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60章 寻找浅浅的踪迹

时间:2018-04-23作者:夜岚熙

    月国皇宫,众护卫见南宫逸驮着昏迷的月曦,惶恐地走上前,“二皇子,女皇这是?”

    南宫逸有些虚弱,连夜的赶路,让他疲惫不已,“将女皇送回寝宫,并且立即传信给虞神医,让他来为母皇诊治。”

    将领立马牵来一驾马车,让月曦躺了进去,南宫逸不放心月曦,便一直跟在了马车旁。

    随即想起了南宫浅的事,侧头对将领说道:“曲将军,你现在立刻派人去雪云山下寻找,看有没有朝阳公主的踪影,若是找到了她的踪影,务必将她带回,此事不得耽搁,你现在就去,还有,一定要小心!”

    他不知道月潇是否就这样罢休,不得不防,若是没有找到南宫浅,反而将这些将士的命搭上,那就得不偿失了,现在月国决不能再有人牺牲,月潇应该过不久就要实行她的计划了,此时不能丧失这些兵力。

    曲将久经沙场,自然知道他们此行遭遇了不测,也不多问,垂首恭敬道:“是,末将这就带人去寻找公主的踪迹。”

    待曲将离开后,南宫逸才放下心来,希望能找到南宫浅的踪迹,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存活的机会微乎其微,更何况南宫浅还身中数箭,后果他不敢想,不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是属于月国的人,即便是死掉,也该回到月国。

    南宫逸自嘲道:说好保护她,又食言了,反而一直是浅儿在保护他。

    掩下心里的痛苦,眼下不是伤感的时候,月曦的情况很是不妙,他不该沉浸在伤痛之中。

    待将月曦送回寝宫后,便让太医先为月曦诊治,虞惊鸿所在的地方赶到这里还需要些时日,他等不了,月曦也等不了。

    ……

    “砰~”桌上传来重重的一击,南宫逸阴沉着脸,众太医从未见过他这样的脸色,惶恐的匍匐在地,身子隐隐颤抖着。

    “你们都是德高望重的老太医,为何会不知道母皇的情况?”南宫逸的话语从未有过的愤怒,这些太医,平时就知道吹嘘自己,可是一到了见真章时,个个都摇着头,面对月曦的情况,一脸的茫然,叫他如何不怒?

    “二皇子息怒,女皇这情况,微臣实在是从未见过,女皇的情况,可能只有虞神医才会知晓。”为首的太医低着头说道。

    见南宫逸的脸色越来越不好,那人有继续补充道:“不是微臣不给女皇用药,微臣是怕一旦用药,就会加重女皇的情况。”

    见那老太医也不像是说谎之人,南宫逸摆了摆手,“你们下去吧,今后不要再吹嘘你们的医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学医永无止境,既然让你们做了太医,就要对得起这个职位。”

    见南宫逸的语气终于缓和了,那群太医连忙磕头谢恩道:“多谢二皇子,微臣这就回去好好研究医术。”

    看着那些陆续出门的太医,南宫逸实在是想要发泄,可是又不知该如何发泄他的无奈,若是南宫浅在,一定会知晓月曦的情况,这群庸医,真是愧对了太医的称号。

    太医没有任何办法,南宫逸只有焦急的等着虞惊鸿的到来,守在月曦的床旁不停的来回走动,也不知道这样拖着到底是好是坏,不过那老太医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月曦是因为功力的原因,所以不能擅自用药。

    等了一日,南宫逸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额上冒出了点点细汗,这期间,月曦没有任何反应,让他实在是担忧不已,只能默默祈祷虞惊鸿的到来。

    刹那间,房门被打开,一阵微风传来,“逸小子,你找老夫来所谓何事?”虞惊鸿自由惯了,也不喜宫里的规矩,便照着自己的喜好称呼,南宫逸也不在意,相反他还很乐意。

    见信上只说有急事,可是没有说明具体的原因,还说收到信就立马赶往月曦的寝宫。

    收到信后,虞惊鸿片刻也不敢耽搁,也不知道宫里究竟出了什么事,竟让一向淡然的南宫逸做出这样的反应。

    听见了期待已久的声音,南宫逸连忙走上前,拉住了虞惊鸿,“虞神医,快来看看母皇的情况,太医们都没有任何的办法,母皇已经昏迷了两日了。”

    见南宫逸还准备不停的说着,虞惊鸿连忙打住道:“停,等老夫看看女皇的情况,你再说也不迟。”

    赶了一夜的路,虞惊鸿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南宫逸就在耳边开始念叨,实在是有些头晕。

    走向了月曦的身边,看了看她的脸色,微微皱眉,她的气息……很是不稳,扶着袖子,伸出手给月曦把脉,细细感知了片刻,随即收回手,摇了摇头。

    见虞惊鸿都忍不住摇头,南宫逸慌了,这是表示连她都救不了月曦吗?

    “女皇的情况有些棘手,她的身子因为一个特殊的功法,而变得有些糟糕,她的身子没有做好承受那功法的准备,却突然强硬的使用那功法,所以导致了反噬。”

    说起功法,南宫逸从月潇口中听说过凤灵决,难道月曦就是使用的凤灵决吗?他之所以会这样猜测,是因为月曦使用的功法是他从未见过的。

    “那该如何是好?”

    “若是反噬,那还有救,可是因为那功法实在是霸道无比,女皇现在全身的经脉已经受损,也幸好她的底子好,经脉才没有尽碎,不过今后也不能动用武力了。”说道这里,虞惊鸿摇了摇头,可惜了这个好苗子。

    月曦和南宫浅一样,是个练武奇才,可是她现在和普通人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听到月曦的情况,南宫逸不可置信的后退了几步,怎么会,仅仅是用了功法,就让月曦失去了一身的功力?

    见南宫逸惊异的表情,虞惊鸿有些不忍,“你该庆幸,女皇保住了性命,若是其他人,早就因为承受不住暴毙而亡了。”

    “可是没有了功力,我们该用什么来应对他们?”月潇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他们那些人的身手,是他从未接触过的。

    从不知道仅是一个护卫,就有一个将领的水准,应对起来十分的艰难。

    “他们?”虞惊鸿还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事,不过能让月曦受这样的重的伤,那事情的严重性就不是他能想象的了。

    见虞惊鸿也不是外人,更何况他还是南宫浅的师父,有些事应该告诉他,更何况,今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虞惊鸿帮忙。

    “虞神医请坐,待我为你细细说来。”两人相对而坐,南宫逸便开始诉说他们这几日经历的事。

    虞惊鸿骤然起身,惊呼道:“你说什么?浅丫头坠崖了?”怎么就是一转眼的事,她又受伤了?

    在他认识南宫浅时,不知她已经受了多少次伤了,怎么这次还直接坠崖了?

    南宫逸安抚道:“虞神医,这事也不是我愿看到的,我已经派人去搜寻浅儿的踪迹了,还请近段时间,虞神医都能呆在皇宫。”

    若是有南宫浅的消息,还需要虞惊鸿的帮助,南宫逸不断的催眠自己,南宫浅只是坠崖了,她还活着,等着他去救她。

    虞惊鸿抚着胡子,点了点头,“也好,女皇的身子还需要调养,近段时间,老夫就待在这里,也能等浅丫头的消息。”不过他的心里并不平静,南宫浅身中数箭,还落入了悬崖,能活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他实在是不能想象当时的场景,不过南宫浅一向命大,都已经受过那么多次伤了,这次,也一定会有奇迹发生。

    ——**——

    月潇和楚玉准备回程,可是封玄月却不愿与之同行,更何况,他心里还有一丝期冀,南宫浅还活着,等着他去找她。

    楚玉也不愿看到封玄月那张与封漓相似的脸,侧过头,无言。

    “灵儿,我们该启程了。”月潇看向了南宫灵,轻声道。

    这次出行,损失还是有些惨重,她所带来的下属,都已经被雪山埋葬,心里有苦闷,若是再想复出,那就还要等些时日,不过眼下楚国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剩下的就是慢慢的蚕食其他的国家。

    南宫灵侧头看向了封玄月,柔声问道:“玄月,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封玄月真是佩服南宫灵的本事,在前一刻解决了南宫浅,这一刻就如没事的人一般,冷血无情,这四个字配她,再适合不过了。

    “你走吧,不用管我。”无情的回应道。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能丢下你?”南宫灵的话语中有些责备之意,显然已经以封玄月的妻子自居了。

    封玄月随意的抹去嘴角的血迹,“玄月就不劳烦太子妃挂心了。”

    “玄月,你忘了,你已经是楚国的太子了,我现在是你的太子妃,你不用与我客气。”南宫灵继续缠着封玄月说道。

    月潇有些看不下去,眼下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危险,她还有些要事要回去处理,就等他们单独说会儿话,他们之间的事,她也不便参与。

    看向了封玄月,月潇面带威严的命令道:“本主现在就将灵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待她,若是有一天本主发现,灵儿过的不好,本主会让你亲眼看到月国的覆灭。”

    同样是一样的威胁语气,果然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她与南宫灵真是如出一辙,都喜欢用威胁人说事。

    封玄月直直地看着月潇,并不言语,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事,才会让一个人变得这样?月曦可是她的亲妹妹,竟然为了一个皇位,就这样自相残杀。

    以往,封玄月很想夺回皇位,他要让天下人知道,是楚皇误会了封漓,他要让天下人知道,封漓是无辜的。

    除开这点,他还想坐上皇位,掌控一切,让其他人再也决定不了他的生死。

    月曦一直希望他坐上楚国皇位的宝座,封玄月也不明白,月曦究竟在为南宫浅筹备着什么,可是既然他们的目的都是皇位,那有何不可?

    可是直到遇到了南宫浅,他才知道,即便是夺得了皇位,她都不再了,那皇位又有何意义?

    见封玄月竟然不回应她,月潇狠狠的拂下衣袖,“若是不信,本主有的是机会让你相信,本主有覆灭月国的能力。”

    封玄月知道月潇没有说任何大话,低下了头,“玄月会好好对太子妃的。”这话太沉重,让他忍不住想要窒息。

    “我们走。”最后看了一眼封玄月,眼中暗含警告之意,随即领着剩余的人马,离开了雪云山。

    听到封玄月的保证,虽然知道他是口是心非的话语,可是南宫灵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脸上带着笑意,充满着柔情望着他的俊颜,今后,他便是她一个人的了,谁也不能与她抢了。

    封玄月看着变脸迅速的南宫灵,强忍着心里的厌恶,“太子妃,请放开我。”话语中不带一丝感情,也不再自称在下或是玄月,对于南宫灵,他没有必要客气。

    “这可不行,玄月你受伤了,还是让灵儿扶着你比较好。”南宫灵直接忽视了封玄月的冷意,依旧带着笑容说道。

    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一天,她终于可正大光明的看着她喜欢的人了,也可以与他并肩站到一起,虽然她知道封玄月是不情愿的,甚至是恨着她的,可是她相信,总有一天,他的心里会有一个属于她的位置。

    不理会南宫灵的死缠烂打,封玄月手撑着双膝,站起身来,望了望塌方的地方,眼下他要立马赶到悬崖下,去看看南宫浅究竟怎么样了。

    见封玄月对塌方的地方,念念不舍,南宫灵知道他是在想南宫浅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她也知道,若是要让封玄月一下就忘掉南宫浅是不可能的,她愿意等,这是她最初想的,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就行了。

    “我要去崖底。”没有任何征求的意思,封玄月说完便往出口走去,南宫灵愣了愣神,他还是不死心,不过她可不担心南宫浅会活着,让封玄月去看看死了这条心也好。

    走了许久,两人终于走到了悬崖的底部,可是无论封玄月怎么找,就是看不到南宫浅的踪迹,甚至连尸首都没有看到。

    心里闪过一丝期冀,难道她还活着?可是正当封玄月心里燃起一丝希望时,却看见了残留的箭矢,拾起箭矢,封玄月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地上血迹斑斑,还有一些碎骨,这是……

    看到这里,封玄月瞳仁紧缩,南宫灵看到这一切时,脸上止不住的笑意,想要放声大笑,可是怕封玄月生气,便捂着嘴,身子隐隐的颤动了起来。

    真是大快人心,南宫浅即便是死了,尸首也不能保全,见这样子,怕是被那些饿狼吃了去,真是天助她。

    不可置信的蹲下了身子,拾起地上的尽碎的衣衫,手颤抖了起来,这是南宫浅的衣服,攥紧碎衣,封玄月愤怒不已,究竟是哪只畜生,竟然连一个全尸都不给她留下。

    瞥见一旁的九节鞭,封玄月跪下了双膝,心里懊悔不已,是他不对,他不该听从圣女的话,让她经历了这些,他从未哭过,可是现在,眼角的泪水,不断的划过他精致的脸庞,早已泪流成河。

    默默的收回了九节鞭,封玄月抹去了眼角的泪痕,不能让南宫灵看到他懦弱的样子,她这样无心的人,不配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封玄月的声音很低沉,话语中带着一些驱逐。

    见封玄月心情实在是有些不好,南宫灵也不敢逼的太紧,她可不想他们才开始的生活,因为这事而闹僵,既然南宫浅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她也不用担心了。

    “玄月,那你不要太难过,若是心情好了,就回楚国来,或者是给我书信一封,我来接你。”

    “恩,你先走吧。”封玄月垂着头,让南宫灵看不真切他脸上的表情。

    南宫灵想了想,还是应给为封玄月铺平在楚国的道路,便说道:“那我回宫里等你,我先去为你将楚国的事弄好,你回来就能直接坐上太子之位了。”

    回应南宫灵的是无声的寂静,她也不气恼,将身上的各种好药都递给了封玄月,“这些药都是极好的,上面写好了药名和功效,你带上他们,以备不时之需。”

    封玄月实在是不想与南宫灵多语,便无声的收了药瓶,点了点头,示意南宫灵可以离开了。

    本想在临走之前,给封玄月一个拥抱,可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应该是接受不了,不过她不急,现在已经没有人跟她抢了,所以等些时日也不迟,三步一回头的看着封玄月。

    觉着有些烦了,封玄月直接转过身去,看向了南宫浅最后停留的地方,隔绝了南宫灵的注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