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52章 交出风灵诀

时间:2018-04-07作者:夜岚熙

    待那人走近,看向了月曦,戏谑的问道:“怎么,月曦,这么多年未见,你就不认得你皇姐了?”

    南宫浅看清来人时,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丝熟悉感,之前一直看不清容貌,可是听到这声音,绝不会出错,她便是凤姨。

    月曦瞳仁紧缩,一点也不信她所见到的是事实,内心无比惊异,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是月潇?你没死?”

    凤主稳定身形后,楚玉连忙命人将座椅抬到凤主的身后,上前行礼道:“属下,见过凤主。”

    凤主点了点头,自然的坐在了座椅上,“你都没死,本主怎会比你先走?现在本主可不是当年那懦弱的月潇,月潇早已死去,本主现在名为凤潇。”

    南宫灵见凤主的到来,想要上前行礼时,却见凤主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暴露她们之间的关系。

    可是南宫灵却看见了楚玉上前行礼,这是怎么回事?她在阁中从未见过楚玉,没想到她竟是凤主的手下,那她方才是不是破了她们的计划?

    南宫灵心里惊疑不定,她本想借助凤潇阁的势力,为封玄月夺得皇位,可是没想到这皇位却是凤主的,这该如何是好?

    “可是当年……”她亲眼看见月潇死在了大牢中,难道那是假死?

    月曦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月流烨不忍让月潇死无全尸,便赐了她一杯毒酒,月曦也是亲眼看见她喝了下去,之后便叫人将她葬在了一个地方,之后便再也没有过问了,没想到因为一时的疏忽,她竟然死里逃生了。

    “当年?当然是利用你们的仁慈之心了,你难道忘记了,本主对毒药也是略知一二的,你们那些毒药是难不到本主的。”在月曦说话期间,楚玉和‘楚皇’便站在了她的身后,做守卫状。

    月曦指了指楚玉,“他们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本主可没有闲心管他们的私事,不过玉儿去楚国的事,倒是对本主有帮助,现在整个楚国都已经落入了本主的手中,再过不久,四国都会在本主的掌控之中。”月潇右手做了一个花式握拳的动作,脸上浮现着势在必得的表情。

    “你还是不死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既然有命活下来,为什么不老实的待着?”月曦其实一点都不想面对月潇,她们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连皇姐都不会叫了?”月潇挑眉道。

    月曦面露寒意,轻嗤道:“朕没有你这样的皇姐!”

    “哦?那正好,本主也不会认你这个皇妹,你也做了这么多年的皇位了,也是时候还给本主了,你说呢?”月潇的语气很是漫不经心,似乎皇位,只是她一句话的事。

    “休想,这皇位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交到你的手上。”月曦额间隐隐渗汗,即使在这寒冷的冬天,也挡不住渗出的薄汗。

    他们这一方处于弱势,轩辕国的人根本就不会武功,也就是说,在场的就只有他们月国的这一方稍微能抵抗些,可是当月曦看见灵枢时,便知道他们即将面对一场艰难地战斗。

    本以为对付楚玉两人以及灵枢就行了,没想到月潇竟然来了,月潇的性子,她清楚,若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她誓不罢休。

    再说,她潜伏了这么十多年,月曦知道她是冲着皇位来的,而且还是天下的皇位。

    心里不停的打着算盘,观察着周围的局势,可是除了身后不远处有一处悬崖峭壁,便没有了多余的去路,前方的道路已经被他们堵死,看了一眼南宫浅,无论如何,她是不能受伤的,这是月流烨的遗愿,即便是牺牲的她的性命,也不能让南宫浅有事。

    月潇见月曦不停的打量着周围,戏谑道:“你不要想着逃了,你们今天是插翅也难飞,你以为本主会没有一点准备,就轻易出现在你的面前?”

    很满意的看见的月曦隐藏的慌乱,月潇笑了笑,“既然你不愿将皇位交出来,那么本主就来夺走了。”

    双手猛拍座椅的扶手,支起的身子,凌飞在空中,猛然的向月曦掠去,“这么多年了,我们也没有交过手了,也不知道,你现在还是不是本主的对手,今日,本主便给你一个面子,与本主单独交手的机会。”

    月曦见月潇攻了过来,轻易的侧过身子,躲开了攻击,嘴角勾起一股战意的笑容,“正有此意。”

    两人谁也没有借助武器,只是单纯的空手交战了起来,南宫浅望着空中打的激烈的两个残影,震惊不已,她从未想过,月曦的功夫竟然这样厉害。

    看向了南宫逸,“二哥,你知道那个月潇的事吗?”

    “大致知道一点,她是月国的长公主,不过因为当年犯了一些事,让太上皇很是气恼,便将她赐死了,更细致的事,二哥就不知道了。”南宫逸望着空中的月潇,回应道。

    南宫浅一听,心里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说的这些,方才不是已经从两人的对话中知晓了吗?“二哥,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南宫浅忍不住抱怨道,不过南宫逸也只比她大一点,不知道这事很正常。

    随后南宫浅看向了南宫灵,方才月潇到来时,她感觉到南宫灵身子有轻微的颤抖,难道她知道?“皇姐,你知道月潇的事?”

    南宫灵佯装淡定的说道:“浅儿为何会有这种错觉?皇姐并不清楚她的事。”

    见南宫灵不说,南宫浅也不继续追问,眼下不是考虑这些事的时候,他们只有几人,面对对方的人,实在是有些吃力,得想法子逃出去才行。

    封玄月走到了南宫浅的身旁,带着些怒意的说道:“她便是十几年前,导致几大世家一夜之间全部灭亡的罪魁祸首。”

    南宫浅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封玄月,“你说的几大世家是依洛他们?”

    封玄月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虽然月潇没有直接伤害他亲近的人,可是楚玉却是她的手下,所以,楚国的事,她脱不了干系,想到这里,封玄月不由得握紧了双手。

    一夜之间,又是何等的残忍?又是为了皇位吗?

    南宫浅不由得拽紧了胸口的衣衫,月潇是白依洛父亲的凶手,也是让冷亦寒成为孤儿的罪魁祸首,还是让她吃下了合欢蛊的人。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残忍的人?她们之间不是亲人吗?为何会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

    手不由得握紧了腰间的九节鞭,愤怒席卷了她的全身,让她忍不住疯狂。

    “咚~”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尘土飞扬,模糊了众人的视线,待一切消散开来时,却见月潇躺在了地上,痛苦的捂住了胸口,而月曦则完好的站在了她的身旁,霸气凌然,冷言道:“再过多少年,你都不会是朕的对手,你心里的杂念束缚了你,你是永远也赢不了朕的。”

    言讫,月曦便转过身,走向了南宫浅,“浅儿,这里不宜久留,你们快走,娘亲断后。”

    一阵狂笑声传来,“今日,谁都走不了!”月潇缓缓的站起了身来,毫不在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月曦,没想到你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般厉害,倒是出乎了本主的意料。”

    “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今日,给你一个机会,就当你从未出现过,不然,朕绝不会手下留情。”月曦直直的看着月潇,面无表情,却让人不寒而栗。

    月潇活动了一下全身,漫不经心道:“就你的本事,还敢在本主面前说大话,也不怕面上无光?”

    “方才也不知道是谁,成为了朕的手下败将。”月曦戏谑的看着月潇,不过心里并不好受,她感觉得到,月潇并没有用尽全力,方才两人都没有露出全部的实力,都想着试探着对方。

    不过月曦却发现,月潇似乎一半的实力都没有使出来,这让她有些心惊,若是真的两方对战起来,他们一点优势都占不到。

    “试身手而已,何必那么认真,本主虽然斗不过你,不过不代表,本主带来的人斗不过你,接下来,本主就让你看一出好戏。”月潇笑意盈盈的看向了南宫浅,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特制的小铃铛。

    “浅儿,你还记得凤姨吧?可是在你小时候给你买过糖葫芦的。”月潇的笑颜,让南宫浅将她的容貌与记忆中的人重合了,明明是泛着温柔的笑颜,可是为何却有一颗邪恶的心灵?为什么一个人会有这样的变化?

    她一直以为月潇是一个好人,小时候的南宫浅是多么的信任她,可是事实却给她当头一棒。

    看着她手里拿着的铃铛,南宫浅心里徒然一跳,蛊?她身体里的蛊虫是被控制的?

    “铛~铛~铛~”摄魂的声音传来,南宫浅便觉着心口一疼,又来了,之前的感觉没错,这便是体内的蛊毒被激发的症状。

    看着南宫浅痛苦的皱起了眉头,月曦上前扶住了她的身子,担忧的问道:“浅儿,你怎么样了?”铃声,对了,随即转身看向了月潇,“月潇,你何时在浅儿身上下了东西?”

    月潇一挑眉,“你不知道?你的浅儿想要与她的离陌哥哥共度良宵,所以……”

    “住口!”月曦打断了月潇接下来的话语,原来离陌身上的毒是这样来的,之前她便知道离陌中毒了,可是她却不信是南宫浅让离陌中毒的,她的浅儿,是那样善良的人,为何会为了离陌,变成这个样子?

    可是事实证明,南宫浅为了离陌,不惜让自己以身犯险。

    柒皇后在一旁听着,当听到这震惊的消息时,却怎么也忍不住用鄙夷的眼光看待南宫浅,她的名声,果然是自己糟蹋的,竟然为了一个男子,不惜下药,她可是公主,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成何体统?

    南宫浅疼的忍不住弯下了身子,额间冒出薄汗,打湿了耳鬓间的发丝,喘着粗气,想要努力抑制住身体的难受。

    月潇看着南宫浅痛苦的脸色,得意的笑了起来,“浅儿,本主可是你的凤姨,你若是听本主的话,那么这苦楚,你就不用受了,怎么样?要不要转入凤姨的阵营?”

    南宫浅艰难的抬起头,轻嗤道:“你这个恶魔,我才不会与你同流合污。”

    “恶魔?难道你不是吗?你可是小小年纪便不学好的,这可是与本主很配呢。”月潇见南宫浅还有力气说话,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既然劝南宫浅没用,那就用来威胁月曦,再好不过了,之前的打算本就是为了对付月曦的,“月曦,怎么样,看着你的浅儿这样不好受吧?本主还没有加大力度呢。”

    月曦紧紧的握拳,咬着牙,看着月潇说道:“你赶紧放下手中的铃铛。”处在暴怒的边缘,月曦全身散发着冷意。

    “你说放就放?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如此天真?”月潇毫不留情的回应道。

    “你说,你究竟要怎样,才会放过浅儿,你有什么冲朕来,何苦为难她?”月曦的话说在了月潇的心口上,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嘴角微勾,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月潇也不含糊,直接说出了目的,“本主要‘风灵诀’。”

    风灵诀?月曦的心微微的颤了颤,月潇怎么知道那书在她的手上?可是当年月流烨将风灵诀交到她手上时,便已经化作了一道流光,驻进了她的脑海中,只不过现在她都没有研究透彻这风灵诀,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若是要将风灵诀交给月潇,除非她死去,那么风灵诀便自然现身。

    不说她现在取不出风灵诀,就是能取出,她也不会交给月潇,她这么邪恶的人,不配拥有至高无上的风灵诀。

    “风灵诀,不在朕的手上,你提其他的条件。”月曦的心沉了沉,不知月潇接下来会提什么样的要求,万一是皇位,她又该如何?

    月潇意外的挑眉,“不在你的手上?”她一点都不信月曦的说辞,那老头怎么会把风灵诀带进棺材?

    “千真万确。”见月潇又要将铃铛摇响,月曦连忙说道。

    月曦一声轻嗤,“你以为,本主会信你的鬼话?既然你不说,那本主也没有说很好说的了,你就等着你的浅儿在众人面前搔首弄姿吧。”

    铃声又一次摇响,南宫浅感觉千只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难受的不行,好想伸手去挠,终于知道月潇的那句搔首弄姿了。

    脸越来越红,月曦担忧的看着南宫浅,却不知该如何解决,遇到南宫浅的事,月曦便慌乱了,因为有了期望,便不想失望。

    南宫逸上前扶住了南宫浅快要掉落的身子,却被她一把推开,此时男性的气息,对她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她不能失去理智,喘着粗气说道:“二哥,不要靠近我。”

    随即无力的落倒在地上,月曦急的不行,上前扶住了南宫浅的身子,撩开她额前的发丝,抚着她的脸颊,担忧的问道:“浅儿,你怎么样了?”

    南宫浅回以一个虚弱的微笑,“娘亲,我没事,你们快走吧,不用管我。”她算是知道了,那月潇是故意用她来对付月曦的。

    月曦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了月潇,“除了风灵诀,你还有什么条件?”

    “是不是本主其他的条件,你都会答应?”月潇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没想到这次这么顺利就让月曦松了口,在南宫浅身上种下的蛊毒,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本来在皇位坐久了,亲情是会淡忘的,没想到月曦竟然如此重视南宫浅。

    月曦深吸了一口气,“你说吧。”

    南宫浅一听,急了,拉住了月曦的手,“娘亲,不用管我,她想要的是皇位,你不能给她。”若是因为她,让月潇顺利的得到了皇位,那么她便是月国的罪人了。

    “浅儿,没有任何事有你重要,娘亲心里有分寸,你先好好调息。”月曦安抚道。

    “本主知道,你知道风灵诀的下落,但是你却一直不松口,这让本主实在是有些难办呢?”月潇笃定,风灵诀一定在月曦的手上。

    从小月流烨便说过,他们月国有个一直流传的绝技,若是没有诞下凤女,那么风灵诀便是让他们成为伪凤女的唯一途径。

    为了风灵诀,她不知费了多少的心血,可是却一直得不到月流烨的认可,这让她对月流烨不禁怀恨在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