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41章 月曦的愤怒

时间:2018-04-07作者:夜岚熙

    “凤主,再过不久,就是四国盛会了,我们要不要……”长使给了凤主一个眼神,可那眼神再明显不过,无非就是问他,是否准备重出江湖。

    “你研制的那些准备的怎么样?”

    长使一个会心的微笑,眼中的精光直冒,“凤主放心,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虽然欠些火候,不过老夫想,为何不趁这次四国盛会时,给他们当头一击。”

    倏地,长使灵光一闪,“凤主,他们平时都不出宫,这次不仅要出宫,而且还是集体,要不我们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在他们前行的路上,一个个击破?”

    “不可,我们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怎么现在你却沉不住气了?我要的是将他们狠狠的踩在脚下的那种快意。”凤主责怪的看了长使一眼。

    长使微微垂首,“凤主说的对,是老夫糊涂了。”

    凤主点了点头,“既然他们都聚在了一起,那么本主就给他们一个惊喜,那四国盛会,就当成是对本主的一个迎接盛会,就让那里,成为我们重出江湖的初始。”想像着那时的场景,凤主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一想起还未到长使说的三个月的期限,凤主手指敲打着桌面,蹙眉说道:“可是没有完全的把握,我们这样有些冒险。”

    “凤主请放心,我们可是有后手的,难道凤主忘了?”长使掩饰不住眼中的算计,还有那势在必得的气势。

    “那你说她这次会去吗?”

    “凤主这事你应该比老夫清楚,少主已经嫁给了楚惊天,那么月曦便会让南宫浅替上少主之前的位置,再说现在南宫浅不如以往,已经是轩辕澈的太子妃了,所以,这对我们更加有用处。”长使抚着胡须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怕就怕在,月曦不会放她出来。”

    “不会的,南宫浅一定会前往的,再说没有她,我们还有少主和玉儿啊。”长使自豪的笑了笑,“最近,玉儿已经掌握了楚国的一切,只待凤主的一声令下,楚国便是凤主的了。”长使说道这里,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

    “而且,此去四国盛会,玉儿也在其中,一定会为凤主布置好一切。”

    “你叫她少把心思放在那些儿女情长的事上,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还去做那些争锋吃醋的事,小心坏了本主的大事。”凤主说起这事,言语中有些鄙夷。

    “凤主说的是,老夫回去,便给玉儿传信。”

    “恩,这次我们可是带着要将他们狠狠踩在脚下的心去的,可别出现什么岔子。”凤主不放心的嘱咐道,他要确保万无一失。

    “凤主放心吧,老夫研制的东西,虽然还没有完全成功,不过还是有些成品,相信到时候也会给凤主一个大大的惊喜。”

    凤主躺在椅子上,阖上双眸,虽有些懒散,可是全身那威严的气势散发而出,“本主就期待你给惊喜,若是再如上次那般,本主可不会顾及颜面。”

    “上次铸剑城那事,实属他们的疏忽,才导致了贼人的混入,不过应该没有人有胆量再敢闯入那里了,叶文已经服下了我新研制的药物,相信他的转变,凤主看了,一定会欣喜的。”

    冷氏秘法据说用过之后,便如废人一般,他就不信,还有再一个冷氏余孽,冷氏秘法可不是什么人都会的,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只有已经逝去的冷氏族长才会那种秘法。

    “你说的叶文,这次也在去四国人选之一?”凤主挑眉看向长使。

    “不错,这次老夫就在后面辅助凤主,就不陪着凤主了,叶文已经有了灵枢的那种超凡的能力,届时一定会帮到凤主的。”

    凤主微不可闻的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了一抹邪笑,“没想到这东西真被你造出来了,你可真行啊,那你的心愿也算完成了。”

    “老夫的这一切,还要多谢凤主,若没有凤主,老夫哪有今日?”长使谄媚的笑道。

    凤主整理了两手的衣袖,“你也不必谦虚,我们一路过来,早已不分彼此。”

    “你下去吧,好好准备重出江湖的事。”凤主随意的摆了摆手。

    “是,老夫这就去准备,一定给凤主一批惊人的成品。”

    ——**——

    “你说什么?浅儿居然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月曦听到封玄月的汇报,心情不好,隐隐散发出寒气,“玄月,朕一直以为你懂事,把浅儿交给了你,没想到你却是如此辜负朕的期望的?”

    封玄月见月曦真的动怒了,虽然他知道若是将这事告诉月曦,一定会引来她的怒意,可是这事,他不敢有所隐瞒,跪下了身子,垂首道:“还请女皇息怒,公主也是救依洛心切,所以……”

    “所以你便由她而去?若是亦寒这次没有动用他家族的秘法,那么你认为,朕还能见着浅儿?”月曦站起身来,双眼微眯,眉宇间的威严散发而出,冷冷地说道。

    “此事都怪玄月,还请女皇责罚。”封玄月并不狡辩什么,月曦说的对,若不是冷亦寒,南宫浅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责罚?玄月,你简直让朕太失望了。”月曦坐下身子,玉手在桌上用力一拍,气愤的说道,一直以来,对封玄月的期望过高,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他竟然会犯,实在是有些愤怒。

    “玄月自知这次犯错有些离谱,不过还请女皇息怒,注意身体。”气坏了身子,封玄月便更加内疚了,月曦如此信任他,可是他却辜负了她的期望。

    月曦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境,“玄月,朕一早便说过,无论何时,无论你遇见什么事,都必须把浅儿放在第一位,既然你已经答应过朕,会好好照顾浅儿,那么朕想看到你为她的付出。”

    “玄月今后一定会注意的。”封玄月咽下内心的苦涩,若是她知道,他答应了南宫灵的要求,会作何感想?可是他的母妃在南宫灵的手上,他没有选择,就这一次,让他再欺瞒这一次,若是救回了母妃,他封玄月愿意以命誓忠诚。

    之前南宫灵送信来时便说过,若是这事有第三人知道,他便再也见不到他的母妃了,他只有一个母妃,他,赌不起。

    “你应该感谢亦寒,是他让你免遭了这次责罚,朕也是念在你是初犯,浅儿也没有什么大碍,此事就此作罢,若是再有下次,朕绝不会顾及情面,不会轻饶你。”月曦瞥了封玄月一眼,对他有些失望,虽说原谅了他,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怒气。

    “谢女皇。”

    “你起来吧。”月曦抬了抬手,示意封玄月起身,她并不是有意为难他,实在是有些失望,既然说了饶恕,便努力放下心中的怒气。

    “你说浅儿去的那个地下城,里面的人都是些难缠的角色?”

    “是的,女皇,那些人给人的感觉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完全不会顾及自己的性命,像是经过训练的死士,有些棘手。”封玄月如实禀报道。

    “究竟是谁有这个能力养一批死士,还有那些铸造师?”月曦紧蹙着黛眉,在这普天之下,竟有人养私兵。

    封玄月说出了心里的猜测,“玄月怀疑这事与楚皇后有关。”

    “你说楚玉?”月曦眼底闪过一丝惊异。

    “是的,之前出使楚国的时候,玄月夜晚准备行动,去了一次皇宫,可是……”想起失败的经历,封玄月心里一沉,语气有些低落的说道:“那次任务失败了。”

    “不是叫你做好准备吗?玄月,你究竟在做些什么?”月曦双眼怒视着封玄月,“你知道若是漏了些马脚,那么你的东西想要夺回,便要经历很大的困难,你最近在想些什么,简直让朕太失望了。”

    “玄月事先没有查好楚皇后的底,所以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还差点连累了南宫浅,封玄月低下头,不敢面对月曦,有些愧对月曦的期望,双拳紧紧的攥紧。

    月曦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封玄月,轻叹口气,“玄月,我本想不告诉你的身世,可是朕觉着,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可是自从你知道你的身世之后,朕发现,你再也没有了以往的自信,你给朕说说,你是在害怕什么?又或是在恐惧什么?”

    “玄月……愧对女皇的期望。”封玄月“咚”的一声跪倒在月曦面前,面色凝重,“玄月有些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虑,自从知道身世之后,便每日都想着该如何准备着一切,又该如何救出母妃,肩上的担子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玄月,从小朕便精心栽培你,倾囊相授,你就是这样回应朕的成果?”封玄月从出生就一直跟着月曦在一起,月曦将自己毕生的所学,所想,都交给了封玄月,可是这样的结果,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你给朕的回应,不应该是跪在这里,让朕原谅你,而是努力去夺回你的一切,告诉朕,朕的眼光没有错,以前的付出也没有白费。”月曦恨铁不成钢的说教着。

    封玄月抬起头来,看向了月曦,眼中闪过了一抹坚定,“玄月之后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会辜负女皇的期望。”

    月曦看着封玄月,眼底闪过一抹不忍,到底是她养大的孩子,还是有些狠不下心,“起来吧,此事之后,朕不想再一次听到你不好的消息。”毕竟她把南宫浅交给了他,也希望他能对得起她之前的期望。

    “是。”封玄月向月曦无声的行了一个礼,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你方才说地下城的事与楚玉有关?”月曦挑眉,面色有些凝重,若真是与楚玉有关,那她可隐藏的真是太深了。

    “是,女皇,玄月去皇宫时,与楚皇后的护卫交过手,情况与公主说的有些相似,那些护卫与死士相差无几。”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仅是一个小小的护卫,却有着副将的水平。

    月曦抚向了下颌,陷入了沉思,“你去见楚皇了?”

    “恩,可是他已经被楚皇后控制了,楚国早已经落入了楚皇后的手中,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顿了半晌,封玄月继续说道:“楚皇说他的身子已经被楚皇后种下了毒药,所以性命随时都可以被楚皇后拿去。”

    “毒药?最近毒药真是盛行,你去楚国一事,朕原谅你了,没想到楚玉隐藏的那么深,之前朕一直以为她是把心思放在争风吃醋上,所以才那样对你的母妃,不过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女皇说的是,楚皇后想要楚惊天继位,所以杀害了所有妃子诞下的龙子。”封玄月附和道。

    月曦点了点头,“还有一点,你说楚皇已经被她控制了,可是只要没有子嗣,楚惊天一样可以继位,她又何必那样大费周章的控制朝廷众人?”

    抬眸看向封玄月,月曦笃定道:“那便是,她的目的不止于此,也可以说,她并不想让楚惊天完整的继位,即便是楚惊天继位了,朝堂上的事,仍旧是她一人在背后操作。”

    “女皇的意思是,楚皇后想要自己……”封玄月心里一惊,没想到楚玉竟有这样的野心。

    “没错,不然,那地下城的事,就解释不通了。”月曦为自己的猜测震惊不已,楚玉若是想做皇帝,那么这事便解释的清楚了,可是楚国一直以来没有女皇的先例,若是她当上了皇帝,百姓一定不服,所以便让楚惊天来做这个替身。

    她可真是会伪装?

    封玄月直到现在还没有消化这个猜测,心里仍旧心惊不已,“女皇,那玄月该如何做?”看向了月曦,有些无措,朝堂众人都对楚玉唯命是从,那他还有以理由去夺回一切?

    “玄月,这事也只是朕的一个猜测,总之,楚玉这人一定要尽早解决,不然,后患无穷,先不论她是否有这样的野心,就看在她杀害了如此多无辜的婴儿的事上,她也不能被原谅。”

    想起楚玉这人,月曦越想越心惊,在她的记忆中,楚玉最初成为皇后时,是一个温婉贤淑的人,怎与现在会有如此大的差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