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一百零三章 噬心蛊

时间:2018-03-13作者:夜岚熙

    37小说 .37xs.

    闻言,南宫浅手上的动作一顿,没想到自己连这般浅显易懂的道理都忽视了,一心只想着,若不是自己,白依洛怎会遭受这般罪?

    其实做这些事,一半是想为白依洛做,一半是想赎罪,没想到却有些剑走偏锋,忘了最浅显的道理,封玄月说的对,若是自己倒下了,那谁来照顾白依洛?

    默默地起身,裹好了外衫,放缓语气道:“谢谢你,封玄月。”他总是在自己陷入迷口时拉她一把,即使自己冷言相与,可他却从不会与她置气。

    “与我还这般客气?”封玄月嘴角微勾笑说道,便开始做着手上的事,她是那样聪明的人,怎不会明白他的意思?知道南宫浅退出了自己的苦想,接着又对琴月说道:“琴月,你也来帮忙。”

    琴月应声,便麻利的上手了,许多事,南宫浅看不开,可是经封玄月一点,所有的苦想便烟消云散了,有些时候,琴月真的不明白,封玄月那样完美的人,为何南宫浅却不肯接受?

    终于在三人的努力下,整理好了白依洛占时住的屋子。

    在将白依洛抚往床榻上时,白依洛突然睁开了双眸,一双空洞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前方,封玄月发现了败落的端倪,有些不可置信,没想到只是离府不久,便遭遇了毒手。

    “怎么回事?”震惊的问道南宫浅。

    看到白依洛这样,南宫浅心里又是一痛,垂下眉睫,眼神逐渐变的黯淡,沉重的说道:“如你所见,失去了意识,现在只剩下了驱壳,只有靠命令行事。”

    闻言,封玄月脸色微变,心里止不住的震惊,没想到白依洛竟会变成这样,白依洛虽不是他们之中伸手最好的,不过若是应对外界的人,应该不在话下,以他精妙的器械,怎会遭遇毒手?

    只见白依洛痛苦的捂着胸口,脸色突变,喘着粗气,南宫浅不明白为何会变成这样,之前不都是好好地吗?伸手为白依洛开始把脉,之前经过离陌一事之后,南宫浅渐渐熟悉了蛊毒的脉象,没想到白依洛的脉象惊于离陌的脉象有些相似,但绝不会是合欢蛊。

    见白依洛一直捂着胸口,痛苦声不断袭来,听到白依洛无比痛苦的声音,南宫浅只觉得心口被狠狠地抓住,揪的生疼。

    只见彩蝶缓缓地落在了白依洛的身上,不一会儿,白依洛便缓了过来,可是眼神仍旧那般空洞,照白依洛的情况,眼下只有噬心蛊才有这样的反应。

    没想到那些人,竟然用如此歹毒的方法,让铸造师为他们炼制器械,心里不禁对那些人的憎恶更深。

    若是中了噬心蛊,只有每日喂那蛊虫喜欢吃的食物,不然便会渐渐地蚕食人的心脏,逐渐变成一个真正的空壳。

    可是那噬心蛊吃完东西后,便会排泄一些控制人心智的毒素,这可真是好心计啊,让人不得不吃下那些东西,替蛊虫缓解饥饿,眼下怕是那蛊虫想要吃东西了,才会有这般反应,幸好有彩蝶,才缓解了白依洛的痛苦。

    想到这里,南宫浅双手紧紧地握紧,指甲嵌入了皮肉,可即使这样,却仍旧缓解不了心里的疼痛。

    封玄月见此微微皱眉,轻握南宫浅的秀拳,“公主,请爱惜自己。”这话,封玄月不知说了多少次,可是每次南宫浅都只是听过便过了。

    “难受……”南宫浅眼角渐渐地湿润了,记得《毒仙录》里记载过,一旦中了噬心蛊,人是很难恢复的,没想到白依洛上次竟挣开了那蛊虫的控制,还呼唤了她,这叫她如何不难受?

    彩蝶一直待在白依洛的肩头,渐渐地白依洛眼中的浑浊渐渐地褪去,逐渐的变得清明起来,见此,南宫浅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没有想到彩蝶还有这样的作用,那是不是意味着,白依洛有救了?

    只见白依洛的情况有些不稳定,眼中的变化不断,可是当浑浊褪去的那一刻,白依洛看向了南宫浅,眼底滑过一丝不可置信,喃喃道:“小魔女……”之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又恢复了空洞的眼神。

    见此,南宫浅所有的坚韧,在这一刻都崩溃了,上前抱着白依洛开始痛哭了起来,“依洛,我带你回家了,你快醒醒,我再也不赶你走了,你离开所说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

    白依洛似乎听见了南宫浅的声音,眼角滑落的泪水打在了南宫浅的脸上,感受到了脸上的暖意,南宫浅抬眸一看,不知何时白依洛脸庞有了两道泪痕,他还有救,他还记的她……

    不过,不管他今后变成什么样,她都会一直照顾着他,这是她南宫浅应该做,也必须做的。

    封玄月看到两人之间的一切,若说南宫浅深情,那白依洛何尝又不是一种深情,那是情深到骨子深处,才会摆脱外界的一切束缚,即使忘记一切,却仍旧记得心中的那一抹倩影。试问他自己做的到这一切吗?

    浅浅的垂下眸子,转身对琴月说道:“走吧,公主有想要单独对依洛说的话,你去准备一些膳食,等会儿就为公主端来,记得要清淡一些。”言讫,封玄月见南宫浅仍旧一瞬不瞬地盯着白依洛,隐下了心里的吃味,默默地退出了院子。

    院子因为两人的退出,变得寂静起来,南宫浅蹲在了白依洛的腿边,救回白依洛之后还没有好好地看过他,颤抖的伸出手,抚上了白依洛的侧脸,这是第一次如此靠近他吧。

    拇指细细的磨蹭着白依洛的眼眶,看着凹陷进去的双眸,无尽的心疼在心里滑过,只是一段时间没见,他便这般的面黄肌瘦,看着两腮深陷的白依洛,南宫浅狠狠地擦干眼角的泪水。

    “依洛,你等着,我会将你所受的罪,加倍的在他们身上讨回来。”

    不顾自己的疲惫,打来一些水,细细地为白依洛擦着脸颊,她的依洛,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是她所喜欢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