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50章 楚玉的真面目

时间:2018-04-07作者:夜岚熙

    听着南宫浅没有丝毫芥蒂的话语,月曦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浅儿,你没事就好,这样娘亲就放心了。”

    月曦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传来的柒皇后的声音打断了,“见过月皇。”

    月曦转身,见来人是柒皇后,她是轩辕澈的娘亲,自然要亲近一些,“柒皇后,许久未见,别来无恙啊。”

    “劳烦月皇挂心了,本宫最近过的很好。”柒皇后面对月曦很是尊敬,虽然她不满南宫浅,可是对于月曦,她是很钦佩的,一个女子,造就了一代传奇。

    “浅儿,快来见过柒皇后。”月曦拉着南宫浅说道。

    南宫浅对柒皇后无感,可是面子上还是不能表现出不满,微微垂首,“朝阳见过柒皇后。”

    “朝阳不必多礼,你已经是澈儿的太子妃了,今后就是一家人了。”柒皇后的这话,看似没有任何不满,可是只有南宫浅知道,柒皇后对于她的厌恶。

    柒皇后左右环顾,随即问道:“怎么没有见到灵玉?”

    月曦笑了笑,说道:“灵儿稍后随楚太子一起来,柒皇后应该知道,她已经嫁到了楚国,今后便是楚国的太子妃了,自然不会与我们一起。”

    柒皇后知道灵玉已经嫁给楚惊天的消息,还惋惜了一阵子,她那么温婉的大家闺秀,却嫁给了傲慢无比的楚惊天,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灵儿那丫头,本宫甚是喜欢,真是一个讨喜的丫头。”虽然那话语没有说明,可是听者都知道,她在惋惜南宫灵嫁给了楚惊天。

    月曦不理会柒皇后的言语,问道:“怎么没有见到小澈和轩辕皇?”

    “澈儿今日有事,不能前来,皇上的身子大不如从前了,不宜劳累奔波,不过本宫倒是把羽儿带来了,也该让他参加这次盛会了,他从之前就盼望着,能目睹四国的风采。”柒皇后将不远处的一个清秀的男子招了过来。

    只见他一袭白衣,与轩辕澈有一丝相似,不过却没有他的肆意张扬,他有一种病娇的柔美,远远看去,是一个温润的男子。

    白衣胜雪,大片的流云纹在白衣上,若隐若现,一根白色的丝带束着一半以上的头发,剑眉下黑色的眼眸,无比深邃,言笑盈盈,好似偏偏浊世的谪仙公子。

    走近后,轩辕羽有些局促的行礼道:“轩辕羽,见过月皇,二皇子。”由于他一直没有见过南宫浅,所以当看见南宫浅时,有些微微愣神。

    好一个绝色的女子,在这雪山的衬托下,似一个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子。

    柒皇后见轩辕羽看见南宫浅愣神时,心里有些微微不悦,“羽儿,这是你的皇嫂,澈儿的太子妃。”

    轩辕羽之前一直身子不好,所以没有参加轩辕澈的册封仪式,只是最近身子稍微好了一点,柒皇后便带他来接触一下外界。

    轩辕羽眼底闪过一抹震惊,不是说轩辕澈的太子妃,是一个招人厌恶的人吗?可是在他看来,南宫浅并不是如此。

    “轩辕羽见过皇嫂。”不仅人带着一种柔美,就连声音都带着点点妩媚之感。

    南宫浅看清轩辕羽时,才深刻的感觉到他与轩辕澈的不同,他有着连女子都羡慕的白皙的皮肤,脸如雕刻般绝美绝伦。

    可是南宫浅还是发现了他为何会这样的原因,他的身子不好,难怪会呈现一副柔美的样子,“朝阳见过……”

    这时,南宫浅卡住了,不知他是轩辕国的几皇子,便顿住了。

    见此,封玄月上前在南宫浅耳边低语道:“他是三皇子,轩辕羽。”

    柒皇后以浅浅的笑声,缓解了场面的一丝宁静,“你看本宫,都忘记介绍了,这是轩辕羽,本宫的第二个孩子,排行三,是三皇子。”

    闻言,南宫浅便自然地补充道:“朝阳见过三皇子。”随即便绽放出笑颜,若一朵娇艳的花朵绽放在轩辕羽的眼前,曼妙的眸光盈满笑意。

    南宫浅之所以对轩辕羽表以好意,是看在他的不谙世事上,他现在就如同一张白纸,对他,南宫浅不会吝惜自己的笑容。

    轩辕羽看着南宫浅的笑容,脸上浮现出点点红晕,从未见过这样暖心的笑容,他的心里荡起了一股涟漪,这个南宫浅,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

    看着两人的互动,柒皇后有些不悦,这个南宫浅,就知道招惹男子,若是她猜的不错,她身旁的男子,便是她府上的众男子之一,真是不知检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能这样目不转睛的被男色所吸引。

    越想,柒皇后越不开心,不过当着月曦的面也不好发作,默不作声的走到了轩辕羽的面前,遮住了两人之间的视线。

    “听说,今年这里的梅花开的最美了,你们有眼福了,第一次来这雪云山,就能见到这里的奇景。”柒皇后为了转移众人的注意力,便说道。

    月曦附和道:“是啊,浅儿他们运气一向很好,赶上了雪云山的美景。”

    就在众人要开始讨论奇景时,忽然听见了楚国一队人马的到来,转眼一看,怎么只有楚皇和楚皇后,并没有看见楚惊天。

    就在月曦疑惑的时候,南宫灵从两人身后出来,走向了月曦,微微福下身子,“灵儿见过母皇,柒皇后,三皇子。”

    柒皇后满意的一笑,点头说道:“灵玉啊,本宫方才还在惦记你呢,这么久不见,又水灵了许多,也越发的出色了,怕是这四国,没人能及你。”

    柒皇后的这话,让月曦有些不喜,南宫灵岂能比上南宫浅,看来她对于这次的联姻,还有些不满呢。

    “柒皇后谬赞了。”南宫灵甜美的笑了笑。

    轩辕羽也给南宫灵打了一个招呼。

    见楚皇两人走近,南宫灵让开了身子,几人凑在一起,便开始攀谈了起来,一直站着说话,也不是办法,月曦提议道:“我们不妨坐下来聊?”

    众人点了点头,皆走到了相应的位置坐了下来,月曦从一开始便一直看着楚玉,她的感觉不会出错,这个楚玉,并非她之前所见到的楚玉,难道换了一人?

    想到这样的情况,月曦心里一惊,联系起封玄月带回的消息,月曦越发的肯定,这个想法不会错,究竟是何人?竟有这样的本事?

    月曦正愁找不到她的把柄,没想到她一出现,便发现了端倪,可是为什么楚皇没有发现?

    月曦便随意的问道:“楚皇后,我们这么多年没见,朕还有些记挂你,本想等灵儿嫁给楚太子时,到楚国来看看你,可是一直忙于国事,没想到再次见面,竟然时隔这么久了。”

    楚玉看到封玄月时,他果然出现在了这里,心里就暗道不好,不过幸好楚皇现在是她的人,他说什么都不会对她造成影响。

    “本宫也记挂着月皇呢。”楚玉虚伪的应声道。

    “当年,朕去楚国时,你还是一个妃子,没想到时隔多年,你已经是后宫之主了,你还记得,当年你对朕说的话吗?”月曦试探着楚玉,其实当年她并没有对她说什么,她只是想看她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楚玉脸色一变,随即很快被掩饰了过去,当年她说了什么?她一直都不知道,她与月曦的关系,竟会到了让月曦惦记的地步。

    楚玉面色如常,淡淡一笑,“这么多年了,本宫记得与月皇之间的所有事呢,不知道月皇说的是哪一件事?”

    月曦见楚玉的反应,在意料之中,若是她就这样露马脚了,那在楚国的这些年,她也白混了,能到了蒙蔽楚皇的地步,绝非一般的难缠。

    “当年,你对朕说过,若是你今后做了皇后,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封漓,不过听说,她在十几年前就被打入了冷宫,朕也是好奇的紧,她绝不会是那样的人,一直没来的及过问,不知她现在怎样了?”

    月曦一瞬不瞬的凝视着楚玉的一举一动,不愿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楚玉闻言,心里一惊,她以前答应过这个?

    瞳仁微颤,随即抬手抚着嘴状似惋惜道:“漓妹妹之前做了错事,本宫也想尽力为她说情,可是她触犯了律法,害死了皇子,本该株连九族,打入冷宫,已经是轻罚,本宫对于这事,也是有心无力。”

    楚玉拉了拉一旁的‘楚皇’,“皇上,你可要为臣妾说话啊,臣妾当时可没少为漓妹妹求情。”

    ‘楚皇’轻咳一声,“月皇就不要为难皇后了,那事是封漓咎由自取,怨不得他人。”

    ‘楚皇’一出声,封玄月便察觉了不对,他之前被楚玉控制着,不能说出实情,可是月曦现在已经在揭开楚玉的面目了,可是他为何无动于衷?可是他现在究竟在顾虑什么?

    当‘楚皇’看见他的时候,眼中没有上次的那些激动之情,有的只是无尽的漠视,封玄月心中的疑惑便加深了起来。

    月曦闻言,眉心微动,他与封玄月不是已经见过面了吗?那他现在应该说出实情,既然有他们在一旁,就应该没有顾虑,可是为什么?

    而且楚皇说话时,月曦再也没有看到,以往他对于封漓的那种爱恋,有的只是满满的厌恶,难道楚玉又给他灌输了什么不好的言论?

    不过没关系,她还有后手,月曦双眼微眯,一股帝皇之势倾泻而出,让周围的人都不寒而栗,“朕可没有为难楚皇后,因为她根本就不是楚皇后本人。”

    凝视的目光落在了楚玉的身上,月曦的语气有些不善,“假皇后,你说呢?你还要扮到什么时候?”

    楚玉心里一惊,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她并没有露出马脚,这么多年了,就连楚皇都没有看出来,她究竟是如何看出来的?难道就凭封玄月的一面之词,就猜到了这些?

    这个月曦,可真是厉害,难怪当年,竟会让那人都栽在了她的手里。

    楚玉仍旧佯装淡定,捂嘴笑道:“月皇可真会开玩笑,本宫怎就不是楚皇后了?”侧头问道‘楚皇’,“皇上,你说呢?”

    ‘楚皇’面露威严,“还请月皇不要妄自猜测,她是不是皇后,朕心里清楚的很,不要为了封漓那个杀人凶手,而诬蔑朕的皇后。”

    见‘楚皇’说话后,楚玉接着说道:“月皇不要因为本宫没有答应当年的条件,就这样随意的污蔑本宫。”

    月曦嘴角一勾,“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你当年可没有答应过朕任何条件,这是朕随意说的,你却当真了,你还敢说你不是假皇后?”

    楚玉没想到月曦竟然来这一手,挖了一个坑,等她去跳,但是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本宫方才也在想,当年究竟答应了月皇何种条件,可是本宫实在想不起来。”

    楚玉随意的笑了笑,似乎根本不在意方才之事,摇了摇头,说道:“没想到,原来竟是月皇瞎说的,本宫也不愿让月皇难堪,毕竟年纪在那里去了,难免会记错一些事情,可是即使本宫如此善解人意,却任旧被月皇污蔑,果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可说的真不错。”

    双眸闪过些许流光,直视着月曦,质问道:“不知月皇今日是带着怎样的目的来参加这四国盛会的,本是为了加强四国之间的感情,可是月皇今日并不是有这样的打算,难道是为了拆散皇上与本宫?”

    说着楚玉便假惺惺的沮丧着脸,“本宫不知何时得罪了月皇,竟让月皇不惜当着众人的面,污蔑本宫的名声。”

    经过楚玉这一说辞,周围的人便看向了月曦,眼底带着探究,不知今日他们这样是为何?本是开心的一场盛会,没想到却演变成这样。

    月曦也不为楚玉的说辞气恼,在她看来,她现在的一切都是徒劳的遮掩,“是与不是,朕想,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你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吧?伪装了这么多年,却被朕一眼便识破了?”

    ‘楚皇’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怒意,“月皇,朕再说一次,请你不要再污蔑朕的皇后,无论她是谁,她都是朕心中的皇后,朕不会为了你那虚无的猜测,而抛弃朕的皇后。”

    随即,‘楚皇’扫视了周围一眼,面露寒意,“朕知道,当年因为封漓的事,很多人都猜测是皇后做的,那么现在朕便在这里说清楚,无论她变成什么样的人,她永远是楚国唯一的皇后,也是真的皇后,任何人不得妄自言论。”

    看了月曦一眼,眼中的寒意尽显,“即便是一国之皇,也不能随意干涉我楚国的事,这是朕后宫之事,就不劳烦各位费心了。”

    言讫,‘楚皇’霸气的坐回了位置上,楚玉没有想到,‘楚皇’会站出来为她说话,方才的他,若是真的楚皇该有多好?她一直梦寐以求的这些话,都不是楚皇说出来的。

    可是她愿意催眠自己,这是他为她说的话,眼角泛着晶莹,直直的看着‘楚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真的很像楚皇,那气势已经快要将她蒙蔽了。

    楚皇后这个表现,让众人更加疑惑了,不知实情的人,都会以为是月曦在故意找楚玉的麻烦。

    南宫浅自方才便一直看着他们,不知月曦为何突然向楚皇后发难。

    可是当她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时,那一个名字她没有忽视,封漓,记得封玄月去楚国的时候心事重重,难道他与那封漓有什么关系?

    南宫浅装作不经意的瞥了封玄月一眼,便发现他的身子竟然在颤抖,虽然轻微,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了,他的全身正释放着点点寒意,望着楚玉的眼神,夹着些恨意。

    封玄月,封漓,他果然有事瞒着她。

    “有皇上这句话,臣妾也不觉得委屈了,只要皇上心里有臣妾,那就够了。”楚玉这话说的亦真亦假,让人有丝错觉,似乎真的是月曦在污蔑她。

    众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月曦,不知道她会如何应对。

    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月曦心里一顿,他们配合的可真是天衣无缝,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这个楚玉果然是棘手,不愧是伪装了这么多年。

    “难怪你伪装了这么多年,却没有人识破你,原来是因为楚皇已经站在了你这一边了。”月曦也不气恼,即便是今日这四国盛会不欢而散,也要揭开楚玉的真面目。

    见月曦处于弱势的地位,封玄月实在是忍不住了,果断站了出来,“玄月可以作证,月皇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因为玄月就是他们口中的,封漓那已经死去的孩子,当年封贵妃并没犯故意伤害皇子之罪,一切都是楚皇后在背后一手操控的。”

    听着封玄月的话语,众人心中一阵惊呼,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看到了众人渐变的脸色,封玄月继续说道:“楚皇后并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样简单,她手下可是有着许多高手,并且她已经控制了楚国文武百官,楚皇现在只是一个空壳,没有任何实权。”

    月曦闻言,眉头微皱,封玄月怎么会这样鲁莽,现在揭开他的身份还太早,就这样暴露,他们讨不到好处,随即看向了南宫灵,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一些实情。

    楚玉不在意的笑了笑,“你说你是封漓的孩子?谁信呢?你以为随便站出来一个人,说他是封漓的孩子,都可以吗?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天真了?”

    南宫灵一直在一旁看着,没想到月曦竟会发现楚玉的真面目,她一直以为楚玉只是心变了而已,没想到原来竟换了一个人,之前对楚玉的传闻,南宫灵也听说过,只是没想到她变化竟会这样大。

    楚玉之前是一个丞相家的女儿,因为家世,所以被楚皇纳入了后宫,一直是一个温婉贤淑的模样,可是自楚玉成为皇后之后,便是换了一个人,她有着皇后的威严,众人都以为她只是成长了而已。

    可是之后有人便渐渐的发现了楚皇后的变化,不过都是微乎其微的变化,无非就是对楚皇很上心,对于一切靠近楚皇的妃嫔都暗中下狠手,不过众臣也不过问后宫之事。

    她既是一宫之主,这事他们也不便多言,再说,后宫妃嫔之间的争风吃醋是常事,众人便也没放在心上。

    至始至终,从未有人发现楚玉不是同一人,可是今日月曦一见,便发现了楚玉的不同,这让南宫灵有些意外。

    当南宫灵知晓封玄月的身份时,便知道了封漓是他的母妃。可是当她去冷宫时,便发现了那个假封漓的端倪。

    她经过了几日的观察,便发现了楚玉的行踪有些诡异,便开始隐藏气息观察楚玉,没想到真正的封漓,竟被她关在了她的地下室。

    在南宫灵去楚玉的地下室时,看清了那里的一切之后,才发现楚玉背后竟是这样的人。

    对于封漓的虐待,即使是她看了都会有些不忍心,更何况那是封玄月的生母,竟被折磨成这样,简直是令人发指。

    而且,据她观察,封漓身上的伤痕至少是许多年的沉积,看来在打入冷宫的这些年来,她便一直被楚玉囚禁起来,狠狠的虐待。

    当南宫灵见到她时,已经不成人形,整个人已经虚弱的不行,若不是她喂了封漓一颗保命的药丸,恐怕早已坚持不到现在。

    既然要帮封玄月夺回皇位,这个时机正好,南宫灵站了出来,“灵儿可以证明,他就是封贵妃的孩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