有露出半点马脚。

    可是若是让轩辕羽就这样掌权,为免太过了些,忽然灵光一现,骆离会制作人皮面具,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离开皇宫了,轩辕羽的才智不在他之下。

    想到这里,轩辕澈满意的笑了笑。

    见轩辕澈不急反笑,轩辕羽有些不解,“皇兄,可是想到了什么法子?”

    “小羽,之后的一年,你可以暂代我的太子之位吗?”轩辕澈一瞬不瞬的望着轩辕羽,轩辕羽有自己的选择权,他不能强求,若是此事不通,他便再想其他的法子。

    “可是皇兄,皇弟从未接触过朝政之事。”轩辕羽有些慌乱,他太久没有接触外界的人,不知轩辕澈究竟想到了什么法子。

    “可是你已经通读各种史书,朝政之事对你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每次去探望轩辕羽的时候,他总是在忘我的看书,每每看到这里,轩辕澈就忍不住与他进行探讨。

    在探讨时,轩辕澈才发现,他的一些见解实在是独到,有些他想不通的事,经轩辕羽一分析,顿时豁然开朗。

    “可是那些都是一些纸上谈兵。”

    在轩辕羽的肩头轻轻拍了拍,示意他放松,“小羽,你要相信自己,你的才智,皇兄可是再清楚不过了,眼下只有你代替我,我才有机会外出寻找线索。”

    “可是皇兄,他们不会让皇弟代替你的位置。”轩辕羽何尝不想帮他,他心里也期望轩辕澈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情报,为那个善良的女子报仇。

    “我自会有办法的,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只需回答我,愿不愿意帮我?”轩辕澈一脸真切的看着轩辕羽。

    点了点头,他一直以来就想在政事上辅佐轩辕澈,所以他才会看那么多的史书,借鉴前人的智慧。

    见轩辕羽答应,轩辕澈微微松了口气,只要能让他有机会出宫就好,只是几日不见,竟有些想念南宫浅了,这就是那些人所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随后轩辕澈便派骆阳回迷雾深林,找骆离要一张人皮面具,趁在皇宫的这几日,轩辕澈便将四国的形势统统说给了轩辕羽。

    两人秉烛夜谈,轩辕澈将自己所有知晓的一切都告知了轩辕羽,并且将这事告诉了柒皇后。

    柒皇后最初是不答应轩辕澈的想法,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在外危险不说,轩辕羽代替轩辕澈的位置,还要承受刺杀的风险,这几年,轩辕澈经历过太多的暗杀。

    更何况轩辕羽没有功夫,若是来一个刺客,他又该如何面对?可是在两兄弟合力的劝说下,柒皇后终于被说服了。

    他们不能在坐以待毙了,轩辕澈所做的这一切,就当是替她还南宫浅一个人情,南宫浅的死,已经成为了她的一个心结。

    有时做梦都会想到南宫浅身中数箭,然后坠崖的样子,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可是她还是能想象出那血腥的场面,让她震惊不已。

    轩辕澈将骆云和骆阳留下来保护轩辕羽,也打着一个幌子,证明这是轩辕澈本人,并且还暗中排其他的龙骑,暗中守护轩辕羽,争取不让他受到一丝危险。

    有了柒皇后的加入,轩辕羽暴露的机会也就大大的减少了,一切准备就绪后,轩辕澈便可以真正的静下心来,守护南宫浅了,并且也可以安心的寻找一切的线索。

    待轩辕澈将一切的事告诉轩辕羽后,直到他完全成为了另一个轩辕澈时,已经是几个月之后了。

    这次骆云没有阻止轩辕澈的决定,在他回到轩辕国时,听到了有关南宫浅的一切传闻,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她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不堪。

    交代好骆云和骆阳两人应该注意的事后,轩辕澈便踏上了回迷雾深林的路。

    等轩辕澈再次回到迷雾深林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多了,可是当看到南宫浅时,似乎如昨日一般,她几乎没有任何的动静,如他走时那般,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

    “骆离,她有反应吗?”知道自己的问话有些多余,她怎么会这么快就好起来?

    骆离无声的摇了摇头,“公子,姑娘还没有任何反应。”

    侧头看着骆离,“你不是说三个月后会醒吗?”

    “公子,你误解了骆离的话,若是要姑娘全身的伤痕好去,至少需要三月,并不是她醒来的时日,姑娘本已经是失去了生机,能有转机,已经是逆天之事,若是要她醒来,所需要的时日,恕骆离估算不出。”

    前几日他便稍稍察看了南宫浅脸颊上的伤疤,还是有些印记,所以需要更多的时日才会恢复。

    经骆离一提醒,轩辕澈才会想起当时的话语,是他太心急了,骆离说的不错,南宫浅能有这样的转机,已经是奇迹,此事急不来。

    大约又过了两月,天气渐渐的转暖,寒冷的冬日已经离去,现在到处都是一片生机,活泉流水,潺潺的水声响起,轩辕澈正泡在温泉之中,氤氲的雾气,让人看不清泉中之人。

    他的旧疾因为连日来的温养,已经完全褪去了,有了温泉的辅助,现在的功力已经大大的增长。

    忽然一阵欣喜的声音传来,“公子,姑娘身上的疤痕褪去了。”

    每过一个月,他便要查看南宫浅脸上的伤疤,今日又是一个月了,如往常一般,小心翼翼的揭开纱布,忽然间,一个婴儿般的面颊呈现在他的眼前。

    忍不住眨了眨眼,再仔细一瞧,果真没有看错,南宫浅的换肤成功了,得到答案后,顾不得停留,踏着飞快的步伐,就到了轩辕澈的身边,激动的说着这一切。

    自从遇见南宫浅,他看见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本是一个死去的人,却会自动的吸收药力,而且还让他看见了换肤的奇迹,实在是太让他惊喜了。

    轩辕澈闻言,激动的站起身来,跃向池边,骆离见轩辕澈兴奋的忘乎所以,连衣衫都忘记套上,就急着往南宫浅的屋子走去。

    连忙将挂在一旁的外衣拿着递给了他,“公子,再兴奋还是将衣服套上吧。”

    轩辕澈这才反应过来,身子有些凉意,低下眼看见**的身子,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连忙接过外衣迅速套上,他差点就以这样的姿态去见南宫浅了。

    随后急忙赶到南宫浅的屋子,骆离知道接下来的事就不是他该看的了,只觉得掩住房门退出了屋外。

    轩辕澈的手微微颤抖,手心出了一阵有一阵的细汗,他并不在意南宫浅身上的伤痕,即便是丑陋的她,他也愿意接受,可是那伤痕留在她的身上,就会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她曾经所经历的一切。

    他想她忘记之前所有的事,一切从头开始。

    颤抖的伸出双手,缓缓的一圈一圈的揭下绷带,一张惊艳众生的脸呈现在了他的面前,与之前有些相似,又不似,似乎更加的动人心魄,若是此事南宫浅站在了他的面前,他一定不会认为这就是她本人。

    实在是惊艳的他说不出话来,仅是看着南宫浅的脸,他的脸上便浮现出小男孩般的羞涩,他从不是以貌取人之人,可是南宫浅此刻的容貌让他有些不忍移开眼,却又觉着自己一直这样看着,又亵渎了这张初落凡尘的容貌。

    默默的咽了一口水,看着被绷带缠住的身子,他有些心慌意乱。

    在解下绷带时,难免会碰到一些地方,轩辕澈犹如大战过一场似的,已经汗流浃背,心里悸动的不行,解开她身上的绷带时,冰肌玉骨的躯体,瞬间占满了他的双眸。

    即便是经久未吃东西,她已经消瘦了许多,可她的身子仍旧是凹凸有致,完美的线条是那样的诱人,忽然间,南宫浅秀美的身材上滴落下一滴血花,鼻尖传来的热流,让轩辕澈有些羞愧。

    本以为面对南宫浅的身子,已经可以做到处变不惊的地步,可是没想到,他还是高估了自己,对于南宫浅的身子,他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抬手抹去鼻尖的热流,迅速的撇过眼,慌乱的拆开南宫浅剩下的绷带,等这一切都做完后,他甚至不敢再看一眼,若是再看,怕是今日就要犯下大错,急忙的将被褥盖在了南宫浅的身上。

    逃离般的跃出了房门,风一般的逃离了让他失控的地方。

    骆离一直停在不远处,看着轩辕澈飞快的走出了房门,连忙上前问道:“公子,如何?”他很想看看他的成果,可是毕竟南宫浅是一个女子,更何况是轩辕澈的妻子,他即便是有心,也没有这个胆量。

    可是看着轩辕澈鼻尖残留的血迹,他默默地撇过了头,嘴角勾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个天气就是容易上火,我等会儿给公子沏点清热的茶。”

    知道骆离看出了他的窘迫,轩辕澈轻咳了一下,便说道:“最近可能补的太多了,着实有些上火,那你快去沏茶。”

    骆离瞥了轩辕澈一眼,眼神意味不明,随后便笑着离开了。

    待骆离离开后,轩辕澈仍感觉身上火气太重,完全平复不下来,提来一桶冷水,灌在自己的头上,冰凉的感觉,头从传到了脚,本是春日,温度并不是太高,现在冲凉还有些尚早,一股冷意让轩辕澈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骆离端着茶壶走到轩辕澈的身边,看见他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公子,这大冷天的,你上火这么严重啊?那要不骆离给你开点降火的药?”

    看着骆离戏谑的眼神,轩辕澈的脸上的红晕蔓延至了耳根,没想到有朝一日,他竟会因为一个女人的身子,失控到这个地步。

    掩下面上的窘迫,轩辕澈责备的扫了一眼骆离,佯装淡定的说道:“不用了,看你似乎很闲,要不我派点事给你做?”挑眉看着骆离,暗带威胁之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