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58章 玄月叛离(二更)

时间:2018-04-23作者:夜岚熙

    “不……母皇,我是你的灵儿啊。”南宫灵唤的撕心裂肺,她不要脱下公主这个身份,她不要做一个只活在黑暗之中的人。

    月曦撇过头,拉上了南宫浅,唤来了南宫逸和封玄月,“我们该回去了,时辰也不早了。”一切都已经说清楚,也没有必要在这里耽搁。

    想必月潇也沉浸在痛苦之中,没有任何事,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认他人做娘,来的更加残酷,此刻的她应该没有心思再阻挡他们。

    见月曦他们准备离开,月潇发话了,“本主说过,今日谁也不能离开。”

    周围一下子冲出来一批黑衣人,将他们团团围在了一起,见势,南宫浅收回了心思,握住了九节鞭,屏气凝神,随时准备战斗。

    南宫灵见月曦就这样无情的撇过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留给她,她就这样不招人待见?眼中闪过一抹怨毒,是月曦不要她的,那么之后的一切,就怨不得她了。

    月潇看着南宫灵的颈间还有大大小小的掐痕,转身对楚玉说道:“玉儿,将你身上的灵药拿出来,给……灵儿。”第一次亲切的称呼南宫灵,月潇还有些不太习惯。

    楚玉一个愣神之后,连忙从怀中拿出药膏,走上前,递给了南宫灵。

    南宫灵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楚玉,“收回你的东西,不用你假好心。”

    月潇走上前,苦口婆心道:“灵儿,你颈间的伤若是不用药膏,会留下印记的。”此时月潇有些后悔,方才她下手实在是太重了。

    南宫灵冷言道:“不用,现在我是不是可是杀南宫浅了。”杀南宫浅已经是她心里的执念了,若是月潇连这个要求都不满足她,那么她也没有必要认月潇这个人了。

    月潇叹了一口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现在赶紧涂上药膏,剩下的事,就交给本主……娘亲。”第一次以一个娘亲的身份对南宫灵说话,月潇有些不可置信,她还没有从方才的事缓过来。

    一切都像是做梦,没想到她的孩子还活在世上,并且一直就在她的身边,只是这个相认来的迟了些。

    “我现在不会认你,少把娘亲两字挂在嘴里。”既然都已经感受过死亡的气息了,南宫灵也不怕再得罪月潇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过在死之前,她一定要将南宫浅拉着为她陪葬。

    南宫浅夺去了她的所有,若是没有她,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仍旧是月国最尊贵的公主。

    南宫灵狠狠的看着南宫浅,眼神如荼了毒一般,恨不得将南宫浅千刀万剐。

    见此月潇便对那些人说道:“你们不要放过任何一个人,除了月曦,其他人都不用留命。”

    待月潇说完之后,南宫灵便突然说道:“等等,还有一人不能杀。”

    缓缓地走上前,南宫灵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再也没有温婉的气质了,剩下的只是满满的冷意。

    走到不远处站定后,南宫灵看向了封玄月,带着命令道:“玄月,到我身边来,你不应该陪着他们送死。”

    封玄月看着南宫灵,这是他所不熟悉的南宫灵,带着冷酷的表情,说着命令的话语,“灵玉公主,恕玄月不能从命。”

    在听到‘灵玉公主’四字时,南宫灵的脸色骤变,冷意翻飞,“不要叫我灵玉公主了,那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现在是楚太子妃。”

    封玄月随即便说道:“太子妃的好意,玄月心领了。”

    南宫灵微眯双眼,“你不听?”随即便带着威胁之意说道:“你的母妃可是在我的手上,若是你不顾的你母妃,那你也应该顾及楚国的百姓,若是你执意如此,那么楚国的百姓,都将为你的决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闻言,封玄月心里一紧,南宫灵这是什么意思?她为何会将矛头对向楚国的百姓?

    楚玉闻言,这南宫灵竟然想要救封玄月,连忙上前,却被月潇呵斥了回去,“玉儿,站住,不能阻止灵儿做事,她现在可是真正的少主。”

    楚玉心里一惊,月潇这是打算放任南宫灵做事了?那么之前的一切就这样算了?心里有些不甘,但还是只有忍气吞声。

    “玄月,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若是想好了,就出来,站到我的身边。”

    “你为何要针对楚国的百姓?”他们何错之有?

    “因为我说过,会帮你夺的太子之位。”转身看了楚玉一眼,“现在太子之位已经送到了你的眼前,你是要,还是不要?”

    封玄月知道她话里隐含的意思,要不要楚国,若是他否定,那么楚国的百姓便会无辜受累,还有他的母妃。

    侧眸看了一眼南宫浅,记得圣女说过,南宫浅今日便会有一劫,他是不能插手的,那劫难是要来了吗?

    心下一狠,默默的走了出去,没有回头,怕自己一回头就看见南宫浅的双眼,会忍不住后悔。

    南宫逸见封玄月走了出去,有些怒意的说道:“封玄月,你这是打算抛弃浅儿了?”

    南宫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你不用白费力气了,他现在已经是楚国的太子了。”

    “什么意思?”南宫逸有些不解。

    “你的废话真多,还是留着力气保命吧。”南宫灵侧眸看向了月潇,没有说话,不过月潇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南宫浅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封玄月有他的选择,可是为何之前不告诉她?

    她似乎一直都对封玄月说过,想要离开,说一声便是,可是到真正离开的那一刻,他却默不作声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

    月潇摆了摆手,随即命令道:“动手!”

    刹那间,尘土飞扬,一群人便展开了混战,南宫灵看着人群中灵活应对的南宫浅,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意。

    拿出药膏,漫不经心的涂在了颈间,带着笑意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片刻后,便走向了月潇,说道:“给我一把弓箭。”

    月潇对身后的人示意,随即一把上好的弓箭,便呈现在南宫灵的面前。

    一手拿起五支箭矢,均涂上了毒药,这是她一直为南宫浅备着的,之前一直没有机会用,珍藏了那么久,终于有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封玄月看着南宫灵做的一切,上前拦住了她的手,“你没有必要这样针对浅儿。”

    南宫灵一挑眉,“怎么?心疼了,你要记住,你现在是我的太子,你与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要将浅儿挂在嘴边,不然,我会忍不住加一支箭。”

    “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就不能放过他们一次?”封玄月见到了南宫灵手上的毒药,若是全部射进南宫浅的体内,她就真的没救了。

    南宫灵直截了当的拒绝道:“不能。”手上的动作仍旧没有停下来,脸上甚至还挂着点点期待的笑意。

    “你用箭可以,能将手上的这东西收回吗?”说着,封玄月便伸出手握住了南宫灵的手,想要她收回这毒药,他也希望南宫灵能看着他主动的份上,放下这个想法。

    可是南宫灵却无动于衷,斜睨着封玄月,轻嗤道:“想要用你的美男计诱惑我?没用,等我将南宫浅解决了,你再用美男计也不迟。”

    看着这样的南宫灵,封玄月感觉好陌生,方才的那些事,竟让她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封玄月的手并没有松开,紧紧的握住了南宫灵的手,这时南宫浅却忽然回过头来,看向了他们这个地方,由于视角的关系,南宫浅所见到的便是,封玄月紧紧的握住南宫灵的手。

    南宫灵余光瞥见了南宫浅,嘴角微勾,对着封玄月甜甜的笑了起来,远远看着就是一幅,两个有情人,在打情骂俏的画卷。

    南宫浅不屑的撇了撇嘴,封玄月,算是我看错你了,只是这一会儿,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抱的美人归了。

    看着南宫灵态度忽然的转变,封玄月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转头看向了战斗的场景,随即看向了南宫灵,没有一丝猜疑,确信道:“你方才……是做给她看的?”

    “不错,她已经看到了,你也该死心了。”

    封玄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请你将你手上的东西收回去。”

    南宫灵不理会封玄月的话语,自顾自的上着毒药,抹匀,拉弓,上箭,瞄准,动作一气呵成,“是你逼我的,只有她死了,你才会看到我的存在,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娘亲,没有了公主的名号,以往的一切都随风消逝了,“我现在只有你了,所以,我不会让你再看到她的存在。”

    言讫,南宫灵跃到了空中,对着混乱的场面瞄准,五支箭矢从不同的方向,对着南宫浅射去。

    封玄月本想上前拦阻,可是一想到圣女的话,若是失去了这次机会,南宫浅成为凤女就不容易了,他不能干涉她的一切。

    不忍的闭上了双眸,转过了身,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圣女说的都是真的。

    “嗖嗖嗖~”微弱的射箭声隐隐传来,当南宫浅看见了空中的南宫灵时,箭矢距离她只有一点距离了,箭已围身,手中的九节鞭已经祭出,想要及时收回已是不可能。

    南宫逸见此想要冲上前,却被南宫浅喝住了,“二哥,回去!”若是他来了,不仅不能救她,相反还会让南宫灵盯上他。

    月曦此时被叶文还有几个黑衣人缠住,完全脱不了身,看着箭矢只离南宫浅只有一尺的距离,心已经悬在了嗓子眼。

    可是叶文却不给她丝毫缓解的机会,上前对着月曦就是一阵猛击,月曦只能艰难的应对着,完全分不出精力顾及南宫浅,心里只能默默祈祷着,希望南宫浅能顺利避开。

    南宫浅只能艰难的调动着内力外放,想要将周围的箭矢震开,可是由于长时间的战斗,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尤其是与月潇的那一战,南宫浅用去了太多的内力。

    还有方才为月曦的疗伤,南宫浅也用了不少内力为她调息,本来内力外放就很少见,更何况是全方位的,自然就弱了许多,周身的箭矢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她内力的影响,直直的向她冲来。

    南宫灵缓缓地落向了地面,见此勾了勾唇,她可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射出的这些箭,若是这样就被南宫浅挡回,那还得了?

    “噗~”一支箭矢没入了南宫浅的腿间,迅速皱起了眉头,这是……毒?

    无力地跪下单膝,想要反击其他的箭矢,可是却全然使不出内力,她的功力消失了?

    心里一慌,她的内力怎会消失?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又是一声中箭声响起,之后南宫浅便被动的承受着周身射来的箭矢。

    南宫逸看到这一切,愤怒的吼出了声来,“浅儿!”双眼急的赤红,随即便开始了疯狂地反击。

    听着南宫逸的怒吼,月曦分出一丝精力,看向了南宫浅所在的地方,月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南宫浅为什么会中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