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八十一章 听琴人

时间:2018-03-07作者:夜岚熙

    37小说 .37xs.

    亭台楼阁,池馆水榭,一个白衣男子站立亭中,听着假山流泉清脆声,享受着惬意的美景。

    “阁主。”一个青衣男子恭敬道。

    “可有寻到天机子的下落?”

    “没有,自从几个月前就再没天机子的消息了,天机子此人甚是神秘,江湖上鲜少有人知道天机子的真容,也探查不到他的行踪。”

    白衣男子微微皱眉,“恩,有母妃的消息没?”

    “阁主请放心,属下已经派人时刻保护娘娘,绝不让那人有时间得手。”青衣男子思索片刻,叙说道:“阁主为何不把娘娘接出来?”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我一定会为母妃正名的,现在时机未到,你们切不可鲁莽行事。”白衣男子嘱咐道。

    “是,阁主请放心,属下一定小心行事。”

    “撤销轩辕澈的暗杀令,以后不准接有关轩辕澈的案子。”

    青衣男子没有想到这事,还需要阁主亲自提出来,也没有想到,这个刺杀令竟是连影刹都没有完成的任务,并且还听说,影刹因为这次任务受了很重的伤。

    青衣男子垂首道:“是,阁主。”

    “抓紧时间寻找天机子的踪迹,我们需要天机子的情报。”白衣男子强硬的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加快探查。”青衣男子渐渐地退出了亭子。

    ——**——

    入秋了,天气转凉,冷风瑟瑟。

    南宫浅坐在院子里看着医书,一手摸着白依洛铸造的白刃,也许这看起来有些奇怪,可这是白依洛给她的第一份礼物,是最珍贵的,也是最贴心的。

    封玄月进来就看到这一幕,没想到她竟用情如此,白依洛若是知道了,会不会后悔离开公主府?

    “外面容易着凉,公主怎不回屋子里?”封玄月细心地为南宫浅拢了拢披衫。

    南宫浅不用抬头都知道是封玄月来了,仍旧道:“就是这冷风能让我保持清醒。”

    封玄月闻言,不禁有些好笑,“公主这是什么歪理?要是着凉了怎办?”

    “是不是歪理,试试不就得了。”

    “公主,最近为何不见你抚琴了?”最近的南宫浅很是沉寂,一直待在自己的院子,哪也不去,封玄月知道离陌的时候,也是无可奈何,毕竟他是她的夫,更何况那事绝非离陌的本意,近日的公主府,走的走,留的留,却不见南宫浅有任何表示。

    南宫浅也没有隐瞒,直截了当道:“听琴人不在,抚琴又有何意义?”

    封玄月温润的脸上闪过一丝裂痕,随即笑道:“只要公主愿意抚琴,玄月愿做那听琴人。”

    “这听琴人,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在我心里,他就是最好的听琴人。”南宫浅冷然道,丝毫不觉得这话会打击封玄月,若是这样,自然是最好。

    “若不试试,公主怎知我不是那听琴人?”封玄月看着南宫浅,脸上泛满了柔情,可这温柔乡似乎对现在的南宫浅没有任何作用。

    南宫浅直视着封玄月,无情冷清道:“封玄月,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你不适合我,更何况……”随即南宫浅摇了摇头,虽不知为何封玄月一直会在这个院子,做着一些繁琐的事,也知道自己如何劝他也不会离开的,轻叹口气,“罢了,你随意,这公主府,你要是住的习惯,就住下来吧。”

    封玄月听到这毫无感情的话,眼中闪过一抹复杂,“那公主为何放他离开?”

    南宫浅不禁有些自嘲,她何不想留下他,可是自己身上的蛊毒对他来说不公平,爱一个人,不是拥有,若是今后有幸能解开身上的蛊毒,那她一定会去找回他的。

    可一转眼又想到轩辕澈,自己明年就要嫁与轩辕澈了,这对他来说更是不公平,怎能与其他的男子共享一妻?南宫浅实在不能想象一女多夫的情景,打了个冷颤,“他值得更好的。”

    “这只是公主一人的想法,也许他并不这样认为。”

    南宫浅并不想多和封玄月讨论他的事,便说道:“你来是为何?”

    “公主怎如此不近人情?玄月没事就不能来和公主聊聊心了?”封玄月缓缓地坐在了南宫浅的对面。

    “我们之间还没有到交心的地步。”南宫浅的冷清却打碎了封玄月一贯的温润。

    封玄月凝视着南宫浅,想从她眼中看出其他的情绪,可除了疏离再无其他,为何?是因为离陌的事吗?可他不敢提那事,怕南宫浅又会想到当时的情景,更加不近人情。

    “公主最近还是小心为妙,上次你中的毒,若不是虞神医及时赶到,你就……”想起那时,封玄月还是止不住的惊慌。

    “为何你们提起毒术就会有些排斥?”这是南宫浅一直想不通的问题,特别是楚流枫,即使他表面上没有表现什么,可眼神中那隐藏的厌恶,还是被她捕捉到了。

    “公主不是恢复记忆了吗?”

    南宫浅瞥了一眼封玄月,眼神中略带不满,“恢复记忆与那毒术有何关系?”

    封玄月浅笑道:“也是,那时的公主还小,根本就不了解那些事。”

    “那你快说说,为何世人厌恶毒术。”南宫浅有些不耐封玄月的拖沓。

    “十几年前,世间爆发了一次毒疫,死了很多人,是四国联手才合力压下的,不过最近才发现,当时还存活了一些人,就算玄月不说,公主也会察觉最近世间的毒又开始盛行了。”

    南宫浅微微点头,表示赞同,“的确,还都是消失已久的毒药。”可依旧觉得封玄月还隐瞒了一些事,不过他的不愿说,她也不强求。

    “所以公主最近还是不要出府,并且让亦寒保护你,上次他没能很好的保护你,女皇叫他这次将功赎罪。”

    南宫浅一听到冷亦寒就有些头痛,以前没有察觉冷亦寒是这样缠人又固执的人,好想他能回到那时的冷酷,不过既然是月曦的决定,也不好拒绝。

    思来想去,南宫浅还是忍不住问道:“封玄月,这公主府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公主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封玄月用那腻死人不偿命的眼神看着南宫浅。

    被这样凝视着,南宫浅内心翻了一个白眼,现在是真的没有心情,欣赏这一幅温柔美男画卷,“随你。”

    “因为有你。”

    似真似假的话语让南宫浅又是一阵头疼,为何会变成这样,若是以前的南宫浅,只怕是期望不来的,却被她嫌弃至此。

    以往对封玄月的好感,也许大半是夜宸的原因吧,都是温柔的人,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可自从解开心结过后,明白了自己心意,知道了谁最适合自己,就对封玄月的温柔乡有些排斥,也许是心里再也容不下他人了,又或许是怕自己再次陷入了困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