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凤临天下:绝色夫君不好惹 第七十九章 事后

时间:2018-03-07作者:夜岚熙

    37小说 .37xs.

    转头瞥见南宫浅外露的容颜,汗水打湿了耳鬓间的碎发,脸色有些苍白,嘴角的血迹还未干涸,见此离陌内心泛起一丝自责,她本就重伤未愈,没想到却被自己这样对待。

    默默地端来一盆清水,擦拭着南宫浅的脸颊,轻柔的扫过她的朱唇,瞥见一排深深的牙印,离陌更加自责了,虽然自己身上的毒是她下的,可试问自己现在还怨她吗?也许就在她为自己解毒的那一刻,就不怨了吧。

    想起此事,离陌轻叹一口气,拿出药膏,点点的涂在南宫浅的红唇上,即使那红唇不再完整,可在离陌看来,似乎更加美艳,摇了摇头,挥去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一心一意的上着药膏。

    处理好一切后,离陌看了一眼南宫浅的脖颈,青与紫的交织,本想为其擦拭身子,可是想了片刻,还是就此作罢,屋内已是不可待下去了,拿了一件披风,坐在了门前的阶梯上,吹着凉风,拂去了体内残留的灼热,抬着头望着点点星空。

    南宫浅是被痛意席卷而悠悠转醒,醒来便想到方才的一幕幕,内心就是一顿怒火,四周望了望,并为见着离陌的身影,忍着下身传来的痛意,跨下床,拾起早以破碎不堪的衣衫,可由于动作剧烈,后背的伤口早已隐隐裂开,疼的南宫浅不禁扭曲了那绝美的脸。

    迅速穿戴好衣衫,裹好疲惫不堪的身子,颤颤微微的走到门口,费力的拉开房门,却看见了离陌的身影,怒从中起,不自觉的摸向腰间的匕首,这是才发觉,匕首由于来的匆忙,并为带在身上,可也不能就此放过他。

    虚弱但不失气势的冷言道:“我说过,若我脱离禁制,一定让你偿命。”

    离陌似乎知道南宫浅要做什么,走进房门,拿出许久未用的长剑,递给南宫浅,便直直的站着,并未说话。

    “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吗?”南宫浅夺过长剑,握住剑柄,猛地拔剑出鞘,刺向离陌,可离陌似冰雕般,一动不动,任由南宫浅刺去,剑入肌肤,血迹隐渗,可离陌的脸色丝毫未变。

    南宫浅见此猛地拔剑,“为什么不躲?你是相求痛快么,还是想求得我的原谅?我不会因为你这样就放弃之前的恨意。”

    “欠你的,你想要便拿去。”云淡风轻,与先前那般不似一人。

    “当~”剑身落地,南宫浅转身离去,却被离陌拉住了手腕,“为何?”

    “也是我欠你的,你现在的余毒都已清了吧,你可以离去了,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会真的忍不住杀了你。”南宫浅甩开离陌的手,狠下心冷冷地说道。

    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了梅院,夜色浓浓,南宫浅的身影渐渐被夜色吞没,离陌望着南宫浅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转身却瞥见床榻上刺目的鲜红,离陌内心似乎被什么狠狠的拨动一番,默默地处理的自己的伤口,却丝毫不感觉疼意。

    楚流枫独独的站在自己的院子里,衣着单薄,似乎感受不到凉意,寂凉的风刮过了谁的侧脸,却未带走他的悔意,若不是上次阻止南宫浅救治离陌,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事了。

    南宫浅至回到院子,就把自己关在房门,不让任何人打扰,怔怔地望着床顶,忍不住轻嘲自己,是自己撞上去的,又何须怪罪他人,也罢,就当真正的两清吧。

    离陌最终还是离开了公主,楚流枫知道后却不敢去质问南宫浅,一切皆有因果,一切皆有定数。

    冷亦寒知道南宫浅一直将自己困在屋子里时,急忙跑去质问楚流枫,一打听才知道,离陌竟对南宫浅做出了如此禽兽不如的事,霎时间冷意翻飞,顿时想去教训离陌时,可离陌院子早已人去院空,寻不见人影。

    之后冷亦寒便一直守在南宫浅的院子,直直地望着屋子,即使看不到那娇小的人儿,可感觉他们只有一门之隔,冷亦寒也是无怨的守候,寸步不离,琴月见此,不住的感叹冷亦寒的痴情。

    南宫浅在屋里躺了几日,终于抚平了自己心里的那一抹膈应,在现代这种一夜情不是挺多的吗?既然如此,就把它当做是一夜情不就了结了?

    缓缓地打开房门,外界的光芒刺的南宫浅不禁眯了眼,几日的沉淀,南宫浅更加的消瘦了,还有一些憔悴,冷亦寒连忙上前,想要触碰南宫浅的脸颊,可一想到她也许现在还在排斥男子的接近,讪讪的收回了手。

    琴月见南宫浅终于出了房门,泛着泪意的说道:“小姐,琴月好担心你,你这几日都不吃不喝,这身子怎受的住?”

    倏然,琴月想起南宫浅现在还未进食,“小姐,琴月去给你熬些粥来。”猛地转身出了院子。

    冷亦寒见到这样的南宫浅有些担忧,那淡淡的疏离,没有了之前的那一抹感觉,有些不敢上前与南宫浅搭话。

    南宫浅看出了冷亦寒那冷酷的面容下,隐藏的担忧,冷清道:“我无事,你回去吧。”

    不想过多的与这府里的男子有过多的纠葛,似乎每次受伤的都是自己,夜宸说的对,自己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会过的这么无奈吧。

    见南宫浅并不想与自己多言,冷亦寒之前所有的强硬与霸道,在南宫浅这里似乎都行不通,更何况是面对这似乎隔着一层面纱的她。

    默不作声地走出院子,背影带着淡淡的凄凉与萧瑟,待冷亦寒离开院子时,南宫浅才发现冷亦寒之前站着的位置,有着明晃晃的两个脚印,他是站了有多久,才会有这样一抹印记。

    “小姐,你多久未进食,先喝点粥吧。”琴月的话语打断了南宫浅的思绪,掩下内心的疑惑,南宫浅默默地喝着粥,胃里传来点点暖意。

    “小姐,冷公子对你真的很用心,你何不……”

    “琴月,不要过多干预我的事。”南宫浅是第一次对琴月说重话,惊的琴月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南宫浅,好陌生。

    ------题外话------

    呜呜呜~,改前面拿张好辛苦的说,一直被驳回,小可爱们,熙熙已经尽力了,就将就着看吧。
小说推荐