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51章 卸下伪装,大战在即!

时间:2018-04-07作者:夜岚熙

    楚玉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疾言厉色道:“太子妃,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这里瞎凑热闹,还不快退回去。”

    “怎么?皇后,怕灵儿说出了实情?”南宫灵浅笑道。

    “本宫会怕你?只是你已经嫁到了我楚国,就得有个楚国太子妃的样子,为何会向着他人?”楚玉之前一直没有怎么注意南宫灵,没想到她竟然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她在楚国也待了有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她到底都知道了些什么?

    “皇后忘了?月皇可是灵儿的母皇,你和皇上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灵儿若是再不站出来,那灵儿的母皇,就要被你们反将一军了。”南宫灵嘴上虽说着为了月曦,可是眼神却是示意封玄月的。

    月曦见南宫灵出来说话时,便知道她已经有了楚玉的把柄,心里便也多了一丝把握,今日,她一定要将楚玉的面具揭开。

    “本宫倒是忘了,你是月皇的孩子,倒是没有忘本,不过你说你可以证明,本宫倒要看看,你拿什么证明?”楚玉倒不是担心南宫灵抓住她的把柄,因为有些事,楚惊天都不知道,她又怎会知道些什么?

    “若是灵儿说,知道封贵妃在何处,不知皇后有何感想?”南宫灵双眸流光闪过,面带笑意。

    楚玉闻言,差点站立起来,不过还是稳住了身形,以她多年的经验,绝不信救走封漓的是南宫灵,想套她的话,还太天真了些。

    “封贵妃不就是在冷宫吗?这是楚国人都知道的事,你又何必拿出来说?”楚玉淡然的说道。

    “哦?是吗?那皇后寝宫里的地下室,又是怎么一回事?”南宫灵说着,便看着楚玉的表情。

    果然不出所料,楚玉再也掩饰不住了,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不过还是佯装要淡定的说道:“太子妃,这又是何意?本宫可不许你在众人面前颠倒是非,就凭你的一些说辞,就想糊弄众人,你当众人是傻子?”

    楚玉故意将话题牵到在座的人身上,让他们成为她的挡剑盘。

    “皇后一定要灵儿说清,究竟在里面看到了什么吗?”南宫灵才不在乎楚玉如何应对,对她来说,扳倒楚玉,就是对封玄月最大的帮助。

    闻言,楚玉心里一惊,没想到将封漓劫走的人竟然是她,可是她究竟是哪里来的本事?

    楚玉看了一眼月曦,他们之前便商量好的吗?让她在四国的盛会上成为众矢之的。

    “先不说你看到了什么,不过太子妃为何会去本宫的寝宫?”楚玉手心隐隐出汗,不过幸好楚国还有一个假的封漓,看她还有什么说辞。

    “那就得问皇后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让灵儿忍不住探究,不过,我现在更想探究的是皇后的身手呢。”说着南宫灵突然出其不意的向楚玉攻了过去。

    楚玉不知南宫灵为何会突然冲了过来,连忙疾步退到了‘楚皇’的身后,“嘭~”两掌相击,设宴的桌子被力道震碎,尘土飞扬,周围的人都迅速退散开来。

    ‘楚皇’一用力,将南宫灵击退了回去,她的身子便似碎纸一般,向后飘去,封玄月见此,连忙欺身上前接住了她的身子。

    一丝鲜红的血痕从南宫灵的嘴角溢了出来,不过她的面容却是笑着的,戏谑的看着楚玉,“皇后方才逃离的速度,似乎不是常人所有的吧?”

    声音虽小,可是在场的人都听得真切,带着探究的目光看着楚玉和‘楚皇’两人。

    南宫灵说话期间,气息还有些不稳,嘴角的鲜血不断的溢出,看着封玄月忍不住责备道:“你这是做什么?”

    南宫灵看着封玄月,嘴角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帮你夺回皇位啊,你才是楚国的大皇子,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吧?这么大好的机会,我可不想错过。”

    南宫浅在气势爆发的那一刻,被南宫逸拉开了,不过她的视线,却是一直看着封玄月与南宫灵,从他们方才的表现来看,他们似乎早已知道封玄月的身世,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难怪上次那人只抓封玄月一人,原来他竟是楚国的皇子,想到这里南宫浅的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早就知道封玄月的身份,可能不会是她想象的那般简单,可是却没有想到竟是如此。

    虽然隔得有些远,可是南宫浅还是看见了两人之间的对话,通过唇语,知道了他们所说的一切,侧过头看向了南宫逸,“二哥,皇姐是不是喜欢玄月。”

    “浅儿,你不要多想。”南宫逸也是知道南宫灵的心思,可是她爱错了人,有些人不是爱了,就会有回应,她怎么还是这样执着?

    南宫浅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我没有多想。”就在方才,那一刻,封玄月眼里看着的,只有南宫灵的影子,才会那样迅速的接住了受伤的她。

    不得不说,封玄月与南宫灵真的很配,看到南宫灵躺在他的怀里,此时的南宫浅不知该作何感想。

    看到这场景,南宫浅终于知道了以往的种种,为什么南宫灵喜欢送礼物来,原来是为了封玄月的回礼,上次南宫灵收到封玄月的礼物时那一抹激动,她没有忽视,只不过没有多想而已,现在看来,南宫灵真是用情至深。

    只不过现在的情形根本不容许她多想这些,这楚玉,南宫浅看出了她的不简单,即便是方才的闪躲,也是接近了瞬移的速度,还有那‘楚皇’,没想到竟有这样的身手,只是一掌,便将南宫灵打伤,真是真人不露相。

    封玄月将南宫灵扶到一处地方坐下,“灵玉公主,你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就交给玄月。”

    起身准备走向楚玉,却被南宫灵一把拉住,“你还是这么生疏的唤我?”

    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南宫灵的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那我等你回来。”

    封玄月走向了楚玉二人,南宫灵的做事虽然鲁莽了些,不过却是很有效果的,让他终于发现那一丝不和谐的地方,究竟是出在哪里了。

    楚皇之前身子受伤不轻,即便是好转,也不会有这样的身手,可是方才的那一击,封玄月却感觉到了强大的气息,他可以肯定,这绝不是楚皇所拥有的,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楚皇’也是假的。

    相通了这一点,那么方才的一切便解释的通了,封玄月看向了两人,“两位这伪装的可真是极好,若不是方才的那一出,玄月恐怕还不会发现,原来我们面前的楚皇也是假扮的。”

    封玄月一想起这事,便知道了之前一切的营救行动,原来是自投罗网,难怪闯入皇宫,便会有去无回,原来真正的楚皇已经不知所踪。

    月曦一听,心里止不住的震惊,方才她只发现了楚玉是假扮的,没想到楚皇也是假扮的,这楚国恐怕已经完全掌握在了楚玉的手中。

    这可苦了周围的众人了,没想到参加一次盛会,还差点摊上了性命,柒皇后不会武功,幸好轩辕羽反应的及时,将她拉开了去,不然,只怕现在已经被波及了。

    楚玉闻言,没想道不仅她的伪装被识破,就连楚皇的伪装也被识破了,被封玄月发现,她并不意外,毕竟他之前见过楚皇一面。

    月曦斜睨着楚玉,“知道朕为什么会发现你吗?那是因为你的神情。”正是因为它,月曦便一眼识破了她的面具。

    楚玉知道一切都被南宫灵方才的那一击打断了,这下连‘楚皇’都被暴露了,既然如此,那就留不得这些人了,反正过不久凤主便要来了,这一刻,也不用伪装了,她倒要看看,月曦究竟是如何识破她的。

    “说吧,你怎样识破本宫的伪装的?”楚玉也不掩饰了,大大方方的站了出来。

    周围的闻言,只差一声惊呼,原来月曦并没有污蔑楚玉,若是封玄月说的也是真的话,那楚国不是早就掌控在了她的手中?

    “你不伪装了?”月曦挑眉道。

    “本宫现在不屑于伪装了,现在你可以说原因了,本宫怕等会儿你就说不出来了。”楚玉一脸的自信,看到这里,月曦不知道她哪来信心,居然说如此的大话。

    “虽不知你为何会有这样的自信,不过朕告诉你,以往的楚玉,见到朕,所表现出来的样子,绝不是你所能模仿的。”

    无论是过去多少年,楚玉都不会变,那是她所特有的,她敬仰月曦,所以每次见月曦时,都是带着无比仰慕的目光,就是凭着这一个特点,月曦才会发现端倪。

    “哦?本宫到不知道,原来你和那人还有着这样的默契,不过不得不说,你可真是厉害,不过接下来,就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如此淡定。”楚玉言讫,便望向了雪云山入口的地方。

    见此月曦不由得顺着楚玉的目光望去,不过并没有什么动静,不知这楚玉到底又要做什么,月曦看向了南宫逸,交代道:“逸儿,等会儿,若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要保护好浅儿,不能再让她受伤了,你知道吗?”

    南宫逸也知道此时的情形的严重性,点了点头,“放心吧,母皇,这次,逸儿一定不会再让浅儿受伤了。”

    南宫浅已经在他面前受过一次伤,这次,他一定不会让那事再次发生,那是南宫逸的心结。

    就在两人小时候,南宫逸偷偷地带南宫浅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遇见了遇见了一个亡命之徒,也许是知道他们绝非一般的孩子,所以便要将他们绑架,娇小的南宫浅便独自一人,挡在了南宫逸的面前。

    给他争取的更多逃跑的时间,那时的南宫逸哪里会多想,被那凶神恶煞的人吓得全身发颤,是南宫浅站在了他的面前,这让南宫逸很是震撼,小小的她,却不畏惧一切。

    告诉南宫浅他回去后,便叫人来救她,可是两个小孩,怎能逃脱亡命之徒的手心,不过不知南宫浅哪里来的力气,竟突然冲上去将那人的手,咬的鲜血淋漓,不停的示意南宫逸快点逃离。

    不过那歹徒也是有意放一人离开,不然他怎样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前本想将这两个小孩卖掉,可是看到他们身上的衣着时,他便改变了注意。

    见到时机,南宫逸便奋力逃走,好不容易逃离回皇宫,却见月曦一脸阴沉的等着他,“浅儿呢?”

    南宫逸经过方才的惊吓,又见月曦的愤怒,小孩心性的他,选择了隐瞒,月曦本以为南宫逸不会隐瞒,便也没有多想,只是加派各路人手,到处寻找南宫浅的踪迹。

    可是之后始终等不到南宫浅的回归,南宫逸心里害怕了,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月曦面前,告诉了她事情,果不出所料,月曦一顿暴怒,正准备给南宫逸一个教训时,搜寻的人传来了消息,说是在一处破屋,找到了南宫浅的踪迹。

    忍下心里的怒火,瞪视着南宫逸,冷然道:“你最好祈祷浅儿没事!”

    月曦不愿耽搁时间,便片刻也不愿停歇的赶到那个地方,当见到捧在手心的南宫浅,已经奄奄一息躺在地上时,月曦顾不得身份,直接上前与那歹徒打斗了起来。

    南宫逸由于心理愧疚,便跟在将士身后来到了破屋处,当看到那个活泼的南宫浅,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时,全身脏乱不堪,他才知道,他错的是多么的离谱。

    因为怕月曦责骂,而选择了隐瞒,可是却让南宫浅受尽了苦难。

    那歹徒怎会敌过月曦,不过几个回合,便败阵下来,可是月曦一点都不解气,运着内力的脚不住的踹在他的身上,直到那人只剩下一口气,月曦才消停下来。

    走到了南宫浅的身旁,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此时的南宫浅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

    当南宫逸离开之后,那人的手由于被南宫浅伤到了,一时气愤,便一掌拍在了南宫浅的身上,小小的她怎会经得住夹杂着内力的一掌?当时南宫浅便已经人事不省。

    那人也给南宫浅留了一口气,此人还要用来交换银子,若是死了就不好办了,南宫浅的生命力很是顽强,中途醒了几次,见到那人却完全没有惧意,而是管他要吃的,那人心里堵着一口气,他都没有吃的,她还管他要?

    更何况这已经是过去几日了,却始终没有人来赎回南宫浅,那人便有些毛躁,忍不住又往南宫浅身上踹了一脚。

    由于没有进食,南宫浅便直接撞到了墙上,之后身子便重重的摔了下来,墙上留下了刺眼的血迹,可是那人却丝毫不顾这些,做好打算,若是再等不到她的家人来,他便直接将她卖掉。

    感受到南宫浅身上的伤非常的严重,又瞥见了墙上残留的血迹,月曦全身微微颤抖着,她是真的怒了,将南宫浅抱出了破屋,交给了太医。

    随后又转身,开始了新一轮的完虐……

    那一次的月曦,让南宫逸现在还记忆犹新,南宫浅在她的心里是禁忌的存在,谁也不能碰。

    待南宫浅回去之后,由于受伤实在是太重,养了将近半年的伤,让南宫逸内疚不已,若不是他,南宫浅怎会遭受这样的折磨?

    之后月曦便限制南宫逸见南宫浅了,待南宫浅稍大些,就转到公主府居住了,两人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挥去了回忆的思绪,南宫逸紧紧的握住南宫浅的手,“浅儿,这次,二哥一定不会临阵脱逃了。”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他仍旧没有履行诺言。

    南宫浅不知南宫逸为何会说这一句,不过她扬起了笑颜,安慰道:“二哥,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可是很厉害的。”

    “再厉害,你都只是二哥的浅儿。”再厉害,他都不会放任她一个人面对外界的一切,有些事,错过一次就够了,他不想再后悔第二次。

    南宫浅微微挣脱南宫逸的手,“二哥,皇姐的情况有些不好,我带了药,这就去给她把药送过去。”

    “那我与你一起去。”虽然只有几步路的距离,可是南宫逸说什么都不会离南宫浅太远。

    见南宫逸实在是太紧张,南宫浅便点了点头,走到了南宫灵的身旁,蹲下了身子,从怀里拿出了疗伤药,递给了她,“皇姐,这是对内伤有好处的药,你快吃下去吧。”

    南宫灵却不接过送来的药,而是说道:“浅儿,方才的一切,你都看到了吧。”脸上带着些胜利的笑颜。

    “浅儿不明白皇姐的意思,皇姐为玄月不惜以身犯险,他本该救你,只是浅儿离皇姐有些距离,不然,我一定会救你的。”

    南宫灵望着封玄月的背影,丝毫不掩饰眼中的痴迷,“玄月是楚国真正的太子,我想让他继承太子之位。”

    “一切以玄月的意见为主,我不会干涉他的选择。”封玄月,到底还瞒着她多少事情?他和南宫灵之间,似乎并不是如此简单。

    “是吗?即使之后他会取我为妻?”南宫灵直直的看着南宫浅,没有丝毫隐瞒的问道。

    “什么意思?”她不是已经嫁给了楚惊天吗?

    “就许你有几个夫君?不许皇姐有?”南宫灵眼神中带着些许挑衅。

    南宫浅一时哑口无言,见南宫灵的呼吸还有些紊乱,便将药递给了她,“皇姐还是先把药吃了,再来说这事也不迟。”

    转眼看着四人只见的对阵,那‘楚皇’和楚玉都不是好惹的角色,他们可不能为了这事,而耽搁时间。

    随即南宫浅想到那时的黑衣人,左右环顾一下,也不知那人来了没,若是他也来了,那么这事便有些棘手了。

    南宫灵吃了药,调息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走到了南宫浅的身旁,用着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低语道:“我爱了玄月十年,可是他却不是我的,我本想就此放弃,可是你却一点都不珍惜你身边的人,你不爱他,为何还要把他留在身边?”

    “皇姐,这事不是我能做主的,玄月有他自己的想法,若是你能让他选择你,那么我不会说什么。”是真的不在意吗?不知为何,想到今后没有了封玄月,她突然会觉得有些不甘。

    “你当真这样想?”南宫灵斜睨着南宫浅,似乎不信她的说辞。

    “绝无虚言。”南宫浅深吸了一口气,果断的说道。

    南宫灵点了点头,“玄月已经答应了我,若是我帮他夺回皇位,那么我便是他的皇后。”她的话语再自然不过了,似乎这本就是一件事实,这话对南宫浅来说就是一个宣誓。

    夺回皇位?他们就要成亲吗?那之前的花灯又算什么?为何这一切他不与她说清楚?

    南宫浅望着封玄月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看见南宫浅心情低落下来,南宫灵在看不到的角落,勾起了一抹浅笑,是她的,她早晚会夺回。

    随即说道:“封贵妃是玄月拜托我救出来的,而且当她知道我将与玄月成亲时,很真心的祝福着我们,皇姐知道,浅儿不喜欢玄月,所以才答应了玄月的请求,这样也不算夺人所爱,浅儿你说呢?”

    越听南宫灵的话语,南宫浅越觉得心里很难受,似乎一直信任的封玄月,突然间变得她不认识了,虽然她一直觉得封玄月不简单,却直觉不会害她,可是他就这样想要皇位?为了皇位竟然会违背常理娶南宫灵。

    若是南宫灵没有嫁给楚惊天,她或许心里还不会这样难受,可是她已经是楚国的太子妃了,他为了皇位竟可以不顾世俗的眼光?

    封玄月,你究竟怎样想的?既然一心想要皇位,为何还要招惹她?为何还在前一夜夺取花灯赠予她?

    楚玉看向了封玄月,脸上泛起了一股邪笑,“上次让你逃走了,这次可没有那么好运了。”随即环顾周围说道:“今天,谁也别想走出这个地方。”

    柒皇后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手拉住了轩辕羽的手,“羽儿,母后对不住你了,你才开始接触外界,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而且看他们的架势,若是不打的头破血流,绝不会罢休。

    轩辕羽用另一手拍了拍柒皇后的手背,“母后,不要担心,我们会出去的,我们要相信月皇。”

    提起月皇,柒皇后眼底闪过一丝光亮,是啊,她是那样强大的存在,只要有她,他们一定会成功出去的。

    楚玉对着某一个地方,拍了拍手,接着便跃出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夹着一阵微风,急速掠过,在经过南宫浅的身旁时,灵枢嘴角微勾,“女人,我们又见面了。”感受着狂虐而来的疾风,南宫浅瞳仁紧缩,好快!

    听着似曾相识的声音,南宫浅才发现他是那晚的人,只是现在的他不是一袭黑衣,而是一身蓝色的劲装,也没有戴面巾。

    待看清他的面容后,南宫浅不得不感叹,这里的人,真是个个都俊美的让人艳羡。

    接着又是齐刷刷落地的声音,周围一下子突然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将他们全部围了起来。

    周围来跳舞助兴的歌姬,被着情况吓的直接愣住了,互相报团在一起,蹲下了身子,全身不住的颤抖,小声地哭泣起来,却用手捂住了嘴,生怕楚玉一个不高兴,就把她们的性命了结了。

    待灵枢落定后,看向了封玄月,毫不吝惜地夸赞道:“你似乎比上次强了不少?”

    闻言,封玄月打量着灵枢,确信的说道:“上次便是你?”

    “不错,不过这次,你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言讫,灵枢泛着邪气的笑了起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封玄月回应道。

    见此,灵枢便想上前讨教讨教,却被楚玉叫住了,“灵枢,先去把出路封住,不能让这里的任何一人走出,现在还不是对付他们的时候,我们还要等待时机。”

    灵枢闻言,垂首道:“是,主子。”随即,便掠到了出口的路中,看似随意的站着,可是南宫浅却看出了,他这姿势却是攻守都极佳的姿势,完没有漏洞。

    “你们先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待会儿那人来了,你们可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楚玉坐回了位置上,漫不经心的说道。

    月曦从一开始便察觉楚玉似乎在等待某人的到来,便开始着手准备着,在灵枢出来的那一刻,月曦便感觉到了,他很强!

    忽然间一阵狂风掠过,“哈哈哈~,你们这是在迎接本主的归来?”夹杂着雄浑的内力的声音激荡在山间,刺激着众人的双耳。

    众人朝着声源方向看去,当看清了来人时,月曦双眸猛睁,怎么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