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136章 你选择谁?

时间:2018-04-07作者:夜岚熙

    南宫浅坐在桌前,撑着下颌,冥思苦想,终于配好了药材,列在纸上,唤琴月取来药材,煎好药,“琴月,给亦寒送过去。”

    琴月有些畏缩,艰难的咽了一口水,婉拒道:“小姐,要不还是你去送吧,冷公子……”身上的煞气实在是太吓人了,之前琴月去送过,可是冷亦寒见不是南宫浅,屋里的冷气瞬间到了冰冻的程度,本就是冬天,这下更加寒冷了,让琴月吓得全身直打颤。

    面对着冷亦寒一句话都要说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完,放下药碗,片刻都不敢停留,飞奔出院,生怕被冻僵了。

    见琴月实在是怕冷亦寒的厉害,南宫浅带着药壶,去了寒院,走进屋子,冷亦寒听见声音,转身一看,双眸瞬间亮了起来。

    见冷亦寒有乖乖的躺在床上,没有去院子里练剑,南宫浅嘴角微勾,轻唤道:“亦寒,起来把药喝了。”

    第一次听南宫浅叫他的名字,原来不连名带姓的叫法是这样的好听,心里微微被撩起了一股涟漪。

    扶冷亦寒起身靠在床头,南宫浅端起药碗递给了冷亦寒,“喝药吧。”

    “我的手没有力气,抬不起来。”

    南宫浅质疑的看着冷亦寒,之前用剑还那么准,怎过了几天,手就抬不起来了?“你确定不是骗我的?”

    冷亦寒无辜的摇了摇头,南宫浅轻叹口气,拿起药勺,开始给冷亦寒喂药,“感觉怎么样?”南宫浅知道药效不会这么快起作用,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口。

    看到冷亦寒脸色微变,南宫浅放下了药碗,急忙为冷亦寒把脉,凤眉微皱,没有什么情况啊,为什么他会变脸色?

    “你感觉怎么样?”

    “有点苦。”

    南宫浅有些气急道:“冷亦寒,你没事皱眉干嘛?”让她还以为药方出了什么问题。

    冷亦寒丝毫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面无表情过的看着南宫浅,“这药有点苦。”

    “苦吗?”没想到冷亦寒这个冷酷的家伙居然怕苦,又喂了冷亦寒第二勺,见其的脸色更加难看,南宫浅不禁有些疑惑,“这药是真的很苦?”

    “恩。”

    “那我尝尝。”说着南宫浅就要浅尝一点药汁,这药是为冷亦寒调理身子的,对她来说,没有害处。

    冷亦寒倏地拉过南宫浅,“不用了。”

    接着唇上传来冰冷的触感,南宫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冷亦寒便欺舌而上,嘴里传来一阵苦涩,让南宫浅不禁变了脸色。

    放开了南宫浅,“这样就不苦了。”说着,冷亦寒面容上浮现出满意的笑颜,又是那该死的笑容,迷的南宫浅有些晕头转向。

    有些人不喜欢笑,不是因为不会笑,而是没有遇到让他笑的人,也不是因为笑起来不好看,而是怕笑起来太迷人。

    南宫浅摇了摇头,清醒过来,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被冷亦寒钻空子了?

    抹去唇上残留的药汁,愤愤然的说道:“冷亦寒,你这是干什么?”

    “我想尝点甜的,这样喝药就不苦了。”冷亦寒一脸满足的说道,其实他的内心并不平静,之前在马上擦过南宫浅的额间,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悸动。

    这次能趁着这个机会,吻上那做梦都想浅尝的红唇,原来接吻是这样的感觉……让他沉醉不已,若不是怕吓走南宫浅,他绝不会轻易的放开,有些事,还是需要慢慢来,她才刚开始接受他,他不能再一次把她推得远远的。

    “你不是说你手没力气,不能抬起,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冷亦寒方才的力量并不小,让南宫浅有些被戏耍的感觉。

    “看着你就有力气了。”声音虽冷清,可是却让南宫浅悸动不已。

    南宫浅想起方才的吻,脸上泛起了点点红晕,她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有接触了才知道,原来,冷亦寒已经不知不觉的住在了她的心里,只是她不愿承认罢了。

    救他那一次,他不顾自身的疲惫,背着她奔波了一整夜,即使自己摔倒了,都不会让她再次受伤;雨夜在一起躲雨,他把干草全给她,自己靠墙而睡;去了陌生的地方,他不愿她下水,背着她,躺过一条河,他的衣衫尽湿,她却连鞋底都是干爽的。

    在遇到攻击的时候,永远站在她的身前;不放心她,一个人坐在冷风中,守了一夜;知道她担心白依洛,回程便叫金念去寻找依洛;看到她受伤,不顾自己的安危,动用了秘法,挡在了她的身前……

    原来不知不觉,他已经为她做了这么多事了,虽然冷亦寒不爱言语,可是他的一举一动,无不在透露着,他很爱她,那是刻进骨子里的爱。

    南宫浅撇过脸,“既然有力气了,就自己喝药。”

    “你不能喂我?”冷亦寒说这话,虽话语一贯的冷清,可是却透露着点点的委屈。

    受不了冷亦寒突然的转型,南宫浅转头用勺子喂着,“只有这一次,以后我都叫琴月给你送药来。”

    “是不是方才的事让你气恼了?”冷亦寒本想控制自己的,可是看着南宫浅微微张启的红唇,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若是方才让你不高兴了,那我今后就不这样了。”语气有些低沉。

    冷亦寒的心一下就落入了谷底,她还是没有接受他。

    南宫浅有些哭笑不得,她难道要说她不生气?那今后冷亦寒不是更加大胆?“事情有些多,所以……”

    南宫浅还没有说完话,冷亦寒便说道:“那我今后自己喝药,你给我送来,好吗?”只是想每天见你一面,就算是只有一面,对他来说,都是能让他兴奋好久的事。

    看着冷亦寒期冀的眼神,南宫浅脸红着道:“恩,快喝药吧,不然就凉了。”

    有些受不了冷亦寒的直视,不知是什么原因,南宫浅发现冷亦寒越来越有魅力了,即使依旧是一副冰山脸,可还是那么让她有些移不开眼。

    见冷亦寒喝完了药,南宫浅站起身来,轻舒了一口气,“这药对你身子恢复有帮助,最近,你就不要动用内力了,不然,就算神仙在世,你的内力也没有办法恢复了。”

    “为你,我也要让它恢复。”

    “那我回去处理事情了。”南宫浅有些落荒而逃,怕再不走,就要沉浸在冷亦寒的美颜中,无法自拔。

    走进院子,却见白依洛坐在石凳上等着南宫浅的归来。

    “亦寒怎么样了?”白依洛这话虽有些平静,可是却让南宫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酸味,这是错觉?

    “还是老样子,估计他的身子要恢复,至少三个月。”南宫浅这说法是保守的猜测,万一调养的不好,这辈子,他便再也不能拿剑了。

    想到若是冷亦寒恢复不了,南宫浅心里便有些难受。

    看出了南宫浅的担忧,“有你在,还怕他恢复不了?”白依洛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依洛,你在别扭什么?”仅仅是两句话,南宫浅便察觉了不对劲。

    她那知道,白依洛准备去看冷亦寒的,可是好巧不巧,撞上了她与冷亦寒亲密的那一幕,两人因为出神,所以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到来,心里有些发堵,默默的退出了寒院,本想将此事隐下,可是想起南宫浅之前说的,这辈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心里便有些不舒坦。

    忍不住内心的压抑,白依洛还是跑到了南宫浅的院子,准备打探军情,之前南宫浅就醒他之后,便出使去楚国了,所以没有听见南宫浅的告白,心里有些不踏实,若是她在他不在府的这段时间,选择了冷亦寒,那么他又作何选择?

    “你选择了谁?”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宫浅,生怕错过什么细节。

    南宫浅坐在了白依洛的对面,有些不清楚白依洛话里指的是什么,“依洛,你在说什么?”

    “我和亦寒,你选择了谁?”说完,白依洛有种想要咬掉舌头的冲动,万一南宫浅回答,她从未选过他,那不是让自己难堪吗?

    南宫浅终于知道白依洛在别扭什么了,其实他虽平时大大咧咧,看似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其实内心还是有些缺乏安全感,南宫浅才想起,自白依洛回府,自己似乎没有当着他的面,说过,她在乎他。

    “依洛,我是你的妻子。”说爱,有些太矫情了,南宫浅说不出口。

    白依洛瞬间反应过来,有些呆滞,半晌才说出话来,“你选择了我?”

    “我也是亦寒的妻子。”南宫浅深吸一口气,“之前说过,我向往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生活,可是,我发现,不知不觉,亦寒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对于他的感情,我不是亏欠。”说完话南宫浅觉得有些对不住白依洛,给不了他完整的她。

    看着白依洛眼底闪过一丝失落,南宫浅带着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之前对你说的一切,似乎都成不了现实,我也过不了平凡的生活,这次我才发现,自己身上有着重担,不承担不行。”

    白依洛无言,南宫浅不知白依洛作何感想,他一定不希望与其他人一起分享一个妻子吧,虽然她自己也有些接受不了,可是爱了,便是爱了。

    “依洛,你是不是怪我太多情了?”看着白依洛仍旧不说话,南宫浅忍不住说道:“若是你怨我,那我……”

    “你休想甩开我。”白依洛以为南宫浅要放弃他,气恼的说道。

    “你不怪我?”南宫浅本想说,若是他不愿意,那么她便等到他愿意为止,绝不放弃这异世的第一份温暖。

    “我们本就是你的夫,你选择他,我无话可说,亦寒为你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若是让他孤独一人,我心里倒是过意不去了。”白依洛的这话,说的南宫浅有些惊异,本以为白依洛会损她几句,没想到,这么会说话。

    不由得伸手摸了摸白依洛的额头,白依洛疑惑的看着南宫浅,“干嘛?”

    “看你发烧没有?”

    猛地打掉南宫浅的手,白依洛跳了起来,“南宫浅,你欠打。”居然敢说他说胡话,他本人都快被那段有道理的话感动了,她居然质疑他,简直让他肺都快气炸。

    “要不来一战?”南宫浅挑衅的看着白依洛。

    白依洛瞬间焉了下去,输给南宫浅,简直是打击他,这种事,发生一次就够了,二次打击,还是不要经历了,“小爷我才不会跟你斗。”

    “你怕输?”南宫浅眼里掩饰不住的戏谑,让白依洛瞬间脸红。

    双手环抱,头一撇,“哼,小爷才不怕你,只是这样没什么意思,小爷才不会浪费时间。”

    南宫浅赞同的点了点头,“也对,浪费时间的事,还是少做为好。”白依洛以为南宫浅是赞同他的观点,没想到,南宫浅的后一句,让白依洛又一次炸然,“再怎么样,你也敌不过我,何必浪费这时间。”

    “南宫浅,你这个小魔女,小爷只是怕伤着你,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你别总拿着上次那事说事。”白依洛羞愤的刚下去的潮红,又瞬间布满了俊颜。

    “好好好,白大师,是小女子心胸狭隘,让大师见笑了。”南宫浅看着炸毛的白依洛,憋住笑意,安抚道。

    “哼,别以为这样,小爷就会原谅你。”

    “依洛,你坐下吧,站那么高,望着我头疼。”不知不觉,白依洛他们的身形,都已经这般修长,已经完全长开了,也越来越俊俏了。

    见白依洛愤愤然的坐下,南宫浅也不逗他了,“依洛,之前我就想说了,可是时机不对,在去寻找你的路上,我看见了你的族人。”

    “族人?”白依洛的脸色骤变,似乎想起了小时后的事,脸色变得有些那看,之前脸红的白依洛,瞬间变了一种风格。

    猛地拉住南宫浅的手,拽的紧紧地,双手还隐隐有些颤抖,白依洛不眨眼的看着南宫浅,“你确定,你看到的是我的族人?”这让白依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场大火,怎么可能会有人逃离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