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八十六章 心猿意马

时间:2018-03-12作者:夜岚熙

    37小说 .37xs.

    翌日,天微亮,南宫浅幽幽转醒,却见冷亦寒仍旧保持昨晚的姿势,听见了南宫浅的动静,倏地睁开双眼,撇过头看向南宫浅,冷清的问道:“醒了。”

    南宫浅缓缓起身,“恩,你这样不累吗?”

    “习惯了。”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亦寒淡然道。

    “这里去黎山还有多久的路程?”南宫浅一边收拾行礼,一边问道。

    “若是不出意外,今晚便能抵达。”

    拿好行礼,南宫浅缓缓地打开房门,雨后的空气很是新鲜,抬头望向天空,这天气应该不会下雨了,转过头来看向冷亦寒,“你休息好了吗?”

    看出了南宫浅的急切,冷亦寒拿起行礼道:“可以出发了。”

    又是一天的奔波,经过不停歇的赶路,终于抵达了黎山,遂着小道走进山里,点点的尘土气息飘来,一片的荒凉,南宫浅问道:“你确定依洛就在这里?”

    “不确定,不过这是依洛出生的地方。”

    南宫浅有四处环顾了一下,不明白这里为何会这么荒凉,思索片刻,还是决定进去看看,既然来了,就看看依洛出生的地方也不错。

    越走进南宫浅越心惊,不明白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即使过了这么久,这里还能感受到当年的惨状,忍不住问道:“你知道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冷亦寒欲言又止,这话说起来过于沉重,也是他不愿回首的,想起那段时光,他浑身的煞气砰然而出,南宫浅感受到了冷亦寒情绪的波动,连忙说道:“不愿说就放下吧。”

    “十几年前,这里经过一次屠杀,男女老少很少逃过那些人的杀手。”说到这里冷亦寒的双眼竟有些赤血,双拳紧握,隐忍着不爆发。

    南宫浅瞥见了冷亦寒的赤血的双眸,有些心惊,没想到这段回忆对他来说,是这样的痛苦,连忙按住他紧握的双拳,安抚道:“冷亦寒,你冷静点,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你现在这样也无济于事。”

    “我没有办法冷静。”只要一想起当年的事,冷亦寒便经常半夜被惊醒,全身吓出一身冷汗,虽然平时都是一副冷酷的模样,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脆弱。

    见冷亦寒处在暴怒的边缘,南宫浅便在冷亦寒身上点了几处穴位,冷亦寒双眸闪过一丝惊异,“为何?”

    “你需要冷静,若是那段回忆是你的噩梦,那我便不问了。”南宫浅不断的安抚着冷亦寒,若不是知道冷亦寒不会伤害自己,不然她真的会被他的这个面容吓住。

    渐渐地冷亦寒终于平息了内心的怒火,见此,南宫浅才解开他身上的禁制,“你好好静一下,我去里面看看。”怕冷亦寒见到里面那些更加惨烈的状况,勾起他的回忆,南宫浅便打算将他留在这。

    可是冷亦寒哪能放任她独自行走,默默地跟在南宫浅的身后,见南宫浅回过头来看向自己,“我说过会保护好你。”

    “你不必……”可是南宫浅的话还没有说完,冷亦寒便径直的走在了南宫浅的前面,疑似带路。

    南宫浅咽下到嘴的话,抬脚跟在了冷亦寒的身后。

    经过不停的拐弯,走到了一处稍微干净的地方,冷亦寒停了下来,南宫浅疑惑的看着冷亦寒的背影,为什么不走了?

    只见冷亦寒绕着面前的河流看着,又看向山崖下面的洞口,“我们去里面试试。”

    南宫浅绕开冷亦寒的身子,看向那个洞口,也不知道通向何处,不过既然有河流,就会有出路,“好。”随即挽起裤腿,露出了莹白的肌肤,冷亦寒见此耳根又是泛起了点点红晕。

    迅速的撇过眼,冷清道:“你不必下水,我背你。”

    可是南宫浅不顾冷亦寒的劝阻,任旧卷着自己的袖子,“我自己可以的,你可不要小看我。”

    “没有小看你。”说完冷亦寒便径直的走在南宫浅的面前,不顾南宫浅的反对,一把将其背在了自己宽厚的背上。

    南宫浅还没有回过神来,猛地被冷亦寒一背,就到了他的背上,挣扎不掉,轻拍冷亦寒的肩说道:“冷亦寒,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你的鞋子会湿。”冷亦寒直直的走下了河水,河水没过了膝盖,稳稳地托住南宫浅的身子,不让她的身子沾到一滴水渍,没想到她的身子竟这样的娇小,轻巧。

    女子的幽香不断传来,冷亦寒的耳根逐渐的红透了,从未如此靠近一个女子,猛地摇头,挥去脑中那旖旎的的想法,见此,南宫浅问道:“是我太重了?要不放我下来,我自己走。”说着南宫浅便要挣扎着下河,却被冷亦寒紧紧地禁锢着。

    挣扎中的南宫浅没有想到,就是这挣扎身前的柔软,不断地在冷亦寒的背上磨蹭着,冷亦寒浑身不由得变得僵硬,现在红的不仅是耳根了,连脸也一并的红了,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想法又冒了出来,额间渗出点点细汗,喘着粗气道:“你不重。”

    南宫浅见冷亦寒说话都变得费劲了,便说道:“你快放我下来,你说话都不正常了。”

    “不放,你不要在我背上动就行。”好不容易才压下体内的躁动,冷亦寒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酷,冷冽的说道。

    南宫浅见此,便明白了冷亦寒是为何,稍稍的离开了冷亦寒的身子,随着背上的那一抹触感的离开,冷亦寒的心也冷静了下来。

    慢慢地顺着河水走着,视线逐渐变暗了下来,头上的洞顶也低了许多,冷亦寒只有弯着身子走,南宫浅也不例外,趴在冷亦寒的背上,想要隔开一点距离都没有办法,只能贴在冷亦寒的背上。

    背上那柔软的触感又一次传来,这次的感觉比上次还要明显,即使冷漠如他,也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努力的压下内心的躁动,继续向前走着,可是不平稳的呼吸,还是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